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1-11-9 21: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1-11-9 21: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1-11-10 21: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剑云没有和谢雷说清楚李振纶的身份,也没和他说的太清楚自己的妻子公主是谁,但谢雷在王府的附近的而江湖之中来往,早就清楚王剑云是与公主有婚姻的,他并不知道宝琴公主不与王剑云同房的事。但他见了宝琴公主的人品和气派之后,越发相信了,王剑云的妻子是一位公主。所以,在酒桌上,他也不太敢说太多的话。李振纶究竟是谁,他也并不知晓,但是王剑云说了,是他的朋友了,索性,也就把李振纶当成王剑云的朋友看待。

王剑云在酒桌上敞开了说了自己这些年王家在朝中所做的一些事,敞开评判圣上和朝中几派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及长孙无忌,至今仍然支持一些权倾朝野的权臣,而不支持皇族,这一事实,这是圣上乃至宝琴公主都反感的事。李振纶听到了他所言所论,也不乏发表自己的看法。两个人酒意正酣,喝的很是畅快。谢雷由于是江湖之中的小人物,自来只见过王剑云,对李振纶只是崇敬,而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因而他不知道李振纶是真实身份。加上他不太懂朝中的事,索性,也就只是喝酒,而话并不很多。

宝琴公主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他欣喜李振纶仍在人间,一生最爱,还是走到她的面前,和她见到了面,苦的却是,如今,李振纶是戴罪之身,朝廷按照律法是要捉拿他的,朝中的长孙无忌和魏辽之女魏贵妃,更无可能放过李振纶。而公主自己,也因为已经另嫁他人,如今,王剑云才是她的丈夫,她与这王剑云,却是没有感情的。如此复杂而矛盾的事,夹杂在她身上,真的使她非常的痛苦。

她在桌上,饿了,就用筷子吃点东西,渴了也喝一点酒,但心中有这些幽怨,她是不饿也不渴的。索性,就只有看着这三位男子喝酒罢了。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李振纶起了身,拿起了自己的凌风黄金剑,将黄金剑插在了腰间。

他说到:“今天天色已晚,我想,我要回我家里看看,索性,就不多饮了。”
王剑云道:“现在天色不是很晚,何不再多饮几杯???”
李振纶叹道:“不了不了。我想回家看看,别无他想。公主尚在人间,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喜事,我这一石头落地了,也就没有其他更多奢侈的想法。只想回我家看看家人了。”

宝琴公主落下了酒杯,叹气道:“我也不想回王府,只想回宫中我的公主府内了。李公子,我,我如今是王剑云的妻室,虽然,我。。。。”她想说她和李振纶仍然有感情,但碍于王剑云与谢雷,她这话没有说出来。其实她是大唐公主,古时大唐公主,气度最为豪爽,她没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但是,碍于王剑云深爱她,是个好人,索性,她该说的话没有说的出口。
李振纶骨子里是位侠客,性格也颇为豪气。他走到了宝琴公主身边,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是藏在他衣服的最深处的,被他缝在衣服的口袋里的,如今被他扯了出来。拿给公主看道:“公主有所不知,这玉佩,是梅花玉佩,公主当年送给我的定情之物,如今,我把它还给公主。日月轮换,世事轮回,我如今已经不是公主的什么人,所以,已经不配拥有此物了。”他将玉佩按在王剑云手中之后,索性一转身,离开了此间酒楼。

宝琴公主落泪中,眼看着心上人将玉佩按给了王剑云后离去,王剑云也似乎痴了,不解李振纶为何有如此的举动。谢雷更是云里雾里,不明其中因由。这样,几个人呆坐在那里,看着李振纶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1-11-12 13: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径自离开了酒席,回到了李府的家中。
这个时候李府,落叶萧瑟,不知不觉,已经是深秋。满院子的落叶,却是空无一人。更显得院子时分冷清。
李振纶回了家,从地上捡起了一只枫叶,于是,就放在手中轻抚着。

