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9|回复: 7

同人文:小李飞刀之《六年间 》作者:秋兰

[复制链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发表于 2020-5-12 09: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李飞刀之《六年间》
f6f236d12f2eb938f3913692d4628535e4dd6fe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叫冰水清,我来这里的时候并不是这个名字,但是怀念家乡的雪,因为这里会很久没有冰雪。就是有,也不会有家乡雪的样子。我不喜欢这种不纯粹的雪。也不喜欢这里软绵绵的冰。所以就自己给自己起了个这个名字。
我在这家药铺做工,是因为我在逃避一些人,一些事。医术还是懂得一些的,就用这个来赚得一日三餐和胭脂花粉,日子很平淡,我也跟着平淡,直到,见到了他。
听了听伙计的说笑,我也不由在想,究竟那间酒楼里面,那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了,他应该还有一个名字,就叫做“岳无心”
人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叫“岳无心”。这个名字起的很奇怪。奇怪的人,奇怪的名字。
只知道,他的身体很不好,所以,他虽然生的身材很高,却很消瘦,消瘦的人,似乎都是有心事的。至于他有没有心事,别人并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名字中,有两个是“无心。”他很喜欢喝酒,仿佛酒就是他的命。他在客栈做老板,酒自然是不少卖,生意很好,这样多亏了他的仆人。这个巨人看起来很粗壮,里面,却很精细。他很会做生意。
把这家客店打理的井井有条,他老板岳无心却不行,他只知道喝酒,
每当月圆的时候,他喜欢坐在窗前,喝着酒,一边咳,一边看着对面,很多人都很奇怪,他到底在看什么,但是后来,人们才知道,对面是兴云庄。
他喜欢穿一件非常干净的白色衣衫,不带半点尘埃,人也很温和,似乎脸上会有种不经意的温暖在上面,可就是很忧郁,忧郁到,他吐血的时候都不会在意自己,有几次,他的血吐的很厉害,吐血连带着发着高烧,几天几夜都不退,高烧又吐血,一般人根本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他偏偏就能,因为我亲眼见到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是难以置信。那一天,他的仆人,铁传甲到药铺来,急着找大夫,大夫不在,于是我充当了这个角色。
那天晚上,下着雨,雨和雪对生病的人来说都是噩梦。
他一直都在昏睡,如果醒了,就是吐血,我知道,他很疼,可他却绝对不呻吟出来,我劝他:“如果太不舒服的话就叫出声吧。”可他却笑了笑,只是摇了摇头,不一会儿,就又睡过去了。在他昏睡的时候,我知道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叫“林诗音”。 “林诗音?”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就如她的名字,应该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吧,她是谁?我没有问他。
这年,梅花开的很好,兴云庄的里面,应该是梅树争艳才对。我能感受得到。岳无心却走出了客栈的门,他很悠闲的走路,虽然生病,但身材依然是很英挺的。只是腰间,还是要有一只酒壶。见他走了过来,我只有微笑着看着他,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尤其是对于他这样装做平凡却绝对不平凡的男人。
“那天晚上的事,多谢姑娘你。”他笑着对我说。
客客气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他对我的客气。
“没关系,这是我行医之人应该做的。”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面还是偷偷的高兴。”我仅仅是略通医术,能把他从鬼门关弄回来,当然都是他自己的造化。至于他是什么法术,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只能在心里面赞叹,他真的好英俊。
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叫梅思影,这个名字又冷淡,又热情,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很感兴趣。因为她懂医术,是真的懂。
他师傅,是一个很古怪的老头,从他的装扮上,我知道,他是很有来头的。梅思影,每十天,便来这间药铺,她真的是很美,美丽到,不食人间的烟火,她气质也好,很高贵。也隐隐有着某种忧郁。不过她也有某种坚强,我从她的眼神里面能够体会的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剑客无名 (上) 2002/12/24
八月十五,中秋。皓月。
天夜,雨色。暖雾,蒙蒙。
好个天气呀。
我想到,家乡到了这个季节,应该是秋叶凌黄,枫红似胜火了吧,那里的慷慨悲壮,冰雪飞砂,英雄断腕的苍凉。时不时在我的眼前出现。
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有点喜欢这里的温柔了。山也温柔,水也温柔,人也..........
