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5-24 23: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阁下究竟是谁,找李某,又是所为何事???”

黑衣蒙面人道:“其实,倒是并非有事,只想和李公子聊一聊。”
“哦???聊一聊?”

“没有错。”黑衣蒙面人笑了笑:"李公子,如今也应该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侠士了,不知道,对侠义二字,究竟是怎么看的???”

李振纶道:“侠义二字的意义,古而有之,无非是锄强扶弱,扶危济贫,看到世上事不公道的,即便是与自己无关,也要管上一管。”

黑衣人笑道:"好,好好。看来李公子虽然是饱读诗书,但说话直接,像个侠士,不似那些文人那般文绉绉死板迂腐。”

黑衣人又道:“李公子,又对当下的世道,是怎么看的呢???”

李振纶道:“当下的世道???”

黑衣人笑道:“我知道问到了当下,多少是有些不太好回答的,没关系,只要李公子相信我,我只是想和李公子成为个朋友,不知道李公子,可否见教一二?”

李振纶道:“当下的世道,我觉得很好。百姓如今丰衣足食,国家国运平稳,我认为,这世道,算是好世道。”

黑衣人笑道:"李公子谨慎了。其实我知道当下是太平盛世,应该是个好世道,可是,这个世道之中,是否还需要侠义之士,行侠仗义呢???”

李振纶道:“自然需要,所以,我不太喜欢在朝中为官,宁愿,在江湖之中,做一个闲散的侠客。”

黑衣人大笑三声,然后道:“好,如此甚好!李公子,我知道,你今日心里在想什么,以及,你最近要有什么事。”

“哦???不知道先生究竟是何人,为何知道我的事???”

黑衣人道:“你今日在为洛阳太守之子江雪临的事情,在他的生死问题上,非常烦恼,我说的,对也不对???”

李振纶心中不由的一振,江雪临的事,只有他跟沈旭以及自己的父亲李道崇知道,而自己和沈旭,也只是仅仅在李府门口简单聊了聊。此人,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此人一直跟随自己,而自己竟然并不知道!?

其实李振纶的武功非常高强,他对自己的武功非常有信心,无论是轻功还是内功,他的造诣已经颇为深厚,在江湖之中也是数一数二。可此人如果跟随自己,怎么自己却凭借内功耳力,却没听到呢???

李振纶不由的有些震动。

“李公子不必紧张。其实,我不想管李公子对于江雪临的人命官司的事,今日,我只想和公子好好聊一聊。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是老夫我,要送公子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需要公子三日之后,来长安城红叶楼来找我,我在那里,会和公子好好一叙。公子要好好记得,是红叶楼,三日之后。”

之后,他转了身,拍了拍李振纶的肩膀道:“公子果然好俊秀的人才,更兼得的是高超的人品,不错不错!”

说罢,他忽然运了运轻功,径自离去。

李振纶眼看着此人身法无比轻盈矫健,不多时,便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原来此人内功轻功身法,竟然不必我差,甚至可能在我之上,可是,他今日引我前来,到底是为什么呢???三日之后,红叶楼???”

李振纶想着想着一边往李府的家中去了。

回到李府之中已经半夜,李振纶从窗入内。来到窗上,衣服也没有解下,直接和衣抱剑而睡。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清早。

李振纶这个时候,才想到了,昨日和沈旭说好,要和他一起商量,关于江雪临的事。

于是,他翻身起来,走到房中的盆中洗脸,梳洗过后,他换了身衣服。这次的衣服,是宝蓝色的衣衫。

他看了看时辰,知道,已经是快到辰时了。

他打开房门,就自己往李府的门外走,李府之中,都是家丁和丫鬟,在洒扫,清理府宅院落,见了他都称二公子,并且和他打招呼,李振纶也非常热心的回应,不多时分,走到了李府门前。

果真,沈旭已经在门前等候了有段时间了。

“沈老先生。”李振纶说着就迎上了去。只见,沈旭身边,还跟着沈灵儿。看来,沈旭似乎是单独把沈灵儿放在客栈不放心,索性,也让她跟来了。

“好好,我们这就去雪雁楼,我们好好谈一谈江雪临江公子的事。今日,我请客。”

沈旭道:“这怎么好???又劳烦公子。”

“哪里话,快随我来。”说罢,李振纶引着沈旭和沈灵儿二人,来到长安城的热闹市井之中,不多时分,走到一处风雅的酒楼处。

只见酒楼上面,三个大字:“雪雁楼”。

此处甚是风雅,雪雁楼的格调以白色木色和黑色为主,配合着雪白的纸窗,真正是一处可供聊天吃饭,论酒谈事的好地方。

“沈老先生,我们上楼。”李振纶道。

说罢,三人就往雪雁楼之中去了。

来到一处极风雅的房间,李振纶就进去了,这里是席地而坐的,地面是雅竹编的席子,房中还有鲜花秀竹点缀,风格极为雅致。

木桌不高,但却很大,李振纶要了一桌清淡好菜,以及一壶好酒。

“我觉得,对于江公子这件事,刑部,恐怕是使不上力的,魏辽魏尚书在朝中财雄势大,他女儿又是宫中贵妃,江公子杀了他的儿子,同时又是贵妃弟弟,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江公子,是性命不保的了。”

“李公子,我也有耳闻,说江公子十日之后,就被押解进京了,咳,可惜他才二十岁,也是一表人才,怎么就,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小女,所以,老夫有愧于江公子,有愧于江公子。”

