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dministrator

《凌风传奇》作者:秋兰 (云起,晋江,红袖 同步发表)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4-3-15 21:2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雪临赞同了李振纶的话,并点了点头。

几个人正说着话,这个时候,却见门外,一阵菜香传来,原来是沈灵儿来了。

沈灵儿安排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菜,并叫下人端来了。

李振纶这个房间里面的圆桌不小,所以也可以放的下这些菜肴。也可以坐的下十个人。

宝琴公主让沈灵儿进了房间,并安排下人,把端上来的菜肴都放在桌上。

菜很丰盛,做了十个菜,一个汤。汤盆很大,整整的一大盆柿子鸡蛋汤。

由于李振纶有重伤,所以,沈灵儿安排厨房大多做的是荤素搭配的菜或是素菜,太过油腻的就没有安排。

江雪临问了问李振纶:“李师傅,您可以吃些吗??”

李振纶道:“我没关系,伤不是很痛,的确肚子有些饿了。来来,咱们吃饭!”

王剑云有些不解:“李兄,除了空念大师的凝香散,你最近有没有吃些别的什么药物???按理说不能啊,我给你接骨,包扎,以至于到了这个时辰,你身体看上去不那么虚弱,都挺过来了,这很像是服过什么药。但是,你一直同我们在一起,没看到你吃别的药啊。”

李振纶这才想起来:“的确吃过,你们是不知道,江湖人称短剑红衣的席红裳席女侠,也在庄上,昨日她见过了我,并给我带来一瓶药,我吃下去过,的确,伤不那么痛,你给我接骨疗伤,我也都挺的住。”

“哦???药在哪里???”王剑云问。

李振纶这才想起来:“在衣服里面,说罢,指了指他的脱下的衣衫。”

王剑云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玉瓶,打开后,拿出一颗,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惊奇的说到:“果然是上好的药材做的药。的确是不同凡响”

王剑云正色道:“我虽然是朝廷中人,可是也听说过这红衣短剑女侠的侠名,怎么,她怎么可能出现在庄上,而且,又怎么可能和你相见呢???”

李振纶笑了:“这件事真是一言难尽,一时半刻,也很难说的明白。”

宝琴公主道:“既然是江湖上的朋友,又是位女侠,那何不请她前来,一起吃顿饭???”

李振纶道:“席红裳女侠,是江湖上有名的孤高之士,江湖上侠名很盛的,都知道她为人清高孤介,而且来到庄上,也是隐姓埋名,如今,人家没有主动出现,我们冒昧去请,恐怕也有些不妥。没关系,先就不要请人家了,我们吃饭。大家都饿了吧。”

宝琴公主叫下人们拿来五把椅子来,大家就要就坐吃饭。

但是李振纶忽然想起来了,江雪临的儿子,王思勤怎么没来,让一个五岁的孩子留在房里没有吃饭,这不像话。

于是问了问江雪临,为什么孩子没来,江雪临和他说,因为儿子太小,顽皮好动,还不怎么懂得礼数,怕来了后打扰了李振纶的清净,所以没敢让来,李振纶有些不安,又略有些不悦,怎么能让孩子那么小一个人留在家里呢???于是让江雪临夫妻二人速去将王思勤带来。

江雪临会意,这里和他住的地方不远,都是在宋家庄庄主的大宅院之中,所以,就让沈灵儿回去带孩子来。

于是,李振纶等人又等了一会。

等到沈灵儿和孩子来了之后,宝琴公主又安排了一把椅子。众人连同江雪临与沈灵儿的孩子王思勤一起六个人,大家很开心高兴的坐在一起吃了顿饭。

李振纶吃不下太多东西,但是对桌上的柿子鸡蛋热汤很是喜欢,宝琴公主盛了碗白饭给李振纶,又拿出一个空碗,给李振纶盛下一碗汤,就这样,李振纶和众人热闹的并饱饱的吃下了一餐饭。

吃过饭后,下人收拾碗筷,宝琴公主和沈灵儿也帮忙规整房间。王剑云让李振纶安静的睡下了。江雪临和沈灵儿以及王思勤就回到他们住处。

宝琴公主知道李振纶需要休息,于是,就和王剑云各回各的房间了。

王剑云拿着宝琴公主和江雪临拿回来的诸多药材,回到自己房间,也在思考怎么配药,不过,他没有拿走席红裳的那瓶药。而是将药放在了李振纶的枕头旁,叮嘱李振纶醒了之后,再服下几颗药丸。

李振纶在房间之中睡了一个下午,他睡的很沉,一觉睡到了傍晚。

等到傍晚的时候,他醒了。

看到枕头旁边的玉瓶,想起了王剑云的话,拿起了药瓶,打开后,又吃下了三颗药丸。

由于他的骨伤和伤口也被王剑云重新处理包扎过,这次,他感觉伤处其实是好受不少的。

他刚刚想走下地走走,却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这间房的房门却打开了,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

