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11 21: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随即回到了白云书院。只见到,李子轩今日没有来,乌月王子和众童子在课堂读书。李振纶没有打扰乌月王子,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书房之中,这个时候,他看见了,几只鸽子已经飞回了他的书房。鸽子落在他书房的纸窗上了。他打开了纸窗,鸽子随即也就进入了屋里。
  他拿起其中一只信鸽,只见,信鸽的脚上,套着个铁环,里面是一张纸条。他将纸条打开了。

  原来是江雪临和沈灵儿以及沈旭老先生给他写的信。
  江雪临在信中写道,他们没有走的太远,而是在距离长安城西南三百里外的一个村庄落脚了。这个村庄宁静自守,与外界没有什么联系。他们几个人在那里居住的很好。既能躲避官兵的追捕,又能安稳下来,过些平静的生活。
  李振纶看了信之后非常高兴,他将书房之中的蜡烛用火点燃了。看过了信之后,就将信烧毁了。他将这些信鸽全都放飞到了外面。他没有给江雪临回信。因为,现在长安城的局势非常的混乱,江雪临的案子也没有什么进展,最关键的是,他怕万一他的信鸽被魏辽的人截取了,就大事不好。如果日后案子有了些眉目,那他再写信飞鸽传书给江雪临不迟。
  他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就在房中读书了。他的书房之内,到处都是书架,上面都是书,他的一些琴与剑,就挂在墙上,白墙与褐红色的琴,青钢色的剑搭配在一起,十分的风雅俊逸。
  他看着看着书,不知不觉,就已经是傍晚了。他听见门外的读书声逐渐散去了。想是童子们都放学了。对了,乌月王子还没有吃晚饭。他实在是不是很想回李府,索性,就想在白云书院,和乌月小王子一起用饭了。
  食盒可以去附近的酒楼买。
  想到这里,他刚刚要走出房门去。这个时候,却见乌月王子推开了他的房门,走了进来。
  “乌月王子,对不起,咱们两个已经相处很多天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乌月小王子回答道:“我的名字叫红珏,是师傅给我起的名字。我们乌月国的人,没有什么姓,都是长辈给晚辈起一个名字,就可以了。我父亲叫天翔,我的名字,就叫红珏。”
  “红珏。嗯嗯。挺好听的名字。”李振纶笑道。
  “红珏,你是想和我一起,直接去酒楼,饮酒吃饭,还是把菜买回来,在书院吃???”李振纶问道。
  红珏笑了笑道:“李振纶师傅,我已经十四岁了,会饮酒,我从早到晚都在书院,实在是有些憋闷的慌,我其实是很想和师傅去酒楼饮酒吃饭的。”
  “好!好好!”这孩子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毕竟是乌月国王族,自幼经历人生巨变,不同于寻常少年,没什么,十四岁就十四岁,饮酒就饮酒,我十四五岁的时候,还不是自己创立了这家白云书院???而且,从那个时候起,我也学会饮酒了。
  但是童子式的学生装穿戴去酒楼毕竟不好。李振纶在自己的书房之中,找到了红珏一开始来的时候所穿的那身黑色的衣服,让红珏换上了。然后书包放在了白云书院李振纶的书房的桌子上,短剑拿了出来,插在了红珏的腰间。
  “我们走。去酒楼吃饭。”李振纶道。
  “好。”红珏应声道。
  随即两个人就出了白云书院,来到了白云书院附近的一家上好的酒楼。
  李振纶上了二楼,要了酒,又要了几盘上好的菜,又要了一整只烧鸡。
  他知道乌月王子平时读书很累,正好今日出来补养补养。
  红珏没有客气,撕下一块鸡肉吃了起来。还要将鸡的大腿肉让给李振纶。李振纶没有要这只鸡腿,他不饿,他也经常吃这些东西,把好菜统统让给了红珏吃。然后,给红珏倒下了半杯酒。
  酒很清淡,不是烈酒。李振纶知道少年饮不了烈酒,所以,弄来了一坛清酒给红珏喝。
  饭吃的差不多,酒也喝下不少。红珏这个时候突然变的很严肃,他眉目如画,闪动的大眼睛之中仿佛隐藏着什么心事。
  “红珏,今日,你想和为师说什么???”李振纶道。
  “李振纶师傅,我突然很想和你聊一聊关于那把黄金剑的事。”
  “哦???你想聊什么???”
  “李振纶师傅,你有所不知,这把剑,真的是不吉利的。我们乌月国就是因它而灭亡的。家父天翔到死都死守着这东西。可最终也没有能救回自己的命。所以,振纶师傅,你还是把这把剑还给师傅吧。什么把凌风二字刻在剑上,就能够镇住这把剑的邪气,这都是师傅一厢情愿的想法。振纶师傅你千万不能当真啊。”
  李振纶点了点头,忽然笑了:“红珏,你恨高昌人么???高昌也亡国了,被大唐所灭,现在长安城里面有很多从前的高昌的王族。你恨他们么???你想复国么???想报仇么???如果想报仇,就要好好读书练武,日后,或许还有机会。”
  乌月王子红珏摇头道:“振纶师傅,我说心中的实话吧,我并不想复国,我一点都不想复国,自古以来,国家兴盛衰亡,自有天的定数,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了。乌月亡国了,高昌也亡国了。我不想杀高昌人。不过,师傅对我说了,让我记得鞠尚文,鞠智达父子,是他们让我们乌月亡国的,鞠尚文现在死了,师傅让我日后有机会找鞠智达报仇,并且说了,他有时候会在长安居住,我们找他也很好找。不过,我真的是不想。”
  李振纶微笑道:“真是个智慧的好孩子。没有错,一个国家的兴亡有些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乌月国只剩下你一个王族了,这要想复国更是难上加难,我们人活着,不仅仅有复仇的事,还要生存的好,令这广阔的世界美好,令起码的自己心安,这才是正确的。我也不是很支持你,一定要去复国的。”
  师徒两个这一晚,互相都喝了许多酒,吃了许多饭菜。聊的很是畅快。
  吃完了饭,李振纶见天色已晚,于是,结了饭钱酒钱,带上乌月王子,回白云书院去了。
  白云书院是个大院落,有的房间之中,有床铺。李振纶来到一屋有两张床铺的房间。
  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两床红锦蓝色撒花棉被,两张褐黄底碎金花褥子,师徒两个,就在这间屋内睡了。
  直到天明,李振纶忽然醒了。因为他想起来,他多日之前,约好所有劫囚的黑道朋友,大家去雪雁楼一聚,就当做是庆祝这次劫囚成功。
  就在今日,应该去雪雁楼了,可是他昨晚和乌月王子喝了许多清酒,睡的有些沉,这个事情他给忘记了。他连忙爬了起来,就在这房中洗脸洗漱,干净了之后,穿戴好了衣服。
  他将自己的长剑放在书房之内,自己拿起了黄金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日,似乎和这把黄金剑,产生了一些感情,似乎有些难于分舍了。可能什么东西,用久了,就是这种情况吧。他见乌月王子睡的很沉,所以,也就没有打扰乌月王子,他将乌月王子的被子好好盖了盖。然后,整理了下衣服,将腰带系好,腰带上的佩饰香囊等物佩戴好,他想起了公主给他做的那件红色的花蟒大斗篷,也在书院。这几天他天天穿戴着这件斗篷,也天天都在白云书院,所以,人和斗篷没有分离。等他穿戴好这一切,于是,他拿起了黄金剑,径自离开了白云书院,一个人去往雪雁楼了。
  等他到了雪雁楼,只见,雪雁楼里面,全是那二十几位黑道上的朋友,大家都等候他多时了。李振纶非常高兴,也就和大家坐在一起了。大家将二楼最大的那间房包了。然后,上了二三十坛最好的女儿红。
  不知道为什么,李振纶今日喝的大醉。有三两个黑道上的朋友,一个劲的劝酒给李振纶,李振纶也就随着众人喝,喝着喝着,不知不觉,他睡着了。
  在睡着的时候,他似乎还在听着这两个黑道上的朋友,在劝他的酒。
  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觉,自己是在李府之中,是在李府自己的房间之中了的床上了。
  他被脱下了斗篷和外衣。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用手去摸黄金剑,可是黄金剑却不见了。
  黄金剑怎么不见了???
  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稳重的声音道:“你什么时候有了这把剑???这剑是黄金打造,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怎么那么轻率就拿着它赴宴???!”
  “父亲???”李振纶随着声音看去。
  “是我!你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么???你被你的黑道朋友出卖了,他们之中有两个人,一直劝你酒,在你的酒里下了药,是令你更醉的药!他们就是想知道,江雪临这个人究竟的去处,所以他们不停的劝你的酒,幸好你什么都没说,你的剑在你喝醉的时候,被这两个人拿去,到当铺当了换银子,幸好我派去的人,一直盯着你,才在当铺将此剑赎回!你!你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振纶的头有些疼:“父亲大人言重了,什么怎么回事!?无非是和几个朋友喝酒,喝多了而已!”
  “你又骗我!你知道不知道,魏辽已经知道江雪临的囚车是你劫的。所以才买通了那些黑道人之中的两个,就是要在你口中知道江雪临的下落,以及,未来也绝对饶不了你!你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18 08: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黄金剑的复仇
“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道崇愤恨的说。