李振纶拿起白玉色的酒杯,将酒倒进了杯中,拿起之后,一饮而尽。

“江公子本就是误杀魏晓云,这件事如果严办,也顶多是流放之刑,但是魏家恐怕绝对不会干休。他们一定会杀了江公子。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要冒些风险,我们可以五日之后,在洛阳通往长安的路上,劫囚车”李振纶的眸子有些闪亮:“长安的江湖上,我有些黑道上的朋友,可以帮我此事,而且,此事,我会亲自出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5-25 18: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秋兰休息一天。文可能今晚半夜写。或者明日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5-27 10: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人在雪雁楼里面谈了一个上午,李振纶详细的和沈旭说了说如何劫囚的事情,沈旭虽然并非十分赞同他的说法,但无奈之下,却也同意了。因为实在没有任何办法,再搭救江雪临了。

沈灵儿在一旁,只是喝茶,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话,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眼前的李振纶,有了几分钦佩。

“好,那今日就先如此吧,我回去准备了,五日之后,我亲自参与,搭救江公子。”李振纶道。

“好说好说。多谢李公子。”沈旭回答道。

不多时分,几个人,便走下了雪雁楼。

李振纶一个人回李府去了。沈旭与沈灵儿也回去客栈。

李振纶回到府里之后,将外衣脱下,他一夜没有睡好,今早又很早就起来见沈旭,所以,颇有些疲惫了。

于是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他用把枕头拿到一边,双臂交叉叠加起来,枕在头下,他在想自己的事情。

“昨夜来的那个黑衣人,究竟是谁呢???为什么让我三日后去见他???还要去红叶楼。红叶楼上,他又要和我说什么呢???”想到这里,不由的心中有些惶恐:“这个人武功这么高,跟踪我知道我的事,我竟然都不知道,这么厉害的人找我,究竟是为什么???”想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拿出了,半夜在袖箭之上捡到的那枚缝制的火焰形的锦棉:“这个,又是什么意思呢???是个火焰的标志,难道这个人的来历,是和火有关系的么???”他又想到了,五日之后,要去搭救江雪临,想到这里,他不能躺下了,今日就要去办这些事。

他起了身,将衣服穿在身上,坐在了自己的桌旁,一口气写了七封信。这七封信,都是写给长安城里,江湖之中黑道上的朋友的,告诉他们,五日日后,如何如何搭救江雪临,具体的事宜,还需要在明日,大家碰一下面之后方知晓。

江雪临是他的学生,遭遇了这样的事,他不能不管。而且,魏辽仗着自己的女儿在宫中为贵妃,在朝中横行,这一点,他也颇为看不过去。他已经想好了,一定要救了江公子,同时,也打击打击这魏辽的气焰。

写好了这些东西之后,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他将信放在七只信鸽的脚上,然后,放飞了这些信鸽。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黄昏了。突然,有家丁走了进来。

“公子,公主有请。请公子晚饭在宫中用。她说想见见你,刚刚曹公公来府上,特地将此事通传。”

“哦???”李振纶心中不由的有些高兴,他很久不见公主了。

想到这里,他打开自己房中的衣柜,拿出了那件最美的白色的衣服,这件衣服为纯白色,上面袖口之处,有金色和浅蓝色交织的花纹。然后他将衣带束好,将玉佩香囊等物佩戴齐全,穿戴好了之后,便出了府,骑了马,随曹公公入宫去了。

宝琴公主在公主府设宴,但是宴席不大,只是在公主的房间内,上了一桌子的菜。

大小菜品为十个,每道菜都十分精美,桌上还摆着一壶清酒。就是为了招待李振纶的,李振纶来到了公主房中,见到了他思念已久的人。
只见宝琴公主穿着淡红色的衣衫,走了出来。公主年轻,大约也只有二十岁的模样,但是,却如梅花般的静雪傲洁,人极美,她身材匀称健康,一派风姿绰绰。

“你来了。”公主很开心见到李振纶。

她引着李振纶坐下了。

“我们今天晚上,好好吃个饭吧。有段时间不见了。”宝琴公主道。

“李振纶见过公主。”李振纶施礼道。

“不必多礼,公子也饿了吧,吃点东西。”宝琴公主道。

宝琴公主萧诗洁仔细的打量了打量李振纶:“李公子,最近身体如何,怎么看着你有些憔悴???”

“我,我其实没事,就是最近读了些夜书,所以,有些疲惫劳累,公主挂念了。”李振纶道。

“公子辛苦了。”宝琴公主道,她忽然想了想:“公子不知,我知道公子开设白云书院辛苦,读书教读都是件很累的事情,为了公子能不太劳累,我特意为公子做了件斗篷。”

说罢,和自己的丫鬟道:麝月,你去将那件送给李公子的斗篷拿出来。”

她的丫鬟名为麝月,应声下了,走进了内室,不多时分,走了出来,拿出来了一件叠好的斗篷。

李振纶仔细看了,原来是一件红色的斗篷。

“谢谢公主!”他拿起了斗篷,只见是一件很大的斗篷,深红色的里子底色,外面的颜色是正红色,斗篷是棉绸相间,棉为里绸为表,深红为棉,正红绸上织绣着金色花蟒,气势磅礴。