李振纶认真看了过去,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人称短剑红衣席女侠,席红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4-3-16 18: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写了这么久,秋兰今天也插播一段对于《凌风传奇》的心得。
============================================================
《凌风传奇》我写了十多万字以上了,这篇小说的第一章是我二十二年前写过的《曼陀罗之焰》(又名《乌月帝国》)我在这个的基础上重新建立起一个新的小说来。其实我二十二岁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内心情况是蛮奇怪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写一个西域乌月族的故事。但《凌风传奇》,我不想写成是乌月族的故事,而是把故事搬到了中原及长安。小说主人公是李振纶。这是个君子与君子剑的故事。君子就是李振纶。君子剑就是黄金剑。认识了秋官之后,我整个人都阳光了。李振纶的形象就是按照秋官的形象而写的。黄金剑的前身是块乌金玄铁,虽然出现在乌月,但未必不是中原之物。它不是魔物,是君子玄铁,后来被打造成了君子剑。只有君子才配使用它。但是君子
君子剑的命运,大多是波折坎坷的。具体是什么,就看我写着写着细细道来了。《凌风传奇》这个小说是我这么多年来,最爱的一部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4-3-17 13: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席红裳走了进来,手中却还提着一物。

李振纶仔细看了去,原来是个食盒。

席红裳走到房间的圆桌旁,将食盒拿到了桌上。然后,打开了。

李振纶这个时候起身,下了床,走到了圆桌旁,看了去。原来,食盒很大,但只有一层。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个大鱼盘,鱼盘上有条红烧好的大鱼。鱼好像是鲤鱼,非常肥大。

李振纶有些不解:“席女侠,您这是。。。”

席红裳笑了:“我知道你受伤身体不好,今天早上,又听到有些农人,说看到你晕倒在了田间。所以,我从厨房借来了渔具,去宋家庄的河边,钓了一条大鲤鱼,回来之后,吩咐厨房做了,给你补身体用的。”

李振纶有些感动:“席红裳女侠,你和我萍水相逢,你之前就赠药在先,如今又送了我这大盘鲤鱼来,我李某真是不清楚该怎么感谢才好。”

席红裳笑了:“江湖传闻,李振纶是正人君子大侠,其实我早前无缘相见,今日见了,我觉得我真的很荣幸。其实没什么,我们江湖儿女,行走江湖难免受伤,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李振纶有些惭愧:“其实说到吃东西,我倒是惭愧于席女侠。”

席红裳道:“哦???有什么事惭愧于我???”

李振纶道:“刚刚上午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吃过饭了,本想邀请女侠你前来,我却因为我们比较陌生,并不怎么认识,而没有冒昧去打扰你,也就没有请你前来。你说,我这算不算是惭愧???”

席红裳道:“其实你不用惭愧于我。我是不会来的。因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原因,太多人的饭局,我是不参与的。但是,我却是可以来送你这盘鲤鱼。这是我的自由。”

说罢,她笑了笑:“好了,李大侠,我的这盘鲤鱼送到,我也该走了!”说罢,抱拳之后,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李振纶却不允许她走。情急之下,他几个箭步,来到了房门之处,挡住了房门,但是有些牵动撕扯了伤口,顿时,他伤处一阵剧烈的疼痛,李振纶抚着伤口,头上流下汗来。

席红裳见状,有些惊愕,连忙扶着李振纶:“李大侠,你这又是怎么了???你这又是何必???”

李振纶喘着气,抚着伤,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处流下。

席红裳拿出手帕,帮他擦了擦:“李大侠,你为什么不让我走,这是为什么???”

李振纶道:“其实李某真的很想知道,席女侠,最近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究竟是谁要挟你,你遇到的劫匪,劫匪是谁???你能告知李某吗??”

席红裳叹道:“这些与你李大侠无关。我来送鱼,可不是借此而为了让你帮我,你误会我了。我席红裳,江湖人称短剑红衣,我不是这样的人。我看我还是走吧。”

李振纶执意不让她离去:“之前承蒙席女侠赠药,我的伤的疼痛减轻很多,才使得我挺过了二次的接骨和包扎,如今,席女侠又拿鱼来给我补身体,李某觉得,无以回报。所以,请你告诉我,席女侠,你遇到了什么难题,还是谁敢欺负了席女侠,说出来,我李振纶帮你解决。”

席红裳道:“虽然我赠药送鱼给你,可是真的不想让你来帮我,让你卷入其中。”

李振纶道:“如果席女侠今日不说明白,我就不让席女侠离开。我长安李振纶想帮助你,席女侠,告诉我,好吗???虽然我知道席女侠是孤高之士,但是应该席女侠也是不拒绝交朋友的吧,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席红裳有些犹豫:“这。。。”她看到李振纶的伤似乎非常疼痛,于是接着说:“来来,我先扶你到床上。好吧。。我其实也想结交你李大侠这个朋友,那我不妨和你说说。”

说罢,她扶李振纶回到床上坐下来,并且,她拿来了一把椅子,也坐下了,她想了想,于是缓缓道来:“就是,我前几日,路经少林地界,我本来行侠江湖,途经嵩山,走的累了,实在想喝一口水解渴,知道山上就是嵩山少林寺,就想到少林喝些水。

原本我走的是后山,想从后山的小路走上去。可是,当我走到少林附近的时候,忽然发现少林那边,有浓烟冒出,升腾至云霄。距离很远都能看的到,我又仔细看了,似乎那少林山上,似有火光,好像什么房屋楼宇燃烧了。正待我奇怪。

这个时候,我却见了一个人,带了一个狭长之物,匆匆忙忙从山上走来。”


李振纶道:“这人是谁???为何又带狭长之物???狭长之物。又是什么???”

