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3 00: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4 18: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鞠智达问来盗剑者道:“那人可曾死了??你身后有没有人跟踪???”
盗剑来者道:“我下的是剧毒,他应该就快毒发身亡了。我看了身后,没有人跟踪。”
鞠智达大笑道:“好!好好!”
鞠智达接着道:“我们高昌前方的探子,于几年前,就曾在乌月卧底,说几年前,乌月来了一个人,似乎是前驸马李振纶,他手上有一把剑,据说,是曾经乌月国的圣物。没想到,今日,这圣物竟然到了我的手中!”
只见鞠智达房中,还有四个人,他们穿衣戴帽,都是高昌打扮。
其中一人道:“主公是如何知道,这把李振纶的剑是乌月圣物的???”
鞠智达道:“我们早年,想灭掉乌月国,其实,就是为了得到这圣物,后来,乌月灭国,没想到,乌月还有血缘子嗣,也就是如今的乌月王,红珏,他身后,是当年,我们高昌与大唐联军的先锋李子轩,这李子轩,在乌月领地被大唐册封之后,四处散播,说是乌月圣物,仍然人间,就是这把剑,而且,如今归了李振纶所有,他们乌月的长老会都知道的事。被我们的卧底知道了消息,回来禀告于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知道这乌月圣物仍然在人间,而且,如今是归属于李振纶了。”
正说着,只听见房上李振纶笑了几声,然后,从房顶落下,直接,走进了正堂。
李振纶道:“想不到高昌国国主后人,竟然,也学人下毒暗害,取人财物这种事。”

李振纶接着道:“我回长安城,第一次被下毒,是不是你派人做的???”

鞠智达道:“正是某家!其实,你活在人间,在乌月国出现,我也早就知晓,而且,曾经禀明圣上,但圣上一口咬定,说你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否则,朝廷若出兵拿你,你早就该死了!”

鞠智达接着道:“我其实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西域圣物,黄金剑的???”

李振纶道:“我是怎么得到这把剑的,我不想告诉你。其实,我也并非很想得到这把剑,但是,这把剑,并非是你们高昌国所有,应属于乌月国,我不是很想要拥有。所以也应该把这把剑,归还给我的学生,乌月王红珏。而不是现在,落在你们的手里。”

说完,他忽然飞身起来,走到鞠智达身边,一把就将宝剑夺了回来。

李振纶道:“忘记了告诉你们!这把剑,如今,不叫西域圣物,而叫凌风宝剑,凌风二字,是我刻上去的!”

鞠智达大惊:"没想到你死过一次,又中过毒,武功竟然还如此厉害!“他看了看左右说到:”给我上!把他的宝剑夺回来!“
说罢,周围四五个人,将李振纶围在当中,李振纶这个时候,沧的一声拔出黄金剑,只见他用剑气,只挥出两三招,就叫周围的人不能进前,而且他们的衣服都被剑气的浪花割开。
鞠智达武功不行,也只能躲在四五人身后!

李振纶对鞠智达道:“不好意思,这把剑不能落在你的手中。”
说罢,他飞身跃到院子当中,然后,又飞身上了房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5 22: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鞠智达府邸的护卫全都被惊动了起来,这些护卫围住了府邸,鞠智达府中,朝廷派有府兵,所以,府兵从四面八方,潮水而来。有些人上不去房顶,便开始在地上拉弓射箭。
他们开始向房顶射去,由于射箭较多,李振纶用手中的黄金剑抵挡,但还是有些剑射在了他身前身后,并且,箭气已经割开了他的肩膀的衣服。

就在此时,只听见一个声音对李振纶道:“李公子,快跟我走!”
李振纶转身一看,只见,不是别人!来者正是王剑云!

李振纶有些奇怪:“王公子,怎么会是你???”

王剑云道:“事到如今,李兄,你就别叫我王公子了,叫我剑云吧,快跟我走!”
接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条黑色丝巾,将脸蒙住,然后,用手中的剑,拨开了射向他们的箭!
并且,拉着李振纶,从鞠智达府邸的大墙上一跃而下,然后,两个人几个起落,在长安城的房顶奔走,几起几落之后,飞身,来到了王府门前。

王剑云拉着李振纶跃到王府的大门前,看了看身后,应该没有追兵追来。

于是,走到王府门前的军士那里,和军士说:“除了我们之外,谁也不许进来。”
军士点头示意。
这样,两个人就走进了王府。

此时已近深夜。

王剑云边走边说:“李兄你不知道,公主此时并非在我的府中,而是回宫了。”

李振纶道:“公主回宫了???”
“对,公主说,她要回宫,要写什么东西,呈给圣上,具体要写什么,我却不知。”王剑云笑了笑道。

李振纶面对王剑云,有些惭愧之色,他没有敢告诉王剑云,公主是想禀明圣上,为自己翻案,重新立自己为驸马这件事。

不过,他想了想问道:“我去鞠智达府,怎么王兄会知道的,王兄又怎么会在鞠智达府邸的屋顶上出现???”

王剑云道:“不瞒李兄,我白日的时候,和李兄提到了鞠智达,当时就觉得他很可疑,索性就去他府邸周围看看,结果,我发现,出入他府邸的人,都是一些高昌国的国臣,遗老遗少这些人,更奇怪的是,长孙无忌的一些朋党,竟然也出入他府邸之中,白日我正待奇怪,也就决定,晚上去一探究竟,没想到晚上就遇到了李兄。”

李振纶没想到,他白日里和王剑云说的话,竟然被王剑云听到心里面去了,王剑云这个人中正醇厚,同时又心细如发,真是当世不多得的人才。更可贵的是,他对李振纶,真是十分的赤诚,待李振纶如自己的知己好友,两个人相识的时日不长,但却有相见恨晚之感。

王剑云这个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对李振纶道:“李兄这把剑,我想再看看,李兄可否同意???”

李振纶道:“当然可以!”
说罢,将剑拿出,并且,缓缓的拔出了黄金剑。

只见,一道金光,射入了王剑云的眼中。

王剑云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着这把刻有“凌风”二字的黄金宝剑。

忽然,他叹道:“不知道李兄知道与否,我觉得,这把剑是不祥之物。”

李振纶道:“王兄何出此言???不过,我也觉得,此剑是有些不祥。”

王剑云道“自古兵家必争之物,都陷定不祥,我听李兄所说,西域各国都争此物,乌月因此而亡国,此物如此耀目光华,当真是稀世之宝。不过若为各家所争,所以,我认为,其为不祥。

李振纶道:“王兄高见。此物被当年几十万大军争夺,乌月也因它而亡国。却不知道为什么,如今落到了我的手中。不过,其既然被几十万军队争夺,乌月又因其亡国,此剑不祥之性,应该有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8 08: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剑云忽然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事,然后,对李振纶说:“对于这把剑的来历,其实我是说不清楚的,都传说它是西域圣物,但是究竟是西域产的物件,还是中原之物,也都不知道。这样吧,我将其绘画下来,今后,找到饱学明白的人,一问究竟,就可以知道了。”

李振纶点头称是。
王剑云带着李振纶,不多时分来到了王府的书房。

进了书房之后,他用小蜡烛点起了蜡烛和灯。

书房之中有巨烛,矗立在书房之中。被王剑云用小蜡烛点燃之后,顿时,房中明亮了起来。

桌前一只精致美观的鹤形油灯,也被王剑云点亮了。使得房中更亮了。

王剑云磨了墨,用了张宣纸,想好好画一下这把剑的模样。

他读过许多年的书,所以,也会研磨绘画。

可是,用墨水怎么也勾勒不出这把剑的神采来。

李振纶道:“这把剑的确是很难画出,尤其是剑上有西域的花纹,所以。。。。。。。”
王剑云道:“无妨,等我换一只笔试试。”

说罢,他在桌上找了一只竹炭棒,然后,换了张宣纸,在纸上画了起来,果真,竹炭棒竟然很好的在纸上画出了!

