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3-31 13: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行大师这个时候心中一动,怎么这个时候,欧阳情竟然来了。

空行大师想了又想:“李施主,空念师弟,你们先等一会,我去去就来。”

说罢,空行大师来到了少林大堂。

等他来到了少林大堂,只见,欧阳情已经来到这里多时了。

空行大师见了欧阳情,笑问倒:“欧阳盟主,怎么,今日这么有雅兴,来到少林???前几日,欧阳盟主刚刚离开少林,今日怎么折回???还是有事想和贫僧一谈???”

欧阳情笑了:“在下有弟子就在嵩山附近不远,最近我就居住在他家里,他有拳脚上的疑难,想请教于我,于是我就在他家里,连同指点他的武功,连同住了几日,同时游览了嵩山附近的景致。正好,我弟子有朋友远道而来,带来了一些南方上好的茶叶,名曰雪盏茶,我弟子尽数都送给了我,我想到,少林大师们,应该没有品尝过这雪盏茶,索性,今日上得山来,并把这雪盏茶的茶叶带来,与大师们一品茶香。”

他说着说着,空行大师已经观察的到,他身后背着的,就是江海剑。这把剑,空行大师心中也是了解的,因为,在黄金剑入藏经阁当天,泰山派掌门徐青阳手臂被斩伤,当时,欧阳情用的就是这把剑,当时空行大师没有注意和回忆是否是江海剑,如今想了起来,当时用的就是这把剑。空行大师开口问了问:“欧阳盟主,你向来是剑不离身的,你身后背负的,可是你的佩剑,江海剑???而你当日伤了徐青阳,可否也是这把江海剑???”

欧阳情道:“正是,这把佩剑,正是在下的江海剑。”说罢,他解下了江海剑,将剑拔出了剑鞘,顿时,一股寒光射出。
霎那间空行大师什么都明白了。他知道,盗剑纵火之人,应该就是欧阳情没有错。

那日,席红裳女侠看到的江海剑的背负者,也正是欧阳情。

但他还是笑了笑:“好剑,好剑!!怎么,欧阳情盟主也有这么好的剑,想必,欧阳情盟主,也是好剑之人???”

欧阳情笑了笑:“正是!我欧阳情从少年时代起,就想拥有江湖之中,最最上等的剑,这把江海剑,大师认为如何???我觉得,就算不是最上上等,可也差不多算是极品。”

空行大师看到欧阳情放在少林大堂桌上的那盒雪盏茶,接着,他唤来了弟子,对弟子说,将此茶冲泡,然后拿上两碗茶水,他要和欧阳情一起品茶。

然后,他坐在了少林大堂的椅子上,并示意,也让欧阳情也坐下了。不多时分,已经泡好了的雪盏茶被端了上来,空行大师喝下一口,随即称赞道:“果然是好茶!”

欧阳情满意地笑了笑,随后也喝了一口下去。

这个时候,空行大师笑了笑,忽然他却严肃了起来,他对欧阳情道:“欧阳情盟主既然是好剑之人,那贫僧想问了问题,欧阳情盟主,对李振纶李施主的佩剑,黄金剑,是否了解感兴趣???”

欧阳情笑了笑:“黄金剑传闻是通体黄金,应该也是上等极品,只是,藏经阁失火当日,失窃在了大火之中,在下无缘相见,所以,对这把剑,也是不太了解。”

空行大师正色道:“欧阳情盟主,请恕贫僧直言,李振纶李施主的黄金剑,前身是乌金玄铁,据贫僧了解,西域应该没有这么高贵的东西,玄铁很可能是中原流转过去的,但这乌金玄铁,至重至贵,应该是贵重过世上所有的金银铜铁,珠宝玉器。欧阳盟主这把剑,算不得什么极品,黄金剑才是极品,而且,是极品之中的极品,怎么,欧阳盟主,不想了解一下么???”

欧阳情笑了:“正因为在下也有些兴趣,所以空念大师,很早前发英雄贴,找到了我,我也前来观阵黄金剑入藏经阁了。只是黄金为剑,无论是黄金还是乌金,都毕竟俗气,这不是我欧阳情所需要的。”


空行大师笑了笑道:“其实,不瞒欧阳情盟主,贫僧和贫僧的师弟空念,如今已经知道了,纵火藏经阁,以及盗剑之人究竟是谁,只是,贫僧不便点破而已。欧阳情盟主,当日观阵,你在哪里???为何来晚???而你来晚的时辰,已经距离盗剑纵火,有段时间,你这段时间,去做什么了,可否和贫僧直言???”

欧阳情面色变了:“怎么??空行大师,认为是我纵火盗剑了不成???”