席红裳道::“这个人,由于蒙着脸,我看不清楚是谁,但是,他背上的剑我认识,应该是武林盟主,欧阳情的江海剑。因为武林盟主去年宴请江湖人士,我去过,就曾经见过这把剑。至于他手中的狭长之物,不知道是什么,似乎是个棍子,又似乎是把剑,上面用黄绸子包裹,看不见里面是什么。”

李振纶道:“你遇到的劫匪,难道,就是这个人???他看到你了吗???”

席红裳道:“看到我了,随即就给我一掌,他这掌我招架不住,一掌就被他打飞,好在我也有些内力护体,没怎么样。刚要起身,他又要近我身前,想取我性命。我也正惊慌该怎么办,却听少林后山的守山僧人前来。那人害怕,转身就飞身走了。所以,我这个,就算是遇到劫匪,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东西,人家要杀我灭口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4-3-18 19: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到这里,李振纶沉默了,他没有想到,席红裳的所谓的劫匪,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真是奇怪,这个人,蒙着脸,拿着一只包裹着金绸的狭长之物。狭长之物,是什么???而且,他背后背着江海大侠欧阳情的江海剑。这个人是谁???”

李振纶在心中思索着。

席红裳这个时候接着道:“当时那个人给了我一掌,我除了胸口疼些之外,没有什么感觉,所以也不觉得是受了伤。我见他跑掉了,少林的守山僧人前来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事没有,我都回答,没有事,而且,我也问了守山僧人,少林怎么了,守山僧人对我说,是山上少林寺的藏经阁,燃起了大火。我这才明白,原来火光是藏经阁。我没有再上山,不明那人的来意,也不明少林与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此人从少林山上下来,难不成是和山上少林人有瓜葛???我自来是独来独往,与少林没有什么交情,也自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我改变了主意,下了山,走小路,去长安的方向,走同嵩山相反的路,先躲一段时间再说,于是,辗转,不清楚为什么,就来到了这宋家庄了。”


李振纶叹道:“原来如此。其实,席女侠,你知道不知道,我那日,其实就在嵩山上的少林寺之中,少林藏经阁大火,就是因我相关。其实席女侠你多心了,少林寺是名宗大派,那个出手打你之人,鬼鬼祟祟,很可能是偷了什么东西下了少林,应该不是少林的人,这件事情,不关少林派什么事的。”

席红裳道:“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好人坏人,谁能保证,少林就一定是都是好人组成???我索性不信他们,所以,来到了宋家庄。”

她目光一转:“但有一件事可以肯等,那人武功绝顶,我武功在江湖之中,已经算上乘,他竟然一掌就把我打的飞了几丈远,可见的此人的功力了,他背后背着江海剑,想必,此人不是武林盟主欧阳情本人,就是欧阳情的朋友亲信。这么大的人物,他做事被我看到,你说,我是不是遇到天大的难题了???或者说,人生已入死路。所以,李大侠,还是算了,你是帮不了我的。

李振纶道:“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席女侠已经把你的所谓路经劫匪,遭遇天大之事一事与我讲了,我也不妨和你说说我的事,其实,我这些年,曾有一把乌金黄金剑,做为我的佩剑。”接着,他简明扼要,将黄金剑如何到他手上,以及他为何上少林,上了少林之后,发生了什么,藏经阁如何大火,黄金剑如何丢失,他又为何受伤这些事,简单的脉络和席红裳说了一说。

他想了想,接着道:“少林为了黄金剑而开设道场超度亡魂,就将黄金剑上面覆盖了一张黄绸,你说,你看到的那只狭长之物上,也覆盖了黄稠,那么就和少林之中黄金剑上的黄稠一模一样。这说明,这黄稠包裹的,很可能,是在少林藏经阁大火之中丢失的黄金剑,席女侠,你告诉我的这些事,实在是太重要关键了,原来黄金剑果真是被人偷盗了,而且此人,很可能是放火烧藏经阁之人!”

席红裳叹道:“如此的话,那真是巧合了,而且,也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怎么那么关键的人和事,让我遇到了!”

