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2-17 17: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年初八续写一段。祝大家春节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2-20 18: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念大师这个时候来到了李振纶的这间房,看到少林弟子在帮助他包扎,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瓶,对李振纶及少林弟子说:“先不要把李施主的伤口包扎好,先把这少林密制的疗伤上好的药凝香散给李施主伤口上一下。”

少林弟子会意,于是将纱布打开,又将这玉瓶打开,只见,里面是粉末状的药。

空念大师示意将药上到李振纶的伤口上,少林弟子如是照做。

上过药后,将纱布好好包扎,李振纶这才躺下了。

空念大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少林弟子好好照顾李振纶,少林弟子明白了,于是,下去奉茶水上来给李振纶等人喝。

空念大师此时也没有什么话好和李振纶讲,只是和李振纶说要他好好休息,徐青阳那边,空念大师还要去看一看,索性,空念说了一会话之后就离去了。

不多时分,少林弟子奉茶上来,李振纶及宝琴公主,王剑云和欧阳情几个一共四个人,一人一碗茶水,众人忙碌了半日,都有些口渴,宝琴公主先拿过了一碗茶,扶着李振纶坐起身来,将茶水帮助他喝了下去,然后自己又将自己的那碗茶水饮下几口。

王剑云和欧阳情也都有些累了,每人都将茶水喝下。

这个时候天色已晚,李振纶见其他三人都有倦意,于是让几个人下去休息。宝琴公主带着侍从先行离开,王剑云紧接其后,最后是欧阳情,欧阳情等到宝琴公主和王剑云离开之后,又推门回到了李振纶的房间。

见李振纶没有躺下睡觉,于是,似乎有话要同李振纶说。

李振纶见状,于是,缓缓从炕上坐了起来,欧阳情将其枕头扶好,这样,李振纶就半躺半坐在了炕上。

“欧阳情盟主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同李某讲???此时无人,欧阳情盟主可以但讲无妨。”李振纶道。

欧阳情这个时候开口道:“虽然此次空念大师也请我前来观阵黄金剑藏阁,可是,在下却对黄金剑一无所知。如今黄金剑已经失踪,但是,在下还是想从李大侠这里,多少了解一下黄金剑的来龙去脉,日后如果要寻找此剑,在下或许也能帮的上忙。”

李振纶道:“如果谈到此剑来历,那似乎是说来话长,一天一夜似乎都是说不清楚的,不知道欧阳情盟主,想重点听些什么脉络。”

欧阳情想了想道:“重点听些什么脉络,说句实话,我来此之前,中原陈晋已经透露出消息,说此剑,是中原之物。可是空念大师的信中,又说此剑,是西域魔物,西域乌月国,因此亡国,我却不信。如今此剑如今丢失,因此,我又对此剑来历,有些兴趣,我想请问李大侠,你认为,此剑,是中原之物,还是西域魔物???”

李振纶道:“这个,在下,却真的是不知所以,因此,也无法回答盟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2-21 20: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情道:“此剑应该跟随李大侠多年,难道说,李大侠也看不出此剑端倪,究竟是胡风重,还是汉风更重吗???”

李振纶道:“凭借此剑的外观而论,应该是胡风重些,但是,上面的刻字却是汉字,剑口之处,刻有凌风二字,是我刻上去的。此件的刃原本也没有这么锋锐,开刃之事,也是我来负责的。”

欧阳情道:“如此说,应该还是汉风更重了,而且,就是李大侠你的佩剑了。”

李振纶道:"欧阳盟主对李某有救命之恩,所以,有些事情,也就不必隐瞒了。”

他接着道:“其实,此剑虽然被称作是西域魔物,但是,我已经按照西域之法,解其魔气。只是不知道效果,究竟如何。”
欧阳情道:“如何解其魔气???”