很多房门上都似乎曾贴着封条,如今还有封条的印记。可见,几年前,这里应该是被封过了的。李振纶心中叹了口气,他在想,是不是自己给家里带来的这巨大的灾难,导致家人受到了连累。想到这里,他也非常的内疚。
他在这萧瑟的风中站立的良久,也思考了良久。
过了半天,来到了正堂处,他忽然想推开正堂的门。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娇媚的身影。

他正想回转过身,这个时候,只见一抹红色,映入了他的眼帘。
只见,原来是宝琴公主赶来了。公主将曾经她绣给李振纶的那件大红斗篷,拿来回来,给李振纶披上了。
“公主,这,怎么会是你???”李振纶愕然。

公主道:“你这个人,怎么把我送给你的玉佩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了王剑云???”
她伸手从怀中,将玉佩取出了。
“不要以为王剑云是那么好打发的人,你我送给你的玉佩给了他,这算怎么回事???王公子和我说了,他不要你的东西,让我找你来,把玉佩重新还给你。”

李振纶叹道:“我如今是戴罪之身,朝廷随时要抓捕我,我怎么可能和公主还有下文???所以,把玉佩给了王公子,这也是我心中真实的想法。”
公主道:“不许再说把玉佩再给别人这样的话!否则,我摔了这玉佩,再也不将其送给你或别人!”

说罢,就要摔出玉佩了,李振纶一下接过了公主的手道:“使不得的。既然公主有意将玉佩送与我,那我好好收下便是了。”
说罢,接过了玉佩。玉佩是晶莹绿色,上面雕刻着一朵梅花。吊坠处是五色彩线。十分美观漂亮。

他放在手中好好抚摸,然后,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李府正堂的大门打开了。只见,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正是李道崇李老爷子。

李道崇见了李振纶惊异道:“纶儿,你,你你回来了???”
此时,已经天色渐晚,天色已经黑了起来。
说到此处,只见整个李府都亮起了灯来,此时,整个李府的人都来了。

有下人拿着灯笼,也来到院子之中,李振纶的哥哥,李振锦这个时候也来到了院子之中。

“弟弟,你活着回来了吗???你不知道,你走的这么长时间里,爹娘和我与妹妹,有多担心你!”
李振锦道。

李振纶点着头,走了过去,一伸出双手,拉过了李振锦和母亲刘氏和妹妹李慧君。一家人都落了泪。这个时候,李振纶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一只手拉着公主,一只手拉过了李道崇,父亲,公主见到我了,刚才和我叙了旧,我有些话想同你说,我们,何不如前去书房???

李振纶让公主先和母亲与哥哥在一起,自己随其父亲李道崇来到了书房。

李道崇道:“振纶,有些话我不得不对你说,你真的是个孽子。你看看,如今,咱们家被你牵连成什么样了???你,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李振纶叹道:“父亲骂的是,我这几年,都在西域的乌月国生活,也不知道长安这边,究竟是怎么样了。怎么父亲知道我没有死的这件事???”
李道崇道:“如何不知道???老夫虽然被圣上革职查办,你哥哥也从二品降到了五品,可是你究竟是死是活,圣上,都是告诉老夫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1-12-8 22: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的确,孩儿的确没有死。看来圣上是什么都知道的。”
李道崇道:“如今,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跟老夫一起,明日找圣上,谢罪。”
李振纶道:"谢罪???”
李道崇道:“是的!如果你这个时候回去谢罪了,或许,圣上会宽容你的杀魏辽的大罪吧。”
李振纶道:“他魏辽杀了洛阳太守一家人,难道皇上,竟然不知晓此事???”
李道崇道:“这件事情圣上已经查明了!早就清楚,洛阳太守一家人,都是魏辽杀死的,他魏辽有大罪在身,所以,你杀了他,就并不是说是什么特别重的大罪了。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魏辽杀洛阳太守一事,自有朝廷做主,哪里容你自作主张???不过,就因为魏辽有罪在先,而你杀了他这样的事,或许,圣上是可以宽恕你的了。”
李振纶道:“孩儿此行回长安的目的,并非是什么要圣上赦免自己的罪行。而是,思念公主,不得以而回来的。”
李道崇道:“此外,只要你清楚的供出,他洛阳太守的儿子,江雪临的下落,或许真的可以被圣上网开一面的。”
李振纶道:“这个,却是不可,因为,孩儿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李道崇道:“你你,你这个孽子。老夫就知道,你就是知道了,也不会说出来!可是,如果你不说出他究竟在何处,又如何祈求圣上网开一面???”
李振纶站定了,没有说话。