“真是件大气漂亮的斗篷。”李振纶非常喜欢,想到这里,他一下就穿到了身上。

“非常合身,多谢公主!”李振纶笑着说。

李振纶当晚就在公主府之中用饭,公主陪着他,直到深夜。

由于李振纶还未与公主结婚,所以,是不能住在公主府上的,索性,他半夜从公主府中走出了。回到了李府之中自己的房间。
由于特别疲惫,所以,也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他特别的忙碌,忙了整整一天,召集了几十个长安城黑道上的朋友,依旧在雪雁楼吃饭,然后,大家商议如何拯救江公子的事,直到定下了救人的计划。这一日,又从早忙到晚上。~

等到了第三日,他心中没有忘记,当日那个黑衣人和他说的话,让他三日后来红叶楼。

他想到这里,决定还是一人一剑,前去了。

他来到了长安城之中的红叶楼,说这里是红叶楼,是因为这家酒楼的旁边,种植了很多的枫树,枫树一到深秋,就是一大片红云一般的红枫景致,让人流连忘返。所以,这里叫红叶楼。

李振纶走到了这里,进了楼。

他不知道那个黑衣人叫什么名字,以及长的什么样子,但是,既然人家请他来了。那么,他也就前来了。

红叶楼上的人很多,他晃晃然走到了楼中,看了看,想上楼上,可就在这时,一个人走在他的身后,他敏感的知道了,随即,转了身。只见,是一位清瘦的老者。

老者对李振纶道:“李公子,请与我来二楼。”

两个人就到了二楼之中一处清净的房间之中。

老者在房间之中站定了,笑道:“没想到,李公子,竟然还是来了。不过这件事情,在意料之外,却是在情理之中。我选定的人,不会有错。”

李振纶有些不解:“您选定的人???”

他仔细的看了看老者的形貌,忽然道:“老人家,可否曾在朝中为官???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好像,是在朝中。”

老者笑道:“是曾经有过为官的事,不过,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今,就不提了。”

他转了身:“李公子,可曾知道,我今日,请李公子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李振纶笑了笑:“不知道。”

“好。好好。”老者笑道:“那是因为,我有一礼物,可谓是人间神器,要送予公子。”

说罢,他来到房中桌旁,只见,桌上放着一个狭长的盒子。

他打开了盒子,只见,一道金光闪出。

他竟然,拿出了一把宝剑。此剑金色的剑柄,剑身狭长,也是淡金色,刃处看来极锋利,整把剑闪动着幽幽的光芒。~

李振纶看到了这把剑,不由的赞叹道:“真是把好剑!”


老者道:“此剑名为凌风,今日,赠与李公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5-28 11: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楼整个整改,贴了第一章。
更改了文中的文字和情节:
1.大唐贞观十五年,改为大唐贞观十三年。
2.楼兰改为高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5-29 22: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凌风???”李振纶道。

“对。凌风。”老者笑笑:“李公子,觉得此名怎么样???”

“名字倒是不错。我也颇为喜欢。只是,我对此剑,真的是一无所知,不知道,老先生,为什么要把此剑送给我。”

李振纶道。

老者道:“公子不知道,老夫多年前,曾经在西域生活过,无意之中,友人给我一块绝世奇物,就是一块狭长的玄铁。可没成想,玄铁之中,却是当世最好的黄金。此剑乃是一整块黄金打造,当年黄金的外表,就是那玄铁,当我想把它打造成一把剑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玄铁里面,包裹的是完整的一块黄金!”

老者拿起了这把剑,在房中挥舞了几下,然后,递到了李振纶手中。

李振纶拿起了剑,只见,剑柄的黄金更为金黄,剑身是浅金色,锋利无比,剑身上面,还有着水波纹一样的花纹。

这把剑由于是黄金打造,所以颇为沉重。但锋芒之处,剑刃却并不圆钝。而是飘逸锋利!

“老先生所说,此物,来自西域???西域之地,竟然有如此好剑???只可惜,我平日里用的剑,都没有这般的沉重。如此沉重的剑,却又这样的锋利,起名为凌风二字???既有霸气,又有飘逸,是把好剑。可是,我觉得,是黄金打造,未免有些俗气了。我并不是特别的喜欢。而且,无功不受禄,我与老先生萍水相逢,我也不应该收受这样贵重的礼物。”

“公子,你有所不知。我把这把剑送给你,是因为你的确配的上使用这把剑。公子,可知道这把剑的来历???”老者停了停,思索了一下道:“公子,你有所不知,你是当今江湖上,年轻一代里面,武功最好的侠客,侠名最盛!您父亲又是当朝刑部尚书李道崇,所以,您出身高贵,同时,你未来妻子,又是当今皇上最爱的皇妹,宝琴公主,虽然宝琴公主只是皇上义妹,但是,从先皇太宗皇帝开始,宝琴公主,就被皇室宠爱,这一点,朝中乃至天下,都是皆知的事情,所以,你未来,又势必是皇亲国戚。所以,我就只能来找你了。”

“剑,我是不收的,因为我不喜此物,我素来喜欢雅洁素淡之物,对黄金这类贵重之物,并无兴趣。而且,我也不知道,这剑背后,究竟蕴含着什么故事。”

老者笑道:“此事,一时半刻,与公子也说不清楚,公子未来一半,是皇亲国戚,一半,不知是否还想做侠客了???”

