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您, 游客, 请 立即注册 或者 登录, 你还可以选择 找回密码.
楼主: administrator

《风雪华亭》2020年修改版 作者:秋兰

[复制链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12 06: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雪华亭第三十章
陆小梅很恍惚的看了看夏嫣然,又看了看陆华亭,不知道要说什么。

夏嫣然带陆小梅去了自己的房间。
陆华亭就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迟迟没有走动说话。他没有随着夏嫣然和陆小梅回到他们的房间。
而是站在了他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室的前面是一个欧式的小阳台。这个时候,陆华亭就站在了上面。

他在仔细的分析这几天以来发生的这些事。
黄少威告诉他,在上海看到了川口一郎,而且知道了黑龙会在上海的活动。今天,他又突然之间迎接回了自己的女儿。竟然是在一位参茸商人的手中找回了自己的女儿,这一切的一切,都来的特别的突然,让他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时候,他就在等,在等黄少威回来,将吕嫂也带回来,这样,他就可以了解这八年吕嫂和女儿在外流浪的情况。

夏嫣然这个时候走回了陆华亭的办公室。

“华亭,你在思考什么?”夏嫣然问道。

“我在想,这么多的这几年来发生的事。”陆华亭说。

“华亭,你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多和自己的女儿待一会。她刚刚回来,见到了我,有些陌生。”夏嫣然说。

“好,不过,我感觉,就算是我去了和她说话,她一样会觉得很陌生,这孩子,怎么会被警察打破了头,怎么会失去记忆呢。”陆华亭说。

说罢,他同夏嫣然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只见,陆小梅孤零零地站在他和夏嫣然的房间之中。

“小梅,你还认得爸爸吗???对了,你还认得她吗?她是你小时候给你打针的夏阿姨,她在你小的时候照顾过你,给你打过针。”
陆华亭温和地和陆小梅说。

可是陆小梅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摇头。

“华亭,我这就出去一下,我去给小梅买几身新衣服回来,她回家了,要穿的好看些。”夏嫣然说道。
“小梅,你先在我的房间之中休息。等会,夏阿姨去给你买衣服,等她回来,你就有新衣服穿了。”陆华亭对陆小梅说。

陆小梅微微点了点头。
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亲生爸爸,我十岁以前的记忆都不知道了。但我知道我姓陆,后来我的义父向先生告诉我的。今天你又说,是我的亲生父亲,义父也默许了,我觉得,可能你就是我的亲生爸爸吧。”陆小梅说。

“对对!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小梅,你终于回家了,回到爸爸身边了。”陆华亭走了过去,将陆小梅深深地抱在了怀里。陆小梅由着他抱,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但神情之中掠过了一缕陌生和感伤。

夏嫣然道:“华亭,你不要难过,也别太高兴。这样对身体不好。我这就去给小梅买衣服。你在家和小梅在一起,等我。”

“好,我等你回来,而且,我还有等少威,他稍后回来,还会带回来吕嫂。”陆华亭说。

不多时分,黄少威的车子从外面回来了。车里还坐着一位老妇人。

老妇人和黄少威都下了车子,就这样,来到了陆华亭的办公室里。

陆华亭早就等候多时了。见到了老妇人,就连忙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吕嫂,你还好吗?”陆华亭对吕嫂说。“我们已经八年没有见过面了。”

“好好!就是当年实在是没有钱凑齐路费回上海了,只好去东北,看能否有个出路,攒够了路费再回上海。可没想到竟然流浪在了东北,而且,当时上海也有传闻,说你死了,为了躲避军警的追查,也只好留在东北了。就这样,认识了向先生。”

“是吗,那我见到了向奕男,一定要好好谢谢他。”陆华亭说。

“是啊,亭少,应该好好谢谢他。”

说罢,陆华亭唤来了下人,告诉他们,出去找夏嫣然,让为吕嫂也准备几套新衣服。下人明白了,就出去寻找夏嫣然了。

就这样,陆华亭在办公室和吕嫂聊了许久。并且,在晚上,他安排了厨房做出了一桌的好菜好饭。大家其乐融融的在一个桌上吃饭了。

陆小梅回来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倒也平静。

向奕男回到家中,把吕嫂送走后,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客人。
这位客人是穿着高领的呢子衣,带着礼帽和墨镜坐着漆黑的小汽车来到他的家里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川口一郎。

他上一次制造了假象,仿佛是死在了陆华亭的手中,其实他并没有死。如今,他又回到了上海,要领导黑龙会,继续在上海活动。他也是在蠢蠢欲动之前,要做些事情。

他秘密地来到了向奕男的住地。

“想不到您这么快就来了。”向奕男说。

“嗯。是的是的,我来了。”川口一郎说。

“我之前吩咐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川口一郎问道。

“我都在逐渐的办了。你和我说,让我把陆小梅送回陆华亭身边,伺机而动,要他至亲的人亲手了结了他,这件事情已经很有进展,陆小梅已经回到他亲生父亲陆华亭的身边的,就连吕嫂,也回到陆华亭身边了。”

“你怎么会保证陆小梅会下的去杀手?陆华亭可是她的亲生父亲!”
“陆小梅已经失忆,根本就不认得陆华亭,我跟她说,她的亲生母亲,就是因为陆华亭曾经是军人,所以,惨死的。这,陆小梅都知道。最关键的是,吕崇志在我们手中。”
“怎么,你认为这张牌,可以打的吗?”

“可以,可以!吕崇志是吕嫂的亲生儿子,对陆小梅又有恩情,陆小梅从小就喜欢吕崇志,为了吕崇志,陆小梅和吕嫂,就不敢不就烦!”向奕男阴冷的笑了笑说。
不多时分,夏嫣然回到了陆华亭在四海的办公室,她回来了。带回来了几件新衣服。
但是,她看到陆小梅,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办公室里面。
她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要一个人站在陆华亭的办公室里。


“小梅,你怎么了???”夏嫣然走到陆小梅的身边,并且,按住了她的肩膀。


“我,我没怎么,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我想我曾经的朋友和亲人,我想我的妈妈。”陆小梅说。
“小梅,我知道你回来了,一个人会很孤单,你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她已经去世了,我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妈妈。”夏嫣然说着,就将陆小梅抱在了怀中。


“可是我思念的是我的亲生妈妈,就算她已经死了,我还是特别的想念她。我,我不喜欢你。”陆小梅推开了夏嫣然,然后,一个人来到了陆华亭办公室的门前,将大门打开,走了出去。接着,她又一个人,来到了陆华亭与夏嫣然的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空无一人,她就那样站在房间中,也不说话,就那样站着。站在其中。