  “父亲大人,其实也没有怎么回事,我觉得,无论是做一个朝廷之中的人,还是做江湖人,行侠仗义,还是必须的。”李振纶淡淡道。

  这个时候,忽然,外面的家丁走了进来,和李道崇与李振纶道:“不好了!老爷,公子,魏辽魏大人已经派了人来,说要捉拿公子,说公子同江雪临的事有关!”

  “这可如何是好!”李道崇叹道:“这件事看来是出大了,怎么办???实在不行,振纶,你自行逃走吧。一旦被魏辽抓住了,今后可怎么办???”

  “父亲大人,您怎么糊涂了??我就算是逃走,也解决不了这件事。况且,家中还有您和母亲,还有大哥和小妹,我不能抛下你们不管自己逃离了。我这就见一见魏辽的人!”

  说罢,李振纶站起了身,将衣服穿戴好,这就离开房间,径自来到了正堂,来见魏辽的人。魏辽的人非常霸道,见了李振纶,竟然二话没说,就将锁链铐在了李振纶手上。将他带走了。李振纶什么都没有说,也就随他们而去了。

  魏辽是一个非常凶狠沉毒的人,他因为自己身后有朝中长孙无忌的势力,自己的女儿又在朝中是贵妃,所以,他将李振纶抓进了天牢,这几日,他都亲自审讯李振纶,李振纶在天牢里,最近的这几天可谓是吃尽了苦。

  他被脱掉了上身的衣服,被人用刑具刑逼,几日内身上布满了刑伤。李振纶不想逃走,他觉得,事情总是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今日,又被人鞭了一日,李振纶干涸的嘴角渗出下了一些血迹,是他忍不住刑伤咬破了嘴唇导致的。就在这个时候,魏辽来了。

  “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劫走江雪临,你说!他现在究竟在哪里???”