李振纶道:“皇亲国戚,未必是我想做的,我与宝琴公主,其实是有真感情的,她并非是什么真正的宗亲,未来,还是要和我回我的李府,我们都不爱过问朝廷的事。至于做侠客,只要心中有侠义二字,又何妨是不是皇亲国戚,还是平民百姓呢???”

“好好!公子如此说,老夫心中甚为欣慰。”老者道。

老者忽然正了正色:“公子,如果老夫说的不错,公子今年,刚刚快要三十岁了,公子也不算是太年幼的年轻人,可曾知道,西域诸国之中,有个国家,名为乌月国???”

李振纶道:“是有听说,据说,当年,是被高昌所灭,大唐同时参与此事了。不过,距今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如今,高昌也被大唐所灭,所以,乌月国的事,自然不为人所知了。”

老者道:"这把剑,其实,是乌月圣物,乌月玄铁打造。乌月玄铁,是乌月圣物,多少年,都没有知道它的秘密,原来,玄铁之中,竟然是一整块的当世最好的黄金。当年,乌月王把这块玄铁赠与老夫,让老夫日后,再选择一个玄铁的主人。看来,的确也是没有选错人。”

李振纶道:"请问您到底是谁???乌月王族早就被高昌所灭,据说当年,都死在沙漠之中了,阁下,又是怎么知道乌月的事的。”

老者道:“我不瞒公子,我就是当年,震远将军,李子轩。”

李振纶道:“原来老先生,就是当年震远将军李子轩???我说我怎么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您。乌月国的事,时代久远,与我没有关系,这把剑,也不是应属于我之物,所以,我还是告辞了。”说罢,他拱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老者道:“公子千万不要急着走!老夫寻遍天下人,当朝和江湖之中,只有公子,能使得乌月复国,这把剑,是乌月神器,既然送给公子,公子,就是新一任的乌月国国主!公子千万要多想想,并且,答应老夫此事!”

“荒谬!”李振纶有些愤怒了。“我怎么能同意此事,助人复国???而且,复国这么大的事情,又如何非要找到我???”来这里这么长时间,这位老者竟然要送给自己这么奇怪的一件东西,说这些荒诞的话,以及叙述了一个那么奇怪的故事。李振纶心中颇为不快。

李振纶文才很好,但他常年练武,性格之中,不免有些刚烈的性格,他不想再听下去,直接推开了这房中的门,径自下了楼,离开红叶楼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5-29 22: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63

主题

1360

回帖

7201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7201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1 15: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英俊少年

劫囚的日子终于到了,李振纶已经提早一天,联合了长安城黑道上的朋友,大家一起,提早几日骑快马赶到,来到了距离长安城一百里里以外的地方埋伏着。
  这是一个清晨。不多时分
分,只见押解着江雪临的囚车就路过这里了。

  这里是一处小路,周围都是密林,所以,李振纶等二十几个黑道上的朋友埋伏在这里,竟然,也是没有人发觉。江雪临坐在囚车里面,旅途很多天,他的面容上非常的憔悴。
  不过,细心的李振纶已经看到了,这里押解车辆的军人,非常多,应该都是洛阳太守府的军人。差不多有七十多人,看来,长安城处理此事的人,早已经飞鸽传书,命令洛阳太守府如此做。
  李振纶只带了二十个人,面对七十个人
个人,有些黑道上的朋友,心中有些震动了。不过,大家还是没有说什么,依旧埋伏在树林之中。