我忽然想到了对面客栈的那个年轻的老板。我自己希望能见到他。所以我今天才穿了这般的衣裳,我曾经,看不起那些为男人而瑕意装扮的女子,我笑她们,丢失了女子应有的美,那是女孩儿家的自我。那也清俊的,也是韧直的。就如这潇湘的竹叶,轻飘飘,山雨,清脆。竹露,滴青。
却有斜飞的扬洒,倜傥的温柔。可如今,我终于知道,什么是“女为悦己者容”的道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紫色。
也许是因为一个人。
她很喜欢穿紫色的衣裳。
我静静的坐在药铺长柜的椅子上,新新的换了一色淡水紫的箩裙,略略的施了点胭脂。我微笑,就这样看着过往的行人。于是,有一个人,一袭青衣,斗笠斜戴,高高挺拔。英姿俊美。手中,紧紧的一把剑。我看着很象岳无心。可走到了我的眼前,却不是他。我很失望。
“姑娘,请问,这附近可有一个人,他的样子,三十多岁,高高瘦瘦,模样,象一介书生的住在这里?”他说话的语气,和岳无心很象。是真的象。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很直接。
我笑了笑:“这里象你说的这个样子的人应该很多吧,看这四周,有做字画生意的,有开书馆做先生的,有年纪轻轻,却要赶考的,还有做了秀才,却还想晋身的,还有.........”一声响,却见他的剑已经放在桌子上了。模样斯文,却有霸气。“我要问的,是当今武功最高,百器谱上应为第一,名震江湖。小李飞刀,李寻欢?!”。
他一字字道:“你可知道?”
我却无言。
等我转过了神来,他已经走了。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但是我知道,那个装做极为平凡的岳无心,他的麻烦到了。
因为他的不凡,而引来了不凡的朋友......或者是,敌人...........。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究竟酒楼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会和他说些什么..............
一个人,走到了长醉客栈的楼上。
他的步履很轻,藏有绝佳的轻功,就这样上去。月色斜斜的射下来,又由窗外透进。
二楼的一个小小房间。干净。无一尘埃。
月光零散在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衣服也如月色的象牙白色。顺着衣服向上看去。只见他,有病弱的俊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客无名 (下) 2002/12/25 "来者"的眼神很冷,人也冷。缓缓坐下了。他手中有一把剑。
“生病的人”要在他身上看出一些东西来。“我不是一个酒客,不懂得酒中的道理,但是,我却应该算是懂剑看了看他,说道:“这位兄台,如果想住店,就付三两银子,如果想喝酒,楼下会有的卖。”
他在抚摩着他的酒壶,然后继续的喝酒。
“我是很想喝酒,但是不想一个人喝,一个人喝太寂寞,为什么不找个人来陪?”
“生病的人”看了看他,眼神却依然没有变:“两个人的酒,会喝出对方酒中的味道来,一个人喝,也许能慢慢的领悟这一壶酒的道理。”他的声音很落寞。
“来者”看了看他,似乎,因为,剑和酒不同,剑不同.......”
他看了看温暖朦胧的月光:“人,也不同。”
目光终于落在了“生病的人”身上:“现在我只想知道,究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本不应当如此,人如果醉下去,就很难醒。可也许你偏偏是醒着,却要装做醉。”“生病的人”抬了抬头,他的眼神却让“来者”心为一惊。
眼神的明亮,那种明亮,不是锐性的锋芒,不是闪动的狡黠,而是,如沧海一般的,会有暗藏巨浪,会有晨曦温暖日出的光芒,如水,却依然平静,似山,有流荡深情,却又为他掩藏。
他很平静,这样相映的来者的极不平静。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神情很寂寞,他说道:“这位兄台,如果想住店,就付三两银子,如果想喝酒..................”