“好吧好吧,你既然已经回来了,也见到公主了,那就先安顿在家中吧!老夫现在戴罪在家,已经不能上朝,那就明日,老夫直接上报你的事,看圣上怎么处置。”

李振纶同意了父亲的要求。于是,他出了书房,见公主还立在哪里,没有离开。

就和公主说清楚了自己最近的情况。公主听了之后,感觉天色已晚,自己是公主身份又是女子,不合适就这样待在李府,于是和李振纶说了几句话,就这样,离开了李府,回自己的公主府去了。

李振纶在家里,哥哥李振锦要求下人,给李振纶烧了洗澡的水,让李振纶好好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换了干净的衣服。在整理李振纶衣物的时候,发现了黄金剑,很奇怪,他问李振纶此剑怎么还在他身上???李振纶只说自己很喜欢这把剑,其余无他。李振锦也就信了,没有再多言语。

李振纶洗干净澡,换了干净衣服之后。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他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的问题。同时,一会功夫,不知不觉已经睡了去了。
第二天一早,李道崇已经入朝而去。

李振纶在家用了早饭,他很听父亲的话,就留在家中。可是,他又思念起公主来,这里不是公主府,又不是王家,他戴罪之身,不能乱走。他也知道这个事理。

忽然,他想回自己的白云书院看一看,那里应该很长时间没有人去,也没有人打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1-12-13 23: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他想了又想之后,就离开了家,前去白云书院了,临走之前,李振锦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他随意在长安城乱走,只许他去白云书院。

李振纶也同意了。

今日,虽然是清晨,但是清秋季节,既然阴天飘荡着小雨。
在小雨之中,李振纶一个人孤寂的走着,不多时分,已经到了白云书院。
这个时候,他才发觉,白云书院已经凋敝了,时隔五年,这里早就已经遣散了学生,书院也被查封了。

他走到松木盖设的书院门前,抚摸着那上面的封条,封条是朝廷设封的。那上面,还有朝廷的印刷的字。
不过,似乎门没有设锁。他推开了门,就这样走进了书院的院子。

院子里面,满是树木的落叶。
五年,五年没有来,也没有人打扫了。
昔日,这里琅琅的读书声,现在,已经听不见了。

今日穿了一件白衣,就这样矗立在这院落里,感受这里的清冷,感受这里的凄凉,感受这里的孤独。

半晌,他没有动一动。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身后有个人,好像是也来这里了。

他转了身,却发现了,原来,是公主来了。

宝琴公主道:“我一早就去你家里,去找你,你的哥哥和你家的下人对我说,你来这里了。所以,我也一早跟了过来。”

李振纶看到天上正下着小雨,于是,就走到宝琴公主跟前,将外衣脱下,盖在了宝琴公主的身上。

“我们进书社房中再聊吧。”李振纶道。

公主同意了他的话,随即跟他走进了书舍之中。

可是当两个人,走到了书舍之中的时候,外面的小雨却停了,满天的乌云竟然也散了,露出了光芒万丈,金色的阳光。

阳光射到了书舍之中,两个人几乎同时感觉到了阳光的温暖。

李振纶叹道:“昨晚很晚才回去,今早这么早,公主又来找我,公主,您一夜睡的可好???”

宝琴公主叹道:“睡的不好,基本没有睡。你回来了,还活着,这么大的事,让我怎么能睡着???”

李振纶道:"是我不好,扰乱了公主的安宁。”、

宝琴公主叹道:“你这个人,如今,你还是跟我客客气气,你可知道,我一生,只爱你一人??”