吕嫂这个时候来到了夏嫣然的身旁,吕嫂开了腔说道:“夏小姐,你一定要原谅小梅,她自幼没了妈妈,又特别的思念她的母亲,所以,才会这样孤僻,你一定要原谅她。”


夏嫣然看了看吕嫂,看了看陆小梅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陆华亭原本安排了厨房,今天晚上要有一场晚宴。于是,厨房都下去忙活去了。
但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在情绪上面,竟然还这样的压抑。


这个时候,窗外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哗啦啦的下着,下的非常的大。


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这个时候,忽然跑到了外面,她一个人站立在了雨中。


她抬起了头,看了天,她抬头,大喊着母亲,叫了声妈妈,然后,放肆地大哭着。


陆华亭看到了这个情景,他的心中非常的不好受,这个时候,黄少威回到了他的身边,他看到了此情景,想打发手下,前去将陆小梅拉回来,但是,陆华亭制止了他。


陆华亭,这个时候一个人,也身置在了大雨之中,他高大的身子,跑到了大雨之中,然后,来到了陆小梅身旁。


“小梅,爸爸知道你想妈妈,这么多年,爸爸对不起你。小梅,你受苦了。”他说着,然后,将陆小梅搂在可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个时候大雨倾盆,大雨将他们父女两个人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还有他们的头发,也都沾到了头顶。流下了水珠。


这个时候,陆小梅手中忽然多了一把锐利的手术刀,这把手术刀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身在她的身上的,她这把刀,想奋力刺到陆华亭的身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陆华亭讲陆小梅搂在怀中非常的紧。陆小梅被他强烈的父爱感染了。一时间,手中拿刀的力量,变的微弱了。


夏嫣然远远看到他们父女抱在了一起,想起陆华亭和孩子都不能久站淋雨,所以,她找来了黄少威,问他有没有大一些的伞???


黄少威说有,然后找到手下,拿了一把漆黑的大伞来,夏嫣然就这样,拿过了那把大伞,然后,走入到了雨中,将伞撑好,给陆华亭与陆小梅挡雨。


陆小梅看到夏嫣然来了,于是,连忙将手术刀收了起来。


等到夏嫣然来到了身旁,她也装做了若无其事。但是,她被陆华亭的男人气息和强烈的父爱所感染,一时间也恍惚如若走神。自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紧跟在夏嫣然身后的是黄少威,他拿过了一只很洁白很大的浴巾,将浴巾披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并给他们擦身上的雨水。


几个人就这样,回到了四海办公室的楼房之中。




晚上的晚宴,还是比较丰盛的。
陆华亭命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给陆小梅和吕嫂吃。


夏嫣然也跟着吃了,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都很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原本,锐利阴冷的眼神之中,逐渐也显现出了一些温暖的颜色。
大家说笑着吃着饭,饭吃到酒过三旬,不知道为什么,陆小梅忽然觉得头很疼,她跟吕嫂说,想离席。


陆华亭看到了陆小梅,知道她头疼,于是,也让陆小梅离开了餐桌。


陆华亭在四海本部楼的三楼,给陆小梅安排了一间卧室,陆小梅就这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她感觉头很疼,同时又天旋地转。


陆华亭来到了她的房间,发现她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夏嫣然弄来了听诊器,用来给陆小梅听一听,她听过之后,说道“孩子现在没有什么大的情况,可能就是太累了,还有她的头部受过重击,可能今后还会持续发生今天这样的状况。”


“嗯。嗯嗯。”陆华亭点头称是。同时,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忧愁和哀思。


夏嫣然这个时候将听听诊器拿出,然后,将陆华亭唤出了门外。


“华亭,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忧虑的是什么,你是担心小梅的身体健康,是不是?”夏嫣然说道。


“是的,而且,小梅这么久不回来,我也不知道她在向奕男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向奕男他说,小梅被人打破过头,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陆华亭说道。


“华亭,我总有一种感觉,你好像并不是很相信这个向奕男。”夏嫣然说道。


“是的,偏偏我和日本黑社会对峙的这段时间之内,向奕男就出现了,然后他一出现,就又出现了小梅,这些时候掺杂在一起,实在是太巧合了,太巧合了。小梅的确是小梅,她是我的亲生孩子,可是她偏偏又受了伤,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陆华亭说。


夏嫣然安慰着:“华亭,你不要这么忧虑,或许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的糟糕,你提防向奕男是对的,但是,孩子毕竟回来了,你这些天。还是要多关心她,不要再想那么多。”夏嫣然说道。


“嗯。好的。”陆华亭点头称是。


“爸爸!妈妈!妈妈!爸爸!!!”陆小梅忽然在房间里面叫喊着,并且,开始全身发抖。


“小梅这是怎么了???”陆华亭听到了她的声音。
于是,连忙推开了房门,看到陆小梅这个时候,已经站到了房中。


“小梅!小梅你怎么了???”陆华亭大声问道。


陆小梅这个时候,忽然跑向了陆华亭,“爸爸,我让你抱抱我!”她大声道。


不过,冲着陆华亭跑过来,手中却又有金属物的金光一闪。夏嫣然在一瞬间,看到了这个金属物。
无奈,她看到陆华亭已经要抱住了陆小梅。


她只能下意识地推了陆小梅一下。


但就是这样,陆小梅还是跌倒到了陆华亭的怀里。


陆华亭感觉到腹下一疼。一把手术刀已经斜斜的插进了他的腹中,但是,由于夏嫣然推了一下陆小梅,导致力道小,只插进去了少少的距离。


陆华亭坐在了地上,他将手术刀拔了出来。顿时。鲜血染红了他白色的衬衫。


“华亭,我,你不应该拔出来。”夏嫣然说道。


然后,连忙用毛巾按住了陆华亭的伤口。


陆小梅掉了刀,坐在地上只是大哭。


黄少威带着人走了进来,发觉,陆华亭与陆小梅的这一幕。


陆华亭将刀递给了黄少威,示意他拿出去。


夏嫣然让几个兄弟看住陆小梅,然后,扶起了陆华亭,接着,带着陆华亭,离开了陆小梅的房间。


紧接着来到了陆华亭与夏嫣然他们自己的房间。陆华亭的伤口不再流血了。夏嫣然拿来纱布,给陆华亭前后包扎着。


“这孩子,这孩子怎么会有手术刀这样危险的东西”陆华亭不解地说道。


“或许你说的对,向奕男的出现是不对头的。小梅是他带回来的,所以,小梅也不对头。”夏嫣然说道。


“嗯嗯。或许是这样。”