空行大师道:“我们有人证,这点您欧阳情盟主可以明白,如果不是有证据,怎么能怀疑到你。藏经阁前那么多武林中人,皆是高人,如果纵火盗剑之人没有特别的本事,如何做到在众人面前纵火盗剑???天下之间也只有你能做到。可是,纵火盗剑之人,竟然是武林盟主,这对于少林来说,也不是件好事。你财雄势大,江湖中又有你的大宗派,弟子众多,我们少林,难免不愿与你为敌。”

欧阳情道:“难道天下之间,还有少林忌讳之事???但空行大师如此说,又是什么意思???”

空行大师道:“世事为空,不要看少林藏经阁藏有很多少林武学典籍,焚之可惜。可是典籍毕竟也是空事,是空事迟早损坏,而且,我和师弟空念学遍少林,可以重新将这些武学技要书写而出,再找人印刷,重成典籍,这些不难。至于黄金剑,此物至贵难免不祥,就算通体黄金,可黄金依旧为空,失去也许是其命途,而且,从前这把剑带给了李振纶李施主很多麻烦,如今落到了你武林盟主且是好剑之人的手中,也难免不是好归宿。这些,贫僧只说一句,就是纵火盗剑之事,少林已经是既往不咎了。欧阳情盟主虽然纵火盗剑,可是少林不再追究于你,藏经阁化为灰烬,少林不再追究,黄金剑归于你的佩剑,少林也不再追究了。”

欧阳情冷笑了一下:“哦???有此等好事???那在下当要谢谢少林,不错,纵火盗剑之人,就是在下,在下其实也知道,以在下的实力,就算是少林,也不奈我何。至于李振纶,我是武林盟主,对此人颇了解。此人,侠名在外,又曾经是当朝驸马,可是我认为有名无实,如今也不是什么驸马了,我不怕他,他应该在我之下,所以,我不顾忌。我有能有地位之人,当佩世间最好之剑,如今黄金剑归了我,才是正道。”

空行大师道:“我说这些,并非没有条件,我有一个条件,只要欧阳盟主你答应了,我们少林就不追究,否则,我们少林还是会追究你的纵火盗剑之过的。”

欧阳情道:“哦???什么条件???”
空行大师道:“江湖之中,除了我们少林,是最大门派之外,你们江海派,几乎已经和少林一样,是武林最大宗派,据我所知,你欧阳情盟主,擅长内功,且懂医术。而且,江海派有一独门奇药,名为拾贝丸,有止血清毒,起死回生之疗效。我可以和欧阳盟主说明,李振纶李施主,因为救我的空念师弟,受了重伤,伤势多日未愈,如今已有性命之忧。他的生与死就在这几日。~他今日就在我们少林内堂。只要,你救了李振纶施主,那你以往做的一切,我们少林都既往不咎了。“

欧阳情道:”怎么,大师你认为,他的一条命,抵得了少林藏经阁与黄金剑吗???“

空行大师道:”抵得了。抵得了。世上一切事物,皆生住坏灭,万事为空,只有生命,最为珍贵。是我们佛门需要拯救的,所以,只要你医治拯救了李振纶李施主,那么,你以往做的一切,我们少林,都既往不咎。”

欧阳情阴冷的笑笑道:“好。好好。拾贝丸,我有。而且,如今也带在身上。我可以救他。不过,怎么医治,还得是我来决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4-3 07: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行大师听到了他的话,没有作声,面色上停了停,但还是回答了他:“好吧。只要欧阳盟主能够救李振纶施主的性命,那,要怎么做,贫僧都答应。”
说罢,就带领着欧阳情来到了少林内堂。

只见少林内堂之中,李振纶和空念大师还都在。

李振纶见到了欧阳情,眼中也流露出有些诧异,他不知道欧阳情这个时候,怎么会来少林。

欧阳情道:“好的,现在,除了我与李大侠之外,所有人请离开这个房间。我已经和空行大师说好了,我来医治李大侠,至于具体怎么医治,我说了算。”

你们都要退出去,而且,要退出这个院落。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
空行大师这个时候示意空念大师,空念大师明白,于是,二人和众少林弟子及王剑云和宝琴公主及席红裳等所有人都纷纷离开了此房间和此院落。

李振纶这个时候坐在了少林内堂,他见了欧阳情,并没有起身。

不过他却很奇怪,因为,他听见欧阳情说,欧阳情要来医治他,他听不太明白,于是问了问:“欧阳盟主,怎么,你说,你要医治我???这是怎么回事???你让空行大师和空念大师,以及其他人,都出这个房门,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欧阳情笑了笑:“李大侠,你难道不知道,你所受之伤,重伤程度已经不低于十痨八伤了吗???而且已经到了危及性命的地步了吗???我略懂医术,正好,今日上得嵩山来,空行大师和我说了你的伤势的事,所以,请我来为你医治。不过,怎么医治,却是我说了算。”


李振纶正色道:“欧阳盟主,我想,你先不要着急着为我救治,我的伤不重,也不太着急让你来救。我如今,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当日,少林寺藏经阁被纵火,黄金剑被盗一事,你可有耳闻???或者,我直言,这件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欧阳情冷笑道:“哦???怎么,李大侠何出此言???我欧阳情,可不做这种纵火盗剑之人。”

李振纶道:“欧阳盟主,不瞒你说,在贼人纵火盗剑的当日,有人看到一人身背江海剑,匆匆从少林后山跑下,手中持一黄绸包裹的长物。此人武功轻功皆高绝,试问,你武林盟主的江海剑,如何可能被别人佩戴而去??而此人又如何有这样高绝的武功???”