用了一个多时辰,王剑云将宝剑,用竹炭棒画出在纸上了,等画好之后,他将画铺平放好,放在了书房桌上。

“今后如果遇到高人,而没有黄金剑实物在的话,用这幅画也能问个究竟了。”

李振纶道:“其实是这样,如果我将这把剑送与王兄,王兄就可以随意带着它四处游览了。只是这把剑,的确是西域圣物,是归乌月国现在的王子红珏所有,我还是想把它送还给乌月国。其次,这把剑,的确有些邪气,我让铁匠在其上雕刻了凌风二字,才勉强将其震慑住,我也怕它锋芒太盛,伤了王兄,所以,没有其送赠。”

王剑云道:“以我的实力和功力,是用不得这把剑的,所以李兄你真的不要将其送给我。这把剑这么厉害,全天下恐怕只有你李振纶可以使用,别人恐怕真的是不行的。而且李兄也大可不必将剑送还给乌月国王子,我认为,虽然这把剑出现在西域,但这版剑也是乌月自产之物,还是后流传到乌月国的,究竟是不是他们国家的东西,也未可知,不过,乌月因其亡国,却是实在发生的事,可见,乌月国,也是震慑不住这把剑的。”

李振纶缓缓将剑送还到剑鞘之中。

王剑云道:“我在长安城认识许多饱学之士,看看今后能不能有人识得此剑的来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8 21: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此时,却听到门口有声音道:“公主驾到!”
两人连忙转过身去,只听到一个温婉清脆并熟悉的声音道:“知晓这把剑的来历,真的是那么的重要吗???”

两个人回了头,只见,来的不是别人,却是宝琴公主。
两个人随即参见了公主。
李振纶道“这么晚了,公主不是回宫了吗???怎么这个时候来到了这里???”

宝琴公主叹道:“你们是不知道,这偌大的长安城,有什么消息,能逃的过我们皇族的眼睛和耳朵的??”她叹着接着道:“圣上皇兄在全城都有眼线,当然,也离不了他高昌王王府了,有探子回报圣上,说在高昌王王府,见到了一个人,被高昌国国王后人鞠智达的府兵追杀,这个人很像是前驸马李振纶,后被一人救走,救人的人,却不知道是何人。只是救了李振纶之后,两个人都逃脱了。”

李振纶道:“圣上知道了这件事,然后就告知了公主吗???”

宝琴公主道:“圣上皇兄何等高明,自然是知道,李振纶助力过乌月国后人,所以,与西域高昌国有些过节的,所以,很快就告知了我,并且,打发我回李府和王府看一看。”她接着道:“李府与这里不远,我先已经去过了,说你没有回去。我就知道,你们一定在王府,两府不远,我随即来此了。”

王剑云道:“辛苦公主了。其实我们在这里猜测此黄金剑的来历,主要是因为,我们不知道,高昌国后人,如今也对此物抱有那么大的兴趣,它本身是乌月所有,而如今,我们也想知道,是否这把剑就是来自西域,还是中原流传过去的物件,以及这把剑是祥还是不祥,都在我们了解之中。”

宝琴公主笑了笑道:“王剑云,你知道不知道,你和李振纶都来自高华之家,而我却不喜欢你,只喜欢李振纶,这是为什么???”她走上前去,拿过了黄金剑,并且,拔剑出来,仔细的观察着这把剑。

王剑云道:“公主请讲。”

宝琴公主道:“就是因为你迂腐呆板,所以我才不是很喜欢你,什么问题,到你这里,都要变成一是一,二是二了,你不懂变通,这是你与李振纶相比的不足之处,为什么李振纶用了五年的剑,到了你这里,却要刨根问底纠其来历,甚至,还画了像,你不觉得这是很无聊的事么???”

李振纶道:“公主不要这样说,王兄这么说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我就到现在为止,仍然不知道其来历,而且,也不知道,究竟是否不祥。”

宝琴公主笑道:“你不知道,却用了五年,这五年,也没有什么事啊,不过,我和你做不成夫妻是真,但我不觉得,这是这把剑的问题。”

她又缓缓的将剑收回了剑鞘,并说道:“李振纶,王剑云,你们可知晓,世界上的宝物,都是没有善恶分别的,宝剑到了坏人手中,就是凶器,可到了好人手中,却是仗义行侠的神器。宝剑怎么有善恶之分,祥或不祥呢???有分别的,是用它们的人而已罢了!!!此宝甚是高贵,乌月国国小力单,因其亡国,也在情理之中,如今此物归我大唐,李振纶又是侠客之中的翘楚人物,得了此物,必定是增长功力的,又怎么能说它是不祥之物呢???”

王剑云笑道:“公主提点的对,我的确是有些迂腐,不对,是很迂腐,不过,如果能知道此物的真实来历,以及根据其来历,来判定此物是否吉祥,其实也是一件可做之事。我觉得,还是应该这么做的。”

宝琴公主道:“你这人书呆子品性,书都读的不清楚哪里去了,其实,你画下来也好,你不知道,有些朝中重臣,甚至皇上,你们见到他们,是不能佩戴宝剑的,这幅画正好有用。而你说的饱学之士,很多都是白面书生,同你一样的迂腐,只知道在房中读书,世面上和江湖上的事一概不知,又提不出什么真知灼见,你到哪里问去???若问这些人,还不如问我,问圣上,问朝中重臣,这样才能问的清楚。说你迂腐,你还当真是迂腐啊。”

李振纶叹道:“公主不要这么说,我自己其实也很迂腐,想往根本和深入上了解此剑,不知道公主可有什么高见吗。”

宝琴公主叹道:“既然画下来了,那么,也别枉费了这张画,我明日携带此画入宫,问一问圣上皇兄,应该就能知晓。皇兄是帝王,他才是真正的饱学之士,他若不行,还有许多高明的大臣,可以帮助了解。所以说,这把剑画下来,还是有用的,因为,你门是不可戴佩剑私见圣上的。”