  李振纶只是不说。

  “好,总会有让你说出来的时候!”说罢,魏辽气的走了出去。

  狱卒接着给李振纶上刑,无非是鞭子与烙铁这样的刑罚,轮番上阵,李振纶只感觉到难于忍受的剧烈疼痛,不多时分,就晕了过去。

  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天,每日李振纶都被逼问要知道江雪临的下落,可是李振纶直到最后也都是咬牙不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持续的消耗着,每日都被人鞭打炮烙着,整个人就要死了。但他已经决定了,到死也不会说。

  直到第十天。

  这天晚上,他感觉特别的冷,因为他上身的衣服已经被人脱下拿走,白色的裤子也因为被人鞭挞而变的破碎了。他身上已经没有什么衣物了。

  背上的一处伤口刺骨的疼痛,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一滴水落在了他的背上。他背后的伤口,似乎有人在用丝帕在擦拭着。

  他这个时候醒了。只见,宝琴公主正落着泪,用那块粉红色的丝帕,在擦拭着他身上的伤。

  他醒转了,努力的慢慢翻过了身。他的身上布满了伤势。

  宝琴公主的泪落的更多了。

  “公子,这里,很冷的,你看,连床被子都没有,你,你冷吗???”宝琴公主道。

  “很冷,很冷的。”李振纶轻声道。

  说罢,他伸出手去,握住了宝琴公主的手。

  宝琴公主将手中的东西打开,李振纶看了去,原来是那个红色的花蟒斗篷。

  宝琴公主将斗篷盖在了李振纶的身上。

  “牢里是特别冷的,我把斗篷拿来了,可以给公子保暖的。”

  说罢,她又拿过来一个食盒,将食盒打开,食盒里面是一些上好的酒菜。

  她将一盘鱼拿了出来,还有一碗米饭,将鱼盘中的汁放在米饭之中,然后,夹了一块鱼肉,放在米饭上,递给了李振纶,李振纶好多天吃不到好吃的东西,虽然身上很疼痛,但还是心中开朗很多,于是,接过了饭和鱼,盖着斗篷,勉勉强强靠着牢中的墙坐了起来,就这样吃起了饭。

  吃过了一碗饭和一盘鱼,宝琴公主又倒下了一杯酒,递给了李振纶。

  李振纶拿起了酒,也喝下了,酒的味道很好。而且又吃过了饭,他感觉到身体上的力量恢复了不少。

  李振纶问道:“公主是怎么进来的???”

  宝琴公主道:“这里是天牢,我是堂堂的大唐公主,我怎么不能进来呢???你放心吧,今日,就是我来看你的。而且,是要救你。”

  “救我???”

  “是的!”

  宝琴公主叹气道:“公子有所不知,那魏辽在这十几日里面,究竟做了什么。他竟然派了杀手,将江雪临的洛阳太守府中所有的人,都杀了!包括江雪临江公子的父母。”

  “什么???”李振纶坐起了身:“真有这么回事???”

  “真的有!而且,他还要在三日之后,处决了公子。这件事情,是圣上找到我,告诉我的,你的家父,刑部尚书李道崇李大人,也是不知道的。魏辽想通过长孙无忌,杀了公子。”

  宝琴公主接着道:“圣上让我们今日就逃走,让我带着你出宫,然后逃离天牢。今天晚上,这里的守备已经被圣上偷偷调离了,圣上说,虽然他很忌惮权臣长孙无忌,以及厌憎魏贵妃,却不能把她怎么样,但他欣赏喜爱你的才华,不想看着你就这么死,也不想我今后做了寡妇。”

  “我知道你有一把黄金剑是最新得到的。我把这把剑也带来了。”宝琴公主接着道。

  说罢,她哗啦啦晃动着手中的物件,李振纶定睛看了过去,原来是一串钥匙。

  宝琴公主拿钥匙,打开了李振纶手铐和脚镣上的锁,然后,回头对外面的人说:“你们可以进来了。”

  说罢,外面进来了三个精壮的壮丁,都是宫里的人。他们蹲下了身,扶了李振纶起身。

  “我们今晚就逃出去!”宝琴公主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18 20: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主府的家丁走了进来,就要搀扶着李振纶出去。李振纶随了众人,就这样走出了牢房。
  李振纶一身都是伤,这几日被刑逼的太严重,身体不行,虽然吃了许多的饭菜,喝下了一些酒,但是暂时,还是不能完全恢复体力。
  所以他走的不是很快。  天牢里面的岗哨,基本都被当今的皇上换掉了。为的就是李振纶能够顺利的逃脱。  宝琴公主与李振纶就这样走出了天牢。  直到他们走到了天牢外面,几匹马在那里已经预备好了。准备带李振纶和宝琴公主等人离开长安。

这个时候,李振纶忽然拿起了宝琴公主给他的黄金剑。天牢外这个时候已经是黑夜,夜风很凉,吹过了李振纶身上的伤口,他感觉到了舒服一些,同时,夜风也吹动了他的头发和面颊,他感觉清醒很多了。