李振纶听到此话,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沉默。

这个时候他忽然想到了那块玉佩,于是,就把玉佩拿了出来。

只见,玉佩晶莹剔透,碧绿色的光色,上面雕刻着一朵梅花。“公主执意要将玉佩送给我,我收下便是。只是,我们未来,可能是做不成夫妻。公主还是好好回去,与王公子一起生活比较好。”

公主看着玉佩道:“这玉佩,是当年太宗皇帝,赏赐于我们家的至宝。太宗皇帝赏赐一块未雕琢的玉给我们家,让我们家找上好的匠人,雕刻出梅花图样,然后,再传给我,我留在身上,已经很多年了。”
宝琴公主的眼中似乎又要落了泪:“我本名萧诗洁,也是和梅花高洁之意相互契合,送公子这块玉,也正代表我至死不渝对公子的一片心意,老实说,你那日要给王剑云这玉佩,我心中着实伤心了。”

李振纶叹道:"公主不要伤心难过,在下,只管收藏好这块玉佩,无论公主是否还和我在一起,我都会收藏的好的,这一点,请公主放心。”

李振纶这个时候,忽然又想到了自己的黄金剑。

他的黄金剑,就插在腰间,他把剑拿出,给公主看了看道:“这把剑,原本不属于我,属于我之后又历经波折,如今,我把这把剑给公主看一下。”

说罢,他拔出了黄金剑,顿时两人周围都闪亮起了金色的光。

他对宝琴公主说:“我李振纶,今生可能做不成公主的丈夫,但我愿意做一个侍卫,永远保护公主,这把剑,就是保护公主的剑!”
说罢,他将黄金剑收入剑鞘之内!

宝琴公主这个时候,上前抱住了李振纶,眼中的泪水终于流出。可是,李振纶却轻轻推开了公主。

“时间不早,我和哥哥说,只出来一会,现在,我们回李府我的家中去吧。”

宝琴公主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个人回到了李振纶的家中。

到了李府之中,已经是天近中午了。

李道崇回了家,也传回了圣旨。

圣旨中讲述,魏辽罪大恶极,贪赃枉法,杀害忠良,已经是重罪,原本,朝廷要办他,却没想到被李振纶所杀,李振纶杀人因魏辽重罪在先,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国家不允许个人随意行动杀人,因而,还是要治罪李振纶,但治罪不是很重。念及重新回归长安,主动投案,所以,很多方面,朝廷要宽容处置。李道崇教子无方,原本革职查办,现恢复原职,但罚俸三年,李振锦原本降职五品官,现官复正二品。李振纶本人,彻底革除他与宝琴公主的婚姻,原为驸马,现贬为庶人,罚俸三年,白云书院停封,不可再办白云书院,并且,李振纶终身不得科举做官。

如上这些,李道崇觉得,皇室已经开恩,毕竟留了李振纶的性命,以及,李家全家官复原职。他觉得,李振纶这一劫难,以及李家的这一关,还是过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8 20: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王者凌风

李振纶就这样留在家里休养了。朝廷也已经颁布了对他的惩戒措施。

有些时候,其实李振纶真的很想念公主,想入宫见公主一面,但是奈何皇帝的旨意就是革除了他的驸马,还是认定了公主的新的婚姻,为合规的婚姻,所以,李振纶本人和公主也很痛苦,公主更是痛苦,她很想三天两日就来李振纶府上见到他,但是奈何国有国法,她是不能随意再单独见李振纶一面了的。

李振纶人虽然痛苦,但是,他也很欣慰,那就是他又见到了公主,公主仍然活在人世间这不是传闻,而是真正的事实,只要公主活着,活的很好,他就很欣慰了。

李振纶身上有很多的新旧伤势,每日,他就倚在家中养伤。

终究有一日,忽然,府上的家人传来消息,说是王剑云王公子来了。

“王公子来了???他来找我,却是何事???”李振纶不解。于是,穿好了衣服,就来迎接王公子。
他请王公子来李府的客厅一叙。

“不知道王公子前来,我有失远迎,对不住了。”李振纶道。

“哪里哪里,您李公子本不必理会我来,我来了,也是叨扰李公子了。”王剑云道。
“这话怎么说???如何说叨扰??上次我回来长安中了毒,如果不是王公子,我恐怕早就命不久矣了。”李振纶道。