李振纶仔细的看了过去,只见欧阳情身后背的江海宝剑,也的确就是那日斩徐青阳手臂之剑。


李振纶道:“欧阳盟主,你只要告诉我,你背后背的,是否是江海剑即可。你必须直面回答我,否则,就是心中有鬼,不敢面对。”

欧阳情笑了笑:“怎么???你认为我会不面对这件事???你以为我欧阳情是什么人???我身为武林盟主,还怕你所让我直言的话吗???我可以直接回答你。我身后背的,就是江海剑。”他又正了正色:“而且,我也必须直言告诉你,没错!当日,纵火盗剑之人,就是我欧阳情。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以告诉你,我乃武林盟主,当佩天下最好之剑,我这个理由,请问充分吗???”

李振纶道:“你人品低劣有愧于武林盟主这个高位,武林盟主真不该由你这样的人来当任。我可以告诉你,既然你承认了纵火盗剑,那么,你就告知天下,待罪于少林,让少林来处理你,并且,将黄金剑还给少林。黄金剑,本来已经是我的佩剑,我同意放置在少林藏经阁之中,日后,就是少林之物,你还给少林便是。”


欧阳情笑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的黄金剑前身是乌金玄铁???这么贵重之物,怎么会是你的佩剑???我当真是不太理解。你这个人感情用事,做人做事都极不明智,你侠客不侠客,皇族不皇族,朝廷中人不朝廷中人,弄不清楚你是什么人,但我知道,你做什么,都很失败,你怎么可能配做黄金剑的主人???此物是宝剑,与人一样,是鲜活之物,藏经阁死气沉沉,入了藏经阁,便是入了死地,怎么可能是好的归宿???如今做我的佩剑,才是这把宝剑,最佳之途。”


李振纶正色道:“你告罪于天下以及归还黄金剑才是正途。否则,我李振纶绝对不会饶了你。”


欧阳情道:“你说这些,都是没有用的,你知道不知道,少林空行大师已经和我做了一个交易,就是如果治好了你的重伤,那么,纵火盗剑之事,少林不再追究,也就是说,少林藏经阁失火,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不再追究。而那把黄金剑,也归我欧阳情所有。”

李振纶这个时候忽然笑了几声:“怪不得你说你要来医治我,原来空行大师为了救我,竟然答应不再追究于你,可是,你未免太看低人。我李振纶是什么人,我绝对不会为了苟且偷生,而放过你这么个纵火盗剑的贼人,所以,你必须告罪天下且归还宝剑,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这卑鄙小人,如今你人品已经不再被我高看,你在我眼中也不再是武林盟主,而且我也用不着你来医治!”

欧阳情这个时候走到了李振纶身旁,阴冷的笑了笑:“你知道不知道,就算是你身上无伤,你也未必赢的了我,你明白吗???你李振纶虽然名震天下,说什么,你是武功盖世,世上一流的才俊,甚至还有人曾让你做武林盟主,但我心中却甚不舒服,我就是说,我们没有比试过,又怎么知道谁高谁低???我自来不觉得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如今身受重伤,还说这样的大话,未免不自量力。说实话,我早就想教训你,已经有段时间了,我让你侠名在我之上。今日我来医治你。好。好好。空行他老糊涂了,不知道,医治有时候和施虐差不了多少吗???稍后就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罢,他竟然一掌打了出去,打在了李振纶的脑后,他出手太快,李振纶重伤之体,躲避不及,被他一掌击中。顿时,李振纶晕了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4-5 19: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到李振纶醒来的时候,他发觉自己躺在少林内堂的一张床上,上衣已经被脱了去,连同包扎伤口的纱布,也被取下了。

他露着上半身,他身上的伤口也暴露在空气之中。但是,他却是不能动,连说话也不能。

他想尝试着动一动,但是不行,一动都是不能一动的。

原来他被人点了穴。

这个时候,却听见了房中内有噼噼啪啪的声音,李振纶定睛看了去,原来,房中的桌面上,有一火盆。

里面烧的是碳。

欧阳情站在火盆旁,看到了李振纶,笑了笑道:“怎么,你醒了???我可以告诉你,你动不了,因为你被我封住了穴道。而且,不仅仅动不了,你连说话也是不行。”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去,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匕首。他将匕首拔出鞘。然后,将匕首插在火里,将利刃的部分放在了炭火之中。