李振纶道:“西域乌月有文本写道,如果一佩剑有不祥之意,佩剑之主,可用自身血洒饮剑之,这样,可以解其魔气,这样的话,剑的魔气可解,就不会有不祥之意了。我本人,多日之前,已经照做。”

欧阳情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其实纵观中原武林,能用此剑之人不多,想想此剑通体黄金,又被称作是乌金宝剑,应该是十分沉重的剑,如果没有深厚内力,应该根本舞不动的,李大侠算是武林新一辈之中的翘楚,想必,用此剑,应该是合理之中。而且我觉得,就剑意来说,此剑应该已经归顺李大侠了。”

李振纶道:“盟主千万不要以此说,其实此剑,并非应该是李某所有。从前西域诸国争抢此物,乌月因此而亡国。我李振纶将此剑带到了中原,少林空念大师念及悠悠众生,认为世人贪欲不断,那么争抢此物之意不断,索性,也就想将其放在少林藏经阁最高处,为的,是将众生贪欲截断,而对于我李某,也为了换回我李某的安静平生。只是没有想到,最终,会是藏经阁被火焚毁,而此物不知所终,这样的结局。”

欧阳情这个时候看到房中灯光一豆,天色已经不晚,知道李振纶刚刚受了比较重的伤,需要休息。索性,对李振纶道:"李大侠,今日你我,就畅聊至此吧,你先休息。我且退去了,有什么事宜,我们明日再聊。“

李振纶笑对他道:”好的,欧阳情盟主,你我今日暂且聊到此处,若有什么事,我们明日再聊。你也休息吧。稍后,我也要睡一会了。“

欧阳情拱了拱手,然后,从这李振纶的这间房中退去。并轻轻帮李振纶关闭了房门。

第二日,宝琴公主组织了河南府兵,让他们再搜查整个少林寺,府兵照做,少林主持空行大师,没有阻挠此事,认为,是应该好好搜索少林,看看这把黄金宝剑,是否还再少林,宝琴公主叮嘱河南府兵,只管搜寻,不可破坏少林佛像和器物。府兵领队会意,加上少林弟子配合,索性,也就在少林内搜查,但是结局却是什么都没有搜查的到。

宝琴公主觉得已经不能长期待在少林,于是和王剑云商量了,要带上李振纶回长安。李振纶胸口肋骨已有伤患裂痕,虽然袖箭上没有毒,但是所受之伤仍然不轻,昨日支撑半日,尚不觉得有什么,今日就有些昏昏沉沉,睡到早上,尚未起身。

宝琴公主觉得应该做个决断了。于是,和河南府要了一架马车,又备了上好一匹马,等到下午,马车到来,她先上了车,然后,扶李振纶也上了马车,此马车是宝琴公主特意吩咐,要架大马车来,所以,马车甚大,可以装下两三个人。

宝琴公主扶李振纶躺下,她也上车而来。王剑云在马车外骑马而行,各大派被少林寺吩咐,要各回各地,欧阳情盟主也要离开了。

临行之前,泰山派徐青阳因为手臂受伤,早就拂袖而去,峨嵋派陆逸风师太,和李振纶打了招呼,也离开了,其他各派离开不述,欧阳情更是和李振纶说了很多话,然后拱手离开,就这样,少林黄金剑藏阁一事,就此了结。


一路上,宝琴公主看护着李振纶,天有些干热,宝琴公主时不时的帮李振纶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宝琴公主见李振纶有些醒转过来,于是,想跟他说说话。

“振纶,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精神上怎么样???可以说话吗???”

李振纶轻抚着受伤的伤口处,虽然仍然很痛,但是少林空念大师给上的药还是很管用,他翻了一下身体,感觉还是有些力气。

“公主,你想和振纶说什么话,但讲无妨。”

宝琴公主叹道:”振纶,你对欧阳情这个人,怎么看的,我知道那日他没有走,似乎和你说了什么话,你其实不必和他讲那么多,我只是恐怕你言多有失。“

李振纶道:”公主对他这个人,是怎么看的???怎么公主认为我会言多有失吗???“

宝琴公主道:“此人表面倒是正人君子,只是,他一出手,泰山派掌门的一只手臂就差点丢了去,这个人,倒是很重视江湖道义,但是,我觉得,此人未免有些太过狠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2-24 17: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我和他言谈只是涉及到了黄金剑,其他隐私,倒是没有与之交流,估计也不会说错什么话吧。”

宝琴公主道:“此人行事作风我并不喜欢,我对他人品产生了怀疑,索性对他也始终是信之不着,只是希望你们下次谈话,不要再涉及其他。”

李振纶躺在马车之中,就这样和宝琴公主谈话着,王剑云骑着马,似乎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偶尔向马车之中看去,对宝琴公主,是一份爱慕,对李振纶的伤势,则是一份关心。


几个人及公主的随从,一行人马队,就这样缓缓的向长安的方向走去。

一行人走了一整日,这个时候,却见不知道为什么,前方大路之中,树木山石泥土交杂,挡住了去路。

王剑云骑马向前走去,然后走到路中央,跳下马来,他拿起地上一块泥土看了看,又看了看前方交杂的树木山石泥土,回首过来,走到马车前,对宝琴公主道:“公主,可能是这几日此处下雨,造成了泥石流,导致了山石滑落,所以,挡住了前方大路的去路。”

宝琴公主下了马车,仔细看了看前面的路,然后回了马车,对李振纶道:“振纶,大路走不了了,怎么办???我们要不要绕路走???”