“李公子不知道我的苦处。呵呵。”王剑云道。说罢苦笑了两声。
“王公子这是怎么了???”李振纶问道。

王剑云笑道:“李公子有所不知,公主,公主她。她不仅仅还是不和我同房,而且,每日思念李公子,以泪洗面,弹奏的琴声里,也满是悲凄之音,最近茶不思饭不想,人好像也病了。我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找公子,前去我府上,看看公主吧。”

李振纶道:“哦??公主不住公主府,已经移驾王公子府上了吗??可她为什么还不和公子同房??怎么,她还病了吗??”

王剑云道:“圣上有谕,公主必须住在我家中,这是对新的婚配约定的法度的遵循。所以公主无奈,只好搬到我府上了。可是她仍然不肯和我同住,就只住在我府上的一个独立的房间之中,每日抚琴度日。我见她日渐消瘦,不得以来找公子,希望公子能和我去我府上,见见公主,以解她之病愁。”

李振纶道:“其实我与公主,已经解除了婚约,我怎么能随意去王公子府上见她???但是,她真的病了吗???这可如何是好???”

王剑云道:“真的病了,真的病了。所以才来请公子前去。还有,公子上次在我府上,我为公子瞧的伤势,公子毒伤已经痊愈了吗???还有一些伤势好像也不是很还要,这样吧,公子前去我府上,我为公子继续诊治便是。”

李振纶道:“我的小伤是不碍事的,但是,公主的病重要,我还是与前去看看公主吧,我用不用带点什么药材前去??”
王剑云道:“公子不必.我府上,全是药材。”

说完,好像是如释重负,拉过了李振纶的手说:“李公子,我们走。”

李振纶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随即就和王剑云出了府,府外,是王剑云家的马车,马车高头大马,车子漂亮,上置华木锦缎,车夫强壮干练精明,手脚麻利。也可以看的出,王剑云家是鼎圣之族的气派。

两个人不多时分,来到了王剑云府上,这个时候,还是上午,他们回到府上,却没有见到公主,问了下人,下人跟二人道,原来,王剑云本想告诉公主,他去李振纶府上请李振纶去了,但是奈何公主早上睡的沉,王剑云为人忠厚粗心,就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下人,让下人告诉公主,其实这件事也不好告诉下人,本是秘密去请,所以,公主并不知道,等王剑云出了府,公主也自己带着丫鬟出府散步去了,已经去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回来。估计一会就回来了。王剑云一面打发下人去找公主,一面倒茶给李振纶,让他在府上休息,等公主回来。

李振纶很喜欢王剑云的为人,觉得他是个君子,是个值得结交之人,虽然他们同为公主的前后夫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王剑云府上全是药材,李振纶在王剑云的引导下,看了很多草药,也增长了许多见识。王府甚大,比李府还要大上两倍。王家是朝廷重臣,皇恩浩荡,每年的开支花销,巨额庞大,王府中有一栋楼,整个楼都是为王剑云行医所建,里面从一楼到五楼,全是医药相关,一楼更是药房。李振纶在其中行走一番,不由的发出赞叹。

王剑云也与李振伦所聊甚投,聊着聊着,也不由的,聊到了当天李振纶为什么中毒一事。


王剑云道:“不知道李公子知道否,那日在客栈,给你下毒的人,却是何人???”