欧阳情道:“你可能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在房中烧炭???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少林,而且这个时节,已经是深秋接近初冬了,所以,少林当然是会有取暖的火盆。我只不过,就近利用了一下这个炭火盆而已。”

他走到了李振纶身旁对他说:“虽然你现在身子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你的眼睛却是能动的,我只问问你,你怕不怕???稍后,我用烧红的匕首,给你的伤口消毒,空行老和尚真是糊涂了,你伤口化脓,还能有什么好的法子医治??当然是先处理伤口,只能让你烧烫伤,让烧红的匕首烙你的伤口,使其瞬间消毒。否则,你性命不保。怎么样,怕不怕???如果你怕痛,就眨眨眼,我就不下这个手了,不过,你在我眼中,就是个懦夫,这也明白的告诉了你,为什么你不配拥有黄金剑。怎么样???你敢是不敢???这也就是我为你医治的方法,虽然是残暴了些,可是管用的。”

李振纶冷冷的看着欧阳情,他不能说话,也没有说话,目光中蕴藏着不屑。他的目光稳定而勇敢,他没有眨眼。

欧阳情有些被他的目光激怒,狠狠的说了句:“好!稍后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说罢,他来到了炭火盆前,从炭火之中,抽出了那把匕首。

然后,来到了李振纶身边,看了看李振纶,忽然,他一匕首烙了下去。

只听见烧红的匕首烫伤伤口皮肤的声音,嘶啦的一声。

李振纶的大眼睛紧紧的看着欧阳情,身体上生生的受了这一记。

他有很重的内伤,被欧阳情这一记烙下去,内伤似乎加重了,一大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伴随着李振纶的呛咳,他竟然呕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不过,他伤口处的脓血,都因为被烧红的匕首烙过,似乎达到了某种消毒的效果。
欧阳情冷笑道:“呵呵,你倒是挺有骨气的,敢让我这么治。不过,我还是不喜欢你。”


他看了看李振纶吐出的血,笑了笑道:“有内伤是吗???没关系,内伤有内伤的治疗方式,你看我,究竟怎么治你。”

他走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李振纶的衣襟:“我说实话,我真的很厌恶你,你知道吗???你做驸马就是做驸马,做朝廷中人就是做朝廷中人,这里是江湖,你为什么来江湖这里,同我们江湖中人争???还佩戴那么好的剑???我真的不理解你,所以,也更厌恶你!”

刚刚受了烙伤,剧痛之下,李振纶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伤痛的疲惫,身体和受伤的伤口的肌肉有些颤抖和抽动,有些但是他还是睁大了眼睛,冷冷的看着欧阳情,什么表情也没有。

同时,他控制不住的咳嗽着,咳出了很多的鲜血。

欧阳情被他的傲骨激怒,伸出手来,正想打李振纶一掌。

可是,却在这个时候,却听门外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住手!”

他转了身,却见,宝琴公主带着王剑云以及空行大师和空念大师,就这样闯了进来。

宝琴公主大声道:“欧阳情,你要干什么!?快住手!”

欧阳情道:“怎么???我在替他医治,看我治的重了,心疼了是么?!”

宝琴公主道:“你这不是医治!是要害李振纶的性命!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朝廷的前任驸马。我可以告诉你,欧阳情,你不要以为你是什么武林盟主,这在我宝琴公主眼里不值一提!我这就回长安,禀明圣上,看圣上发兵剿灭不剿灭你们江海派!你识时务的,就赔偿少林藏经阁失火后的损失,然后,归还黄金剑。如果不识时务,你就等着圣上发兵吧!”


欧阳情放开了李振纶,然后他走到门口:“不是不让你们进来,怎么你们却进来了???你们可否知道???别说他是前任驸马,就是现任驸马,又能怎么样???如果没有我欧阳情救李振纶,他今晚很可能会死掉!!!到时候,就算是什么前任驸马这个头衔,也救不了他!”

宝琴公主道:“我知道你没安好心,所以,没等你进来太久,就带着少林空行空念大师来了!!!你究竟想怎么样???”
空行大师看到欧阳情这个时候想要逃走,就来到欧阳情身前道:“欧阳情,你可以赶快离开少林,少林有言在先,只要你救了李振纶李施主的命,少林就不再追究于你。你将拾贝丸留下,你可以逃走!少林不再追究于你!!!”