沧的一道银光,闪射。剑光映到了生病的人的脸上,光很亮,他的脸色不好,更显的这剑光寒冷。剑,三尺,七寸。 “李寻欢,我的名字,叫荆无名,你听好,是无名,不是无命,我哥哥曾经叫过无命这个名字,他用过,死的不明不白。我不用,却是想活的明明白白。”他剑花一抖,嗡的一声龙吟。“所以我有很多问题,别人不能解决,我只好来问你。”李寻欢看了看他,看了看手中的酒壶,他微笑了一下,声音依然平静:“不知道你想问些什么问题。”
“就是想知道,我的剑,能不能快过你的飞刀!~”
刹那间,精光一瞬。
血,红色的,在月光下,上面会有一层绶青的亮色。剑,在岳无心的身上,刺入半寸。“你不出飞刀?”荆无名茫然,他的脸很红,上有汗渗出。岳无心疲惫的看了看他,忽然咳嗽了起来,声音很深。让他声嘶力竭。
荆无名见状心惊,却手微微一颤,竟然拔出了剑来。
血如泉,染红了他雪白的衣裳。 “你.......”各种复杂的感情,在荆无名的脸上交织。
“我想,我应该是回答完了你的问题了吧。”岳无心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他按着流血的伤口,喘着气,抬起了头,苦笑着问。
“我原本要使出十成的功力,而你,却不出招!”荆无名一字字道。
岳无心道:“阁下的剑法,可以运用到如此的地步,已经远在令兄之上了。”
荆无名道:“但我今天却这样输给你。”
岳无心摇了摇头:“你赢了。”他也一字字道:“因为我并没有死在你的剑下。”
荆无名叹道:“没想到,我亲眼见到的李寻欢,居然是这样的人物。” 转身,即要离去。 “不许走!”说完楼下已经有一巨人般的人物,轻功非凡。一跃,已上而楼阁。
他手中无物,一身横练,摄人神力。
荆无名与他周旋,起初并不在意,但来者武功,却让他吃惊。于是轻功飞到楼下,巨人亦紧跟随,半空荆无名忽然一剑,剑气锋利。巨人五脏六俯,皆有惊觉,哧的一声,冲开了他胸前的衣服。被此剑气相逼,不得以而后退,三丈外未定。
荆无名飞身,右手顺势收剑,左手飞出一掌。却见前面一白影晃动,亦左手出,与他相对峙,蓬的一声,两掌相接。对手有非凡内力,深如江海。荆无名不得以,凌空一翻身,已掠到了楼上退后一步方站稳。
是岳无心.
“他是在下的家人,在此多有冒犯。”
“少爷,此人用剑伤了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往事曾可追 2002/12/26
荆无名的眼神由锐利转为了暗淡,“李寻欢,今天,我没有分的出胜负来,所以我还是会回来的,你千万,要记得我说过的话。”
雨夜........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
因为我想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可惜,我不能知道。可是我很聪明,所以我没有睡,等待着看,两个人还是一个人从那家客栈中走出来。
如果是两个人,我会很高兴,因为他们都没有死,如果是一个人........
我看见了那个戴斗笠的年青人,他匆匆的从巷子中走过,他的剑,紧紧的在他的怀里。
我的心随着紧张了起来。
雨在下,我就坐在窗旁,隐隐的,让雨色映着我的脸。我手中一只红花,红的似血,波荡的水光,更红的朦胧了。
第二天,雨后晨曦。
我整理着雨后的轩窗,绿肥红瘦,有水波条纹,映在身上
我看到了岳无心,他仍然是从前的俊朗,仍然放不下手中的酒,时不时的咳,颤着他原本就很消瘦的身体。他衣履整洁,翩翩风度。虽容貌轩秀,却有男子特有坚韧,又怀非凡才华。见他慢慢走,却有一人,与他相遇而擦肩。她美丽,气质非凡,眼波如水,两人缓缓相遇,居然都回首看了看对方。
风动,有雨后丝丝清爽。
如水眼波,沧海眼神,相遇。
可刹时间,却又分离,各走前方。
我不知道自己对岳无心是一种什么感情,但是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上他,爱上他!!
一只红花,被我紧紧攥在手中,揉碎,满地残红................
时间飞逝,转眼是十月初九.......天寒,有阴郁沉风。
似冻,未冻。
岳无心仍然象往常一样,走过兴云庄走过那片竹林,可是却发现前面有一个人,受伤的小猫儿般,蜷缩在一只粗壮的柱子旁,岳无心走上前去,见了见她,却有些呆了。
连忙抱起了她来。回到了长醉客栈。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铁传甲用热汤帮助她服下,也惊奇的问。
她挣开了眼睛,看了看铁传甲与岳无心,却又睡下了。
岳无心本不应该叫岳无心,他原来的名字,他自己似乎不想提起。他本名叫“李寻欢”。
姓李,名寻欢。
可惜他个性上却非如此,虽然他给别人的印象上是一个寻欢的样子。也许他太不会表达自己,太能隐藏得住感情。其实他又何必如此,把感情都压抑在自己身上,这般的沉。
“姑娘,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李寻欢问道。
“楚倩。”她醒了后说道。
“楚倩?”
“是。”
“姑娘在这边可有亲人?”
“没有。”
她挽了挽水墨般丝丝秀发:“我是路经过这里,来寻找一个人,可惜,我来晚了,所以留下了我一个人。公子,我知道是你救了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李寻欢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小姑娘,他感觉很复杂,忽然间他咳嗽了起来,让他紧紧的按着胸口,他的脸色很苍白.