李振纶道:“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可以这样,明日即折返回少林,和少林空念大师及少林主持空行大师商议,看看怎么处理此事!你放心,此人,如果真的是欧阳情盟主的亲信,或者就是欧阳情本人,那都不用怕,少林乃是天下武林,第一宗派,这么大的门派,自能有解决之法,到时候,我李某和少林,都一定会保护席女侠你的安全,同时,将纵火盗剑之人,刑之以法。”


席红裳道:“我自来独来独往,不太爱和少林有什么交往,也不太想寻求少林庇护。但是,这件事,该告诉少林的,还是会告诉少林,毕竟少林藏经阁被火烧一事,是大事。可是,李大侠,你久居长安,人人都说你曾是当朝驸马,你算是朝廷中人,不知道我们中原武林之中,武林盟主的厉害。欧阳情地位超然,多少年都是赏善罚恶,发号施令的,他的话令,江湖中人无人不敢不听。就算是少林这样的大派,面对武林盟主,恐怕,也是不那么有原则的了。因此,这件事,李大侠你还是不要管了。”

李振纶道:“事关席女侠你的安全,此事,怎么能够不管???而且,此事,又关系到少林藏经阁大火的元凶,黄金剑的来去存无的关键!!!所以,此事,必须要管。你放心,我李振纶,明日就回少林,你席女侠如果不想去,可以不去,但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合理妥善的结果。”

二人正待谈话,却听门外,江雪临来了,神灵儿又吩咐厨房做了好饭好菜,下人们端来,要吃晚饭了。

李振纶对席红裳道:“席女侠,你可否赏脸,今晚,在这里,同李某和李某的朋友,吃顿饭???”

他见席红裳不太愿意,又道:"怎么,席女侠,你不想么??如今已经入傍晚,再等一会,日头就落了,难道席女侠又要一个人吃饭么???可否在这里和大家吃个饭,就当我李振纶答谢席女侠你的赠药送鱼之恩。“

席红裳笑了:”赠药送鱼之恩,李大侠说的太严重了,哪有什么恩情,这些都是小事,我们江湖儿女,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好吧,我就留下,和你们吃顿饭。“

李振纶笑了,他想了想,从来到宋家庄,还没有请宋家庄庄主来吃饭,由于宋家庄庄主请他饮酒,又安排了李振纶一行人的食宿,李振纶十分感谢。所以对于宋家庄庄主,他也是要答谢的。于是叮嘱江雪临,让庄主前来,于是,李振纶大人孩子等六人,加上席红裳和宋家庄庄主一共八人,一起用了晚饭。

沈灵儿还是安排了十个菜,也都是菜虽香而没有太过油腻。席红裳送给李振纶的大鲤鱼,被李振纶放在了圆桌中间,是当作了第十一个菜。但大家都知道这个菜是席红裳送给李振纶的,所以都没怎么吃。席红裳更是要看李振纶多吃鱼才安心。

宝琴公主用勺子盛了许多鱼汤浇在李振纶的白米饭上,同时夹了鱼肉给李振纶吃,鱼肉上的刺,也被她用筷子小心夹出了。大鲤鱼特别肥美好吃,这样,使得李振纶多吃了些许米饭。

宋家庄庄主是爱饮酒的,他和席红裳也认识,虽然他之前还不知道她真实身份是什么,但他知道,她很能饮酒,因为,他看到篝火晚宴那天,席红裳一人就饮下三坛烈酒。于是,今晚就又安排了几坛烈酒上来。李振纶这回是不能喝了,江雪临和宋家庄庄主已经说清楚了李振纶的身体受伤的情况。并且,李振纶也介绍了席红裳的真实身份给庄主,席红裳虽然孤介,但是为人豪爽。如今也不介意身份被告知宋家庄庄主。八个人吃饭饮酒,又兼闲聊,吃到夜黑。江雪临怕李振纶有重伤撑不住,于是没过太久就提议散了饭局。

但这是热情美好而快乐的一晚。每个人都兴致勃勃,意犹未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4-3-23 12: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到大家散了饭局,李振纶叮嘱大家都各回各的房间,包括也送走了席红裳,送走了宋家庄庄主。但这个时候李振纶发觉,王剑云有些倦意,因为李振纶下午的时候休息了,公主等人应该也在下午的时候在各自的房间休息过,只有王剑云忙于配药,所以他没有休息。几日的忙忙碌碌加上饮了些宋家庄的烈酒,因此有些倦意。

宝琴公主,叫来下人,帮助王剑云,让下人先叫人扶着王剑云。好好让他休息睡觉。

王剑云回了自己的房间,下人们帮他脱了鞋子,枕了枕头,盖了被子,王剑云不知不觉睡了。

李振纶没有睡。

散了饭局,等下人们打扫干净房间,以及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房中很安静。他一个人站在窗旁,在思考着很多问题,这个时候,窗外银色的月光铺洒下来,屋外的草木树植被,连同李振纶,都被洒上了月光,仿佛,这一切仿佛都要融入了这迷人的月光之中。

李振纶站在窗子前面,一个人在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席红裳跟他说的话。

这个时候,却听到门外有人。

李振纶转了身,只见,门口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宝琴公主。
“怎么,公主你还没有睡???”

宝琴公主道:“王剑云那边我去看了,他累了,睡的沉。你这边我也要过来看看,并且,我要服侍服侍你,看看你还需要做什么。要喝茶还是喝水,你就和我说一声。”


李振纶道:“您是公主,我怎么好意思劳动您呢???这么晚了,您还是回去吧。”

宝琴公主道:“振纶,你这么说就是和我见外了,我虽然是公主,但我真的很喜欢你,在我心里面,我只有你一个人。今后不许你再和我这么见外疏远,听见了吗???”