  “公主,我只想问问你,魏辽是否真的把江雪临全家都杀了???”李振纶一字字的问道。

  宝琴公主叹气道:“怎么可能没有呢???这个事情,是确实发生的,朝中很多人都知道,包括你的父亲,但大部分不太了解真相的人,都以为洛阳太守家是进了盗贼,盗贼盗取了洛阳太守家的财物,所以才将洛阳太守一家人都杀了,以免落了活口。可是,这真的是魏辽干的,圣上早就在洛阳布有眼线,这是宫中的眼线回报告知的。”
  “好。”李振纶说罢,忽然翻身上了马。
  他就要骑马而去。
  宝琴公主牵住马绳:“公子这是要哪里去???”
  李振纶拉过了马绳:“去找魏辽!我要问问他,究竟为什么这么做!?如果可以的话,我要为江雪临报仇!”
  说罢,他猛的打了马一下,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就这样飞奔起来,宝琴公主想要拦住,可是,却是不行。
  李振纶上身没有衣物,但却有宝琴公主给他的红色花蟒斗篷,他将斗篷裹在身上,当做了衣服,然后,在距离魏辽家几十米的地方下了马,将马绳系在树上,然后,轻身来到了魏府。
  魏府很大,不亚于李振纶父亲的李府,李振纶辗转运用轻功,几个起落之后,来到了魏辽住的院落。
  只见,魏辽这个时候,正在院中烧纸。
  魏辽用一个火盆,似乎在给魏晓云烧纸。
  他一边烧着。一边哭道:“儿啊,为父最近已经为你报了些仇了。只可惜真正杀你的那个江雪临,还没有找到,否则,为父就算是彻底帮你报仇。不过,现在也很好,江雪临的父母,全都死了,我就当是祭你。儿啊,你可千万要安心在那边的世界吧。”
  李振纶匍匐在这个院落最大屋的房顶,看着魏辽做着这一切。
  不多时分,魏辽烧完了纸。
  看到天色已晚,夜色透明,夜风寒冷。他也就想着要回屋休息了。这个时候,他让下人收拾火盆。然后,自己回到正堂的书房之中。
  刚刚他在他的书桌旁的椅子上坐定,只见,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这个身影,正是李振纶,他手中拿着一把黄金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你来做什么???”
  李振纶道:“不做什么,来了,替江雪临的父母报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26 04: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魏辽吓的转身想要逃跑,被李振纶一个飞身拦住了。

  “我只想问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魏辽吓的哆嗦起来:“只要你留老夫一命,你要什么,老夫都会给你的!”

  李振纶笑道:“我不需要。”

  “你为何一定要老夫死???为何一定要和老夫作对???”

  “因为道义!”李振纶大声道。

  说罢,说罢,话不多说,李振纶一剑刺出。他将黄金剑,一下子插进了魏辽的心脏之中。魏辽当时就毙命了。

  李振纶这个时候,转身离开魏辽的书房。却不知道,魏辽书房门外,已经围满了人。

  “老爷曾经嘱咐过,自己不会在书房里有太多的时间,他进去这么久,一定是出事了!所以我们赶来了!”

  “我们想问问你,老爷究竟被你怎么了???”

  李振纶笑笑道:“他死了。”

  李振纶不说什么,飞身起来,就要离开魏辽。魏辽府的官兵这个时候,放出了箭。

  李振纶一个飞身离开了为了府。

  落在地上的时候,肩头中了一箭。

  他在狱中被人用刑了几日,身体之中的能量早就不行了。被人射中了一箭,感觉头重脚轻。身体已不听使唤,于是,就跌倒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众人围了上来,将他擒住了。

  就这样,李振纶被重新带进了天牢。

  李振纶的事情震惊了朝野,皇帝再也没有能力和理由保护他了。宝琴公主上下奔波,也不能换回李振纶的性命。魏贵妃是个心胸狭窄,心性歹毒的女人,她和长孙无忌一起,想出了一条毒计,就是要在天牢里面设计害死李振纶,要直接用刑打死李振纶。

  因此,李振纶受尽了苦,好好一个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子。但是好在皇上还是保护了李振纶,没有让他们的毒计得逞,但是,皇上也已经下令,几日之后,赐死李振纶。

  皇家禁止任何人探视李振纶。但是,宝琴公主还是通过皇上的允许,可以进入天牢探视了。

  李振纶中的那支箭的箭头始终没有拔出来,肋骨被打断了两根,全身都是刑伤。每天都熬不过刑伤晕过去。天天都死去活来。此时,他心中也不盼望见到什么人,而是只是记挂着公主,他非常期盼着能见到公主最后一面。因为他知道自己时日已经不多了,如果不是有自己的内力护体。他恐怕早就已经被人刑逼而死。

  不过他的红色披风还是被人扔在了牢里。牢里特别的冷 。每天晚上,李振纶都得靠盖住披风度过漫漫长夜。虽然他满身伤势。可他还是要这么做。

  这一日,李振纶又被拉了出去,双臂被吊起之后,挨的还是鞭子,他咬牙忍受着,一个字都没有说什么。可是,正在这个时候,他模糊的意识,发觉刑房里进来一个人。

  他仔细看了,似乎,竟然是公主。

  公主将他的手铐打开。把他放了下来。公主的家丁扶着他。就这样从刑房走了出来。来到了李振纶的牢房之中。

  奇怪的是,李振纶的牢房之中,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牢房之中竟然放了一张床,床上是大红锦面棉被。牢房之中尽是结婚用的洞房花烛。

李振纶被放在了床上,公主拿来了一盆水。水中放了些止血消炎的药,拿来一只干净的毛巾,然后帮李振纶擦洗。洗了整整一个时辰,李振纶痛的说不出话,毛巾擦过的地方更是剧痛。他用无比坚强的忍耐力忍受着,嘴角更是因为忍受而咬出血来。