她抬了头,看着李振纶道:“明日入宫,我就将画呈给圣上,此剑究竟是什么来历,是吉是凶,一问便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9 22: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已经接近午夜,王剑云不让李振纶半夜回李府,公主提出第二天要进宫面圣,所以要沐浴,王剑云马上安排,他午夜叫下人准备了洗澡水,供二人沐浴。沐浴之后,就安排了李振纶住在了王府,让他在一间王府的寝卧房间之中睡了。公主也回她的那间在王府的房中休息了。

而且,他们也已经商量好了,等到第二天早上,就由公主引荐着李振纶一起入宫面圣。因为,圣上已经对公主说了,很想见一见李振纶,就这样,一早,由公主同李振纶,携带着竹炭所画的黄金剑画入宫,李振纶的佩剑黄金剑,就暂时放在王剑云手中保管。那是因为,如果面圣,是不能够带兵刃的。

几个人休息到了清晨,李振纶第一个醒了起身,然后,又由王府之中的下人带来了洗脸水漱口水和毛巾,李振纶就在王府洗漱了。公主也一样,他在李振纶醒了之后,不长时间内也醒了,也在房中梳洗完毕。

接着,王剑云也起来了,就安排了两个人的早上的膳食,两个人简单的吃过之后,就告别了王剑云,一同入宫面圣了。

当今的圣上,也就是后来人所称为唐高宗的李治,其实是一位英明的帝王,只过不他的性格比较温和,身体不是很好,有些依赖于妻子武皇后,所以,才被后人误认为是软弱,其实他并不软弱,他是一位通达明智柔中带刚的帝王。

李振纶和公主,来到宫中之后,在皇帝的寝宫外等了许久,又等了许久皇帝用膳,之后,才被传进入皇宫的正殿。最终,皇帝李治在皇宫正殿中一间侧室之中,见到了两个人。当然,他的身边,还是离不了他所挚爱的妻子,从前的武昭仪,如今的武皇后。他们如今已经同时处理政务,世人称其为二圣。

李振纶见到了唐皇李治,跪下说到:“罪臣李振纶,拜见皇上。”

宝琴公主也跪下道:“皇妹拜见皇兄圣上,圣上要我将李振纶带来一见,我已经把他引带来了。”

唐皇李治笑着说:“你们平身吧。”

接着,唐皇李治道:“李振纶,我听说,你这些年,和乌月国曾经的国主后人乌月王红珏走的很近,还曾帮助过他们,但你一个汉人,毕竟不是乌月国人,你如何是同高昌国国主后人鞠智达之间成了如此对头人呢?是因为高昌使得乌月亡国么?昨晚,你夜闯高昌王王府,这是何因由??可否和朕讲一下???”

李振纶不敢怠慢,就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讲给了唐皇李治说了,结果,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故事,听的唐皇李治对他和黄金剑饶有兴趣了,一旁的武皇后,也似乎非常对此事此甚剑感兴趣。

唐皇李治道:“你说你,夜闯高昌王府,是因为他们下毒害你,而害你的原因,是要得到你的黄金剑,这把剑还是乌月国从前所有,乌月是因此而亡国的,而这把剑被称为是西域圣物!那么,如今这把剑在哪里???”

宝琴公主道:“皇兄,这把剑,如今暂时在王府,由王剑云保管,因为入宫面圣不能携带兵刃,所以由他保管了。但是,画有这把剑的画,我却是带来了,皇兄如果想看,我可以呈给皇兄。”

唐皇李治道:“快快拿来!!!给朕一观。”

宝琴公主连忙将图拿出,唐皇李治身边的太监总管,将图呈给了他。

唐皇李治看了看这张图,只见,一把重剑画于纸上,剑上面有西域花纹,剑柄处雕刻两个字,凌风。虽然是画做,但却是锋芒毕露。他不由的叹道:“此画是谁人所作???”
宝琴公主道:“正是王剑云所画。”

武皇后此时,在唐皇李治身边,也看到了此画,于是,也叹道:“画的真好,剑是好剑!此剑,有帝王气象,不是普通的器!”

唐皇李治道:“媚娘和朕想到一起去了,难怪,都说媚娘和朕合得来,果真,朕也是这么想。”

李振纶道:“禀圣上,其实,这把剑并非是有帝王气象,但是十足黄金冶炼而成,十分华贵是真,被人称作是西域圣物,乌月因它而亡国。”

唐皇李治道:“非也非也,此物我一打眼,就感觉是有帝王气象之物,怎么可能只华贵而非有霸气呢???”

武皇后道:“西域是边陲边塞之地,本就冶炼能力很低下,此宝剑是黄金打造,又怎么可能是属于乌月那样的边陲小国呢???我觉得,此物应该并非是西域所有,所以,也并非是什么西域圣物!”

李振纶道:“我只还听说,此物,前身是一块玄铁,玄铁之中,内含黄金,冶炼的不是别人,却是汉人,是曾经的镇远大将军李子轩,他将此玄铁打造成为黄金剑的。”

唐皇李治道:“他的事我清楚,五年前,就是他救了你去西域,为了救你,他入宫来与我见过面。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当年的镇远大将军李子轩。”

唐皇李治盯着这幅画道:“此物一定并非是西域所有,西域不产玄铁,冶铁技术也不高明,更何况是冶炼黄金这么贵重的器物???如果朕说的话,朕觉得,应该是中原之物,后流落到西域当中。”

武皇后道:“我也是如此之想,中原大地自古有上好玄铁流传至今,有可能此物是中原之物,后流传到西域乌月国,也未可知。”

唐皇李治想了又想道:“先皇曾经和我说过,说过中原曾经有一种玄冥玄铁,就有些类似此物,此物乃我中华中原东北方所产,只是,到了大唐之后,此物基本绝迹了,究竟是否是这把剑的前身的玄铁,也的确是未可知,不过,朕认为,西域各国,不产金铁,冶炼的技术,也不高明,别说是乌月国不配拥有此物,就是西域各国,也都不配拥有此物。又怎么能说此物是西域圣物?所以此物,很可能是中原之物。后流传到了西域乌月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9 23: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2-9 21: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落日的余晖

几个人正说着,一旁的太监总管对唐皇李治说道:“圣上,时间到了,还有其他大臣需要召见。”

唐皇李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样吧,时辰已到。今日,二位爱卿就下去吧,有什么事,我日后必当召见。”
宝琴公主会意。
然后,她和李振纶都面对圣上拜别后离去了。

宝琴公主说她不想回到王剑云那里,于是就留在宫中了。回到了宫中的公主府。
剩下李振纶自己,他说要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看。于是也就一人离开了皇宫。

但是,公主怕他一人步行走的累,特吩咐了下人,将公主的马车驾来,让李振纶坐上去,送他回家。

正待马车往李府的道路上走着,却看见,前面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车夫不明其意,问了问那个人,让他离开,只见那个人,却是一动不动。

李振纶这个时候掀开了车帘,从里面走了出来,下了马车,和车夫说道:“这个人可能是找我来的,我来看看。”

于是,他走到这个人的近前,只见这个人,背对着他,听到他下了车找了过来,于是,回了头。

这个人见了李振纶,却笑了:“怎么,多日不见,李公子可好???”