说罢,她走到李振纶的床旁,帮他整了整被子和枕头,并且拿过一条毛巾,在李振纶房间之中,木制盆架的洗脸盆的清水中洗了洗,然后递给李振纶,示意他擦擦脸。然后接着道:“时间不早了,振纶,你睡吧。”

李振纶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拉住了宝琴公主的手:“公主,谢谢你。”

宝琴公主笑了:“都说了你不要和我这么见外了。快睡吧。”

李振纶这个时候,觉得有必要和宝琴公主说清楚席红裳和他说讲的话了,于是,他让宝琴公主先坐在床旁,然后,一五一十,将席红裳今日和他所讲的话都告诉了宝琴公主。

宝琴公主道:“这件事情怎么这么蹊跷???不过,这是非常关键的事!振纶,你该怎么办???不如此事我们让朝廷介入,通过朝廷来解决,少林虽然是武林大派是江湖势力,但是他们的藏经阁失火,等于是折损了财产,有大损失。丢失黄金剑,等于是遇到了盗贼,这些朝廷是可以过问的,怎么样???我们明日就去找少林所在州府,看看州府是怎么处理。

李振纶道:”先不要通过朝廷,我觉得,此事还是先找少林,看看少林是什么态度比较好。我们明日就折返回少林,你看,这个主意如何???“

宝琴公主道:”席女侠所提供的线索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们真该好好谢谢席女侠。而且,那个盗贼究竟是谁?他应该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我们会来到宋家庄,而且,在这里遇到了明白了解真相的席女侠。“

李振纶道:”我也同意我们要好好谢谢席女侠。对于这个,我们来日方长。但话说回来,那依照是公主的判断,此人,究竟是谁???”

宝琴公主道:“江海剑是欧阳情这个武林盟主的随身佩剑,他怎么会随意送给别人佩戴???如此,依照我的看法,此人,应该很有可能就是欧阳情本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4

主题

1237

回帖

673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39

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4-3-24 07: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振纶道:“欧阳情这个人我见过,但给我的印象并非是那么的好像是盗贼,而且他身份是中原武林盟主,难道说,武林盟主,也对黄金剑有了贪婪之心???”

宝琴公主道:“那日他一出现,我的直觉判定,此人就不是太好的人。虽然他救了你,但出手太重,一个堂堂武林盟主,对下面帮派的掌门,出手就如此狠辣,可见他本人是什么样的人物,席女侠说的对,此人应该是平日里赏善罚恶,横行惯了的。否则怎么出手就是如此之重???从他出手可见他人品并不高尚,况且贪婪之心人人皆有,不会因为他是武林盟主,就有所改变。所以我觉得,此人是盗剑之人的嫌疑很大。”


李振纶道:“我久居长安,对中原武林,多少也是了解的,此人武林做盟主,应该是五年前,我五年前正好去了西域,旧武林盟主赵有儒,是我曾经的一位好友,但是武林盟主之位,他因家事而请辞了,所以,当年也就有这欧阳情做盟主,他我却是不是特别的认识的了,据说他武功非常上乘,有名师指点,也是世家子弟,他这五年在中原做了什么,我真的不是特别所知,但是听席红裳席女侠所述,似乎他为人并不太好。”


宝琴公主道:“他可以先纵火盗剑,然后,再假托自己迟来,给了泰山派掌门徐青阳一剑,表面上救了你。这一切,都是有时间可做的。”

李振纶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宝琴公主道:“如此的话,若是武林盟主盗剑,此事就不是那么的简单了,毕竟他是武林盟主,在江湖之上有势力,我觉得不如真的让朝廷介入,否则这事难于解决,我们先回长安,等我把此事和皇兄禀明,让皇兄处理,你看如何???“

李振纶道:”我大唐天子何等样人,每日日理万机,他欧阳情一个中原江湖中的武林盟主,何来让圣上劳心???而且,不能让皇上介入到江湖中事去,这恐怕也是少林等武林门派所不想的。我看,我们明日还是先回少林,先不要回长安,回少林,看少林掌门空行大师和空念大师,对此事究竟什么看法。
说到了此处,公主会意,她也赞同了李振纶的说法。

此时,看到时间已经不早,李振纶让公主先回了公主的房间,今晚安枕一夜。随后,他自己也休息了,一时一夜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振纶起了床,用清水洗了脸,他又吃了三颗席红裳给他的药,感觉到精神很好,伤也似乎不那么的疼了。

正要走出房门,这个时候,却见门外,江雪临行色匆匆的来到了李振纶的房间,见了李振纶,忽然道:“李振纶师傅,不好了,席红裳女侠出事了!今早有下人找到我,说到了席红裳女侠房间给她送些米粥做早餐,这个时候,发觉她整个人都没有动静,因她每日都起的很早,所以下人们都很奇怪。等仔细看过去,才发觉席红裳女侠晕厥了,鼻孔和嘴角还流下血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师傅,您快去看看吧!”