  等到囚车路过到他们埋伏的地方,李振纶挥动了一下手中的佩剑,顿时,二十个侠客就这样的杀了出去。
  江雪临这个时候,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李振纶飞起身,运起轻功,瞬间落到了他的囚车之上,他的囚车上上着锁,李振纶用剑一用内力,只听得咔嚓一声,锁就被他削开了,他打开了囚车的门。
  和江雪临说:“快走!”江雪临见到李振纶蒙着面,手中拿着一把宝剑。
  刚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李振纶究竟是谁,但是,看到李振纶的身材身形,以及他手中的剑,这把剑他是认识的,这是李振纶的剑。
  顿时他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听到李振纶说“快走。”他立刻下了囚车,跟随李振纶左右,李振纶一边护着江雪临,一边迎战来的押解囚车的军人,就这样,一路向东而去。
  没想到洛阳太守府的军人竟然还有弓箭,一个军士手中拿出弓箭来,朝着李振纶就是一箭。李振纶听到箭的破风之声。顺手将长剑一挥,这只箭顷刻两段,却不想周围,上来拼杀的兵卒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只见一个人骑马飞奔前来,李振纶抬头看了,原来一个人骑马过来,并且还牵着两匹马,也跟着跑了过来。
  “快上马!”这个人也是黑衣蒙面。
  李振纶和江雪临两个人都翻身骑到了马上了。
  那人问:“咱们往哪里走???”
  李振纶道:“往东走!”说罢,他示意其他跟他来劫囚的黑道的朋友:“咱们撤了!”
  众人会意,也都很迅速的退到了密林之中,密林之中有众人的马,大家都翻身上马,不多时分都撤离此处。
  李振纶与那黑衣人,还有江雪临,一路狂奔往东而去了。
  不多时分,他们来到了一处空旷之地,只见,前面两个人,也都骑在马上,似乎,等在那里很久了。
  李振纶这个时候翻身从马上下来了。
  牵着马走到这两个人面前,那两个人也翻身下马。
  “沈老先生,久等了。”李振纶笑道。
  “哪里哪里???公子救人,才叫辛苦!”沈旭回答道。
  原来,来的这两个人,一个是沈旭,一个是沈灵儿。
  江雪临走到沈旭和沈灵儿面前,说道:“师傅,师妹,原来是你们来了???”
  沈旭道:“雪临,快谢谢你的李振纶师傅,是他救了你。”
  江雪临回头一看,只见,李振纶已经摘掉了面巾,露出了他英俊的面孔。
  江雪临跪地道:“多谢李师傅!”
  “不必谢。”李振纶扶起了江雪临,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包裹来。
  沈旭和沈灵儿以及江雪临凑到前来,仔细看了,原来,打开这个包裹,发觉,竟然是一包裹的银子。
  “沈老先生和灵儿姑娘,你们拿着这些银子,和江公子一直往南走,不要去长安,也不要回洛阳,找个乡野之处落脚,日后再图打算。有什么事情,可以飞鸽传书给我。长安与洛阳,都不是安全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是不能去的。”
  “好好,公子好说,我们这就按照您说的办。”沈旭道。
  “事不宜迟,这就走吧。”李振纶道。
  “好。”三人会意。说罢,就都骑上了马。
  江雪临和沈灵儿与李振纶有些依依不舍,边走边和李振纶挥手,但是,不多时分,三人便离去了。
  黑衣蒙面人这个时候走到李振纶身边,说话了:“我救了李公子和那书生,说了这么一大半天的话,怎么公子,就不问问我???”
  李振纶笑了:“老先生,我既不想要你的那把黄金剑,也不想复国什么乌月国,当什么乌月国的国主!我想老先生的盘算,还是算了,不过,老先生今日救了我,这个人情,我是定当奉还的!”
  那人大笑道:"公子怎么知道是我???”说罢,摘下了蒙面的面巾。
  果真,这个人就是李子轩。
  “老先生既然能够知道我的计划,我当然也能猜到老先生是谁,当今之下,武功如此高强,且在敌阵之中帮的了我的人,实在不多,而且,最近,也就老先生经常找到我,知道我的事,所以,不是老先生你,又是何人呢???”
  “公子就算以身涉险,也不杀那押解囚车的军士一人,看来,公子当真是个仁厚的人。不过,公子说了,欠我一个人情,那么,我就真的需要公子还我这个人情了!”
  李振纶正色道:“剑我不收,乌月国主我也不做。其他事情皆可。
  李子轩道:“乌月国主么,我就不硬逼着公子做了。但这把剑,是老夫诚挚送给公子的,就是希望公子能拿着它行侠仗义。公子何必拒人以千里之外呢???如果硬要这样,岂不是有韪侠义二字???”
  “这。”李振纶仔细的想了想:“好吧,剑我暂且收下了。”
  李子轩来到马旁,从马上拿下了那个狭长的盒子,将盒子双手递到李振纶面前。
  李振纶双手收下了。
  “赠剑并非是有求之事,老夫,还有一件事情,有求于李公子。”
  “哦???还有什么事???”李振纶问道。
  李子轩回了头,用手放在口中,吹了个哨子。
  不多时分,只见,一个人,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飞奔这边而来,李振纶仔细看了,原来是个少年,虽然是少年,但是骑高头大马,却丝毫不弱。行动上面,有一种王者的尊严。
  少年来到李子轩面前,翻身下了马,跪地道:“师傅,我来了。”
  李子轩让少年起了身,只见,少年全身黑衣,腰畔挂着一把少年用的短剑,少年清秀,面颊若桃花,目若点漆,眉目如画,无比英俊。虽然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但身材颀长挺拔。这是李振纶从来没有见过的,最英俊的少年。
  李子轩道:“老夫不瞒公子,这位,是乌月王族最后的一个人。是乌月王唯一的儿子。当年,乌月王把他托付给我,我冒着九死的危险把他救出的。如今,我想让他拜李公子为师。”
  李振纶道:“老先生,您这是。。。”
  李子轩正色道:“我想让他到李公子的白云书院就读,做一位李公子你的学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63