“楚倩姑娘言重了,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他说着,已经走了出去。次日。
我正在整理着药材,没留意周围的事,但是一阵非常淡然温暖的冷香传来。我知道是他来了。他身上的冷香,有山一样的成熟内敛,内藏海一样晨曦潮水般的感情,我知道女子身上的胭脂气过华丽,过显露,是不可能有男子的这种深沉的气质的。
是岳无心。
下雪的天,他为什么不在客栈里,却要来到这里,看他身在风中,身上有些瑟瑟的颤抖。
他说他要找大夫。
“大夫不在,请公子明天再来吧。”我扶起了帘,让他走进来。第一次,我这样的距离来看他,他的身材很高,有宽阔的双肩。但是一看就能看的出,他身子上有病。
“那就请姑娘,开几副医治伤寒的药出来。”他焦急的说。声音几乎是哀求了。
我不忍,也道:“公子请坐。”于是走进了内堂。
我半点也没有心焦,一张张的药方我手到捻来,未久,几未药,我一一包好。
忽然,一阵红光映在了我的脸上。我眼睛看去,是红花。
华丽而又火艳的色泽,红的浓烈。一篮。各支着刺微微颤抖的花瓣。
我猛伸了进手去,摸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无比锋利,把花蕊也给割开。我的心也动,匕首锋利,我的心似也比这刀刃更利 。我眼中杀机一现,单手一顺,匕首进了自己的袖中。
“岳公子,你的药我已经包好了,都在这里。”我走到他的跟前,看了看他,笑着说。
他虚弱的笑了笑,顺手接了过来。
我接近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子的走进,我看清楚了他的脸,温文的,俊美的,虚弱的,坚强的,还有,他的眼神,如大海一样明亮深邃的目光,一瞬间,我紧紧的握着那把即将渴望饮到血的刀子。紧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思影无心(上) 2003/01/25  我接近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子的走进,我看清楚了他的脸,温文的,俊美的,虚弱的,坚强的,还有,他的眼神,如大海一样明亮深邃的目光,一瞬间,我紧紧的握着那把即将渴望饮到血的刀子,紧紧!我没有动手杀他,是因为我看见,他的眼睛。
这对眼睛,仿佛世间的秘密都是瞒不过的。因为他忽然眼睛中一闪,他眼睛紧看着我,他居然会问我:“姑娘还有何事?”
我一个惊心,骇的心都在抖。声音却是没有变的:“公子,请把药拿好。此药一日三次,公子切莫忘记!”我脸上浮着笑着说。
“没想到还有如此的细节。”他笑笑:“多谢姑娘的提醒。”
此时,他的咳嗽又来了。我见他不禁要扶着白垩色的粉墙,另一只手几乎是抓着胸前的衣服的。他喘,头上有汗渗出。
看他的样子,是痨病。
我清楚他的病症。这样的病得上了也就意味着没有几年活的可能。
他咳嗽着,看着我,他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却略略地微笑了一下:“告辞了。”见他转身。
我眼睛中闪着杀气,手中潮热,紧握匕首,掌心指尖带汗。
为什么没有在他虚弱的时候于背后刺他一刀,陈年的旧帐,也好做个了断。
可我没有。
多年后,我回忆起那天的事情来,呵~~~~~我也许仍然要对自己说说:“还算聪明。”
微光下,见了他手中的药。他的药,是医治伤寒的,可他得的不是伤寒的病症。这个药也治不了他的病。他究竟是为什么人来抓药?!
他刚刚要走。却听见外面一个美妙的声音道:“请问,冰姑娘在吗?”
我心中更是一惊。
是她!