“不行,我得回去问问小梅,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陆华亭道。


然后,他挣扎着,捂着伤口,让夏嫣然搀扶着他,这样一步步回到了陆小梅的房间之中。


“小梅,你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爸爸,你能说出来吗???”陆华亭温柔地问着陆小梅。


“爸爸,爸爸。”陆小梅说着,她的神情有些恍惚。
“爸爸。义父不让我说。”陆小梅说道。


“义父???这么说就是向奕男。他有什么不让你说的???你说啊,告诉爸爸。”陆华亭说道。


“爸爸,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吗???我的妈妈是不是因为你而死的???还有,我刚才差点杀掉了你,你会不会杀死我???”陆小梅落下了眼泪。


“小梅,爸爸真的是你的爸爸,你放心,你刚才只是伤了爸爸一下,爸爸不会怪罪你,更不会杀死你。你是爸爸最爱的女儿。爸爸就是为你死,也是愿意的。”陆华亭温柔的说着。


陆小梅这个手哭了起来。她拉过了陆华亭的手,双手握住了陆华亭的手,大哭道:"爸爸,他们说,你害死了我的妈妈,还有,还有,吕大哥还在他们的手上!”


“是谁???”陆华亭问道。


“是吕崇志,吕崇志大哥,还在他们的手上!在义父的手上!!!”陆小梅哭着说道。
夏嫣然这个时候,拿来了更好的纱布,她想从新给陆华亭更换一下,但是陆华亭制止了,他想认真的听陆小梅说话。


“崇志,崇志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吗???”


“他是和我们在一起,但是,但是,他被义父抓起来了。并且,还跟我吕大妈说,如果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杀掉吕大哥。”
陆小梅说。


“爸爸,我,崇志大哥一直陪伴着我,从我很小的时候就陪伴着我。我,我一直非常非常爱他。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总之我很爱他,有点像爱爸爸那样爱他,又仿佛不是。”陆小梅说。


夏嫣然这个时候来到陆小梅的旁边,对她说:“小梅,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我???我,十二岁整岁了,十三岁虚岁。”


“哦哦。”夏嫣然点了点头。她在想:“快十三岁了,女孩子,可能已经成人了,可能也懵懂的知道些男女之事。”


陆华亭听着陆小梅跟他说的这些,略有忧虑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拿出一只烟,点燃了,吸了一口。


并且,来到了房中的桌旁,将那上面的那一杯红酒,倒在了杯子之中。


他拿起红酒,一饮而尽。


“爸爸知道你义父,向奕男,应该不是一个平庸的角色,也不太像是一个对我保持善意的人。你说,他抓起了吕崇志,为什么???然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你都告诉爸爸听。”


“好。我们也就是吕大娘,吕大哥和我,一直在东北流浪。有一次,我不小心被东北的军警打到了头,我十岁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吕大哥很着急。就在这个时候,向奕男,也就是义父,找到了我们,说,可以帮助我们生活。听到这里,吕大娘,吕大哥,和我,都非常的高兴。”


陆华亭喝下了酒。慢慢的听着她讲述这些话。夏嫣然这个时候来到他身边,对他说:“华亭,红酒会活血,你刚受过伤,不能喝这个。”
但是,被陆华亭拒绝了,陆华亭的心情很不好。他很想继续听女儿给他讲述。并且,继续吸着烟。




陆小梅继续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义父收容我们之后,就不停的教我学东西,学的都是怎么攻击人的一些招数。比如,近距离,怎么打枪,射击,还有,怎么运用匕首,怎么插进人身体之中去,然后怎么拔出来。后来就教我使用这把手术刀。他经常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值得相信的,包括自己的父母亲。他经常问我,还记得不记得,我自己的母亲???我说,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但是终归好像是不记得了。他就笑了笑。跟我说,我母亲死了,听人说,是死在上海,死在上海一个很贫贱很贫贱的难民营里。我问他,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因为什么而死。他就告诉我,说我的父亲,是个军人,他做军人得罪了很多恨多的人,他们合起来把我的母亲弄死了,所以,我的父亲也不是好人。我就继续问,我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他不告诉我,他只说,是个军人。太多话没有说给我听。然后,忽然有一天,他跟我说,想不想为自己的母亲报仇???我想了想后说想,他就告诉我,那就杀了我的父亲。因为,是我父亲让我的母亲死去的。”


陆小梅擦了擦落在眼旁的泪水。


接着道:“我还算是有点思维的女孩子,我知道杀了父亲不一定就能达到给母亲报仇,也在经常想他跟我说过的话,我也不是完全的相信。所以,有几天,我就并不是很顺着他。跟他有些执拗。没想到,他竟然把吕大哥抓了起来!并且他跟我说,如果我不杀了我的爸爸,我今后就再也见不到吕大哥!吕大哥我从小到大喜欢他,和他分离不开,我不能没有他。所以,才算顺从了义父。后来,后来,我们就来到了你这里。”




陆华亭听到了他的这些话,人沉默了。只是在沉默之中吸烟。




夏嫣然来到陆华亭身边,问道:“华亭,你,对于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陆华亭站起了身,对陆小梅说:“小梅,你好好在房间之中休息,我和你夏阿姨,先离开一会了,等会再回来。”


说罢,就要离去。这个时候,只见吕嫂走了进来。对陆华亭说:“亭少,我刚刚在外面,听到了你跟小梅之间的谈话。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她说的,全是真的。我的儿子吕崇志,现在还在他们的手上!!!”


陆华亭道:“吕嫂,你看看你。既然你这么有难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我们都是老主仆了,还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出来。”


吕嫂落了泪,说道:“亭少,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带着小梅回来,害她差点杀了你,我不该,我不该,我儿子在他们手上!可是,我不该!!!”吕嫂哭泪道。


陆华亭安慰吕嫂道:“吕嫂,你不要哭,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崇志我会帮忙把他救回来!!!”