李振纶心中吃了一惊,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子轩。
其实,李振纶心中自来不是很喜欢李子轩,他喜欢乌月国小王子红珏,但对李子轩,却有些心生反感,可能是李子轩经常跟他说乌月国的复国之事。

李子轩对李振纶道:“李公子,你今天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同我去红叶楼,我们最初见面的地方,我有些话,想和公子说。”

李振纶原本不想去,但后来想想后,对公主的车夫说:“走吧,我们去红叶楼, 不去我家了,到了红叶楼之后,你们再回公主府。”
车夫点头称是。

于是,李振纶和李子轩就上了车。

不多时分,车子辗转来到了红叶楼,李振纶和李子轩就这样下了车。下了车之后,车夫驾驭着公主的马车,就回了公主府。

两个人上了红叶楼,红叶楼里一间最雅致的房间,原来就是李子轩订的房,两个人就进了房间之后坐了。

接着,李子轩让人上茶上酒上菜。

李振纶并非很喜欢这个人,但是碍于颜面,还是和他喝了茶,饮了酒,也吃了菜。

李子轩这个时候才把话打开

“李公子知道不知道,我从西域那么远前来长安找你,究竟所为何事???”

李振纶淡然道:“我却是不知。”

李振轩道:“红珏不成气候,我几经劝他复国的事,他就是听不进去。所以,我才万里迢迢,从西域来长安找你。”

李振纶笑道:“西域乌月复国,如果连西域乌月国王子红珏都不太想过问的事,找我又有何用???”

李子轩道:“我这么做,也是不想枉费了当年乌月王天翔所托,我就在想,乌月当年全国及西域都在争夺这铸剑玄铁,所以,剑在国在,如果红珏不愿意复国,那么李振纶李公子你,是否愿意,来做乌月国主,进而复国???”

李振纶笑道:“我一点此意也无。”

说罢,将黄金剑放在了李子轩的手中:'这把剑本来就不属于我,我根本也不可能助你复国,去做什么乌月国主。

现在将此剑还与你,我就此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

主题

1330

回帖

6817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817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2-7-27 21: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人正说着,一旁的太监总管对唐皇李治说道:“圣上,时间到了,还有其他大臣需要召见。”

唐皇李治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样吧,时辰已到。今日,二位就下去吧,有什么事,我日后必当召见。”
宝琴公主会意。
然后,她和李振纶都面对圣上拜别后离去了。

宝琴公主说她不想回到王剑云那里,于是就留在宫中了。回到了宫中的公主府。
剩下李振纶自己,他说要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看。于是也就一人离开了皇宫。

但是,公主怕他一人步行走的累,特定了下人,将公主的马车驾来,让李振纶坐上去,送他回家。

正待马车往李府的道路上走着,却看见,前面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车夫不明其意,问了问那个人,让他离开,只见那个人,却是一动不动。

李振纶这个时候掀开了车帘,从里面走了出来,下了马车,和车夫说道:“这个人可能是找我来的,我来看看。”

于是,他走到这个人的近前,只见这个人,背对着他,听到他下了车找了过来,于是,回了头。

这个人见了李振纶,却笑了:“怎么,多日不见,李公子可好???”

李振纶心中吃了一惊,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子轩。
其实,李振纶心中自来不是很喜欢李子轩,他喜欢乌月国小王子红珏,但对李子轩,却有些心生反感,可能是李子轩经常跟他说乌月国的复国之事。

李子轩对李振纶道:“李公子,你今天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同我去红叶楼,我们最初见面的地方,我有些话,想和公子说。”

李振纶原本不想去,但后来想想后,对公主的车夫说:“走吧,我们去红叶楼, 不去我家了,到了红叶楼之后,你们再回公主府。”
车夫点头称是。

于是,李振纶和李子轩就上了车。

不多时分,车子辗转来到了红叶楼,李振纶和李子轩就这样下了车。下了车之后,车夫驾驭着公主的马车,就回了公主府。

两个人上了红叶楼,红叶楼里一间最雅致的房间,原来就是李子轩订的房,两个人就进了房间之后坐了。

接着,李子轩让人上茶上酒上菜。

李振纶并非很喜欢这个人,但是碍于颜面,还是和他喝了茶,饮了酒,也吃了菜。

李子轩这个时候才把话打开

“李公子知道不知道,我从西域那么远前来长安找你,究竟所为何事???”

李振纶淡然道:“我却是不知。”

李振轩道:“红珏不成气候,我几经劝他复国的事,他就是听不进去。所以,我才万里迢迢,从西域来长安找你。”

李振纶笑道:“西域乌月复国,如果连西域乌月国王子红珏都不太想过问的事,找我又有何用???”

李子轩道:“我这么做,也是不想枉费了当年乌月王天翔所托,我就在想,乌月当年全国及西域都在争夺这铸剑玄铁,所以,剑在国在,如果红珏不愿意复国,那么李振纶李公子你,是否愿意,来做乌月国主,进而复国???”

李振纶笑道:“我一点此意也无。”

说罢,将黄金剑放在了李子轩的手中,这把剑本来就不属于我,我根本也不可能助你复国,去做什么乌月国主。

现在将此剑还与你,我就此离开!
===================================

李子轩连忙追了过去:“请公子不要离开。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李振纶道:"我与你本无关系。我同这把剑也没有关系,与西域的乌月国复国,更无关系,你还要留我说什么???”

李子轩道:“公子此言差矣,君不知道,为侠者,要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要以为国为民为己任的么???”

李振纶道:“西域诸国争抢宝器,为利而图之的事,我参与其中,也算是以拯救天下为己任,以为国为民为己任???”

李子轩道:“公子。”接着他叹了口气道:“其实,我知道,李公子是很难理解我的心情。但是,你是不知道,当年,我遇到乌月国君主,天翔的时候,被他的风采所迷,所以,我竟然,不自觉的,要继承他之所愿了。”

“他之所愿,是什么???”

李子轩道:“乌月国君主天翔,是我见过的,最有风采的人物,他的风采,不亚于公子之下。但是,却为了他的国家,死去了。他也想保住玄铁,也想保住国家,但是,却没有做的到,他一己之力,已经做不到这些事了,又不想死在高昌王的手中,所以,就死在我的手里了。”

李振纶道:“难道说,是你杀了乌月国国主天翔???”

李子轩道:“正是。他当日不想死在高昌人手中,于是就让我杀了他,然后,带走玄铁,再走入乌月国的机关密道之中,找到乌月王子,红珏。”

他叹道:“我经历这一切事,心中颇有感慨,我知道,李公子,一时半刻,是不会明白的。”

李振纶道:"我乃大唐的子民,乌月国的事,似乎始终是与我无关。”

李子轩道:“天下苍生波及四海,李公子怎么能只管大唐事,不论乌月国人的死活???”