李振纶叹道:“我行走江湖久矣。却也不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9 22: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剑云道:“那日我用了许多药材,却也解不了李公子所中之毒,其主要因由,是因为不明白公子所中之毒为什么毒,这种毒,在长安乃至中原,应该是很少见的,幸好,我用了药浴的方法,才使得公子的毒被散出。大概也是因为公子身体好,是习武之人,内力深厚,所以,才使得毒伤没有那么严重的吧。”
李振纶道:“王公子的解毒方法高明,才是使得这个毒得以解的主要原因,我行走江湖多年,的确身上有些功夫,人也颇有些江湖阅历,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吃的出菜里有毒,也没能完全的抵抗这种毒,这种毒的确是不常见的毒药,我觉得,王公子说的对,长安乃至中原,这种毒应该不多见的。”

王剑云道:“李公子所持的宝剑,我看到剑鞘处的花纹处理,与长安人所用宝剑,很不相同,所以,斗胆一问,这把剑,来自何处???您的宝剑如果上次不是因为公子的恩公谢雷,恐怕也被开店的店家盗去典当了。”

李振纶站起了身,将黄金剑从腰畔解下,然后,苍的一声,拔出了长剑。

王剑云只见黄金色的光芒闪动着他的脸,甚至,整个房间之中,都是这黄金剑的富贵锐利金黄之色。

王剑云看到了黄金剑上有梵文雕刻,两边的剑刃无比锋利,又似乎是新开的刀刃没有几年。看到了剑的吞口剑柄之处粗重的雕刻着字:“凌风 ”。
李振纶道:“不瞒王公子,这把剑,不是中原之物,它的来历,是西域。乌月国。”
王剑云看的云里雾里:“怪不得此物超凡耀目,原来是西域圣物。 ”

李振纶道:“的确如此。”
王剑云道:“乌月国的事,我也早有耳闻,据说,当年,是被高昌所灭。后来,高昌又被我大唐所灭,所以,乌月也算是我大唐境内之国了,如今大唐吞并西域,高昌领土也都归并大唐所有,更何况这小小乌月国??恐怕早也归并为我大唐领土了吧。 ”
李振纶道:“的确如此。”
他想了想,觉得王剑云此人忠厚正直,李振纶已经把王剑云当做是朋友了,所以,有些话,与王剑云讲讲,想想也不足为虑。

于是,他在房中,和王剑云讲述了乌月国当年灭国一事,以及这把黄金剑的前身,就是那块绝世玄铁,是乌月圣物,以及李子轩找到了他送他这把剑的经历,也都和王剑云叙述了一番。

王剑云虽然是个读书人,只在长安城居住,很少游历远足,但是,他却是朝中重臣之子,王家为朝中重臣,所以,很多国事他比别人更多知晓许多,加上他学识渊博,所以,他对整个乌月的事情,有了些自己的看法。
他想了想道:“李公子,你知道不知道,西域有些特别的风俗,和特别的法律???如果一件东西,是西域圣物,那么,得之者,则为此国君主,当年,高昌王鞠尚文一定要灭乌月国,想必,未必是只想灭了一个小小的能打仗的西域小国,那么的简单,你跟我说,乌月灭国,因由此物,那想必此物在西域,也是众所争夺之物了,乌月因此灭国,这物件,怎么又回辗转,到了你的手里?? ”

他叹道:“公子常年拿着这代表乌月国主的圣物来回行走,又怎么回不惹人招摇???要知道,此剑归公子所有,那么,公子就是乌月国君的级别了。 有很多人想加害于你,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
李振纶道:“我并非是西域乌月国国君,那年,李子轩想让我帮其复乌月国,我都没有答应,又怎么会做乌月国君???乌月国皇族有血脉传承,就是我的学生红珏,他今年,也已经十九岁了,我大唐恩威四海,波及西域,他现在已经是乌月地域的大唐管理者了,乌月灭国,高昌灭国,这些西域国都被我大唐征服,都变做了大唐的县镇,乌月王族血脉又有传承,所以,我怎么可能能做乌月的国主呢?? ”

王剑云道:“话虽如此,可这乌月圣物,就是代表国主级别,为什么李子轩将其送给了你,而没有传给乌月国的血脉传承人红珏呢??我看这件上已经有刻记,凌风二字,显然,这把剑在李公子手中已经汉风化了,变做了兄台的佩剑,这其中的缘由,真的很令人慨叹。”