接着,他对夏嫣然道:“一会大家都去我的办公室。你去找少威,让他带着四海的几个骨干,来我的办公室一趟,我们一起合计好好谋划下,怎么救崇志。”


“好!”夏嫣然回答道。


黄少威带着四海的几个骨干就这样来到了陆华亭的办公室。


陆华亭坐定了之后,和大家说:“今天我们要商议一下,究竟怎么救吕崇志,以及,我们要铲除向奕男。”


黄少威道:“亭哥,你是说,我们要铲除向奕男???”
“对。”陆华亭说:“向奕男,是我在和日本黑帮对立的时候出现的,并且他的出现,随即就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的孩子陆小梅回来了,我又被小梅刺中,受了伤,我从小梅口中已经得知了,这个向奕男不是好人,应该是来对付我的人,至于,他背后还有没有其他势力,暂时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想要对付我的人。”


“日本黑帮势力川口一郎是杀害段大帅的凶手,我们和他不共戴天!他和我们对峙这段时间里,向奕男,的确出现了。暂时我们还查不到他和日本黑帮势力到底有什么勾结,以及,向奕男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势力背景。”黄少威说道。


陆华亭道:“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吕嫂的儿子,吕崇志,在向奕男的手上。不知道被他关押在了什么地方。就是因为他关押了吕崇志,所以才要挟我的女儿,回来暗害我。但是没有得逞。我们必须要知道吕崇志在哪里,然后把他救出来。”


杜白狼这个时候也在会议之中。他听了听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一次向奕男的府宅,混进去,然后可以打探一些消息。”


黄少威道:"我也觉得这样是个办法。”


陆华亭点了点头道:“可以!少威,你去,明日,你带几个弟兄混进去。看看崇志究竟被关在什么地方。”


“好。”黄少威说道。
“可是我该扮成什么样的人进去???”


陆华亭想了又想,道:“向奕男是个东北的参茸商人,他主要是经营人参和鹿茸的,你明天混进去,就说,是个想给向奕男拿人参货物的人,但是,向奕男见过你,认识你,只是不熟。你要等向奕男离开的时候进去,然后,勘探一下他府上的地形。”


“好!”黄少威回答。


做了如此决定,大家就等着第二一早,来到向家打探。


第二天,黄少威略略化了化妆。他化妆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卖人参鹿茸的商人。他们在向奕男家附近蹲了很久,到快下午的时候,看到向奕男的车子离开了向府,黄少威派了人,要人去跟踪向奕男,看看他究竟要去往何处。跟什么人碰头。


然后,自己就这样走入了向府。并且还带了两个随从。一开始向府门口不允许他们走进。但是,黄少威拿出了货,都是上好的人参鹿茸。这样,才允许他们进入了。让他们在客厅坐,然后去请向奕男的助手出来会客。


黄少威坐定在了客厅,紧接着,就让两个随从,赶快到各处去察看。


有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就这样走下了向府,他发现,向府可以往地下走,而且越往下越深。


等到向奕男的助手来了,黄少威连忙拉住了他,不停地说话,他的助手就这样,也没有察觉,还有黄少威的随从在向府内部察看了。


不多时分,一名随从找到了地下室的一个房间。是被锁住的。


门上有一个小窗子。


随从只见里面被关住了一个人。他见了之后,说了声:“这位兄弟,可是吕崇志???”


只听见里面拿个年轻的人回答道:“不错,我是吕崇志,请问你是谁???”


随从道:"我们是陆华亭陆大哥派来打探你的消息的。你放心,我们很快就来救你。”


说罢,他离开了地下室,向地上走去。


黄少威拉住了助理不停地说。直到两个随从都回来了。助理感觉到很诧异,怎么府里面忽然多出了两个人。


黄少威笑了笑道:“您别担心,他们都是我的人,到府上感觉很好看,很惊奇,就随便走了走,对了,这个生意我们做还是不做???如果您还在想等向先生回来,我们再做,那我就先走了。”


正当助理还在不明白的状况中,黄少威就带着随从出去了。


陆华亭一直坐在向府外面的一辆漆黑颜色的小汽车里,等待着他们打探的结果。


黄少威这个时候回来了,进入了小汽车。


他拿了张图,图是随从边走边画的。


给陆华亭看,只见,图上面很明显有一处地方,标记着,吕崇志被关押的位置。并且,一边给陆华亭看,一边,跟陆华亭说了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以及里面的情况。


陆华亭拿过来,看过了。然后对黄少威说:“我们现在不能走,我已经派了兄弟回去,搬了人马过来,都便服,稍后会混迹到人群之中,向奕男一会就会回来,他回来,恐怕助理就会和他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向奕男是个老江湖了,他助理相信也不会是个平庸之辈,他们会觉察到事情的不对的,等到打草惊蛇,他们转移了崇志,或者一起逃脱了,这个事情就麻烦了。所以,只要他一回来,我们就冲进去。”


黄少威道:“那我们该怎么对付向奕男???是杀他还是留着他???”


陆华亭道:“其实我怀疑小梅的头并不是东北的警察打伤的,而是和这个向奕男有着很大的关联,其实我真的不想留着他,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如果他和日本黑道势力有勾结,那么就是日本黑道势力的人,日本黑道势力,无论是什么人,都得被消灭,因为他们杀了段大帅,他们是杀害段大帅的凶手,是上海乃至中国的不稳定因素,他们是中国的祸根,就一定要铲除。稍后等一等,这个行动我也要跟着上,我们先抓到向奕男,看能不能问出什么结果,等问出了结果,然后,再杀了他。”


“好!”黄少威回答。


这个时候,忽然探子回报,黄少威让探子直接进入到了陆华亭的黑色小汽车里面。
探子一边喘气一边说:“向奕男快回来了,他去会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陆华亭问道。


“我们看到了,好像就是日本黑龙会的人,而且这个人,由于离的远看不清楚,但看身形,好像就是日本黑龙会的川口一郎!”
陆华亭咬牙道:“这个向奕男,果然和日本黑龙会有勾结!而且会见了川口一郎。”


黄少威道:“你看见,向奕男就要回来了???”


探子道:“是的!向奕男就要回来了,他好像临时接到了什么消息,然后就往回赶。”
黄少威道:“可能是助理给他打了电话。说有可疑的情况。”


陆华亭道:“等他回来,我们就冲进去!!!”


“好!”黄少威说。


不多时分,只见,一队汽车从外面回来,总共有两辆汽车,都是向奕男的人,急匆匆就这样回到府里。


陆华亭看到他们已经开进了府,并且,向奕男已经下了车,正要走进他的府宅里,他的助理也迎了过来,仿佛要着急和他说着什么话。于是,陆华亭一声令下!所有四海的成员弟兄,统统攻进了向奕男的府邸。


在场的四海成员有二三百人,都是轻衣便装,混迹在人群之中,这个时候都拿出了枪。冲了进去。


陆华亭因为有钱,所以,四海就有钱,他们的装备都非常好,使用的都是德国制造的冲锋枪。


陆华亭也拿过一把冲锋枪,就这样跟随大家冲了进去。


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人,跟着见过了吕崇志的那位随从,去地下室,救吕崇志,一路人,直接冲向了向奕男,并且要活捉向奕男。


不多时分,一路人马就冲到了地下室,索性的是,向奕男只是接到了消息,说下午的时候来了几个人,不太对劲,但还没来得及想到要变换关押吕崇志的地方。所以,大家轻易的就找到了地下室,并且,救出了吕崇志。


但另一路人,大家和向奕男的人,在府邸前的草地上发生了激烈的交火,陆华亭的冲锋枪,也撂倒了十个八个向奕男的手下!