  一两个时辰之后,李振纶全身都干净了。只是,断了骨头,暂时是医治不好的。

  公主又帮李振纶梳头,不多时分,李振纶的头发也梳好了。公主用丝带,帮李振纶的头发系

  好。  

  李振纶又重新恢复成为那个英俊有神采的人了。

  公主倒下了一杯酒,放在李振纶唇边,让他喝了下去。

  “振纶,你不知道,皇上今晚就赐你死了,我,我真是舍不得你一个人死去,所以,我来陪你了。不过皇上的毒酒已经带来了。但今晚我们就结婚。结婚之后,我们就一起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28 08: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洞房花烛夜,洞房花烛夜,此时牢房里面满是洞房花烛。
  公主拿过了大红色的婚礼礼服,给李振纶穿上了,随即自己也穿上。两个人全都是一团鲜红色,他们两个人都是最美的人,所以两个人都特别有风采。
  他们在牢里面拜了天地。李振纶整个过程都是半清醒半昏迷,但公主陪着他,把这过程做好。
  拜过了天地之后,公主拿出一只玉壶,这只冰冷的玉壶里面,放的就是皇上御赐的毒酒。
  这个时候,李振纶有些清醒了。他挣扎着起来,自己拿过了这只玉壶。
  “公主,我本是要死之人,皇上赐死我是很合情合理之事,你,你为什么要陪我一起死???我不允许你这么做!稍后我就饮下毒酒死了,你请离开这牢房,再不许再来。”李振纶道。
  宝琴公主道:“我一生只爱你一个人,如果你死去了,我也不想独活了。你不要管我,我今日就陪你走。”
  说罢,她忽然抢过了毒酒,倒下了一杯,话也没有多说,就一饮而尽。
  “公主公主!”李振纶叫着公主的名字。他身上的伤伤的太沉重,所以没有力气阻止公主。
  公主喝下了酒,仿佛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就瘫坐在地上:"振纶,别叫我公主,叫我诗洁好了。我,我酒喝了。我等着你。你可以喝,也可以不喝,不过我喝了。我不希望你死。但我愿意陪着你死。”说罢,落下了两行泪来。
  “皇上赐死的是我!我怎么能不喝呢???”李振纶说罢,拿起了酒:“诗洁,你等着我,我,我马上就来了!”
  说罢,他倒下了一杯毒酒,看着宝琴公主,也一饮而尽。
  等饮下了这杯毒酒,李振纶就坐在地上,抱住了宝琴公主,他们等着一起死。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李振纶似乎听到牢房外面有火光和兵刃交加的声音。
  不过,他和宝琴公主都饮下了毒酒,不多时分,毒酒的毒意已经上来了,两个人都感觉到腹中疼痛,李振纶的意识也模糊了,两个人都似乎要死去了。李振纶更是晕了过去。
  等李振纶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辆牛车上。
  人似乎是在郊外。
  他看着,仿佛满天上都是星星。
  这里,究竟是在哪里???他问身边的人,可身边没有一个人。
  但是不多时分,过来了一个人影。
  他仔细的看了,明白了。原来是李子轩。
  再定睛看了,李子轩旁边,就是乌月王子红珏。
  “李振纶公子,你听我说,我将你救了出来了。牢房的守备特别松懈,知道你要死,所以没有设什么重兵。我杀了进去,将你救出了。你的毒,被我用乌月王当年留给我的一种解药丸解除了,那种药丸可以解世间一切毒,我救了你,你昏迷了好几天。我们现在已经出了长安城,是在长安城北面三百里之外。”
  “公主呢???公主呢???你有解药怎么不给她吃???她究竟怎么了???”李振纶大声道。
  “振纶公子,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只有一颗这样的药丸,只能给你,不能给公主了。所以,她可能已经死了。”
  “你!”李振纶大声道,他不知道为什么落下了眼泪。
  “既然你能救了我,你为什么不救公主,你难道不知道她的生命比我的生命还要宝贵吗???我要杀了你知道吗?我要杀了你你知道吗???你为什么不救公主???为什么???我要杀了你!要杀了你!”
  “公子你有所不知,公主去意已决,她先喝下的毒酒,似乎,是救不活了。你放心吧,公主是皇家人,皇上不会不管她,会厚葬她的!我们只是想要救你!你被抓之后,黄金剑落入魏辽家人之手。我去魏辽家,将其盗取了来。你看,黄金剑我已经给你带来了!我们走!离开长安!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李子轩道。
  “我们去哪里???”李振纶问。
  “离开长安!去西域!去原来的乌月国!”李子轩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7-1 01: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车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去往西域了。
  李振纶身上的伤很重,不能等到西域去,就需要治伤。
  于是,在去往西域的一个比较大的集市上,李子轩帮李振纶找到了一位相当不错的医生。这样,帮李振纶将肋骨接好。在极其疼痛之下,李振纶忍受住了难以忍受的痛苦,将肋骨接好之后,并且敷药了。李子轩为他全身的伤口都上了药,并且缠上了白色布条。
  就这样,连带带着伤,李振纶与李子轩还有红珏,就踏上了去往西域的路。而在这一路上,每日,李振纶都运功疗伤,他的伤每日都在好转。
  其实,李振纶自己并不知道,公主其实也没有死去。
  而是被皇室救了。当今皇上是一位仁慈智慧的君王,他的确是性格比较柔软,但是也有骨子里的坚定,只是不太表现出他有时候的英明而已,他有他一生的爱人,就是武昭仪,他其实并不怎么爱其他的妃子。但是和这个异姓皇妹,宝琴公主,关系非常的要好。李子轩当日为什么能够劫狱成功,那是因为皇上事先已经安排好了,还是将天牢里面的守卫降到最低造成的。
  原来,就在赐死李振纶的消息放出来的时候,李子轩潜入大内,找到了皇上,并和皇上说明想要搭救李振纶的想法,宝琴公主也已经和皇上说过,一定要与李振纶共饮毒酒,一同归去。皇上正好忧愁如何拯救自己的皇妹以及驸马。听到了李子轩的一席言论,并答应了他,由他去救李振纶,皇室救宝琴公主。李子轩一直心中想的是如何利用李振纶,使得乌月复国,所以,并不怎么对宝琴公主感兴趣,也就觉得,罢了罢了,只带李振纶一人离开便是。但是皇上已经有皇上的打算了。
  既然,一个男人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女人,那嫁给这样的男人,又有什么用呢???皇上虽然非常欣赏李振纶的才华,但是,他几次都遇生而不生,几次求死,为了不太相干的人赴汤蹈火,实在是太不理智了。把宝琴公主这样好的皇妹嫁给这样的人,实在也是不妥的。皇上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就是,将宝琴公主也救出,之后,和宝琴公主说,李振纶已经死去了,假装国家还要安葬李振纶,就说他已经死去。然后,再给宝琴公主另谋一桩婚事。
  所以,李子轩当天晚上,劫狱劫走了李振纶之后,皇上马上派人来到狱中,将毒酒的解药给宝琴公主吃了下去,所以,宝琴公主当天晚上,就已经得救了。只是周围人都和她说,说李振纶已经死去,她并不知道李振纶还没有死。所以,仍然几次要寻死与李振纶同去,但都被皇宫的人拦下了,皇帝将其软禁,并和她说了,打算再帮她谋一桩婚姻。宝琴公主只是不从,可是,这似乎又是抗拒不了的事了。
  李振纶的李府已经被封了,李道崇被革职查办,皇帝念其年老,让其仍然居住在李府之中,只是外人不可以进入李府了。李振纶的大哥李振锦也由正二品降为了五品官员,皇上这么做,是因为不能得罪魏贵妃,以及长孙无忌,尤其是不能得罪长孙无忌。这些事情,等到李振纶和李子轩等人,来到了乌月国遗址废墟之后,都一一知道了。
  因为,李振纶在乌月国已经放出了信鸽,给了长安城的从前的一些朋友,这些朋友将消息放了出来,虽然信鸽飞行特别遥远,但是由于所选是极上等优秀的信鸽的,所以还是能够飞到,李振纶与江雪临,沈旭,沈灵儿,还有信鸽来往,他与他们的信中所写都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怨言,但是江雪临的心中,却是极其惭愧的,一方面,家人死去,他非常难过,一方面,连累了李振纶,他非常内疚。
  李振纶为了管江雪临的案子,搭救这个与自己并不是十分熟悉的学生,并为他的父母报仇,李振纶自己点丢失了性命,失去了爱情,落败了家族的势力,被剥夺了家产,他只为自己行侠仗义,他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对。如果放在今日,受尽了挫折与折磨他管不管???他的信念和想法,还是要管。
  所以,失去的一切,有时候他并不放在心上。但他知道李子轩救他的动机不纯,每日动辄就与自己说要乌月国的复国。李子轩这样一个善恶都并存的人,以及现在自己手中的说不清楚是吉利还是不吉利的这把凌风黄金剑,他想来想去,自己人生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可是,他的心中仍然有热情,有善有美,他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想起宝琴公主。
  他知道公主一定会嫁与旁人了,每想到这里,他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楚传到心底。
  乌月国是个美丽的地方,现在不归高昌管辖,而是全归大唐管辖了。所以这里仍然是大唐的地界国土。
  李振纶每日都饮下很多酒,就是不想面对公主已经要另嫁他人的这样的一个事实。
  所以他身上的伤反反复复,有的时候好有的时候坏。总也恢复不起来。
身体上的疼痛每日都伴随着他。
  但是他在西域乌月国白天的时候,潜心武学的研究,所以,似乎武功是有很大的进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7-9 22: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每日都在乌月国反思他做的这些所有事,除了公主他总是认为很对不起她以外,并没有什么后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因为公主这一件事,就仿佛是千斤的重量,压得他喘不过来气。