李振纶没有起身,但他已经知道前路已经不可去了。

于是对宝琴公主道:“公主,我们走小路吧。”

宝琴公主示意王剑云,让他带马队走小路。王剑云会意,然后,一行人就从小路而去。

小路在树林山间,并不好走,一行人的马队走了半日,也仅仅走了一段路程。

不多时分,山间下起了小雨。马车四面有竹片编织的挂壁,宝琴公主将其放了下来,以便挡雨,王剑云此时,也不再骑马,也坐上马车来,其他随从骑马跟随,这样不知不觉,又走了半日。

山间下雨下过之后,竟然又起了大雾,在大雾弥漫之中,一行人似乎又有些走错了方向,但是都是向长安方向前进,这样,一行人的行进又慢了下来。

走着走着,李振纶道:“不对。”

宝琴公主示意大家停下来不动。

李振纶道:“我觉得我们再这么走,就要迷路,不如,就地休息,再休息个一夜,明日再上路不迟。公主,我们有没有带干粮饮水???这样也好吃点东西。”
宝琴公主道:“临行前少林的空行空念大师,给我们准备了干粮和饮水。我们就在这里,吃些饮些,休息一会吧。”

说罢,从车中拿过一个布袋,只见里面存有干粮,又有一个鹿皮水桶,很大一只,里面存有饮水。

王剑云将干粮分给公主与李振纶,以及公主的随从,接着每个人都饮下数口清水。这样,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恢复了体力。

王剑云此刻刚刚想回到马车上,但却不知道为何,忽然看到地面上,路边的地方,竟然耸立着一块石碑。

王剑云走到前去,只见,上面刻着字。借着黄昏的光,上面俨然刻写着:“宋家庄”。

王建云道:“原来这里叫宋家庄。再往前去,可能我们就要入庄了,到时候,就会有人家!”

李振纶大悦,对宝琴公主道:“走吧,我们这就入庄!”

宝琴公主示意马队前行,她心中也很欢乐,走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看到人家了。

一行人向庄内走去,这个时候,却是天色已晚,夜幕降临,不知道为什么,前面宽阔之处,却有火光,来往道路之上,却也已见行人,众人还是前进走着。

宝琴公主这个时候走下了马车,看到前面路上有一老者,她拦下问道:“请问老丈,前面庄内广阔之处,为何有火光???”

老者回答道:“你们是路过本庄的吧,有所不知,今日,庄主要宴请尊贵的客人在庄上,所以,我们庄中每个人都要前去赴宴,因此前面庄的广阔之处,还燃有篝火。”

“原来如此。”宝琴公主心中淡淡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2-26 20: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时候,李振纶慢慢坐了起来,并扶着马车并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王剑云见状,连忙上去扶他。

就这样,王剑云扶着李振纶,以及宝琴公主,和宝琴公主的随从,大家都下了马车和马来,这样来到了宋家庄的开阔中心之处,只见,现在虽然已经是黄昏,夜幕降临,但是硕大的篝火在中心空地上冉冉的燃烧着,围绕着篝火,宋家庄竟然摆了几十桌的酒饭桌。

宝琴公主来到一个空桌处,也让王剑云扶着李振纶坐下。原来,这里是来者有份,只要是来了的人,都可以随意在这里用酒用饭。宝琴公主的随从有四个人,也让他们随桌坐下了。

篝火越燃烧越旺,火光越来越暖亮,宋家庄的众人越来越多,不多时分,基本将这几十桌全都坐满了。

这个时候,只见,篝火前面一处高台上,上面搭建一个竹草茅草棚,棚上面围了红布,红布上垂了一朵大红花。
那上面也有一桌,而且是最大一桌,能坐下十几个人。那桌来来往往的人,也坐满了。

只见那桌站起来一个老者,似乎是这宋家庄的庄主。只见庄主道:“我们上酒菜吧!”