主题

1360

回帖

7201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7201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3 22: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做我的学生,倒是可以的,书院这几年已经不收青年人,收的大部分是童子和少年。只是不知道,这位乌月王子,今年多大了???”
  乌月少年道:“我今年十四岁了。”
  “好,好好。那么,就来书院就读吧。”李振纶道。
  说罢,他翻身上了马。
  “二位可否和我骑马回长安???”
  “好!这就和李二公子回去!”李子轩道。
  说罢,三个人骑着马,快马加鞭,往长安而去。
  三人骑马几日之后,就回到了长安城。江雪临囚车被劫的事情,已经传遍的朝廷,仿佛炸开了锅。众人都知道江雪临被人劫走,已经逃出生天。李家也不例外。李道崇反复追问李振纶,关起门来问他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是否是和这件事情有关???李振纶回答是去了朋友家喝酒了,对于江雪临的事情是一概不知。
  乌月王子于是就在白云书院就读了。白云书院里面,有二百多位学生,基本都是童子和少年。李振纶为乌月王子准备了一身淡蓝色的学生服,同时为他准备了一个书包,书包里面有笔墨纸砚之外,还有几本书。他的短剑不太方便佩戴在身上,同时又不能离身,索性就解了下来,放在了他的书包里面。
  李振纶白天的时候,就让乌月王子同其他年轻的小伙伴一起,在白云书院里面读书,晚上的时候,就教乌月王子习武练剑。乌月王子现在还不能用成人的剑,索性,就用他的那把短剑练习。乌月王子性格温和随和,和众童子相处融洽,这一点,让李振纶感觉到很放心。
  不知不觉,又过了几日。
  一日清晨,李振纶早上还在床上躺着,没有起床,这个时候,家丁突然来找他。
  “公子,公主要见您。”
  李振纶听到这个话,赶紧起了身,在房中洗了脸,穿戴好了衣服,这就要去往宫中了。
  刚刚要走离开房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公主当日,做给他的那件大红色的花蟒纹的斗篷。
  此时已经是中秋了,快到深秋,天气渐凉,穿一件斗篷,还是很保暖的。
  于是,李振纶身穿淡墨色的长衣,外面就披了这件红色的斗篷。
  他就这样来到了公主府。
  公主已经在府中等他多时了。
  公主府之中,除素白色的围墙,青色的瓦之外,就是种了许多的梅花,梅花素洁傲雪,只有在冬天开放,平时是不开放的,但是,这里茂密的梅林还是给人一种素雅之感。
  公主在院子当中,摆好了古琴,一边弹奏,一边似乎在等着李振纶前来,此时已近深秋,伴随着琴声,院子里面的梅树的叶子,也跟着秋风摆动起来。
  李振纶走进了公主,随着琴声,他拔出了剑,伴随着琴声舞起剑来,他的剑法颇妙,身法灵速之中有力量,剑锋锋锐之中有超逸。舞了十三式,忽然,他停了。
  由于舞剑的动作比较大,他身上的斗篷系的有些松动了,所以,斗篷也随之落下。
  宝琴公主走到他身边,低下了身子,将斗篷捡了起来。然后,将斗篷给李振纶披好,并将斗篷的带子系好。
  李振纶看着公主有些痴了。他伸出手去,握住了宝琴公主的手。
  “我不想隐瞒公主,这几天,我去长安外面,办了点事。”
  “公子办了什么事???”宝琴公主道。
  “我救了我的学生,江雪临。他的囚车,是我劫的。”李振纶道。
  “啊?!原来江雪临是你劫走的???”宝琴公主道。
  “公主怕不怕我???我前几日,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李振纶道。
  宝琴公主伸出手来,手中有一只粉红色的丝帕,她见李振纶舞剑累的全头都是汗,于是,替他擦了擦汗。
  公主府的院中,除了放古琴的地方外,还摆了一张桌,上面,放置着清茶。
  宝琴公主来到桌旁,拿过了一个白玉色的杯子,倒了一杯茶,递给了李振纶:“公子舞剑累了,还是先喝杯茶吧,别的事,喝完茶再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5 16: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接过了茶,一饮而尽了。
  宝琴公主道:“公子管江雪临江公子的事,究竟,是管的是江湖事,还是朝廷的事???”
  李振纶道:“既管的是江湖事,也知,那江雪临江公子,杀的是当今朝中民部尚书魏辽之子魏晓云,魏辽背后,就是朝中执掌权力的长孙无忌,而他的女儿,又是宫中的贵妃,江公子杀了魏晓云,那魏辽岂肯干休???公子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敢劫江雪临的囚车呢???”
  李振纶道:“魏辽横行朝廷已经久矣,那江雪临本就是误杀,按律,罪不当死。但魏辽放出来话却一定要江雪临死。这却是何道理???我看不惯那姓魏的已经很久了,江雪临是我的学生,所以,这件事,我一定要管。”
  宝琴公主道公子难道不知道,你管了这件事之后的后果???就算,你是刑部尚书之子,他们也敢对你下手的,因为魏辽的背后,是长孙无忌,是魏贵妃。”