李振纶听了之后,很震惊。于是,连忙去往了席红裳的住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3-25 07: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他来到了席红裳的房间,发觉席红裳躺在了床上,正待李振纶着急,这个时候,王剑云也来了,看到这个情况,便伸出手去,替席红裳把脉。

“她怎么样了???”李振纶问王剑云。

王剑云道:“好像是内伤。她现在内息不调,整个的经脉都有损伤,而且,似乎有股真气在乱窜。”

这个时候,宝琴公主也来了,她看到席红裳的嘴角和鼻孔处还流下了血迹,就拿出丝帕来,帮她擦拭。并问了问王剑云:"她怎么流血了???这是怎么回事???”

王剑云道:“这就是内伤导致的,而且,似乎有种外力的内力的真气,在她体内乱窜,在伤害她身体,如果想好起来,就必须用内力,将她的这股真气逼出。”

李振纶扶着席红裳起了身坐在床上,然后,点击了她的止血穴。

李振纶道:“我曾经听江湖上的旧人说过,江湖之中,南方某武功流派之中,有一流派,名曰日烛派,日烛派有一种武功,名叫十日伤,似乎是一掌打出去之后,要等将近十日,此掌的威力才能体现,真气在中掌之人的体内乱窜,从而伤害中掌者的身体。席红裳席女侠曾经和我说过,她曾经中过盗剑之人的一掌,现在只有五六日,没有十日,没想到,此掌的威力就已经体现了。”

他想了又想,又叹了口气道:”只是,这种武功,因为太过阴毒,所以在江湖之中已经失传了几百年。日烛派也因为其不行正道,而被中原武林正派联合剿杀。只是没想到,今时今日,竟然还有人会使得出这种武功。“

宝琴公主叹道:“那该怎么办才好???我们这里没有太好的治疗的方法。这里距离长安还有段路程。我们该怎么救席女侠???”

王剑云道:“只需用内力将逼出就可以,我这几天配了许多疗伤的药,真气只要逼出了,其他都好解决。但她中的这一掌,是高手打出,一般人是逼不出这股真气的,必须也得是武林高手才可以。“

李振纶道:”没关系,我来吧,我来用内功将这股真气逼出!“

王剑云道:”不行,李兄,你刚刚受重伤不久,之所以你的重伤没将你怎么样,就是你有深厚的内力护体,否则,你受的重伤会要了你的性命,你用内力给席女侠,自己恐怕会性命不保,所以,还是我来。“

李振纶道:”王兄,你的武功,似乎没有常年修习过内力,虽然你也有学过轻功,但是似乎内功是没有怎么修习的,对吗???这种真气一旦自身施功者内力没有将其逼出,必定反噬,到时候,就危险了。“


王剑云笑了:”不瞒李兄,我不像你修炼内力几十年,所以内家功夫,我真是不行,是有师傅指点过我些诸如轻功什么的,可也是我们王家请来的武功好的武师而已,不像李兄你,从小就行走江湖,接触江湖上的大师大宗派,内力几十年修炼磨练而来,说来也是惭愧。可是,李兄你有重伤在身,又怎么能施功给席女侠???“

李振纶道:“席女侠的伤不能耽误了。我们在这里武功和内力最高的,应该就是我,因此,我看,就是我来吧,否则席女侠怕有性命之忧。说罢,他坐到了席红裳身后,双腿盘起,然后,双掌拍到了席红裳背后,将内力源源不绝的传到了席红裳的体内。”

见他执意如此,而且已经传功,宝琴公主和王剑云只好由他,于是,王剑云和其他人说了,千万不要高声说话,不能打扰李振纶传功。众人会意,此房间只剩下宝琴公主和王剑云两个人,其他人都退出了房去。

王剑云将房门关闭上了,也不让外人进来。

传功时间漫长,将近过了三个时辰的时候,只见,李振纶和席红裳两个人都是全身是汗,尤其是李振纶,不知道为什么,他受伤之处,竟然又流出渗出了很多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服。原来是传功导致全身血液加速流转,血脉膨胀,伤处竟然又裂开,因而流出许多的鲜血。李振纶非常疼痛,但是强忍着剧痛,继续传功。最后一个时辰的时候,只见席红裳吐出一大口黑红色的淤血,十日伤之掌的真气已经被逼出,她竟然醒来了。

宝琴公主落下泪来,用丝帕擦拭着李振纶头上的汗水。只见,李振纶的嘴角处也流下了鲜血。原来,由于两股真气冲撞,传功也导致了他的内伤。

此时此刻,他的内力已经全部耗尽,身体也是旧伤加上新伤。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和太过痛苦,他竟然晕了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3-27 16: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标题和一楼做下更新。~💖
========================================================
当李振纶醒过的来的时候,发觉,一众人除了席红裳之外,都在床边守着他。

他的声音很微弱,轻声问了问众人:”席女侠怎么样了???她如今在哪里???”