欧阳情这个时候伸手入怀中,掏出一个锦袋。

将其扔给了空行大师之后,忽然,他夺路跳窗而逃。

空行大师将锦囊打开之后,发觉里面很多的圆圆的丸药。他闻了一下道:“没错,这是拾贝丸。”

他看了看李振纶道:“快给李施主服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4-7 01: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行大师就这样将拾贝丸用水给李振纶服下了。李振纶说是要打坐练功,这样可以调息内息,以做到疗伤的效果。

空行大师依了他。因为他的内伤的确严重,这些是需要运功调息以达到痊愈的。

宝琴公主整个下午都在这个少林的内堂之中陪伴着李振纶,王剑云则忙着配药,有些是需要给李振纶吃的药,有些是需要给席红裳吃的药,因为席红裳还有些伤还没有好。整个下午,席红裳都很昏沉,空行大师将她安排在了一个上好的房间之中,让她昏睡休息。而王剑云则忙忙碌碌配药之中,少林有不少疗伤止痛的药物,但都是散装的草药,还没有形成汤药或是药丸,这需要一样一样,细致的配下去制作下去。

拾贝丸有着很神奇的效果,李振纶服下去之后,感觉整个身体,内与外的疼痛都少了许多,他减轻了很多的痛苦。这可以使得他专心致志的运功调息。

整个下午都是这样度过的,到了傍晚,只见李振纶出了一身的汗水。满头也都是汗珠。随即吐出很多深黑色的血,宝琴公主知道这是瘀血,心中窃喜的同时,也担心李振纶能不能支撑的住。她不停的拿出手帕来,擦拭李振纶头上的汗,和他吐出的淤血。直到,李振纶的汗逐渐消除,以及他不再吐淤血。

李振纶运功到了最后,终于是不用出汗和吐血了。他收了功。但是不清楚为何,却身体突然热了起来。

空行大师来到这个房间,这个时候伸出手去,摸了摸李振纶的脉搏,他对宝琴公主道:“这是高烧,怎么,吃了拾贝丸,却又有了高烧,这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王剑云这个时候,也在房间里面,他认为,或许是药物与身体之间的相抵作用。他认为,再过一夜。或许就好了。

这真的是非常难熬的一夜。李振纶躺在床上,他包扎好了伤口,穿着衣服。身上盖的,却是很厚的棉被。
他不停的打着摆子颤抖着。

宝琴公主在房中伺候着他,不停的给他掖着被子。

李振纶高烧之后,陷入了昏迷和半昏迷之间。偶尔他很清醒,偶尔似乎又像是高烧的有些意识模糊起来。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证明,他被伤痛折磨的有些软弱了。

到了半夜,宝琴公主还是不敢睡。还是要在房间之中,照顾李振纶。

李振纶昏迷着,似乎是口渴,不停的要水喝。宝琴公主连忙将房间中桌子上的水壶中的水倒入到了水杯之中。然后,拿给了李振纶,李振纶勉强的清醒了一会,他坐了起来,将水饮下,并递给宝琴公主杯子。等到宝琴公主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李振纶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他抓住了宝琴公主的手。

他抓住了之后就没有放松,他有些悔恨的声音道:“公主,你知道不知道,其实,我有些后悔做江湖中人,倒不是后悔我救过雪临,而是我,我真的不该做江湖人,来到这里搅上这里的是是与非非。就是因为我是个江湖人,害得公主与我吃苦了。我与你本有婚约,公主,对不起,我没有守护好我们的婚约,没有保护好你。公主,对不起。对不起。公主,我爱你。你不要走。不,不不。王剑云王兄一表人才,正可谓是文武全才,你就好好嫁给他,并和他同房吧。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有他照顾你,我就放心了。”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说着说着他竟然又昏睡了过去。

宝琴公主一直握住了他的双手。迟迟没有放开。看着他,两行热泪滚落了下来。


王剑云这个时候给李振纶送煎制好的汤药,来到这个房间,看到李振纶和宝琴公主如此,不知道为何,他心中仿佛受到了重击,非常的不舒服。但是,他还是保持沉默,假装没有看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2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将煎好的汤药放在了房中的桌上,看到宝琴公主还在握住李振纶的手。丝毫没有感觉到他来到了这个房间。他看到了宝琴公主落了泪,他本来想走过去,帮她擦下眼泪。后来想想,却没有挪动脚步。他怕打扰了李振纶和公主。王剑云叹了口气,没说什么,随即他退出了李振纶的房间。

他来到了少林寺的厨房。继续煎药,这次的煎药是给席红裳席女侠送去的。他坐了下来,煎着药
。看到火光的跳动,不一会药煎好了。他用毛巾垫了一下,然后拿起了药壶,就这样来到了席红裳的房间。

刚刚推开了席红裳的房门,发觉,席红裳已经醒了,但就是没有力气起身,她还躺在床上。

他将药放在了房中的桌上,然后来到了席红裳的床旁,对她说:“席女侠,怎么,醒了吗???”


席红裳看到王剑云来了,于是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是王公子来了吗???最近这段时间,你总是煎药给我,对此,我特别感谢。”

王剑云笑了笑:“不必客气,我非江湖中人,但却是江湖中人,李兄李振纶的朋友,所以,跟你也算是朋友了,席女侠受了伤,我为你煎药也是应该的。”

席红裳看了王剑云去,发觉王剑云是一张年轻而清俊的面孔。她不禁有些奇怪。

她问了问王剑云:“王公子,您如今感觉年纪不是很小了,你成家了吗???有家眷吗??”