说罢,下面有许多帮厨之人,就端上来了许多酒菜上来,酒是上好的酒,菜也非常丰富,有肉有素,几十桌每一桌都摆满。

正待摆满菜的时候,只见,每桌又发下去酒碗。

李振纶和宝琴公主以及王剑云都仔细看了,原来,这里喝酒的碗,当真是不小,每个碗都是海碗那么大,有普通的饮酒碗四五个的那个大,众人拿过酒坛,每酒坛酒下去,一海碗能装下差不多半坛的酒了。

这个时候夜幕正式的降临了,宋家庄庄主这个时候,手中举着酒道:“我们今天,是要宴请我们庄上,尊贵的客人,王厚夫妇,以及他们的孩子,正是他们两年前来到我们庄上,我们庄的庄稼,才能在他们夫妇的指导下,连年丰收,今年,又是丰收年,所以,我们才要宴请我们的恩人,而且据说,他们最近就要离开我们庄,要去长安了,因此,这顿酒,才更要喝才对了。如今,我们都端起酒来,喝下这酒,为了感谢我们的恩人王厚,以及为他们夫妇及孩子饯行!”

却见桌中站起一个颀长的身影,紧接着,他身旁站起个玲珑的女子身影,以及一个小孩的身影,他们都端起了碗来,要喝下这碗酒了。

借助着火光,李振纶在下面瞧的真切,这个时候,他不禁说出了声来。

“雪临!江雪临!”他忽然大声道。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被李振纶救过,而且逃离了长安的江雪临。

江雪临这个时候向篝火外瞧去,原来,他也看到了李振纶。

他不禁大喜,端着酒,连忙从高台之处走下,来到了李振纶身边,见到李振纶后,激动的说:“李振纶师傅,您,您怎么来了???怎么是您???”

李振纶也激动道:”雪临,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你???”

江雪临稳定了下情绪,小声道:“李振纶师傅,我现在叫王厚,沈灵儿已经是我妻子,现在化名林芳,我们已经育有一个儿子,如今叫王思勤。如今五岁了。”

李振纶道:“哦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见到江雪临,见他还生活的很好,不由的,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几年来的种种经历,各个五味杂陈,全部倒翻在他的心底。

宋家庄庄主这个时候,见了江雪临端着酒来到下面,和李振纶说话,他不明其中原由,所以就端着酒来到李振纶的桌旁。

问了问江雪临,此是何人,知道是江雪临的朋友之后,非常开心,说什么也要敬李振纶一碗酒。

此是北方地区,临近长安,虽是乡村,但是民风特别醇厚,拒绝别人的敬酒,就是相当失礼的做法,李振纶想都没有想,随即酒端起碗来,将一海碗的酒一饮而下,其实他身子很虚弱,受了很重的袖箭之伤,按理说,是不能饮酒的,但是江雪临和宋家庄庄主,对此,却并不知情,宝琴公主几次想要说话,但碍于情面,都没有说出口,王剑云也是有些着急,但是就是如此,一海碗的酒,还是被李振纶饮下了,而且,这酒似乎还颇为烈性。


篝火冉冉燃烧,火光旺了又旺,众人在篝火旁吃酒,又互相相敬。

如此,到了半夜,才算作罢。

李振纶喝下酒后就感觉伤口之处有很重的剧痛,一直忍耐,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也没有人看的出来,与江雪临谈话,直到深夜,原来江雪临当年逃到了临近长安西南三百里处,一直生活在那里,是这两三年,搬迁到这个宋家庄,由于江雪临有知识文化本就兼懂农业,加上沈灵儿沈旭父女都是读书之人,所以都懂得农业技术,帮助这里的农人种植,因此,造就了这里连年丰收,宋家庄庄主今日摆酒,就是为了感谢他们。他们这几年生活的很好,于是,很想前往长安去看望李振纶。沈旭前段时间有事出行外地,索性,如今,见到的,就是江雪临沈灵儿以及他们的儿子王思勤了。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李振纶。

李振纶受伤处十分疼痛,所以有些昏昏沉沉,但是表面,还是不被人看的出来,他还是告诫江雪临,长安不安全,千万不能去,那里还有魏贵妃一党。要特别提防。但如今他们在这里相遇了,还是特别的开心愉悦。



要休息的时候,宋家庄庄主在自己的庄园处,安排了几间上好干净的房间,给公主众人,以及李振纶,王剑云等人。由于庄园很大,几间房可以分着住。

李振纶就这样在一间房内住下了。

晚上躺下的时候,李振纶试着脱下衣服,只感到伤口处剧烈的疼痛,昨日走山路,遇到下雨,伤口就被雨水打湿,有些沾染雨水,加上晚上饮酒,他此时痛的不行,看到纱布包裹处,又有鲜血渗出。