“在!请姑娘等一等。”
我立刻到了堂内,隐隐将手中匕首藏入红花之中,但见火红的枝蕊末了刀锋,可怎还会有残红于手上?我惊见,原来刀锋已经将手腕割出一刀口子。
我将刀子拿的太紧所致!却见房中有药酒,隐隐荡荡。我伸进手去,一个痛辣的麻木的感觉传来,身上为之一抖,不过却止了血。
用丝绢擦的干净,于是又匆匆出来。
我见她,却笑了。
因为见的人,正是她,梅思影。她十天一到这里,弄些药材回去,恰恰今天当然正是。原本我记的清楚,没想到李寻欢到这里来后,我却竟记不得了。手臂上面还在尖锐做痛,刀锋割的有些深。不过我顾不了这些,走上前来, 。
山中的薄雾未散。寒风穿竹之音尚存。我走到李寻欢的身边,却见他仍然没有走。
他站在那里,也许是长期生病所致,他身影消瘦而颀长。“公子可还有事?”他只是咳,却没有作声。只是见他的眼睛,忧郁忘情地的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风的声音,挟风落雪的声音。
红花,落了雪的红花,被炉中火所融,火的红。花的红。
雪化开的水仍旧在那红的花瓣上面。
就如,人身中的血。
我能联想到那个暴雨的夜晚,李寻欢留在丝巾上的血。
被他吐出来,在电闪雷鸣的时候。蓝紫色的闪光落到血上的时候。更是鲜红了!
李寻欢仍旧沉默,他咳嗽着,默默地从梅丝影的身边走过去。
我却言道:“公子且慢!”
他停留住了脚步。
“请问姑娘还有何事?”
“听说公子要找大夫。”
“是。”
“那为什么不这位梅姑娘?”
“梅?............”
“是。”我微笑走上前来,目中闪着光说
“梅思影姑娘,她精通医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心软。直到今天我不知道为什么。
他看着梅思影,说不出话来。
梅思影的眼波看了过去,她的眼睛似乎仍旧是冷的。仍旧是冷的。
她若有冷淡的说
:“这位是........”
我道:“岳公子。”
“岳公子?”
“是”手腕又若有血渗出。我另一只手上了去,紧紧的,血弄的我手中也粘粘。
“岳无心公子。”
我觉得我解释的够详细。
只见他们一起走向了长醉客栈。我的记忆力很好。
任何事情,不论悲喜。
都能被我记在心里面好久。
那一天,在我的一生的记忆里,应该算是一个值得被想起的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思影无心(下)2003/01/23 我见他们两个已经走远了,可是心里面却有着说不出来的烦闷,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在害他们,还是在帮他们。
也许一个聪明的人通常的表现都是要比愚蠢的人残忍的。
可我究竟是聪明还是愚蠢,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笑了笑。我笑。因为刀子上面没有染他的血?
因为上面染上的是自己的血?
我舔了一下。
其实血的味道,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无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天快黑了。
山间又有那清香的味道了,我自我陶醉般的站在那里,我闻到了梅花花蕾的冷香甜滑的味道,还有竹子上面欲落垂青的君子芬芳。这两个人,还真象这里的竹子与梅花,连名字都这么的象。
溪水潺潺,不一会,夜幕也降临。
我走进了药铺的屋内。
继续弄我的红花。 梅思影走的很慢。
她的身上穿的是一件浅紫色的衣衫,秀发轻轻垂,她很美,也许比从前还要美,可惜她似乎是要忘记了 ,因为她从前的样子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难道说一个人的模样改变了,心就会改变吗?
她曾经问了这个自己问题好久。
从前的种种悲欢离合,都是拜眼前的这个人所赐。
她也曾经问过自己,自己究竟是恨他,还是爱他?
她的心是早已经对他关闭了,还是依然在挣扎中拨弄着那无法抑制的感情????
不清楚!!
分辨不清楚。
步伐不禁要慢下来了。
要慢下来了!
慢下来了!
因为心中不静。
纷繁不静。
不静!
此时,李寻欢却走着走着,有些晃动的身体,不得不靠着一根粗壮参天,碧绿挺拔的竹子。
他靠在上面,呼吸是急促的。
眼睛却依然是明亮的。
“岳...,公子,你怎么样?是不是不舒服了?”