他忽然想了又想道:“李公子有所不知,那高昌国太子鞠智达,现在就是久居长安,不知道,他是否知晓你这把凌风宝剑归属于你的事,还有,乌月国仍然有血脉传承的事,是了是了,我记得几年前,我父亲上朝回来,曾说过,乌月王子红珏被圣上册封,管理原有乌月领土一事,这件事,朝中大臣都知道,鞠智达又怎么会不知???难道说,他作为高昌王后裔,又是乌月仇人,他是否有起歹心,要加害公子,这个,李兄不得不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13 21: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鞠智达这方面的事,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还真就没有认真的想过,多谢王公子提点。”
两个人正说着,这个时候下人来报:“公主回来了。”
两个人顿时同时起身,就都走到房门前,迎接公主。

宝琴公主不多时分,已经走到了房门前。

她看见了李振纶站在门前,竟然有些诧异。

“李公子,你怎么会来???”宝琴公主说道。

“公主殿下,是王公子找到了我,对我说,公主最近病了。让我来探望公主的。”
“哦,原来这样。”宝琴公主叹道:"我不是什么病了,只是每日都觉得五内俱焚,每日,都觉得度日如年。所以,外表仿佛是病了。”
王剑云道:“公主每日睡梦之中都叫李兄的名字,这个,我也不知道是如何是好,所以,今日请李兄前来,希望能对公主的身体,有所帮助。”

说罢,他对李振纶道:“我先退下了,李公子和公主单独聊一会吧。”
然后他竟然离开了这个房间。

李振纶站在房中,一时间,竟然语塞。

李振纶道:“请公主今后,不要这么折磨自己,也不要这么折磨王剑云王兄,看到公主没有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了。”

宝琴公主道:“我没有折磨王剑云,是他偏偏非要娶我,而我不爱的人是他,爱的人是你,这一切,都是他王剑云和王家自找自受。我最近,正在想,如何面圣,然后和圣上提出我自己的心中所想。”

李振纶道:“公主要和圣上说什么???”

宝琴公主道:“我和王剑云的婚约,是做不得数的,我只想重新和你有婚约,如果圣上不同意,那么,我就只有一个想法。”
李振纶道:“什么想法??”

宝琴公主道:“就是剃发,做尼姑,今后,青灯佛古,不再过问世事”

李振纶道:“公主千万不可,公主你怎么可以这样???”

宝琴公主道:“李公子,我,我!!!”

说罢,她走到李振纶身前,然后,竟然抱住了他。
李振纶闭上了眼睛,也抱住了公主,半晌,他发现公主的眼中已经落了泪,而他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
“公主不要再叫我李公子,叫我振纶吧。我今生是戴罪之身,不能再做驸马,而且,也终生不能科举,不能科举,就是不能做官,不能做官,也就没有富贵,我还终生不能办学,白云书院,我也是不能再开设了的。我勉强活下来一条命而已,公主何必一定要和我在一起??王剑云王公子出身高华,前途无量,公主,公主为什么却不喜欢???”

宝琴公主道:“振纶,你知道不知道,我和当今圣上很谈的来,我们虽然是异姓兄妹,但我们兄妹之间的感情很深,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都是一生一世,只爱一人。宫中嫔妃很多,为什么皇上当年只爱武昭仪一人??现在武昭仪升为了皇后娘娘,皇上还是独宠于她,这是为何???我也是一样的,我一生一世,只爱公子,这是你,皇上,以及王剑云,都无法改变的。”

李振纶道:“振纶何德何能,让公主屈就于此??更何况振纶戴罪之身,更无可能配的上公主!!!”