王剑云对李振纶道::“席女侠已经好了,她的十日伤的真气已经被你逼出,只是她也有内伤,她的经脉有损伤,所以,在她那里睡下了,但她的伤大部分好了。”

宝琴公主道:“她有伤而且身体也比较虚弱,需要休息,也睡了。所以我让沈灵儿在那边陪着她,她那边没事。我们其他所有人,就来这边陪你了,你伤的很重。”

李振纶安慰的笑了笑:“如今她没事,那就好了。”

宝琴公主道:“振纶,我们回长安吧,长安有好的治伤的环境,你从前的伤口裂开了,王剑云帮你重新上药包扎了,而且你如今又有新内伤,好像你内力全部耗尽,没有内力护体,所以这两种伤,都非常的重。我们回长安,去好好休养你的身体。”

李振纶抿了抿干涸的嘴角:”不行!如今我们有要事,要和少林主持空行大师和少林空念大师去说清楚,所以,我们不能回长安,还是去少林!”


宝琴公主道:“振纶,如今你这样的身体,怎么办???我们不能去少林。还是回长安吧。”

李振纶挣扎着想起身:“不,不不,不行!公主,你怎么还不了解我???此事不能耽搁,必须我们要尽快去少林!!!今日就去,公主,王兄,烦劳你们收拾一下,雪临,去帮我们和宋家庄庄主辞行!我们这就要离开了!”


江雪临道:“李师傅,去和宋家庄庄主辞行,这倒不是什么大事,随时都可以去的,但是你的身体,该怎么办???还有,席女侠,席红裳席女侠,她该怎么办???”

李振纶想了想:“我的身体没事,我撑的住。今日我们就回少林,这间事情事关重大,必须很快让少林的大师们知道了解。至于席女侠,如果她的伤不是很重,就和我们一起走,她不能落单一个人在宋家庄,今后或者一个人离开,这都不行。如果她落单一个人行走,路上又遇到歹人诸如盗剑之人,那就要有危险了。所以,她和我们一起走。”


宝琴公主和王剑云听了李振纶的话,李振纶说了,事关少林藏经阁大火以及丢失黄金剑的大事,所以不能不赶快去少林。虽然宝琴公主和王剑云也很担心李振纶的伤。但是李振纶说了,其他人再不走,他就要一个人带着席红裳去少林了。而且人已经挣扎着起了身。宝琴公主只好吩咐下人们,准备好去往少林。


江雪临本来想和李振纶一起走,说是他和沈灵儿要一路侍奉李振纶,但是李振纶没有同意。让他好好留在宋家庄生活,其他事都不要管。

宋家庄庄主看到李振纶和席红裳都有伤,一架马车恐怕两个伤者在车上有些拥挤,于是就又赠给了李振纶等人一架新马车,这样,李振纶和席红裳就都能躺在车上休息了。

对于宋家庄庄主的好意,李振纶颇为感谢。宝琴公主身上有银票,拿出一张五十万两的银票,送给了宋家庄庄主,感谢他这几日来的照顾,宋家庄庄主执意不收。但是,宝琴公主说了,这五十万两不仅仅送给宋家庄庄主,还是送给宋家庄和这里的村民的,可以用来买更好的农具和种子,以便发展这里的农事,宋家庄的烈酒虽烈但非常好喝,也可以好好发展这里的酿酒工坊。庄主见推辞不过,也只好收下。并且,非常感谢宝琴公主和李振纶一行人。索性,送了李振纶等人一匹宋家庄最好的马,用来套架这辆新马车。

就这样,李振纶与公主以及和王剑云与席红裳等人,以及公主的随从,告别了江雪临一家和宋家庄庄主。就这样去往了少林。他们要再行两三日,方才能到达嵩山少林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3-28 22: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今日已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1330

回帖

6799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6799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4-3-29 20: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行人跋山涉水,经过了两日多的路程,终于,最终到了少林。李振纶昏昏沉沉的在马车上睡了一日多的时间,并且,又用了一日多的时间,坐在马车上运功调息疗伤,这才最终捱到了少林。席红裳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她吃了王剑云配的疗伤药,加上之前李振纶的传功有疗伤止痛的效用,所以这一路她恢复的很快。

李振纶一行人来到了少林,少林寺是颇为吃惊的,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已经走了的李振纶,怎么会折返回了少林寺。

空念大师远远的看到了李振纶等人的车马队,很快就来到了车队前,来迎接李振纶,紧跟其后的,就是少林住持空行大师。
空念见到了李振纶,却发现又有一女客,坐在另一架马车之上,于是问道:“李施主,近来可好???可有什么事情,让你们重新折返回少林???”他看了看席红裳:“这位女施主,却又是谁???”

李振纶见到了空念大师,连忙和他说道:“空念大师,事关紧急,快些,您和少林住持空行大师一起,我有话要与你们说。”

空念大师知道李振纶此次折返回来,想必是必有要事。所以不敢怠慢,连忙道:“好说,李施主,那就随老衲来少林内堂,我和师兄都要听您说发生了什么事。”


少林住持空行大师引着李振纶一行人与空行大师,来到了少林内堂,进入了少林内堂之后,就只让李振纶入了内,其他的人,诸如宝琴公主,王剑云与席红裳,和宝琴公主的随从,都等在内堂之外。

见了李振纶走了进来,少林住持空行大师问道:“李施主,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同我和师弟讲,请问,却是何事???”