  他每日都饮下很多很多的酒,在乌月住地的房间之中,放置了大量的酒坛。似乎醉生梦死,已经成为了他的生活。除了饮酒,就是反思,几乎已经构成了他的生活。

  他的左侧的胸口断了两根肋骨,由于在通往西域的路上,骨伤治的不是很好,所以,骨头虽然接好了,但伤患仍然存在,他在西域每日都大量饮酒,这就影响了他恢复的程度,他的肋骨的伤已经成了永久的伤了。说到肋骨的伤,其实,就是魏贵妃设下毒计,要在用刑期间,打断他肋骨,伤了他的心脏,叫他死在牢狱里。幸好皇上提早知道了此事,并收买了狱卒,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只是打断了骨头,心脏并没有受伤。但是,李振纶的身体受到了永久的伤害,再也不能如从前那般的健壮,他才三十岁,西域的天气寒冷,这样造成他的胸口的骨头伤患处天天的剧烈的疼痛,身体之上其他受过刑伤的地方也每天都疼痛。如此,反思,饮酒,伤痛,几乎就是他在西域生命的全部了。

  乌月国这些年的变化很大,大唐在这里安排了西洲都护府,安西都护府,乌月国的领域隶属安西都护府管辖,这些年没有了战争,国家休养生息,逐渐逐渐,这里的人流也多了起来,有贸易生意的,也有流亡在外的乌月国的人,回到自己的国家,开垦土地,放牧牛羊,定居了起来,乌月不知不觉开始繁荣起来了。

  李子轩做了乌月国元老会的成员,乌月国从前,除了有皇室成员,还有国家的元老会。主要是国家的大臣,负责辅政一些国务,这些人组成。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知道李子轩是谁,当然,也是李子轩也主动找的乌月的元老会,并把乌月王子的事情告知了乌月元老会。从此以后,乌月元老会开始把李子轩视为国之重臣。

  安西都护府的官员已经知道了乌月王子的事情,大唐并没有意愿要灭乌月王族,当年是高昌一意孤行要灭乌月,所以,安西都护府的官员,便把乌月王子的事,呈报给了大唐,希望大唐皇帝,对乌月王子,能有所安置。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李振纶究竟是谁,并不知道他曾经是当朝驸马。只知道他来自大唐,是李子轩的朋友。李子轩他们是有印象的。李子轩对外界,只说李振纶名叫李成,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其他没有什么特别需要交代与人的。