李振纶道:“总之这把剑,我不想要,阁下还是拿走吧。如今,我戴罪之身,只想着,公主能够生活的好,她是我心爱之人,她活的好,我就很幸福开心了。”

李子轩道:“全天下,最高贵最有风采,武功一流的青年才俊,非李公子莫属,你又让我能去再另寻何人???更何况,我已经知道,凌风二字,是你刻上去的,这把剑,又沾过你的血,已经是你的剑了,你为何又要推脱???”

李振纶道:“我与西域乌月复国,没有任何的兴致,更何况,红珏都不想复国,我又能如何???你为何一定要苦苦相逼???”

李子轩道:“好好好,我们今日先不论西域复国,我只是想真诚的把宝剑,赠送给公子,因为,天下之间,只有公子,配用这把宝剑!”

李振纶叹道:“你高估了,这把剑,我不要。”

说罢,他一个人径自离开了红叶楼,离去了。

接下来的三五日,李振纶在家中国的颇为清闲,他感觉到,自己的伤养的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有很多地方隐隐作痛。

不过,已经不象曾经那么难熬了。

这日,他正在家中休息。却听到下人来禀,说宝琴公主到了。

他听到这个消息,连忙出来迎接。

却看到,宝琴公主手中,拿着一把剑,原来,这把剑不是别的剑,正是那把凌风黄金剑。

公主道:“李子轩先生,托人找到了我,说要把这把剑拿给你,索性,我就拿来了。”

李振纶叹道:““这把剑是不吉之剑,我并不想要,更不想卷入西域与乌月国的是非之争之中去。””

公主叹道:“我始终认为,人有福祸旦兮,但是剑没有,剑是人用的,它本身没有血肉灵魂,怎么会是不吉之物???不知道,振纶你还想要做侠客吗???如果你还想做,那么,就接受了它吧。”

公主将剑拿给了李振纶:“乌月国虽然小,但他们的臣民也是人,更何况,如今也并入了我大唐版图,你就管一管吧。”

李振纶接过了剑,拿了过来,把出剑来,仔细的看着剑身,他听了公主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他拿出了剑,看了看,之后,又把剑送回了剑鞘之中。

宝琴公主道:"做为一个侠义之人,是任何人和任何事,都要接受的,不是吗???所以,你就接受这把剑吧。”

李振纶叹道:“做为一个侠义之人,也是任何命运也要接受的是吗???”

他接着叹道:“好吧,我接受我的命运,也接受这把剑了。”

他将剑放在房间的桌上了。

然后对宝琴公主道:“那个李子轩,倒是挺特别的,他还和公主你说了些什么没有???”

宝琴公主道:“他倒是没有和我说太多的话,只是,总是纠结着要替乌月复国,他说,从前的那个乌月王,真的是他见过的最有风采的人物。”

李振纶叹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让李子轩这样心高气傲的人,也为之折服。”

这个时候,他看了看时间,对宝琴公主道:“时辰不早了,公主也请回吧,我送公主回去。”

他对宝琴公主道:“不知道,公主,是要回宫里,还是回王公子府上。”

宝琴公主道:“我有些事要回王府处理,是圣上带给王剑云的口谕,我们婚配期间,我可以不和他同房,他不可以强迫我做任何事,圣上知道你回来了,但又不能收回他答应王剑云府上的事,就是我和他是既定夫妻的事实,但又要迁就我,所以,就让我带口谕给王剑云。”

李振纶叹了口气:“公主这又是何必???圣上这又是何必呢???”

宝琴公主道:“这个你不用管,这是我和圣上与王剑云之间的事。”

李振纶道:“我想送公主去王府,不知道可否。”

宝琴公主道:“你如果想送,那送就罢了。”

说罢,掖了掖衣襟,就这样,离开了李府,出了门,坐上了自己马车,李振纶拿了黄金剑,也随她坐上了马车,就这样,两人坐车来到了王剑云府上。
马车径自来到了王府,两个人就这样下了车。

王剑云似乎事先已经知道公主要回府了,所以也早早就在门前迎接。
对公主道:“王剑云恭迎公主~!!!”
公主点了点头。
迎接到了公主之后,王剑云也看到了李振纶,他对李振纶笑了笑,说道:“李兄来了???”

李振纶点头示意。

然后对王剑云道:“我已经把公主送回来了,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回去了。”

王剑云却拉住了李振纶的手,对他说:“李兄先不要走,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同你说。”

李振纶道:"哦???什么事情? ”

王剑云道:“是关于你的黄金剑的来历的事的,请随我来。”

宝琴公主道:“圣上有圣谕与你,你不想听听吗??? ”

王剑云道:“不知道圣上有什么圣谕 ”

宝琴公主叹道:“传圣谕需要跪接,先就不劳烦你了,以后再说,你不是有话要同李振纶讲???那就先和他说黄金剑来历的事吧,其实我也很想听一听。 ”

王剑云道:“好,请二位来我的书房。 ”

宝琴公主和李振纶就这样来到了王剑云的书房。

王剑云到了书房之后,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书名《铸剑史略》,是一本很陈旧的书。

他道:“二位有所不知,我最近因为打听这把剑的来历,找到了京城一位著名的铸剑师傅,此人名叫陈晋,他手中有一本古代玄铁铸剑的书,就是这本,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书,他听了我对此黄金剑的描述, 便对我说,很可能,这把剑前身的黄金玄铁,就是中原之物~!!!"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3

主题

1330

回帖

6817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817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2-7-27 21: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既然有高人指点此物为中原之物,那我倒是很想详尽的听听高人的见解,此物因何是中原之物。那位高人人在哪里???我很想拜见。”

王剑云拉过了李振纶,将《铸剑史略》放在他的手上道:“李兄如果不着急,我可以将他请到我的府上,如果着急的话,那么,就去长安城,最著名的陈记铸剑楼,去那里找他即可。”

李振纶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就不方便请他来王兄府上了,我应该去拜会他才是!他看了看日头,知道了此时的时间,于是对王剑云道:“我应该去拜会他,今日就不叨扰王兄了,我改日再来。”

宝琴公主道:“没想到,你这么着急,那好吧,我也很想查清楚你的剑的来历,那你就去办这件事情吧,虽然,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前去,但是,碍于我自己是朝廷公主,有碍于惊扰了百姓,也是实在不方便前去的。”

李振纶道:“好,好好!~我这就离开了。”

临走之前,王剑云将《铸剑史略》送给了李振纶:“拿着这本书,就说,你是王剑云的朋友,黄金剑现在的主人,他必定是知道的。也会和你一叙究竟。”王剑云又想了想道:“还有,切记切记,此人甚爱饮酒,你带一坛上好的酒去找他,就更好了。”

李振纶将这些都记下了。转身离开了王府,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第二天,李振纶带了自己珍藏的上好一坛女儿红,带了黄金剑,和那本《铸剑史略》,就这样,一个人,向王剑云说好的陈记铸剑楼走去了。