向奕男表面看着不起眼,但实际内有乾坤,很会经营,他手下也有几百号人,基本都冲出来,保护向奕男。却没想到被陆华亭杀了个措手不及。


但是,由于四海的人马劲能干练,武艺高强,都是人中的精英,又加上四海的武器装备,非常的好,所以,不多时分,向奕男已经溃不成军。


陆华亭亲自走到向奕男身边,并且,抓住了他。


黄少威这个时候来到陆华亭的身边,问了问陆华亭:“亭哥,我们该怎么处置向奕男???”


陆华亭用机枪顶了顶自己头上的西式的帽子:“把他带回四海,我要亲自审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12 06: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雪华亭第三十一章
陆华亭将向奕男就这样带回了四海。在四海的审讯室,陆华亭坐在桌子旁,一边吸着烟,一边审讯着向奕男。


对于陆华亭所提问的问题,向奕男始终嘴很硬,始终不肯正面的回答。


陆华亭吸下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在烟灰缸里熄灭。


他站起了身,来到了向奕男身边,问道:“你来上海,究竟有什么目的???你为什么要见日本黑社会组织的首领,川口一郎???还有,小梅为什么会失去记忆,她的头受伤究竟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你都要如实的回答我。”


向奕男冷冷笑道:“其他我可以不回答你,比如,我为什么要见日本的川口一郎,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女儿陆小梅的头,的的确确是我买通了东北的警察,将其打伤的!为的,就是日后我能控制得了她。”


陆华亭听到这句话非常愤怒,他来到向奕男身边,忽然用力猛猛的给了他一拳,这一拳力道很大,一下就将向奕男打翻在地。由于向奕男被捆绑着,所以他也就被绑着倒在了地上。


由于用力过猛,牵动了陆华亭腹下的伤,他有点疼,好像伤口处有些流血。于是陆华亭伸出手来捂了捂伤口。同时陆华亭掀开了衬衫,只见伤口处又流出了一些鲜血,染红了包扎在上面的纱布。
向奕男这个时候翻到在地上,看到了陆华亭腹下的伤,忽然大笑道:“陆华亭你事到如今还居然在得意?小梅,小梅,我这么长时间真是没白疼你,你得手了,哈哈,你终于得手了!”


陆华亭走了过去,拎住了向奕男的衣领道:"你说什么???什么得手了??小梅是伤了我,可是,我没有怎么样!”


向奕男笑着说:“你知道不知道,我在那把手术刀上面擦了剧毒???只要陆小梅伤到了你,不出三日,你一定毒发身亡!”


陆华亭听了,却淡定的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原来是说这个。不过,你错了,你知道不知道,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小梅用饭桌上的餐布擦去了手术刀上的毒,她杀我的时候,手术刀已经没有毒了。但是由于你的毒特别的霸道厉害,所以,我的伤口到现在还很难愈合,但是我用内功运功,等于每日消毒一次,基本,我体内已经没有什么毒了。你这个人的思想太偏激,而且愚蠢,你低估了父女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小梅怎么会甘心情愿杀害自己的父亲呢?她是我的女儿,根本不会真心杀我。所以,你怎么会这么蠢,这么笨,认为她会杀死我呢??”


向奕男道:“只恨我没有利用好吕崇志,好好控制陆小梅,否则,今日你一定成为刀下之鬼。”


陆华亭这个时候将手术刀拿了出来,在向奕男眼前晃了晃道:“这是你要杀我的那把手术刀,我用酒精擦过,又用白酒泡过,上面基本没有毒了,但是,我要用这把刀,替小梅报仇,报她被你伤到头,失去记忆之仇!”


说罢,他将向奕男的手拿到了桌上,忽然,一手术刀下去,就切掉了向奕男右手的小手指。


由于剧痛,向奕男的手臂抽出着,大声的惨叫,并且抚摸着伤口,在地上痛成一团。


陆华亭说道:“并且,你还要告诉我,你跟日本的川口一郎,究竟在说什么秘密,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向奕男在地上痛成一团,同时还是叫着“我不说!我不说!我死也不会告诉你!”


陆华亭这个时候,又将刀放在向奕男的眼中:"你到底说不说,如果你不说,我还要剁掉你一只手指!说完,将刀子砍到了向奕男的右手的第四根手指上,顿时,血流如注。向奕男由于特别疼痛与恐惧,这个时候,不得不说了!


“好好!我说!我说,不过你要先包扎我的伤!”


陆华亭示意左右,找来白布来,将向奕男的右手包扎好。


向奕男这个时候才说道:“除了要在上海,将你跟段玉麒的势力铲,尤其是要将你的势力铲除之外,我是要将东北重工业的图,献给川口一郎,以便他们日本今后很好的控制东北。”


“哦???你是说,你有一张图,是东北重工业的图,要献给日本人???”


向奕男包住了伤口的地方被他紧紧按着抚摸着,他已经疼的头晕眼花,接着道:“是的!就是这样,从清朝到民国,经历这么多年,东北已经有一些工矿,日本人想要这些工矿的详细资料,我有一张图,都要献给日本人。”


“那现在,这张图在哪里???有没有给日本人???”陆华亭问道。


“还没有,图就在我身上,川口一郎答应给我大量的黄金作为交易,他们的黄金还没有准备好给我,所以我也就没把图给他们,而且我们前提先要铲除的人就是你,你要被先铲除,其后我们才能来继续做交易。”


黄少威这个时候走到向奕男身边,将其外衣解开,果然,发现他身上藏有一物,打开后,发觉,是一张布做的东北工矿图。




黄少威将图带给陆华亭看,陆华亭看了看,又继续问道:“你和川口一郎,还有什么事???”


向奕男颤抖着说:“没什么事了!只有这件事,真的没什么事了!”
陆华亭示意,将向奕男带走,关起来。


黄少威命令左右这么做,陆华亭的手下将向奕男重新绑好,带了下去。


陆华亭道:“少威,带几名四海的骨干,去办公室开会。”
黄少威照做。


来到四海的办公室,陆华亭对黄少威等人说:“我们铲除了向奕男,但这还不够,我们还要铲除川口一郎!”


黄少威点头道:“不错!川口一郎此人不除,上海乃至中国终究不会平静,而且我们还要给段大帅报仇!”


陆华亭道:“向奕男的老巢被端,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上海滩的每个角落,川口一郎也会知道这个消息。并且,其次,我们要做的,是,继续传播消息下去!就说,向奕男在我们这里,他的东北工矿图,也被我们所得。让川口一郎亲自来找我们,我们守株待兔,等他前来,然后一举铲除掉他!”