  乌月王子在这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敬,安西都护府申报的乌月王子的事宜,大唐很快回了回报,乌月国不能独立为国,已经属于大唐领土,所以,乌月的王族不能再立为王,但是大唐要好好安置其王族,就让乌月王子,做当地的一名很好的士绅,拥有大量土地与牧场,成为乌月人心中的精神领袖,并负责帮助大唐管理乌月。

  对于这个裁决,乌月王子自己是非常高兴的,但是李子轩却是不太高兴,他总认为乌月应该复国,也可能是乌月王当年的风采特别的感染李子轩吧,李子轩总认为应该为乌月做些什么事。

  李振纶对这些都是有所知却表面上似乎又无所知。每日他都躲在房中,什么都不做,只是饮酒,然后,或者自己演习武功。每日只做这些事。

  乌月国旧有宫殿遗址之中,存有密道,有地下宫殿,乌月王子就是在地下的宫殿里面被找到的。李振纶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所以,也就每日在地下宫殿里面饮酒习武。

  他除了在这里找到一些乌月王族遗失的珠宝财物之外,还有一本乌月手册,乌月文字特别古怪,都是些原始记号,不过很神奇,乌月王子看的懂,这可能是血统关系,再就是,乌月王子也回乌月一两年了,元老会的人,都会教乌月王子乌月文字。李振纶对乌月王族遗失的珠宝财物没有任何兴趣,他把乌月王族遗失的珠宝财物交给了李子轩,李子轩已经自认为是乌月重臣,所以,把珠宝财物都拿回了元老会。做为今后发展乌月国的金钱凭借。李振纶只对这本乌月手册感兴趣。有一日,他发觉,这本手册里面,有个部分很有意思,那上面,画的是一个人,用自己的鲜血,滴在自己的佩剑上。他找来了乌月王子,问这个图画究竟是怎么回事。

  乌月王子看了看道:“李振纶师傅,这很适合你的。画中是说,如果是乌月人的风俗,滴上自己的鲜血在自己的佩剑上,就会使得佩剑完全归于自己,就再也没有吉利或不吉利的说法了。因为这种方式,就完全的吉利了。佩剑归于自己,便成自己的一部分,再也没有不吉利了。”

  这些话触动了李振纶的内心。于是,他拿出凌风剑,走到大殿外的阳光下,抽出一把在乌月买到的锋利的匕首,割开了手腕,放出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凌风剑上。凌风剑如饮饱了血一样,黄金色焕发出了更加高贵的神采。从此之后,李振纶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他决定,开始放心的使用这把剑了。

  不知不觉,他在乌月国已经生活了五年。

  宝琴公主在大唐的生活并不是很开心,皇上告知她,李振纶已经死去,必须另寻驸马,虽然宝琴公主几次三番要求去佛家寺庙修行,今生不婚,但是皇命难为,她被许配给了当朝一品管员,王大人之子王剑云。宝琴公主自从许配给王剑云,五年了,就从来没有同王剑云同房过,而且大量的时间,生活在宫中。生活在自己的公主府中。