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什么人打扰,直到走到了铸剑楼。

铸剑楼是个三层楼的建筑,就在繁华闹市的中央。一楼全是铸剑打铁的人,敲打之声不绝于耳。

李振纶走了进去,来到了二楼,二楼上面,所有的墙壁上,都挂着各色的宝剑,多是铁剑。

二楼更显得奢华一些,而且窗子都打开,通风很好,一楼热烈,二楼清凉。

他看了周遭一圈,没有什么高人的身影,也没有什么人理会他,所有的人都来去匆匆,似乎没有看见他一般。于是,李振纶就来到了三楼,三楼有多间隔,是许多房间拼凑的,虽是楼阁,但有曲径幽深之感,李振纶正愁找不到人,这个时候,有个人背后和他说到:"请问公子找谁???”李振纶这个时候才转过了身来:“只见一个童子模样的人,站立在他的身后。”
李振纶笑道:“我找陈晋,陈先生。”

这个人对李振纶说:“公子有所不知,如果没有人引见,这么找是找不到的,不知道,公子找陈先生,却有何事???”

李振纶笑道:“我是王剑云的朋友,来到这里,有事想和陈晋先生讨教。”

童子道:“好的,公子请跟我来。”

说罢,将李振纶引到了左侧的一间房中。

进了房,李振纶有豁然开朗之感,此屋雅致,墙上挂有竹子,满墙都是竹排装饰。正中央的墙上,一幅字挂在墙上,写着偌大的一个剑字!然后,房中就都是剑架与书架,剑架与书架上,也满是是铁剑与书籍。

只见房中立着一个人,正在捻须读书。

李振纶走了进些,对他抱拳道:“请问,这位可是陈晋,陈先生???”

这位捻须读书者转了身对他道:“正是老夫!”

李振纶道:"陈先生,您有所不知,我是王府王剑云的朋友,现任的这把黄金剑的主人,我来的目的,是想问一问您,我这把黄金剑的来历。”说罢,他将怀中的酒拿给了陈晋:“这是我拿给陈先生的,不成敬意,王剑云说您很喜好饮酒,所以,这是我带给先生的礼物。”

陈晋笑了:“老夫并非是不明事理,性情古怪之人,王剑云太客气了,你这位公子也客气了,不必如此多礼,您快将酒放在桌上,我们坐下来谈。”

李振纶这才觉得,此人,是个通达热情之人,心中也放心了。

于是,和他坐了下来,李振纶将怀中另一物拿了出来:“这个,就是您送给王剑云的《铸剑史略》,我看了看,但看不太懂,如今,也拿了过来,希望先生能够指点一二。”

陈晋道:“先不用理会古籍,我先看看公子的剑。对了,王剑云说,您就是名震天下的侠客,李振纶李公子,此事当真???”

李振纶道:“的确,我就是李振纶。不过,只是一名侠客,谈不上是什么名震天下。”

陈晋道:“名震天下,就是名震天下,公子不必过谦!!!我仰慕公子很久了,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李振纶笑道:“哪里,陈先生夸奖了。”

李振纶将黄金剑从腰间解下了,拿到了陈晋跟前。陈晋一用力,拔出了这把剑。

“老夫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重的剑,如果不是公子内力深厚,恐怕用此剑也是费力的了。以公子的武功,的确配用这么好的剑。”

他拔出了剑之后,放在太阳下看了许久,叹道:“此剑前身的玄铁黄金非黄金,铜铁非铜铁,不是俗物。王剑云说,这是西域圣物,西域人人争夺之,我觉得,并非如此,这么好的玄铁,怎么可能产自西域???实在是有可能是上古神器,乌金玄铁!这是我中原之物,此玄铁,也只有中原人,所拥有的冶铁技术,才可能打造黄金剑,西域人如何可能???”

李振纶道:“打造此剑的人,的确是中原人,不是西域人,的确打造是中原的技术,可先生说,此物的前身玄铁,不可能是西域之物吗!?”

陈晋道:“西域少铁!自古以来是贫瘠之地,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玄铁!我研究铁剑四十余年,此点如何不知???这很可能是中原的乌金玄铁,后来,流传到西域,后又被汉人打造,所以,这是我中原之物无疑!”
=======================================
李振纶离开了陈记铸剑楼。
手中拿着那本《铸剑史略》,腰袢挂着黄金剑。

书是陈晋送给他的,剑,也是陈晋帮他鉴定过的。陈晋认为,此物是中原之物,无疑。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振纶的内心,却是非常的复杂,他不知道,是相信此物,为西域之物好,还是相信,此物为中原之物好。

不知不觉,他走出了陈记铸剑楼,有一里多地的距离了,这个时候,他抬眼望去,只见,前面的楼宇前,立着一辆马车。马车的旁边,是几位宫人。

他认出了,那个是公主的车帐。原来是公主,不便和李振纶一起前去陈记铸剑楼,但是,却又担心李振纶,于是,就把车帐停在这里等李振纶了。
他连忙走了过去,看到公主已经坐在了车上,于是,他抱拳一礼道:"李振纶参见公主。”

宝琴公主道:“不必多礼,你快上车来吧。”

说罢,就让李振纶上了车,公主令车夫走的慢些,就这样,她同李振纶一边闲聊,一边走着往李振纶的李府前进。她想先送了李振纶,然后自己再回宫去。

一路上李振纶有些闷闷不乐。
公主道:“振纶,你找到了陈晋陈先生了吗???”

李振纶道:" 找到了,陈晋先生也没说什么,只说,凭借他四十几年的经验,认定,此剑前身的玄铁,是乌金玄铁,很可能就产自中原,而并非是西域。”

宝琴公主道:“那你现在,是听信乌月人高昌人的话,认定此物,是西域之物,还是听信陈晋的话,认定此物,是中原之物???”

李振纶道:"如今,我却也不知道了。”

他接着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剑前身竟然是乌金玄铁,这是我真的是意想不到的事。”

宝琴公主叹道:“其实,你也不用烦恼,此物就算是西域的能如何,就算是中原的又能如何???这些都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它能为正义之人所用,摆脱其原有的命运。”

李振纶道:"其原有的命运,是不祥之命吗???”