李寻欢的表情上很有些自我嘲弄的架势,他只是冲着她笑了笑。接着又向努力的向前面走去。
呼吸很急促。
真的很急促呀。
梅思影见到了他面色的苍白。
却也见到了。
却也似乎想到了:
“似乎他依然喜欢干净的衣服,就算是再病再不舒服,也不能让自己一副邋遢的样子走出来见人。”
“似乎依然什么事情都喜欢放在心里面,就算心里面再难以承担,也要摆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来见人。”
“似乎依然能够忍受身体上的痛苦,就算是受的伤再重,得的病再深,他都要努力的克制,而不是表现出来见人。”
终于,他忍受不了。
那是走到了他的店里面。
他不得不坐在店中央的那张椅子上面。
“对不起,我暂时不能陪大夫你走到楼上。”他疲惫的喘着说“上面有一位病人,很急切的等着你的医治。请大夫上去帮她看一看。”
外面的雪似乎又有些散着下来了。
一些光映在李寻欢的脸上。
他看起来真的好清秀,他瘦了,比三年前瘦了好多。
但是他依然是他呀
是他。
还是从前的样子。
从前的身形。
从前的气息。
是那,从前的气息。
看着他。
看着他咳。
“姑娘为什么还站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吗?”李寻欢大海一样的眸子闪亮的眼神看着她问。
梅思影没有说话。
她转过身
走过。
从雪影中走过。
一滴眼泪,已经从她的眼角处划过了,她没有擦。任泪花落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15

帖子

61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4
 楼主| 发表于 2020-5-12 09: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2003/01/29 梅思影到了楼上。
怎么也不会想到。床上,居然是一个女孩子。
睡在那里,样子很单薄,很羸弱,这个人是.....。
她能感觉得到,
流在脸上面的眼泪没有擦干。任风而滑过脸庞。
她能感觉得到,
轻轻凉凉的感觉。酸酸痛痛的滋味。
心里面一下子好多个五味瓶在翻倒。
因为她看见了这个女孩子,正在朦胧的睡去,天真的脸上是没有经历过风霜的无暇。她紧紧的攥着手中的一药箱。
但还是,轻漫步走上了前去。
她无言之下,眼睛中却看的明白。
原来她才是所谓生病的“病人”
李寻欢在这样一个风雪的晚上出去,难道就是为了要救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她还是少女。
没有长大。没有成熟。
也如最近兴云庄内有新开的梅花。质地娇嫩的花蕾。上面有能用眼睛感受到的芸香剔透的潮湿。
这是风流探花,李寻欢的地方。
是江湖中人曾经盛传过的一个嗜酒如命的名号首当其一的六如公子的地方。
居然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也许换做了别人会想的很多。
但是她不会。
她对着自己笑了笑。
因为没有人能比她了解他。
因为真的不会有。
因为听到了外面的风雪。
因为光。雪光。反射到天上的雪光,沉落在纸窗。云冰玉屑,梅花开,冷象浮远。似在脑中回荡琴声。
因为也似回荡他的琴声,他的读书声,他的舞剑声。抬眼看了看房中的一切。还是冷香小筑的模样。
心里面不禁要不停的起伏。起伏。
她闭了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手为什么要抖,
因为心有抖的纠缠呀。
因为她走到了楼下。
山中已经落雪。店中已经没有其他的客人。
她看到了他。
在中间的空间中冷冷的坐在那里。雪光斜斜的沉沉的厚浮进来。很冷。让人有一丝彻骨的寒,梅思影体味到的一丝彻骨的寒。火,
她为楚倩把药煎上。
有了火就有了暖意,有了暖意人就可能会舒服些。
也许肉体和精神有时候的感觉是相通的,虽然它们通常都会有自己的脾气。火,一跳一跳的在房中。
李寻欢依旧是无言,比起人,他似乎更爱他的酒。
此时酒才是他唯一的知己,也是他活者的唯一的寄托。他似乎要比从前要不喜欢说话的多。更沉默,更深蓄,更忧郁,更..........
更残忍的对待自己。
梅思影又为火中送了一根柴。
她尝试着使房中更暖一些。她自己并不冷,她为什么一定要让火烧的这样旺些。她的手依旧没有完全的停止微微的颤。
她是医生。
得了痨病的人是非常怕冷的。尤其是这样覆冰落雪的天气。她看见他身上的衣服并不多,虽然,依旧是很整洁。
她想到了这些,
因为就是这些。
因为他不是别人。
因为他的似乎真的不会活的太久。
微红,昏红,火红。
闪着暖色的光。
两个人身上的光不再是白色的了。
上面有红的一曾,温暖的红色的一层。
也许肉体和精神有时候的感觉是相通的,虽然它们通常都会有自己的脾气。
李寻欢的胸口由冰魄式的刺痛慢慢的转为了一种深沉的压抑着的疼,他知道他又熬过了一个寒冷的日子。
似乎舒服了一些。他缓缓站起了身来,走到了窗旁,看到了对面的兴云庄。
“你看的对面是哪里?”梅思影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问,问的她自己都感觉到好笑。
“对面是兴云庄。”李寻欢用力地按着胸口说。
“你仿佛很关注那里。”
他无言。
“所以你把客栈开在这里?”
他无言。
“为什么你不去到那里看看,或许会比你在这里远远的看要好的多。”
他依旧是无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20-6-1 21:33 , Processed in 1.234375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