李振纶叹道:“事关于少林藏经阁大火,黄金剑失窃一事的重要线索!”

空念大师道:“如此说来,老衲与师兄愿闻其详。”

于是,李振纶就将席红裳与自己所说的话,以及席红裳诸多天的经历,与空行大师与空念大师述说了一遍。

空行大师这个时候叹道:“如果按照李施主所言,这个纵火盗剑之人,竟然很有可能是武林盟主欧阳情???”

空念大师道:“这个倒是颇为奇怪,欧阳情做武林盟主,虽然有些雷厉风行,但一直侠名很好,五年来并未做出什么出格之事,说他是盗剑之人,这,实在是叫老衲难于相信。“

李振纶道:“据我所知,欧阳情十年前即创立了其自己的门派江海派,他的江海派剑法已经在武林中独树一帜,颇为出色。如今,江海派已经是中原一大宗门派,江海剑是欧阳情佩剑,也是江海派的标志,他怎么可能随意送与别人佩戴???而且,正是他这样厉害的人,有这样深厚的功力,自然是可以一出手就将席红裳席女侠打出几丈远的,试问这么高的武功,武林中是难有几人有的,而他也可以正是一个。只是,我不知道,几百年前,早已消失不见的日烛派与日烛派失传武功,怎么又可能出现在这个人身上。十日伤就打在席女侠身上,差点取了席女侠的性命。”

空行大师目光如炬,想了又想道:“此事蹊跷,此人身背江海剑,却没有使出江海派武功,用的是日烛派的十日伤,这就很矛盾奇怪。”他想了想道:“武功是可以掩饰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或许此人真的是江海派的人,他不知道席红裳女侠,认得他背后的江海剑,但是,却知道,自己如果使出江海剑的武功,就会被人认出,所以故意使出的是日烛派的十日伤。为的就是掩盖其本门派武功的这样的事实。”

李振纶道:“大师智慧,我也是这么认为,而且,我觉得,此人或许就是欧阳情,因为,只有他才有资格佩戴江海剑,我们武林中人,随身佩剑是不能随意借赠与人的,也正是因为他的武功之高,才可能使得出十日伤,只是这种武功,十分卑贱阴毒,欧阳情如何得到的,或者已经身为武林盟主却要修习这样的武功,在下实在是想不明白。”

空念大师这个时候想了想道:“这倒也不奇怪,老衲素来听说,欧阳情武林盟主,爱博览众家之长,经常要看很多门派的剑谱拳谱,不少武林门派,为了拉近和武林盟主的距离,甚至是献上自己本门派的一些武功,所以,欧阳情盟主懂的日烛派的十日伤,似乎也不足为怪。”

李振纶道:“如果是这样,那欧阳情纵火盗剑的嫌疑,就更大了!

空念大师这个时候走近了李振纶,发觉李振纶的衣服胸前有大片已经干涸的血迹。他知道可能是李振纶的伤口渗出流出的血,于是心痛道:“李施主,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的伤。。。”

李振纶叹道:“我的伤并没有好,此事,此事说来话长。”

没有等他说完,少林空念大师已经解开了他的衣服,并且,让他坐好,解开了他身上带血的纱布。

打开后才发觉,伤口已经感染化脓。

空行大师懂得医术,他伸出手去,将手放在了了李振纶的脉上,过了一会,面上有变。然后说道:”李施主,贫僧看你脸色不好,似乎有内伤,内伤不轻,而你这道伤口表面看不深,但实则是伤及肺腑,骨骼似也有破碎断裂,这么重的伤,再不好好治疗,恐怕要伤及性命,你如今伤口纵贯这么深,又感染化脓,毒血恐怕已经蔓延你的全身,你,咳,你不该着急回少林,应该好好安静养伤才对!!!“

李振纶道:”事关紧急,我也没有办法,纵火盗剑之人或许江湖中势力强大,如果不早些和少林说明,恐怕今后夜长梦多。对武林和少林不利。这是大事,我必须尽早说出真相。”

空行大师叹道:“李施主,你知不知道,你如今已经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咳,都怪我们少林,如果不是空念师弟那么迫切要断世人贪欲,要将黄金剑置于藏经阁之中,李施主你也不能有这样的劫难。贫僧如今对李施主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师弟空念的所作所为,但我i知道,就算是道歉,也为时已晚,李施主,少林已经救不了你,你受伤太重,少林没有特别有效的疗伤药物,我看了你的伤势,你的意志力真是坚强,这是无比疼痛的伤势。是大苦之伤。而且,如今,恐怕,你真是有性命之忧了,恐怕,你再难熬过十日!”

几人正说着,却听少林内堂的门打开了,一位少林弟子走了进来。

“什么事???”少林住持空行大师道。

少林弟子道:"回掌门师父,是有人来到少林,并想求见掌门师父。”

空行大师奇道:“哦???是谁???”

少林弟子道:“那人说了,说是武林盟主,欧阳情求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_郑少秋粉丝论坛

GMT+8, 2024-5-19 04:32 , Processed in 0.0724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