宝琴公主道:“此物既然是乌金玄铁,那么,就应该是金属之中最上品之物了,怎么会不祥???它的出身,真的是颇为高贵呢。你不要总是把西域诸国比如乌月国的命运,和这把剑联系在一起,我真的觉得,这是口上好的宝剑,是吉祥之物,并非不祥。”

李振纶笑了:“公主,您倒是颇为乐观,很高看的看待此剑啊。”

宝琴公主道:“我自来如此想法,宝器在善人手中,是宝器,在恶人手中,可能是恶器,要看什么人使,要看什么用。”

两人在车中坐了一会,众人连同马儿行走了一段时间,终于是到了李振纶的李府,李振纶就要下车去了。

公主这个时候却道:“我宫里的人告诉我,魏贵妃最近,似乎在宫中颇为得宠了,连武皇后也不能将她太过奈何,虽然她父亲是死去了,父亲一党也被拔除,但是她因为同朝中一些老臣的关系交好,尤其是长孙无忌,是其靠山,这不是,最近,她弟弟魏辽的大儿子,魏晓阳,又被提拔,做了朝中二品的官员,所以今后,她说话更有份量了,魏贵妃自来视你和江雪临为她魏家的大仇人,所以,你不能不防。”

李振纶道:"好好,这点请公主放心,振纶记下了。”

宝琴公主道:“你先回去,未来朝中有什么问题,我再来找你。”
说罢,李振纶下了车。

紧接着,公主的车帐也往宫中的方向走去了。

===================================================================

大唐的皇宫,今日面临着一次上朝,所有的朝臣都聚集了,就差皇帝和皇后,自打武皇后做了皇后之后,就可以和皇帝一起临朝了,他们如今上朝是同一的。

不多时分,皇帝和皇后一起到了,今日,就可以在朝中议事了。

唐皇李治坐定了皇位后,说道,今日主要议论,从前的乌月小国,如今大唐的边疆,该如何治理一事。

乌月地区的长老会长老李子轩几个月前,向朕禀报,说乌月想复国,今后恢复乌月国,作为我大唐的藩属国,但不作为大唐领地,直接作为大唐管辖,此事,众卿家可有什么看法???

长孙无忌这个时候道:“启禀皇上,此事万万不可!乌月民风彪悍,以往就占据西域一块区域,独立为国,更不怕与高昌等大国为敌,如今并入大唐版图,竟然又要旧事重提,自立为国,这是对我大唐的蔑视,我们万万不可让他们独立为国,高昌如今都并入了我大唐版图,他乌月又有何可以特别对待的???所以,应该驳斥此人的请求,不可让其自立藩属国。”

李道崇道:“皇上,臣并不以为然,臣觉得,乌月小国,如果让他们自立门户,作为大唐的藩属国,是不是可以放手发展其本国盐铁经济,未来也好对大唐有更好的朝贡,乌月小国,土地有限,原本大唐控制其区域,就费时费力,如果让他们独立出去,作为大唐藩属,未尝不可以节省国家的驻军开支,这可能也是好事。”

武皇后这个时候道:“李道崇李大人言之有理,皇上,我们是否应该采纳其观点,让乌月这个小国复国,今后,也作为大唐的藩属,以方便其朝贡我大唐。”

这个时候,高昌国后人鞠智达上前禀报道:“启禀皇上,此事万万不可!高昌与乌月,素有世仇!乌月人寡恩绝义,民风古怪,如果独立为藩属国,日后,必定是我大唐之患!!!”

唐皇李治道:“怎么如此说呢,鞠智达,鞠爱卿,你不能因为高昌曾经与乌月是世仇,就如此污蔑乌月国和乌月人吧。”

长孙无忌道:“皇上!臣也认为鞠大人所说是对的,所以,臣支持他的说法,乌月不能复国!!!”

鞠智达道:“皇上有所不知,这乌月国,行事向来诡秘,他们国的国民,也是诡秘一族,不能恩厚对待!!!还有一事,臣不得不禀明圣上!”

唐皇李治道:“什么事???鞠爱卿可速速讲来。”

鞠智达道:“乌月国曾出现的圣物,也就是以往的西域圣物,更是我高昌圣物,黄金玄铁,如今不知道为什么,做了当朝前驸马李振纶的宝剑!!!此事皇上不可不查!!!如果此剑长期流落到李振纶手中,那就是对我曾经的西域各国的挑衅,更是对大唐纲吉的蔑视!!!”

唐皇李治道:“卿说的是黄金剑吗???此事,朕也有所知晓,但是那是乌月国国主送给李振纶的宝剑,怎么又说是西域圣物,乃至高昌圣物呢???”

鞠智达道:"此物不是乌月所有,而是西域诸国共有,我高昌曾经也流传此物,后来不知道为何,流传到了乌月,此玄铁后来被乌月国中人锻造成了一把宝剑,如今就在李振纶处!!!臣以为,此物应该收为大唐所有,而不是沦落民间,在这个朝臣不朝臣,侠客不侠客的人的手中!

武皇后道:“此物最后出现,应该是在乌月国,乌月国国主已经将其赠与了李振纶,我大唐怎么好又收回过国有???况且,这又不是什么珠玉宝器,价值连城之物,无非是块玄铁而已,如此收归国有的做法,会令世人耻笑。~”

鞠智达道:"可是皇上皇后陛下,臣以为,此物还是。。。。”

唐皇李治道:“好了,不必多言,西域乌月国复国一事,日后再议,朝中还有什么事,今日一起议来,黄金剑一事,也暂时搁置,日后再议,朕和皇后观点一致,既然是西域圣物,最终出现在乌月国,那就应该是乌月国所有此物,既然是乌月国赠与李振纶,那现今就不能收为我大唐所有。”

说罢,朝臣开始继续议朝中其他事宜了。
==================================================================================
不知不觉,又过了些许的时日。李振纶每日在家,晚上读书,白天练武,书读的很海阔,什么书都读,武就练的很专一,基本是练剑,他练剑所用的剑,就是手中的黄金剑了。

不过,他脑海之中,时不时的还是闪现出一些内容,就是公主告诫他的话。公主和他讲过,魏辽及其朋党已经被治罪,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树大根深,铲除不易。

现在朝中,很多老臣依旧把持着朝政。比如长孙无忌等人,时不时的对皇权仍然是一种威胁。他们动辄劝解皇上,更改皇上的决定,重则倚靠其权责,甚至可以责罚皇室宗亲。已经死去的吴王李恪,就是个例子。他就是被长孙无忌冤枉威逼致死。宝琴公主已经告诫了李振纶,告诉他一切小心。如今,长孙无忌等人,又培植了魏辽其子为朝中二品官员,魏辽其大儿子魏晓阳是也。宫中,又有魏贵妃,虽然并非十分得宠,但是其身后势力庞大,仍然不可小视。

又是一日,李振纶正在书房,用一块雪白的绢布,擦拭着黄金剑,这个时候,下人来报,说宫里来人,要见李振纶。

一开始,李振纶还以为是公主驾到了,正心中窃喜,但是,转而却明白了,并非是公主驾到,而是另有其人。

来者宫人对李振纶道:“魏贵妃有请李振纶公子,于魏贵妃处一叙。”

李振纶顿时心中有些疑惑,他是杀了魏贵妃之父魏辽之人,应该是魏贵妃的仇人。魏贵妃怎么可能找他一叙???正待他琢磨的时候,宫人已经走了过来,请李振纶坐上其车马入宫。李振纶想了又想,将黄金剑插在腰间,就这样和他们入宫了。