他记得少林空念大师给了他一瓶凝香散,想到这里,就去衣服中取来,然后,解开自己胸前的纱布,想将药上到伤口处。

他此时要特别忍受疼痛,又不想麻烦宝琴公主和王剑云。

正待他要上药,却听门口处一个声音道:“受了这样的伤,却这样吃酒,上点这样的药,难道就会好了吗???不服下点镇痛消炎的药,可能还是不行的。再过几天,更是要痛死你。”

李振纶回了头看去,只见门开了,门口之处站着一个婀娜的身影,一个极美的穿着红衣服的女子,就这样站在门口。

李振纶问道:“请问,这位女子,您是何人???”

女子笑了笑,道:“我也是这宋家庄庄主的坐上客人,我叫席红裳。”

李振纶道:“原来是江湖中人人皆知的席红裳席女侠,我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呢???”

女子笑了:“或许这是缘分吧。”说罢,看了看李振纶的伤道:“受这么重的伤,还喝那么多酒,不要命了吗???不过,仔细想想,你李振纶李大侠,也是个重情重义的情义之人。”

她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瓶。
“这里是有些可以内服的药丸,你将其服下,会对你的伤有好处。”

李振纶接过了,淡淡并感谢道:“多谢席红裳女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3-7 22: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席红裳来到他身边,李振纶赤裸着上身,身上包扎着纱布,伤口处已经有很多鲜血渗出透出,殷红了一片。

席红裳走上前来,伸出手去,触碰了下李振纶纱布上的殷红:“应该是很疼的吧。”

李振纶没有说话,他一转身,来到卧床旁,拿起了自己的衣衫,然后,瞬间披在了身上。

席红裳道:“我刚刚给你的药丸,是要内服的,你先服下几颗吧。”她看李振纶没有动身影,于是笑道:“怎么,不吃???难道,是怕我下毒???”

李振纶笑了:“名震天下的女侠,女子之中,侠名最盛的席红裳席女侠,送给我的药丸,应该,一定不会是有毒的。”他笑了笑:“我相信席红裳女侠,你的侠名。席红裳女侠一定不是浪得虚名,所以,这药丸,我这就吃下去。”

说罢,拿起了玉瓶,倒出了几颗药丸,药丸很小不大,李振纶拿出三颗仰头服下。

他服下之后,对着席红裳笑了。

李振纶的笑容很温暖,此时已经深秋季节,他的笑,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深秋中旭日的余晖。

李振纶笑了笑道:“我吃下了席红裳女侠的药丸,但此时,我有个问题,却是要请教席红裳女侠。”

席红裳也笑了,她的样子很美,一席红衣,映衬着她如画的面庞,这个女侠真的是位女中少有的美人。

“不知道,名震天下的大侠李振纶,要问我这个女子什么事???”

她说道。

李振纶道:“我是久居长安,如今有事,去往少林,从少林返回途中,因大路被山石流土阻挡而走小路,走小路而迷路,从而来到了这个宋家庄,在这里,得遇故人,我是事先没有想到,如今,遇到故人之后有了开心事,而且,加之回长安的路不好走,也无可选择,只能留在这里几日,索性,就不着急走了,所以今夜留宿这里,我却不知道,席红裳席女侠,你是为何来到这宋家庄。我刚刚与故人和宋家庄庄主饮酒,已经知道,宋家庄专事农务,庄主亦不从商做官,更不是江湖中人,我是他的坐上客,实属巧合,而席红裳席女侠你,却是大名鼎鼎,江湖之中女子侠客首屈一指之人,你为何说,是这庄主的坐上客,是庄主的客人???难道说,庄主与我说话,有些隐瞒???他已经结交江湖中人,却是没有和我直说的吗???你为何来到这里,我李某人,实在是不知其中原委。“