王剑云笑了:“我其实是当朝驸马,就是宝琴公主的夫君,前几年圣上昭告天下的事,怎么,席女侠不知道吗???”

席红裳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个江湖人,心中所思所想都是江湖中的事,所以对朝廷颁布旨意,我一向都不是很清楚。”

她又有些奇怪:“你说,你是宝琴公主的夫君,那么,李振纶,李大侠,又是宝琴公主什么人???”

王剑云叹了口气道:“他也是驸马,是宝琴公主的前任驸马。”

席红裳有些不解:“这,算是怎么回事???”

王剑云笑了笑,他将药壶中的药倒进了一个碗中:“席女侠,这药有些凉了,你喝下去吧,对于我们三个之间的事,应该还是比较曲折的,今后有时间,我再同你细说。”

席红裳接过了药,对王剑云投过去了感激的神情:“无论如何,我席红裳还是非常感谢你王公子的。”


说到这里,她不禁有些羞涩,脸上有些微红,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拿着药,一饮而下。



不知不觉,一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宝琴公主俯卧在李振纶的床上已经睡着,等到了清晨,李振纶却醒了。

他的高烧退了,人也醒了,他看到宝琴公主俯卧在床上睡着了,于是,他起了身,下了床,将鞋子和衣服穿好,然后,将宝琴公主抱起,将她放在了床上,并且,帮她盖好了被子。

然后,他来到了木桌旁,将木桌上的药壶之中的药倒了出来,倒在了一个碗中,然后,拿过了碗,将药饮下。


不多时分,宝琴公主醒过来了,她看倒李振纶正在喝药。

“振纶,怎么,你醒了???你在喝药吗???那药凉了,我去厨房给你热一下。”

她发觉自己和衣睡在李振纶的床上:“不好意思,振纶,我这是,睡着了吗?”

李振纶走倒宝琴公主身边,温柔的对她说:“公主,你帮了我一夜,都很累了,就不用帮我热药了,这药不是很凉,我喝下去了。没事。你还是睡吧。”

宝琴公主道:“振纶,你的烧退了吗???”

李振纶道:“应该是退了,我现在不热了。”

宝琴公主起了身,她从床上起来了:“振纶,你身上的伤怎么样???还疼吗???”

李振纶笑着摇摇头:“并不怎么疼痛,都还好。虽然欧阳情给我添了烙伤,可是,他的医治手法,还是很管用的,我伤口似乎不化脓了,而且,似乎结了痂。”

宝琴公主道:“等我回京同圣上禀明此事,看他欧阳情和他的江海派,怎么个收场!”

李振纶叹道:“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云烟,欧阳情就是太重视武林盟主这个头衔,所以才惹出这样的祸来。未来,少林似乎也要弃了他了,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4-28 09: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看着窗外的黎明,好像想清楚了什么,他转了身,对宝琴公主道:”公主,我们,我们放欧阳情一马吧。”说着,他脱下了上衣,解开了身上裹伤的纱布,只见,身上的伤果然是结了痂。

李振纶微笑着对宝琴公主道:“你看,我的伤都好了很多了,虽然欧阳情对我的治疗手段是野蛮了些,可毕竟有效。他的拾贝丸,我吃了之后,也感觉好了很多。”

宝琴公主叹道:“振纶,你知道不知道,他是坏人,他不仅仅烧了少林的藏经阁,而且,他还夺了你的佩剑!怎么,你不恨他么???

李振纶道:”其实我并不恨他。而且,他毕竟救了我的命。那把剑,我本不想要,就当是送给他的答谢救命之恩之物吧。”

宝琴公主道:“他不是好人,你和少林怎么宽容,他也不是好人。未来可能还会继续做坏事。怎么,不整治他吗???留着这么个恶人,世人迟早还要被他所害。”

李振纶道:“我们江湖中人的事,就不要劳烦圣上了比较好。让我们江湖中人自己解决,你看,公主,这样可以吗???”

宝琴公主道:”其实皇兄日理万机,我实在事不应该什么事情都去劳烦他。你说的也对,振纶,我都听你的,那这件事情就不禀明圣上了。

李振纶笑了笑,然后他将纱布包好,同时穿好了衣服,对宝琴公主道:“公主,天亮了,我药也喝下去了,我没什么事,想出去走走。”

宝琴公主也笑了:“振纶,我陪你出去如何???”