黄金剑这段时间,已经和李振纶片刻不离,似乎要变成李振纶身体的一个部分了。

兵器不可随意带进宫去,尤其不能随意携带兵器见帝王。但是,魏贵妃一介嫔妃,按律也就没有那么的严格了。

李振纶坐着魏贵妃宫人的车马,不知不觉来到了魏贵妃的宫邸。

魏贵妃本名魏晓霖,是魏辽唯一的女儿,她是家中的长女。大弟弟,魏晓阳,如今官居朝中正二品官员,也是最近几年提拔起来的,背后的实力,就是长孙无忌。二弟弟魏晓云,当年,因为在洛阳调戏少女沈灵儿,被江雪临一匕首所杀,早已经过世多年了。不过,她虽然是女子,但是,却是深的魏辽的喜爱,为人城府颇深,行事又十分狠辣,是性格上最像魏辽的魏辽的子女。

她早已经入宫十年,给圣上生育了三个子女,虽然圣上最爱武皇后,对其他嫔妃,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是魏贵妃却是例外,她给皇上生育了三个子女,这样皇上自然和她有些感情,再加上,虽然她父亲魏辽有错,但是魏贵妃却是多年来谨慎行事,并非有什么恶端抓在别人手中,加上她天生美貌,比武皇后过而有之。因此,她也算是得宠的一个嫔妃了。

一会的功夫,李振纶就走到了魏贵妃宫邸外面,魏贵妃在房中道:“外面可是李振纶李公子???还请入内。”

李振纶听了她的话,也就走进了房中。

只见,房中陈设,甚为奢华,宝琴公主的府邸是清冷而淡雅朴素的,这里却截然相反,有一种珠光宝气之感。

李振纶作了一揖,然后对魏贵妃道:“不知道贵妃请李某前来,到底所为何事??”

魏贵妃听了后却笑了笑道:“其实你也应该知道,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怎么会随意找你这个杀父仇人,入宫来到本宫面前。不过,既然来了,本宫就直说了罢。”

她站了起来,走到李振纶面前道:“我很想知道,杀死我弟弟的凶手,江雪临,他如今,究竟身在何处。”

她接着道:“你虽然是杀了我父亲的凶手,但是,也因为我父亲杀江雪临全家而导致,我父亲为何要杀江雪临全家,也是因为,江雪临当日,杀了我的二弟弟,他如果不做的这么绝,我父亲也不可能杀他全家,而你,也不可能杀了我的父亲。所以问题所在,根源所在,就是在这个江雪临的身上,只要,你告诉了我,江雪临的下落,我自然不会为难你。这么多年,我们都在找这个人,却是如何都寻找不到,他是我魏家衰微的根源。”

李振纶冷冷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江雪临在哪里,在下也是实在不知。”

魏贵妃微笑道:“只要你告诉我江雪临的下落,你杀我父亲的仇,我可以不报。因为,我也报不得,你们李家毕竟势力庞大,而你,又曾是当朝驸马,就算如今不是了,可是,在圣上和宝琴公主眼中,你仍然是驸马,报不了得仇,我可以不报,只要你告诉我江雪临的下落,我们魏家和你之间的仇怨,可以一笔勾销。~”
======================================================================================================
第八章  宝剑藏阁

李振纶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回魏贵妃,我真的不知道江雪临,现今究竟是在何处。所以,也无从谈上告知贵妃。如果没有什么别的特别的事情,我走了。”

说完,李振纶就此走出了魏贵妃的宫邸。

李振纶从魏贵妃的宫邸之处走了出来,他本是乘着魏贵妃的车马来到魏贵妃处的,但是走的时候,却是没有要车马,就一个人,从魏贵妃处离开了。

不过,魏贵妃却也没有阻拦他离去。走出了皇宫,他只觉得有些闷热难耐。于是,想找一间茶铺喝一杯茶、

可是这里却是没有茶铺,他走来走去,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处竹林里。


竹林里面,甚是凉爽,他自己感觉,是轻松了许多,头上的汗也逐渐散去了。

只见,竹林之中,有一间凉茶铺子。

他见了甚是喜欢,于是,就坐了一张凳子上面,问了店家,要了一壶茶。

店家走了前来,送来了茶水,李振纶就如此坐定了。

两边都是竹林,时不时有凉风吹了进来,李振纶甚感舒适。这个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身影,坐在了他所在的这张茶桌前。

李振纶定了眼睛看了去,原来,是一位和尚。

此和尚身高八尺,身着袈裟,五六十岁的年纪,气态有精深威武之感。

李振纶笑了,道:“原来,是少林寺空念大师,李振纶在此有礼了。”说完,起身就是一揖。

和尚笑了,也笑道:"李振纶李施主,贫僧还礼了!”说完也躬身还礼。

李振纶道:“此处距离皇宫很近,但却也是偏僻所在,并无寺院,大师何故来此皇宫重地???难道是皇上有旨意,宣您进宫???”

空念道:“老衲并非是因皇上而来,而是为公子而来。”

李振纶不解:“为何是因我而来???我却不是很明白了。”

空念道:“老纳虽然远在少林,可是,中原武林的事,老衲还是知晓的。”他接着道:“想是李公子手上这几年多添了一把乌金黄金剑,这是不是确有此事呢???”

李振纶道:“确有此事。这把剑,在我手上,已经有五年了。”

空念道:“不知道,是何人所赠???听说是西域圣物。”

李振纶道:“是西域乌月国摄政长老李子轩所赠,在我手上,已经有五年了。”

空念道:“实不相瞒,老衲认为,此物在公子手上,大大不妥。”

李振纶道:“大师何出此言???”

空念道:“李施主不知道,乌金黄金炼成的宝剑,怎可能是平凡之物???李公子最近是否将此剑找过陈晋???他已经告知了江湖中人,此物是乌金铁剑,如此宝器,江湖中人,也人人需要得到的,公子身怀此剑,想是未来,不会安宁了。”

李振纶叹道:“原本此剑,是西域之物,西域各国轮番抢夺,乌月国因此亡国,没想到到了中原,此物竟然也成了武林门派垂涎之物了!那陈晋我只找过他一次,为什么连这点消息都不曾为我隐瞒,却弄的中原武林也不安宁???”

空念道:“其实中原武林这几年,就已经知晓你得到一把黄金剑,却不知道是乌金铁剑!你些许时日前找到陈晋,这事情已经满长安城皆知,中原武林对此剑,已经蠢蠢欲动,恰巧贫僧这段时间,在长安游历,听说此事,所以,特来找到公子。我的见解就是,公子还是把此剑,还给乌月国摄政长老李子轩吧。否则,怕是有杀身之祸。因为此物,是武林中人乃至朝廷中人,人人皆想要得到的啊。”


李振纶叹道:“皇室却没有收去此剑,乌月国李子轩又说什么也不收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空念道:“老衲有一计谋,献于公子,公子何不将宝剑,放于少林藏经阁最高层顶楼阁处???这样,一是不用还给西域乌月国李子轩,二也断了武林中人歹人对此剑的念想。”岂不是一举两得???

李振纶听了此话,想了半刻,默默的点了点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GMT+8, 2024-5-21 09:13 , Processed in 0.10920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