席红裳听了他的言语之后,却不清楚为什么,叹了口气。

李振纶奇怪道:”席女侠,你这是为何叹气???“

席红裳道:”我等江湖儿女,自来是少些繁文缛节,喜欢直来直去,我不如直接与你讲了吧,我来到此处,却是为了避祸。“

李振纶道:”席女侠说,你来到宋家庄,是为了避祸???“

席女侠点头道:”正是。其实,宋家庄庄主,并非知道,我是席红裳,也不清楚我是什么江湖之中的红衣短剑席女侠,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和他说,我姓席,因路经此地,有些迷路,又遇到劫匪,所以,需要到庄上避祸,居住几日,然后再走。庄主好客,就拿我当作了坐上客对待了,所以,今晚的酒席,我也跟着吃酒了,而且,还吃喝了很多。“

李振纶点了点头:”那席女侠,是真的遇到了劫匪,还是另有缘由,来到庄上避祸???“

席红裳道:”说是遇到劫匪,其实也不是,但是,也跟遇到劫匪差不多了,我看到了有些伪君子江湖人物的丑行,就算是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而已,人家要杀我灭口,我不是对手,但也得逃脱,否则性命不保,误打误撞,逃到了宋家庄,同时算是甩掉了那个伪君子贼小人,索性,隐藏身份在庄上住几日,过几日再走。“

李振纶道:”席女侠刚刚施药之恩,我李振纶不能不回报,不知道席女侠,有了什么麻烦,不如,和我说一说,或许,我可以帮的上你。“

席红裳叹道:”没人帮的了我,这是我的事,而且,也是天大的事,任凭是谁,也难于帮的上我了,就算是你李振纶李大侠,也是一样。“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时辰不早了,李大侠休息吧,我自己的问题,还是需要我自己去面对,我先离开了,您早些休息,今日,就先如此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5

主题

1317

回帖

6583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583
 楼主| 发表于 2024-3-9 21: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近期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3-11 12: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她转身离开了,李振纶想再和她说说话,很想问问她究竟有了什么困难,也很想帮助她。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席红裳已经离开了李振纶的房间。

李振纶这个时候,看到天色已晚。于是,他躺下了。就这样睡了一宿。


第二天,宝琴公主来李振纶的房间找李振纶,宝琴公主在宋家庄庄主住所这里的厨房,和厨房的下人交代了,做了些白粥。做好了之后,就拿给李振纶喝。

李振纶的伤口疼了一夜,人也没怎么睡着。但是好在是休息了。人也稍稍睡了一个多时辰。感觉精神上还是好了很多。但还是袖箭之伤的伤口十分疼痛。他捱着伤口的疼痛,见宝琴公主来了,于是起了身。

宝琴公主让他躺下别动。然后拿起枕头,垫高了他的头之后,然后拿过白粥,用白色的陶瓷勺子搅了搅,让其变凉些之后,一勺一勺的喂粥给李振纶喝。

李振纶虽然伤口疼痛,但是一碗白粥下了肚,他还是感觉好了很多。

他喝下了粥,看到这个时辰,应该是早上的清晨了。其实,宝琴公主是过于惦念李振纶,所以起的很早,很早就去厨房给李振纶熬粥。王剑云本来也很想起身了,但是宝琴公主告诉他睡下。怕他一路劳顿休息不好,于是就一个人来照顾李振纶了。


李振纶很感激公主,他用爱慕的目光看了看公主之后,突然和她说,自己很想出去走走,呼吸一下外面的清新的空气。

宝琴公主理解他的所想。于是走了过来,将白粥的碗放在房间中的桌面上。然后扶着李振纶,帮助他,离开了房间,走了出去。

两个人走到了宋家庄之中。

向宋家庄的深处走去了,从宋家庄庄主的大宅之中走出,穿过了溪水和一片树林,这个时候,来到了宋家庄的农田这里,只见这里,数百里都是大片的沃野。

李振纶笑了,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农田里清新的空气,感觉这里连空气都是清甜的味道。此时已经是深秋季节,田中满是金黄,数百里的农田,金黄的颜色,农田之上是蓝蓝天空,那天空之上飘荡着几朵白色的浮云。这里金黄的谷穗,也大部分已经被这里的农人收割,收割之后的谷穗有些还没有拿走,就这样被扎束起来,一簇簇放在田中。蓝天白云之下是黄金谷穗,收割之后的土地上露出褐色深厚的面容,一些农人牵着牛车经过,牛车是为了更好的装麦子,使其拉走扎束好的谷穗。好一派农家风光。
李振纶看到这副景象之后,心中特别欢喜。于是,他让宝琴公主不要再继续扶他。

一个人径自就走到了农田之中。他出身官宦人家,是长安城的大官宦人家,从小没干过农活,但是父亲怕他不识五谷,不懂人间的生活,也让他少年时候,来乡间游学,顺便学些农务。所以他多少也是会割麦子的。