李振纶道:“公主你累了一夜,还是休息一会吧,这一夜我睡的很好,我就是想出去走走。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仔细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以及未来,我需要怎么做。”


说罢,他让宝琴公主躺在床上,并帮宝琴公主盖好被子。然后,李振纶一个人,来到了少林寺的院落之中。

这个时候正是黎明,外面的空气非常的好。

他来到了一处槐树下,槐树下面有石桌石凳。他坐下了。正待他观望这里的景致。

这个时候,一抹红光,就这样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仔细的看了,竟然原来是席红裳。

“怎么,席女侠,你这么早也起来了???”李振纶道。

席红裳笑了笑:“李大侠,早。”

“你的伤怎么样了???”李振纶问了问席红裳。

席红裳道:“我的伤基本伤好了,你的伤怎么样???李大侠???”

李振纶笑道:“我的伤基本上也好了。谢谢席女侠的关心。”

席红裳叹道:“如果不是因为救我,李大侠就不会出现内伤,你本来就很重的箭伤,加上因为我而受了内伤,想到这里,我十分的过意不去。”

李振纶道:“席女侠为我说出了纵火盗剑之人的线索,对于少林和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应该感谢才对,所以,救席女侠,受些伤,也是应该的。”

席红裳道:“千万别这么说,否则我心中更过意不去了。~”

她看着远方太阳升起,黎明的晨光甚好,心中有些愉悦。

于是说道:“其实这些天,除了要感谢李大侠你之外,还有一个人,我要特别感谢的,那就是王剑云王公子。他一直帮我煎药。还送到我的房间里面给我吃。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也很感谢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4-29 19: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席红裳看了看李振纶:“其实,我问一下,李大侠,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李振纶道:“你想问什么???”

席红裳道:“我想问问你,李大侠,我们算是朋友吗???”

李振纶道:“我们当然算是朋友。”
席红裳道:“那我们可以说一些心里话吗???”

李振纶道:“当然可以,我们当然可以说一些心里话。”

席红裳道:“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想跟李大侠说的是,关于李大侠,你救了我,帮助了我,我真的是心存感激。是感谢你,也是尊敬你。但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是朋友。但是。。。”

李振纶道:“但是什么???”

席红裳道:“我想说的是,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是很想了解一下王剑云王公子。不知道为什么,想了解,他是否成家了,家眷怎么样。他有什么爱好,爱吃什么菜,爱喝什么样的酒,爱读什么样的书。”

李振纶道:“王剑云王兄已经成家了,妻子就是宝琴公主。”

席红裳道:“这个我知道,王剑云王公子已经跟我说过了,可是,我怎么看,宝琴公主也不像是他的妻子。倒是挺像你的妻子的,你,你又是怎么回事???王公子跟我说过,你是宝琴公主的前任驸马,对吗???那到底,你们谁是宝琴公主的丈夫呢???


李振纶叹了口气:”王兄虽然现在是现任驸马,但是宝琴公主,应该是心中有我,所以,没有同他同房。我虽然已经不再是驸马了,。但是宝琴公主,却依旧爱我。可能,这也是命运的造化弄人吧。“

席红裳道:”哦,原来如此。那王公子,有家眷,却也还是和没有家眷一样。“

这个时候,黎明就要过了,清晨到来了,满院子都是清新空气的清香。


宝琴公主的一个下人走了过来,来找李振纶,看到李振纶在同席红裳说话,于是对李振纶道:”李大侠,宝琴公主让我来寻您和席女侠,说是可以吃早餐了。”

李振纶应了应她,然后对席红裳说:“席女侠,走,我们吃早饭去!”

宝琴公主叫少林厨房煮了白粥,并且让李振纶,王剑云,席红裳,和几名下人,一起到房间里吃饭。

几个人坐在李振纶的房中,就这样用过了早饭。

刚刚吃完,却看外面有少林空行大师与空念大师前来,空行大师道:“李振纶施主,请与贫僧来少林内堂,贫僧与空念师弟,有话要与你说。”

李振纶随着空行大师和空念大师,来到了少林内堂。
空行大师道:“请李施主前来的原因是,贫僧和师弟空念,已经想好了,对于欧阳情,少林可不追究其纵火盗剑,但是,由于他已经堕入邪道,不走正道,所以,明年的武林盟主主持的武林大会,少林将不再参加。”

空念大师道:“昨日,泰山派飞鸽传书给我们少林派,说是徐青阳徐掌门手臂已废。等于武功已去大半。徐掌门已经不适合再担当掌门一职。所以,欧阳情等于是与泰山派结了仇。明年武林大会,泰山派也不会参加。”

李振纶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就是少林和泰山两大武林正派,都要弃了欧阳情了???”