黄少威道:“但是,川口一郎为人特别特别狡猾!现在四海气势正盛,他怎么可能会轻易前来???”


陆华亭道:“东北工矿图,是日本人势在必得之物,川口一郎一定要抢回去,只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抢,比较合适,可以继续传播消息,就说,我被小梅所伤,中了剧毒,而且,在铲除向奕男的时候,中了枪,现在人已经不行了,四海内部,都在害怕我死去,有些分裂的倾向,这个时候正是四海的弱势时期,相信,川口一郎一定会来。”


“好!”黄少威同意陆华亭所说:“我这就去办!”


果然,不出陆华亭所料,在一个月圆之夜,川口一郎终于出动了,陆华亭这招引蛇出洞,还是派上了用场。


川口一郎为了得到东北工矿图,带了七八十人,全部都是日本忍者的装束,在夜黑之际,来到了四海总部。


他们见四海总部没有什么人把守,料想,是陆华亭生命垂危,四海已经警惕性降低,纪律涣散了。于是,都攀爬进了四海的院落之中,走进了四海的楼宇中,在四海五层的建筑之中,最顶端的那层的中间位置,就是陆华亭的办公室,据日本探子说,陆华亭得到的东北工矿图,就很可能放在其中的办公室的保险柜之中。


川口一郎心中有数,他自己本身在日本也接受过忍者的训练,本来也是一名忍者,于是,他用绳子扔到办公室的阳台上,然后,拉住绳子,就这样一步步飞身上了五层,陆华亭的办公室。


可是,当他开了阳台的门,刚踏入其中的时候,忽然,里面的灯却亮了,只见,陆华亭已经身在其中等他。


“你,陆华亭,你怎么居然没有事???”川口一郎说道。
陆华亭笑了笑说:“川口一郎,我在这里已经等候了你多时了,我可以告诉你,东北工矿图,就在我的手中,但是,我却没有什么事,我既没有中毒,也没有中枪,我在这里等你!”


说罢,他忽然抽出了自己腰畔的军刀,和川口一郎对峙起来,同时,整个四海院落楼宇之中的灯都亮了起来,所有的四海的成员都冲了出来,和日本人发生了激烈的交火。


出口一郎忽然笑了笑说:“很好,听说你们中国,都有传闻,说陆华亭的武术,举世无双,我在日本,也是一个武者,我如今,就要好好会一会你陆华亭!”


说罢,他也抽出了挂在腰畔的武士刀。


陆华亭拿着军刀就冲了上去,这样和川口一郎在办公室里拼杀撕打起来!


川口一郎的武士刀锋利无比,几次挑开了陆华亭的衣服,陆华亭的军刀也不示弱,刀上已经飞溅到了川口一郎的鲜血!


陆华亭一边打一边大声道:“川口一郎,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用军刀杀你!?就是因为我要为段大帅报仇!我今日,要手刃你川口一郎!!!”
说罢,架住了军刀飞身上前,川口一郎已经被陆华亭杀的难于招架,正待他想寻路逃跑的时候,陆华亭一刀刺穿了川口一郎的身体。


川口一郎疼的大叫,正待他想用武士刀招架的时候,为时已晚,陆华亭猛的向前推进着军刀,猛力前进。这样一下把川口一郎,从五楼的阳台上,推了下去。川口一郎瞬间从五楼掉下,毙命。


黄少威这个时候在楼下,看到了这一幕,然后大声道:“四海的兄弟们!川口一郎已经死了!我们不要停,一定要杀尽这帮日本狗!!!”


四海的弟兄们大声叫道:“好!!!”


于是,四海的众人继续向日本人开火,顷刻间,川口一郎带来的这七八十日本人被杀的片甲不留。


这一夜,陆华亭终于手刃川口一郎,终于替段大帅报了仇。陆华亭由于这一票干的漂亮,
他手刃川口一郎为段大帅报仇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上海滩。


由于日本势力的介入,巡捕房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陆华亭,但都被陆华亭顶住了。日本人在上海作恶多端,很多群众此次也非常支持陆华亭这次的做法,所以,上海巡捕房暂时也拿陆华亭没有办法。


陆华亭由于手刃了川口一郎,他在大战的时候,没受什么伤。但是由于和川口一郎厮杀,被陆小梅伤过后的腹下的伤口有些裂开了。


向奕男用得毒很特别,使得陆华亭的伤口总是很难愈合。如此,夏嫣然终于想给陆华亭重新缝合一下伤口。


这一日,在陆华亭和夏嫣然的房中,夏嫣然用酒精和盐水,清理了一下陆华亭的伤口,然后打了一针麻醉,接着,用线缝合了陆华亭腹下的伤。


虽然打了一针麻醉,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很痛。陆华亭尽力配合着夏嫣然,他忍住疼痛没有动。这样,夏嫣然就一针一线的帮陆华亭将伤口缝合了。


缝合之后的效果很好,没过几日,陆华亭的伤基本就好了。只是,他的这处上又留下了一处疤痕。


阿桑有段时间没有和陆华亭,夏嫣然与黄少威在一起了,她回了趟蒙古,如今又回来了,得知陆华亭这次杀了川口一郎,为段大帅报了仇的消息她很高兴。同时她也知道陆华亭又受伤了。幸好,她回蒙古的时候,再回来又带了些蒙古特有的可以消灭伤痕的药。


这样又来到了陆华亭的房间。此时,她看到陆华亭正在房间之中休息。坐在他自己的办公椅上。


“陆大哥,听说你又受伤了,怕你留下疤痕,我这又给你带了药来。”阿桑说道。


“嗯。”陆华亭点了点头。


然后,他站了起来,脱下了西服外衣,解下了领结,同时,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


将所有衣服解开了,露出了自己的上身。果然,在左边的腹部上有一个已经愈合的伤口,现在已经变做了疤痕。


阿桑小心的打开自己拿来的药的瓶子,然后用手指沾了里面的药,接着一点点的涂到了陆华亭的伤口上面。


陆华亭感觉到很温凉,很舒服。阿桑涂着涂着,不知道为什么,她被陆华亭的男子气息所感染,她忽然又仿佛回到了当年,她刚刚被陆华亭解救的那段时光之中,当时,她真的很爱陆华亭,同时也感觉到很幸福。如此,她伸出手来,抱住了陆华亭。
她从陆华亭的身后一下就将陆华亭抱住了。


陆华亭感觉到了她,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握住了阿桑的手。


“阿桑。”陆华亭问着:“我们认识几年了???”