他看到很多农人在这里,热火朝天的割着麦子,心中大畅,于是也参与进着热火朝天的场面之中来了。他拿起了镰刀,也跟着割麦子起来。并且享受着这自由的时光。

众人很多人并不太认识他,只道是也是个务农的,外庄上来的人,热心于此。于是,也让他跟着割了。

他割了一个多时辰,这个时候,已经是满身大汗。

宝琴公主几经劝阻,怕他牵动伤口,让他不要再干了,但是他还是不听劝阻。而且干的特别欢乐开心。

农人这个时候见这亩地已经割的差不多,就和他说道:“这位兄台,可以了,可以了,可以休息了,您这么干当心累坏了身子。”

李振纶笑了笑,停住了,站在了原地。并粗喘着气。宝琴公主走上前来,用手帕帮他擦拭头上的汗水。他头上满是汗水,背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打湿。

这个时候,却听身后有人叫他:“李师傅!李振纶师傅!!!”

他转了身,原来,看到了江雪临,他本是要去李振纶房间里看望李振纶,得知他外出了。于是也跟了过来,他大老远看到李振纶了,于是就喊他。

李振纶笑了,和江雪临挥了挥手。顺便扔下镰刀。

可就在他想向江雪临那边跑去,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身上的伤口剧痛,然后就感觉到头晕,整个人站立不稳。

忽然,他晕倒了,就晕倒在了农田里的土地上。晕倒在田地上之后,他已经不省人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3-12 21: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到李振纶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发觉,他躺在睡过一夜的宋家庄庄主大宅里的那个自己房间之中的床上。

房中弥漫着一股很重的药香。

他想坐起来,无奈,伤口实在是太过疼痛。身子动不了,全身出了一身的汗,弄湿了所有身上的衣服。他于是稍低了头,他发觉自己身上包扎过的纱布已经被解开,露出了里面身体上的伤口。

王剑云就站在他身旁,只见他拿过了一个木盆,将房中小火炉上煎过的药倒进这个木盆之中。

李振纶见状,问道:“王兄,我这是,怎么了,你又为何煎药???”

王剑云道:“李兄先不要动,其实不瞒你说,你是刚刚江雪临抬回来的,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晕倒,于是重新打开了你的裹伤布检查了伤口,我发现,你的肋骨不是受伤裂开了,而是被袖箭射的断开了。表面上看上去,只射进一寸,实际上,伤口很深的。李兄这是受了极重的伤,泰山派袖箭特别厉害,幸好你这是肋骨挡了一下,否则,射伤了内脏,你会性命不保。但是肋骨断开,我们在少林寺没有发现。对伤口处理的不周全,这几日旅途劳顿,加上遇上下雨,伤口有些多少沾染水气过,你又喝了烈酒人没有得到怎么休息,所以伤口感染化脓了,你又割了麦子,用了体力后身体虚弱,导致你晕倒了。我刚才,帮你接了骨,你晕的太过深沉,接骨这么痛,你居然都没怎么醒,不过,你似乎也是很疼的,你看看,你全身都是疼出的汗。我这煎了药,稍后给你洗伤口,洗过之后,再上药包扎上。”

李振纶道:“哦哦,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肋骨断了,我说怎么这么疼。”他疲惫的眼睛看了看全房间:“公主去哪里了???还有,是雪临抬我回来的吗???雪临又哪里去了???雪临那???“

王剑云道:“他很厉害,是个读书人,人也兼通些医术,刚刚帮你接肋骨,他就一边按着你,给我做助手帮忙,他手脚利落,真是把好手,人也是个不错的优秀的读书人,公主和他在一起,去庄上的药库之中寻找一些我所需要的药。这里是农家农庄,比不了长安,我需要的很多药,这里都没有。我就说,先要一些清血除毒清理伤口的草药,看看这庄上有没有。公主和他同去了,我原本不让公主去,但公主执意要去,说可以帮江雪临多找一些拿一些,公主也是读书人,多少也懂些医术识些草药的。”

李振纶叹道:“我这次受伤,真是有劳公主和王兄了,我实在过意不去,如今,又麻烦雪临,我实在是心中有些惭愧。”

王剑云叹道:“李兄怎么如此之想,你别忘记了,江雪临的命是你所救,你是他恩人,如今他为你做些事,也是正常的回报。”