空行大师道:“正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5-1 08: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空行大师接着道:”其实,对于欧阳情,贫僧那日对他说,只要他救了李施主你的性命,就对他纵火盗剑一事不再追究。这是权宜之策。少林并非是不明事理不问是非。我少林是何等宗派,怎么再会和这种不讲道义的人同流合污???哪怕他是武林盟主。所以,今后少林将不再支持他做武林盟主。而且,不仅仅是不支持他做武林盟主,而是,要将其从武林盟主的宝座上拉下来,不再允许他再以武林盟主之位之名作恶。“

李振纶道:“名利不过是过眼烟云,欧阳情一生重视武林盟主之位,却没有想到,最终武林盟主之位也怕即将要离他而去了。”

空行大师接着道:“对于黄金剑,贫僧和师弟空念,有自己的想法。“

李振纶道:”大师但讲无妨。“

空行大师道:”贫僧以为,黄金剑是人世间至贵之物,至贵之剑,本来应该是皇室所有。此物前身是乌金玄铁。所以,是中原之物的可能性很大,不太像是西域之物。如今圣上没有将剑占为己有,而是将这把剑,赐予了李施主。李施主就应当好好拥有这把剑,为天下黎民百姓,行侠义正义之事。所以,这把剑,落入了坏人欧阳情手中,是大大不妥。这把剑,还是应该夺回,为你李振纶李施主所有。“

李振纶道:"可是大师,这把剑,大师的意思,不是不追究其欧阳情纵火盗剑一事,不是将剑已经送给了欧阳情???如今讨回,是否是有些失信呢???“

空行大师笑了笑:”欧阳情不是普通恶人,他身为中原武林盟主,财雄势大,所立宗派弟子众多。但他竟然使出十日伤这样的阴毒武功伤人,又纵火盗剑,烧了少林藏经阁,以及夺了你的佩剑黄金剑,此人特殊,对待他要用特殊的方法。贫僧那日为救李施主,不得已而对他说不再追究他纵火盗剑之罪。但贫僧仔细想了,少林是佛门重地。佛虽宽容,但却最有原则,我们绝对不能纵容坏人。他已堕落如此,那么,我们利用了他,又有何妨???贫僧就当利用了他帮李施主治疗伤势。而过后,还是要追究的,对于此等坏人,不必有信!!!少林藏经阁被烧,已经无法还原,这事作罢。但是李施主你的佩剑黄金剑,却在他手中。因此,还是要讨还的。贫僧,就再想着,是如何讨还,怎么讨还。“

李振纶道:”没想到大师所想,还有如此深意。在下暂时不太打算此时追讨此剑,只想先回长安,宝琴公主已经离开长安半月,时间久了,怕圣上担心。其他事宜,还想从长计议。“

空行大师道:”好说好说,李施主可先回长安,今后的事,我们再用飞鸽传书,再在信中讨论。“

李振纶道:”事不宜迟,在下想今日就离开少林。返回长安。“

空行大师道:”好好,贫僧这就为李施主准备返京事宜。”


李振纶道:“不必怎么准备。”说罢,他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我出行所带不多,只有这十万两。为的,是感谢少林空行大师对我的救命之恩。此外,请少林给我们准备一些粮草干粮。今日,我们就上路。”

空行大师道:“不可不可,李施主受伤一事,根本原因,就在于我师弟空念,如果不是他急于普渡众生,要藏剑于少林藏经阁。也就不会请你来少林,也不会请其他门派的人来少林,你和其他门派的人不来少林,李施主也不会救空念师弟而受伤。因此,根本原因,是少林对不住李施主,哪里还能让李施主再舍钱财给少林???粮草干粮一事,贫僧已经为李施主准备好了,就等李施主回长安,就给李施主带上。”


李振纶一再想给空行大师这十万两银子,可是空行大师一再不要。空念大师也不要此银两。索性,只好作罢。

于是,李振纶与宝琴公主,以及王剑云及席红裳,就要离开少林了。

但是,宝琴公主认为,这样离开,未免不妥,她认为少林应该收这十万两的银票。宝琴公主从怀中又拿出二十万两银票,这是她身上仅存的剩下的二十万两。连同李振纶的十万两。一共三十万两,她对空行大师说了,别的暂且不论,少林藏经阁被火焚毁,的确是可惜,也跟李振纶有些关联。为了重振藏经阁,这三十万辆,就当是朝廷赠予少林藏经阁之钱物。

空行大师不太敢违逆宝琴公主的意思,而且宝琴公主与李振纶是一番好意,也就接受了,并且对两位千万分的感谢。

李振纶连忙回礼,并且也说了,万分感谢少林空行空念大师,尤其是空行大师的救命之恩。

接着几人就上路了,李振纶让席红裳也去长安,一方面,长安比较安全,有什么事情,欧阳情若来寻仇,李振纶对席红裳也是个照应。此外,长安有好酒,且席红裳喜好饮酒。李振论要回长安好好请席红裳饮酒。王剑云也想请席红裳饮好酒。

席红裳执拗不过,只好作罢。随李振论他们而去。更关键的,是她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对王剑云要请她饮酒,似乎很高兴开心。

就这样,众人告别少林诸位大师,并且骑马坐车,向长安的方向前行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14日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GMT+8, 2024-5-19 03:25 , Processed in 0.0594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