“好久了,有五六年了吧。”阿桑说道。


陆华亭转过了身,温柔的对阿桑说:“阿桑,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你要知道,感情这种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
陆华亭对阿桑说。


听到了这句话,阿桑不知道为什么,落了泪。


阿桑说道“陆大哥,其实没什么,我不是爱你,我只是,看到了你受伤,我很难过。其实,你也知道,我和少威已经结婚了。我们结婚也已经有好几年了,我不应该背叛他。我很爱他,这你也是知道的。”


陆华亭道:“你和少威之间的感情很好。这我知道。少威他和你很般配,你们之间应该很幸福,我只是不希望有我的存在,干扰到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阿桑擦了擦眼睛道:“不会的,少威他很爱我,我和很爱他,我们之间很好。你不会干扰到我们之间的感情的。”


接着又道:"这次我回蒙古,父亲的身体不是很好,我很想让少威和我一起回去,回去到蒙古住上一段时间,顺便我来照顾一下我的父亲。不知道,这么做,陆大哥允许吗???”


陆华亭道:“日本的黑帮在上海的已经被我剿灭,暂时他们还没有力气来复仇。段大帅的仇我也报了,我手刃了仇人。暂时,是不会有人对我们四海构成威胁,少威的担子也可以放下了,所以,我允许你们回蒙古。顺便,回了蒙古,替我向亲王他问好。”


阿桑不哭了,她擦干了眼泪,笑了笑说:“若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我明日,就和少威启程了。”


于是,不出几日,黄少威和阿桑,便坐车去往了蒙古。陆华亭为他们送了行。
自从吕崇志被解救出来之后,陆小梅几乎每天都特别特别的开心。她每日都关心着吕崇志,基本上和吕崇志在一起,吕崇志在向奕男那里挨了一顿打,又被关了一段时间,身体变的很虚弱,但是也恢复的很快,他和以往一样,还是每天和陆小梅在一起。他在陆小梅三四岁的时候,就和她在一起,如今,已经八九年过去了。他仿佛也很喜欢陆小梅。


康复了几日后,就带着陆小梅到郊外去放风筝。


夏嫣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她不仅仅帮陆小梅买了新衣服,而且,将吕崇志的衣服也都换了新的。两个年轻人在一起,都变的十分精神了。夏嫣然一日,忽然找到了陆小梅,对她说:“小梅,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我,但是,毕竟我和你爸爸已经结婚了。我现在是你的妈妈。今后,你叫我夏阿姨,或者叫妈妈都可以。”


经过回来的一系列的事情之后,陆小梅从前眼中的戾气已经少了许多,目光变的柔和温暖了。


她听到了夏嫣然对她说的这些话,想了一想之后,默默地同意了。


这段时间,四海过的都非常的平静,陆华亭报仇之后,其实也等待着日本人的再一次反扑,但是,似乎事情非常风平浪静。日本人除了日本领事馆提出抗议之外,也没有什么动静。但陆华亭他们所在地是法租界,所以,日本人也不能将陆华亭怎么样。


时间过的飞快,一日,陆华亭在房中工作,黄少威由于和阿桑去了蒙古,所以也不在他的身边,很多工作需要他自己来做。


就在他工作的时候,忽然,杜白狼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急匆匆地对他说:“亭少,不好了,我们关押向奕男的四海弟兄,被人杀害了,有人劫狱,向奕男跑了!”
陆华亭听到了这个消息,连忙和杜白狼一起,来到了关押向奕男的那间囚室中看一看。到了门前。果然,看到了四海的一位弟兄倒在了地上。地面上流了许多的血,这位弟兄被人一刀刺穿的身体。现在已经倒在地上死去了。囚室的门大开。里面的地面上留了一根捆绑人的绳子。看起来是捆绑向奕男的绳子,也被人割断,留在了地上。

陆华亭道:“来劫狱的一共有多少人???”
杜白狼道:“进来的差不多五个,都是特别厉害的人物,在外面接应的有十个左右,都是老百姓的衣服,杀我们个冷不防。”

陆华亭点了点头“去查查看,到底是哪个方面来的人,劫了向奕男。”

杜白狼问道:“亭少,你认为是哪个方面来的人???”
陆华亭道:"我觉得,似乎是日本人的残杂余孽做的,日本人在上海的黑帮势力已经被我们剿灭,现在还组织不来人来做复仇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要做,或许也就是劫狱这种事了。”


杜白狼道:“上次灭掉了日本人在上海的黑社会组织,日本军部差点也参与进来,要求巡捕房查办你。可是,在上海的华商势力与法租界的势力联合努力下,他们没有得逞。这一次,发生了劫狱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千万不要让日本军部也参与到其中来,万一是日本军部的势力来劫狱,那亭少你和我们四海就都危险了。”

陆华亭道:“无论是什么势力,现在向奕男已经跑了,不过他的日本工矿图还在我们手上,但是向奕男这个人脑子聪明,他一定还会再绘制一张图给日本人的,我之前没有杀他,留着他一直到现在,真是失策了。这种人实在是不能留,否则就是后患。汉奸有些时候比那些侵略者更可怕。”

杜白狼道:“亭少,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陆华亭道:“先安慰死去弟兄的家属,给家属安家费用。然后,静观其变。”

说罢,他带着杜白狼了其他几位四海的弟兄,离开了囚室。

等到陆华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夏嫣然已经在他的办公室之中了。

“嫣然,你这是,有什么事吗???”陆华亭问。

夏嫣然的脸色不太好。见了陆华亭,就跟陆华亭说:“华亭,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就是,我在北京的家,来信了,说我的母亲病危,要我们回去一趟,要见母亲最后一面。”


说罢,夏嫣然的泪水已经流淌了下来。
“是吗???”陆华亭听到了,也很着急。

几年前,陆华亭曾经在夏家休养过身体,那是他人生之中灰色的一段日子,但也是最快乐的一段日子。灰色的是他的身体受到的伤害使得他几乎只剩下呼吸的一口气。戴亨利将他打的特别的重。他甚至只能拄拐杖行走。快乐的是,夏家有院落,有梅林,有书,有夏老夫人和夏嫣然安排厨房为陆华亭做的白粥。陆华亭在夏家休养的非常的好,这也是后来他开始恢复元气的那段时间。是个特别的转折点。

陆华亭忘不了夏老夫人和夏老爷对他的恩情。

以及夏家上下对他的恩情。

陆华亭想到这里,陆华亭的心中一阵的被触动。他的心也砰砰的跳着。
他连忙安慰夏嫣然:“嫣然,你别难过,别担心。我陪你回家去,去看夏老夫人。”

夏嫣然依偎到了陆华亭的身体里:“华亭,你真的陪我回去???我已经六七年没有回家了。都不知道家里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家里也找了我好久,这封电报也是家里找了我好久几经辗转才发到我的手上的。”

陆华亭抚摸着夏嫣然道:“嫣然,你说的不错,我陪你回去。陪你回去。你别担心。别担心。别难过。”

夏嫣然这个时候,才停止了落泪,她擦了擦眼睛,抬起头,看着陆华亭,点了点头。

夏嫣然问道:“少威和阿桑去了蒙古,帮派里面的事情不能一天没有你,你能有空闲和我回北京吗???”