李振纶道:“我等侠义中人江湖中人,行侠仗义是自己的本分,又怎么能时刻想着让人回报???雪临其实现在还是不平安,长安中魏贵妃一直在寻找他下落,伺机报复,那日在宫里还曾问过我,我没有告诉她。却不知道,如今竟然与雪临相遇在这宋家庄之中,或许冥冥中自有主宰,不过,如今,我见到雪临生活的不错,我心中,还是感觉到很宽慰的。”

王剑云道:“李兄,其实实不相瞒,你是官宦人家出身,不走仕途却想走入江湖,这一点,常人是理解不了的,因为江雪临的你的这个学生,你这些年,真是付出不少,包括你和公主的姻缘。你难道,不后悔吗???

李振纶道:”不后悔,江湖中人救人本就是本分,我没有后悔过。“

王剑云道:”李兄,你为人的人品,我王剑云实在是佩服的。我从前从没想过,江湖中的侠客,竟然是这样一副衷肠。你如此,实在是个难得的人。“

说罢,他将一块白色的布放在满是药水的木盆之中,然后,全部浸湿后拿出,拧的半干,然后拿了过来,对李振纶道:”李兄,会很痛,你忍着些。“

李振纶点了点头。

王剑云拿过了布,将李振纶的伤口进行擦拭,擦的干干净净之后,他又拿过了棉花和纱布,小心将一少林空念大师的凝香散倒在棉花上,然后又撒些凝香散在伤口上,又将棉花有药的那一面覆盖在伤口上,最后用纱布包裹。
对于这一切,李振纶都忍受住了剧痛,一声没有吭。

这个时候,却听门外有人声的响动,原来是宝琴公主与江雪临回来了。他们拿回来了很大一包裹的草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发表于 2024-3-13 12: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江雪临走进了房门,看到李振纶正在被王剑云包扎。

不知道为什么,江雪临忽然走到李振纶身边,一下子跪了下来:“李振纶师傅,我,我今天必须对您说,我对不起您,如果不是我,您,今日就不必受这样的苦。一切都是我造成的,都是我造成的。”说罢,他竟然泪如雨下。

李振纶这个时候看到江雪临如此,他想喊江雪临快点起来,但是无奈一点力气都没有。

但是,还是努力的说了出声:“雪临,你不必如此,你快起来,快起来。”他想动一动身体去扶江雪临起来,但是无奈,身体动弹不得。

王剑云见状,将江雪临扶了起来:“江老弟,李兄现在伤的很重,需要休息,情绪上也不能有起落,你还是起来吧,千万别这样。”

江雪临站起了身,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李振纶师傅,我真的不知道您受了这么重的伤,昨天晚上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您还是好好的,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却不跟我说不让我知道???我和庄主还让你喝下了那么多的酒,这里是宋家庄,这里庄上的酒都很烈的。我真是不知道您受重伤了,我,我真该死。”

李振纶示意让江雪临坐在床边,然后,伸出手去,帮江雪临擦拭了脸上的泪水:“雪临,你知道不知道,无论你现在多大年纪了,你在我眼中,永远是个孩子。其实你没做错什么,从前,你杀了魏辽之子,那家人家不是好人,是魏辽之子他做恶在先,我帮你是应该的。如今我受伤,喝了酒,其实也不怪你。我只觉得这是小伤,与你再会是件高兴的事,庄主又那么热情,想请我饮酒。我怎么能和你说受伤的事呢??只是,身子上不中用,今天早上我竟然晕倒了,被你知道了,没事,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挂在心上。”

江雪临落泪道:“李师傅,这不是小伤,真的不是小伤,真的不是。我,我真是该死。”他擦了擦泪水道:“本来灵儿要来看您,我们一早都来的,但是,一早来到您房间,发觉您不在,我就让她在这里等您,我出去找您。后来您晕倒,我把您抬回来,她也慌了,于是,我让她先离开,安排厨房,给您做点好吃的,我就同公主出去看药寻药去了。”

李振纶道:“灵儿,是指沈灵儿吗???”

江雪临道:“对,正是沈灵儿。”

李振纶道:“雪临,我要嘱咐你一句话,就是无论如何,不要离开宋家庄。这里在山林深处,很安全。长安很不安全,有魏贵妃一党,总想找到你报仇。你要清楚这个事。你和灵儿与孩子,还是好好留在这里生活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GMT+8, 2024-4-21 00:20 , Processed in 0.05982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