宝琴公主抬起头,晶莹明亮的眼睛看着李振纶道:“想当年,武昭仪被打入感业寺为尼,也是费尽周章,又回了宫重新做了皇后娘娘,你这驸马,不过是杀了一个朝中的罪臣,何大罪之有???我一定要奏明天子,让你重回无罪之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1-22 22: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公主不要说这样的话,也不要难为圣上了。”他看了看窗外的日头:“公主殿下,我来这里,看到你身子健康上没有什么事,我就放心了,时日不早,我得回家了。”

宝琴公主道:“振纶,你既然让我叫你振纶,今后,你也不要再叫我公主了,更别提什么公主殿下,你就叫我诗洁吧。我知道,你父兄管你很严,应该,也不太愿意让你经常来探望我,你来一次不容易,我就千万种想念,想让你留下来多一会,恐怕也是不行的,你走吧。今后我还要见你,而且,我要替你翻案,让你重做驸马。”

李振纶道:“我不想伤害王兄,我们的事,就此结束吧。公主,今后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别让我再经常来见你了,我们已经解除了婚约,再见下去,恐惹人非议。”
宝琴公主道:“惹的什么非议?!想想皇后娘娘武昭仪当年也是感业寺为尼,皇上还不是把她娶回宫来???我们兄妹二人志趣相投,都是一生只爱一人,当年皇上也没有少惹人非议,可最后,事实落定,他终于追求并守护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也一样。”
李振纶叹道:“我何德何能要与皇后娘娘相比。只怪我本是侠客,却生在朝中大臣的家庭,不想当官行商,做侠客却也没有做好,最终不伦不类。公主,不,诗洁,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说罢,他转了身,离去了。

李振纶离开了公主,离开了王家,并没有直接回到家中,他来到长安街最富盛名的酒馆,千杯楼中,喝酒去了。
他的全身的伤势有些还有好,但是,却不顾伤势去饮酒了。

他饮的大醉。他心里面深爱公主,所以,公主让他叫她诗洁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可是,毕竟他和她已经解除了婚约,他又怎么能够再放任自己对公主的感情???公主说要帮他翻案,他知道,公主是有这个能力的,但是魏辽势力庞大,在朝中党羽众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在宫中有魏贵妃和长孙无忌撑腰,要想翻案,谈何容易。他感觉自己和公主,就如汪洋之中的一叶小船,根本经不起惊涛骇浪的重击拍打,本身这小船就极小,如今却又被人生生分为了两个部分,他们两个都落了水,就要被这大海一样的世俗世界淹没了。

“小二,把你家上好的女儿红,都拿来,今日我要喝酒,一定要喝酒。”李振纶道。

小二不停的在上酒,而李振纶就不停的喝,不多时分,他醉的睡着了。
忽然,他心中似乎有了警惕,就是,最后小二上的一坛酒,没有女儿红的酒坛大,他似乎问了一句,这是什么酒,小二说,这是梨花酒,他饮了一口觉得味道甚好,也就没有在意,但是,酒劲甚大,他似乎觉得,这酒有问题。他忽然想到,刚刚回长安的时候,有人在酒中下毒的事。于是,他假装就昏睡过去了。

果真,不多时分,有人来到他的面前,并没有对他进行杀伤,只是,将他腰袢的剑解了下来,然后,就匆忙的走掉了。

李振纶见他走掉了之后,这才站起了身,转了身,将腹中口中的梨花酒箭一样的逼出,随口吐掉了。只见地上哗的一声,丝丝的起了泡沫,果真,这酒里有毒。

是什么人,总是将酒中下毒,然后,想盗取他的黄金剑???他决定要追查这个人。

于是,他飞身出了千杯楼,一直跟在那个盗剑的人的身后。

只见那个人几个起落,就飞身进了长安城一个很大的院落。

李振纶在身后紧紧跟随,但是,他没有让这个人看的出来,他是跟踪在此人身后。

又几个起落,他也来到那个院落里面了。

只见那个人走进了正堂。

李振纶飞身上了正堂的屋顶。

只见屋中坐定了一个人,李振纶看着一惊,原来这个人,穿衣打扮,却不是中原人,他仔细辨识了,应该是西域高昌国的打扮。

那人笑道:“却没有想到,这乌月国的西域圣物,竟然是这样一把黄金宝剑!!!”
说罢,就用手去抚摸那黄金剑的剑锋。

李振伦在屋顶仔细看了,原来他竟然认识这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西域高昌国国主后人,鞠智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GMT+8, 2024-5-21 09:31 , Processed in 0.05989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