  李振纶握过了宝琴公主的手道:"我不怕!”
  李振纶走到放清茶的桌旁,将茶杯放在桌上:“我自来不爱在朝中为官,虽然家父是当朝刑部尚书,但我自己,却从来只是想做一名侠客。未来,也是要在江湖之中行走的,正所谓,无欲则刚,我既不贪图名利,所以,无利害之忧,因而不怕他魏辽。”
  公主叹道:"我们家也是当朝为官的,家父虽然身居高位,但却不是真正的皇族,我这公主,乃是太宗皇帝所封,我跟他们嫡亲的皇族,本就不是一路,在宫中,也不免的有些孤独冷淡,幸好遇到了公子,我虽然不太懂江湖上的事,但既然跟定了公子,今后,公子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公子行走江湖,我也跟着便是。”
  李振纶道:“公主,您自来不是一个闲着无事,一点声名也没有的公主,公主和当今圣上关系很好,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在有些朝政上的事,公主支持圣上,而反对长孙无忌,这也是朝中人都知道的事,公主,何必一定与我行走江湖?还是应该以天才苍生为念,做一些对百姓好的好事。”
  宝琴公主道:“公子难道不知道,我和公子一样淡薄名利???我是被封的公主,并非是皇室血亲,就算是和圣上关系再好,又能如何???我只是看不惯,那长孙无忌横行朝野,总是与我们皇族过不去,索性不很喜欢这个人,也不喜欢他们这一党,所以,和圣上劝谏了许多话而已罢了。”
  李振纶道:“难道说,公主在宫中,真正没有知心的亲友么???”
  宝琴公主道:“公子就算是我的知心人了。自古皇宫之内,哪有至亲??”
  说罢,宝琴公主笑了,对下面的丫鬟道:“稍后,摆酒,今日,在我这里用饭饮酒,公子,你就吃过了之后,再走吧。”
  李振纶拉过了公主的手,看着公主,点了点头。
  宝琴公主,在梅林围绕的公主府院落里面,摆了一桌的酒菜,李振纶就在公主府中用了饭,饮了酒,又听得宝琴公主弹奏了一曲古琴,之后,就从公主的府宅之中出来了。
  回到了自己的白云书院,他没有直接回到李府,因为这几天,因为江雪临的事,李府上上下下,都很紧张,李道崇几番训斥,让李振纶不要乱走,要待在家中,以免生出嫌疑,惹出是非,但因为江雪临的案子,刑部这几日特别繁忙,所以李道崇早上就匆匆走了,去往刑部。
  李振纶实在是不愿意待在家中,正好,趁着公主应招入宫,他也出来了,离开公主府之后,他也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自己的白云书院。
  走进了书院之中,听到了朗朗的读书声。
  他从纸窗的缝隙之中向里面望去,只见,乌月王子,正睁着大眼睛认真的读书。
  听见了书声,以及看到了乌月王子如此的认真,李振纶心中特别的欣慰。
  这个时候他转了身。却看到白云书院已经又进来了一个人,不是旁人,正是李子轩。
  “老先生如何如此空闲???今日来我这白云书院???”李振纶道。
  李子轩笑道,自然是想和公子你喝一杯,然后,聊一聊。
  说罢,从怀中拿出了一坛上好的酒。
  李振纶笑了,然后,引着李子轩来到了白云书院之中,自己的书房,白云书院李振纶的书房不大,但布置的却颇为高雅,书房之中一张松木打造的书桌,桌上笔墨纸砚。同时,四把椅子。书房正墙上悬挂一副画,是孔圣人,另一面墙也悬挂一副画,画中是一只神采奕奕的鹿。
  李振纶来到了房中,从房中的柜子之中,拿出了几个半个碗口大小的酒盏。
  李子轩将酒放在桌上,然后,将酒小心的倒在了酒盏之中。
  李振纶将酒拿了起来,一饮而尽。
  “果真是好酒。老先生,今日前来,是否,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讲???”
  李子轩道:“公子难道不想听一听, 当年,我在乌月的故事???乌月王当年,不能落入高昌王的手中,所以,他建议我杀了他,他临死之前,都和我说了什么话???公子,不想听一听吗???”
  李振纶又倒下一盏酒,饮下了。道:“愿闻其详。”
  李子轩道:“那日,我刚刚杀了乌月王,乌月王临死之前,就和我说了,说乌月皇宫深处,有个秘密的地道,进入里面,就能找到很多藏宝图以及还在襁褓之中的乌月王子。他让我拿着玄铁进去找。我按照他的话去做了,果真,在地道之中,找到了几张西域乌月国的藏宝图,以及件到了还在襁褓之中的乌月王子。索性,就把乌月王子救了下来,日后养在身边,也就,成为了我的弟子。”
  李振纶道:"我想过了,那把黄金剑,日后,我是要还给乌月小王子的,乌月复国的事,建议老先生,就不要再同我讲了。我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兴趣。”
  他又仔细的想了想:“乌月为高昌所灭,高昌又为大唐所灭,从前那个高昌王,叫鞠尚文,后来在被大唐攻打高昌的途中死了,他儿子叫鞠智达吧,后来也是归降了。”
  李子轩道:“公子有所不知,现在这些高昌余孽,后来都来到了大唐,据说,有些还在长安。但如果谈到乌月复国,那么此高昌余孽,是乌月的仇人,也正是乌月小王子的仇人,是必须要复仇的,乌月小王子现在在您的书院就读,是你的学生,不知道,他的仇,您报不报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8