  这日,看着满园的梅花,宝琴公主独自抚琴一首,她思念李振纶,心在流泪。但是,她是个坚强的女子,眼中有泪,但她坚持没有将泪流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7-9 22: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7月9日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7-25 01: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梅花拥簇的公主府之中,宝琴公主抚着琴,看着满园的梅花,独自若有所思,这个时候,驸马王剑云回来了。
  他看到公主独自在那里抚琴。此时已经接近初冬,天气寒冷,王剑云在公主府中,找来了一件斗篷,帮助宝琴公主,披在身上。而这件斗篷,正是李振纶的。
  就是那件猩红色的斗篷,李振纶离开公主之后,公主将这件斗篷浆洗干净,然后,就每日披在自己身上了,留做了对李振纶的追思。王剑云也知道,这是李振纶留下之物,宝琴公主每日寸步不离之物,所以,也就将这件斗篷披给了宝琴公主。
  宝琴公主接过了斗篷,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独自拿着琴走了出去。
  五年了,宝琴公主虽然嫁给了王剑云,但是从来没有和王剑云同房过。
  所以,王剑云包括王家,对此也非常的痛苦。但是,奈何宝琴公主是当朝公主,生父乃是朝中一品大员萧家,所以,王剑云和王家也都不敢说些什么了。
  宝琴公主就如同没有看见过王剑云一样,独自来到了公主府自己的阁楼之中,将琴放下了。自己也独自坐下,将阁楼之中,桌上那壶茶倒在茶杯之中,饮下了。这杯茶,就是当日,李振纶来公主府舞剑之时,宝琴公主留给李振纶的,现在,宝琴公主记得是哪一种茶,并且,每日都饮。她的心中,实在是忘不了李振纶。
(第四章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7-27 01: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又见重逢
李振纶在乌月国也已经有了五年了,这五年,几乎每日都饮酒习武。他的身子长期伤痛没有痊愈,酒又饮的这么重,所以,身体日益比从前虚弱了。如今,他已经是三十五岁的人了。
  他孤身一人长期在西域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日,忽然晚上做梦,又梦到了宝琴公主。
  所以,等他醒来的时候,实在是难以压制自己内心的相思之苦。
  于是,他写了封信给李子轩,信就放在李振纶自己在乌月国之中的那个房间之中。接着,拿起了黄金剑,以及一个包裹,身上揣了一百两银子,就这样,离开了乌月国。
  他骑马一路向长安而去。
  等到到了长安城,已经是十日之后了。
  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李府已经被封,他于是决定,先不回自己的家中,想在外面住店,先去看看宝琴公主。等到有机会,再回家探望亲人。
  就这样,他在长安城皇宫附近的一家客栈之中住下了。
      此时的他已经不能进入到皇宫,怕被皇家的人认出。索性,就在客栈等待宝琴公主。
  但是,足足等了能有十几日,还是不见宝琴公主出来。
  一日,李振纶休息好,梳洗好了之后,就要出到外面的客栈客堂吃饭了。
  可是当他要出去的时候,正恰巧客栈的伙计过来收拾房间。他见是客栈的伙计,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就让客栈的伙计进入他的房间了。客栈的伙计进入收拾了之后,将一壶茶放在了桌上,然后就出去了。李振纶见房间收拾完了,然后,就去前面客堂吃饭。
  他今日想吃点好的,于是,就叫客栈炒了几个菜,要了一壶酒,同时,又要了一盘清蒸桂鱼吃。李振纶特别喜欢吃鱼,他将鱼肉夹到自己的碗里,然后吃下去,感觉特别的味道好。
  又喝下了酒,可是,当他喝下第一口的时候,他似乎发现不对。这个酒有问题,似乎酒里有毒,但是他想完全吐出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毒药已经渗遍了他的全身。一口腥咸的液体从胃里反到了口中,一丝血迹从李振纶的嘴角处流下了。紧接着,他失去了自己的意识,随即晕倒了。
  王剑云与王家其他人不同,不同之处,是他虽然家族是朝中一品大员,可是他并不当朝为官。他本人虽然是当朝驸马,可是自己的兴趣,却是开设医馆。
  他的喜好是做一名医生。而并非是朝中的什么官员。对经商做商贾,他也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虽然他心中非常爱宝琴公主,但是他却因为自己不如李振纶在公主心目之中的地位,而不能同公主同房。虽然此事,他也耿耿于怀,但是他表面却不说什么,依旧对宝琴公主毕恭毕敬,温和体贴。面对家人的压力和外界的非议,王剑云总是一笑置之并不怎么理会。但是他的心却是痛的。不过,能够名义上成为宝琴公主的丈夫,名义上得到了宝琴公主,他似乎,又在心中是心满意足了。
  他的医馆就开设在了长安城,在长安城距离皇宫不远之处,这也方便他进入皇宫去宝琴公主的公主府。他的医馆,名为松兰堂。
  这一日,松兰堂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病人是附近的百姓送过来的,因为久仰王剑云的大名,加上他医德特别好,经常施药给穷人,所以,很多看不起病的人,都来投医寻诊。
  当他看到这个病人的时候,不免有些惊呆了。这人是中了毒,人已经昏迷了过去,而且全身都是淤伤和淤青,好像被人拳脚相加。于是他问了问送来寻医的人,送他来的是三位百姓,为首的竟然是长安城一名侠客谢雷,这名侠客因为有时候有跌打损伤,所以经常来到王剑云的松兰堂求医问药,和王剑云比较熟悉,只是他并非是什么知名游侠,人又不是什么上流官商,所以,可能也没什么名气,人也不太涉足江湖太深。不过王剑云为人老实,和这个谢雷倒是谈的来。
  王剑云连忙问了问谢雷,来者何人???谢雷便一五一十的和王剑云说了。
  原来,这位病人,喝酒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在他的酒里下了毒,他当时人要晕倒,但还有轻微的意识,客栈不管他是否中毒,怕他死了跑了,一定要他付了所有的住店吃饭的费用。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包裹里的钱又不见了。于是客栈认为他这是吃了霸王餐,故意不给客栈钱,见他中毒未死,老板心中气也不打一处来,就命了几个客栈的小厮打他,让他交出银两。结果银两还是不能交出,中毒者被几个小厮狠狠打了一顿。
  他包裹里面银子不翼而飞,又似乎没有什么别的衣物,但有一把剑。客栈老板想拿去换钱了。却没成想,这件事情被谢雷撞见了。
  谢雷火爆脾气,见到这把剑乃是上好好剑,一定是好武士或好侠客所佩之物,见这客栈老板,不施救反而施拳脚欺负人,火气就上来了。他大骂客栈是黑店之后,扔了五十两银子给客栈,做为解决了此中毒者的客栈费用,然后,按下了那把剑,说什么也没有让他们将剑带走典当换钱。他拿过了剑以及在李振纶房间里拿过了他的包裹,然后,命自己熟悉的两个百姓,将李振纶背送到了松兰堂,来找王剑云了。
  王剑云明白了此事,于是,连忙让人将李振纶抬到了松兰堂后堂,仔细的检查了李振纶的身体,发觉他身上伤痕很多,有些是陈年旧伤,有些淤伤是今日受的,胸口的两根肋骨似乎受过重伤,但是接骨接的也算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伤的太重,外表皮肤还是能看出曾受过重创。此人究竟是谁,怎么受过这么多伤势,王剑云也不知道。而且似乎这是牢狱的刑伤,多年来未有怎么好转,留下很多伤痕,王剑云心中也有所触动。
  不过他很快定了定心神,中的毒是不能耽误的。而且他看出了此人中的毒是一种很重的毒,幸好此人应该会武,自己发现的早,有内功护体,否则应该早已归西而去了。
  医馆条件并不太好,很多好药奇药并没有放在医馆里,而是放在王府了。王剑云打算将他抬到王府自己家中,看看究竟如何施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家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此行为用户自定义信息,用户可以在foot文件里找到改行修改为自己的信息,如邮箱、联系方式、声明等

Powered by Discuz! X3.5© 2001-201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