回帖

6772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72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0-6-8 08: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报仇???”他叹道:“我一声的志向,多是行侠仗义,为别人解决事,而并非是报仇。”
  正说到这里,却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道:“我也不想李振纶师傅为我报仇。”这个时候,李振纶和李子轩都朝声音望了去。只见,乌月王子已经走到了李振纶的房中了。
去。只见,乌月王子已经走到了李振纶的房中了。“你刚刚不是在读书???怎么不读了???”李振纶问。
  乌月王子道:“我闻识得这酒香,这种酒是师傅的酒,隔着纸窗和门,我都能闻的到,这种酒香有了,就代表师傅来了。所以,我出来看看。”
  李振纶道:“果然是好聪明的孩子,同时,也好香的酒。”说罢,他又倒了一盏下来,饮了下去。
乌月王子这个时候,突然下跪道:“李振纶师傅,我就是乌月王子,我多少也懂事了,我想请你,千万不要听师傅说的,让你拥有这把剑,要乌月复国。”
  李振纶道:“哦???这是为什么???快起来。”说罢,他将乌月王子扶起了。
  乌月王子道:“李振纶师傅,您知道不知道,这把剑,是不祥之物。我们乌月国,世代都是崇拜火的民族,我们以火为贵,崇拜祭奠火神,但自从第十世乌月王,从西域深处得到这块玄铁之后,国家就变的动荡不安,国民不再拜火,而是喜欢收集各类的器物,玉石宝石和黄金铜铁开始为皇室和平民所喜爱。民风变的奢靡浮华,乌月的战士战斗力也软弱了。后来高昌知道我们的事情之后,就开始派兵来讨伐,我们国家,也就灭国了。可惜,父王直到死,仍然死守着这块玄铁,以及玄铁里的黄金。乌月又怎么能够不灭亡呢???”
  李振纶叹道:“好孩子,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明事理。其实,我早就知道这把黄金剑,是不祥之物。”
  他正色对李子轩道:“剑为百器之王,已经甚为尊贵,玉剑铁剑,我觉得,都很合理,可这百器之王,又何来用纯黄金通体打造的道理???那岂非是贵上加贵??太贵重的东西,不被世间所容。我是读书之人,这点道理,岂能不懂???况且那乌月国,灭国之时也要保护此物,可见,此物与乌月灭国有关。所以,更为不祥,因此,老先生还是请回吧,这把剑,我也送还给你。乌月王子我很喜欢。就在我的白云书院就读吧。”
  李子轩叹道:“其实那乌月国,与老夫没有半点关系。老夫本是大唐官员,被派遣到西域,攻打乌月国。也就遇上了那乌月国王,老夫被乌月国王的风采所征服,索性,也就想管一管乌月国的事。公子,您平时信佛么???老夫是虔诚佛教徒,所以,相信众生平等,人生遇到不平事,应当管管。这把乌月国的黄金剑,没有王子说的那么可怕,也没有公子想的那么骇人。但是,如果说不祥,老夫倒是觉得稍稍有些不详。但是并不可怕。”
李子轩接过了李振纶递过来的黄金剑,一下拔出了,剑出鞘,寒光四射,闪动着幽幽的光芒。李子轩道:“所以,打造的时候,我刻意没有特别的打造完全剑锋,以及,剑的名字,没有刻印上去。我起名凌风,就是以大唐我们儒风的正气,以镇这乌月之物的邪气。”
  李振纶道:“以我的武功和境界,用这把剑,恐怕是驾驭不了的。”
  李子轩叹道:“驾驭的了,驾驭的了。”
  说罢,他苍的一声,将剑收入剑鞘之中。
  “在长安城的西边,有一家打铁谱子,名为丁家铁铺。公子从白云书院这里向西走,就去那家丁家铁铺,让店主丁铁匠,重新打造这把剑的刃,然后,将凌风二字,刻印到剑柄之处,这样,凌风二字至正至纯,能压邪气。公子就能够使用这把剑了。”
  李振纶倒下了又一酒盏酒。听他说话,点了点头。
  第二天,李振纶没有拿自己的佩剑,而是直接拿了这把黄金剑,一直向西走,来到了长安城的西边,来到了一家打铁铺子。这个时候还是清早,铺子里面,没有什么人。
  不过能看的出来,这里的平时的生意似乎是特别好的。因为铺子里面需要打造的铁器和农具特别的多。
  不多时分,铺子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看上去是个黝黑的汉子,但是,年纪已经有五十上下了。须发皆有些苍白。
  “您是丁铁匠吗???我这里有把剑,需要重新开刃,刻字!”李振纶道。
  “是我,丁铁匠就是我。”丁铁匠道。
  说罢,他接过了剑,仔细看了看剑刃。
  “黄金自与铜铁不同,公子稍等一会,我这就帮您开刃。然后刻字。”
  “好。”李振纶道。
  “公子请坐。”丁铁匠道。说罢,引着李振纶坐在铁匠铺外的一张桌子旁。
  铁匠铺的伙计走了上来,将茶水倒给了李振纶。
  李振纶拿起了茶,一饮而尽。
  等了大约四五个时辰,李振纶有些等不住了。
  “请问店家,打造好了吗,刃开好了吗?字刻了没有???”
  “好了好了!”
  丁铁匠这个时候,拿着剑走了出来。
  李振纶拔出了剑,只见,剑开了一寸多的刃,而且刃将近两寸,开的是大刃。剑柄下剑身处铭刻着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凌风”。这剑本就比其他常规的剑大,有了这样的刃和字,更显得威武尊贵,锋锐飘逸了。
  “多谢店家。”李振纶拿出了五十两银子。付清了打铁的费用。
  说罢,他要离开铁铺,回李府去了。
  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街上的孩子,在哭喊着跑过来,孩子的腿上还流着血:“救命啊,救命啊,恶狗咬我,恶狗咬我啊!”
  李振纶看了去,只见一只疯狗,正在追咬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李振纶一个飞身过去,一把剑刺了去。
  只见,剑未到,而剑气到了,恶狗顿时被剑气杀死。
  男孩得救了。
  李振纶走到男孩身边,将孩子扶起。
  李振纶行走江湖,有时候,身上会因打斗受伤,所以,备着些白布条,包伤止血而用。他将白布拿出,给孩子的受伤的腿包上了。
  这个时候,孩子的父母到了,千恩万谢之后,将孩子带走了。
  李振纶此时将剑拔出,仔细的看了看这把剑:“真是把好剑。看来是施正惩恶之物,并非是不祥之物。”李振纶这么想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家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此行为用户自定义信息,用户可以在foot文件里找到改行修改为自己的信息,如邮箱、联系方式、声明等

Powered by Discuz! X3.5© 2001-201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