陆华亭道:“就是再没有空闲,也得去,我必须去你家,去看望你生病的母亲。以及拜会你的父亲。我们结婚了,他们还不了解我们,但毕竟,我已经和你结婚了。”

陆华亭的眼光闪烁着,接着道:“如果这次启程,我想把小梅也带在身边。让她也去夏阿姨的家看看,然后看看老夫人。”
夏嫣然道:“是不是你不想再让小梅一个人落单在上海???”

陆华亭道:“是的!我觉得,我必须时刻带着小梅,否则我真怕她又出了什么事。这次如果走的话,我决定,小梅,吕嫂,吕崇志,都和我们一起走。”

夏嫣然道:"少威和阿桑去了蒙古,否则他们之中应该有人会和我们同行的。这次,你把小梅他们三个带在身边我没有意见。只是怕你耽误了帮中的工作。”

陆华亭道:“不会的!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说罢,他找人去找杜白狼。让他前来。然后要安排他,去买去北京的车票,一共是五张车票。陆华亭,夏嫣然,陆小梅,吕嫂,吕崇志,人各一张。
陆华亭与夏嫣然,陆小梅,吕嫂,吕崇志,就这样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一路颠簸,去了北京。

等到下了火车,就发现北京火车站,已经有人来接他们了。
夏嫣然定睛一看,看到了自己的大哥,夏瀚文。

她走近了夏瀚文,对他说:“大哥,我回来了,你还好吗???妈怎么样了???”她这样问夏瀚文。

夏瀚文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金边眼镜。对夏嫣然道:“小雪,你可算回来了。妈很想念你,你现在快些和我回去见妈。”

说罢就上前来,让下人们去帮夏嫣然与陆华亭拿他们的行李。虽然行李是在吕嫂和吕崇志手中。

夏嫣然道:"大哥你不要着急。我只想,只想知道妈的消息是怎么样了,爸现在好吗?”
夏瀚文道:“先不要问这些了,跟大哥回去,回去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罢,他让人赶快帮几个人拿行李,然后,让众人跟随他出了北京火车站的站台。

来到了外面,只见,有几辆小轿车停靠在北京火车站之外。

“快上车!”夏瀚文对陆华亭与夏嫣然他们说。

陆华亭示意夏嫣然要听大哥的话。夏嫣然会意。于是五个人都坐进了几辆小轿车之中。大家就这样,回了夏府。

回到了夏家,夏嫣然非常急促地走着,一路就这样来到了夏老妇人居住的房子之中。

到了夏老夫人的居所。却见,原来夏老夫人没有什么病,她正端坐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手中拿着念珠,在念佛。

“妈!”夏嫣然一下扑倒在夏老夫人面前,跪了下来,落了泪。
“妈你怎么了妈???电报里面不是说,您生病快不行了,要我尽快的回来???可我回来了,您却没什么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嫣然说。

夏老夫人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夏嫣然,也快落泪了。她道:“小雪,是妈让你大哥给你发的电报,若不这么说,你怎么才能快些回来啊?”

夏嫣然道:“可是!”

夏老夫人这个时候看到了陆华亭,她说话了:“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陆华亭,陆先生吧,几年前,您还曾住过我们家。”

陆华亭摘下了帽子,笑了笑道:“是的,是我,而且我必须和您说,我现在要叫您一声妈了。因为,我和嫣然已经结婚了。”

夏老夫人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已经结婚了,如果不是你们结婚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从上海传到了北京,我也不知道,原来小雪还在上海,这几年我们一直忍住没找她,可是,今年,我和她父亲实在是想念她,所以才把她叫回来的!”

陆华亭道:“是的,我和嫣然结婚了,我们在一起,很幸福。还要感谢夏老夫人,夏老先生,以及一家人对我们的惦记。”

夏老夫人这个时候,又看到了陆华亭的女儿,陆小梅。
“请问,这位是。。。”

陆华亭道:“这是我的女儿,但是不是我和嫣然生的。是我和我第一位夫人所生的女儿。小梅,快见过夏老夫人。”

陆小梅上前道:“见过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笑道:“好好!这位姑娘长相真好。真水灵。父亲就生的好,难怪女儿也这么漂亮。”

陆小梅也笑了笑,被夸的有些脸红。

夏瀚文这个时候上前道:“妈,是不是该让妹妹和妹夫下去休息了,我这就安排厨房做饭。晚饭大家在一起吃。”

“好好!”夏老夫人答应着。

于是,陆华亭与夏嫣然就回到了曾经夏嫣然的居所。周围全是梅林。中间就是夏嫣然自己的房屋。

陆华亭等五人,将行李都放在了夏嫣然的居所,然后大家在房中休息了。

女仆人阿薇给众人派了茶。

到了晚上,夏老爷也从外面回来了。

众人,夏瀚文,夏瀚武,夏嫣然的姐姐,夏林,夏枫等等,都回来吃饭了,加上陆华亭等五个人,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厨房做的饭非常可口,夏家是大户人家,饭菜很好吃,而且菜上的非常华丽,什么肉鸡鸭鱼虾,都不在话下,陆华亭觉得,就连段大帅请他吃饭,恐怕都没有夏家的饭菜,这么的好。他是一个久经风霜的人,一生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于今,他非常被这浓浓的亲情所感染,这天晚上,他感觉到很幸福,很感动。于是,饭也吃的也很香。


吃过了饭,大家都要下去休息了。陆华亭与夏嫣然等五人,也回到了夏嫣然的居所。
可是,等到五个人回到居所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人来到了他们居所的门前。

这个人,就是夏瀚文。

“陆先生,我有些话想和你谈,不知道,你能和我单独谈谈吗???”
夏瀚文说。

“谈话???”陆华亭道。他想了想:“好。我这就来。”

夏嫣然来到陆华亭面前,陆华亭示意,让她回到居所之中,帮忙照顾好陆小梅,吕嫂和吕崇志。

夏嫣然也只有答应。

就这样,陆华亭随着夏瀚文,走出了居所。

他们两个来到了居所外面的梅林之中。

这个季节,梅林之中的梅还没怎么盛开,但也快开了,这个季节已经快到冬季了。
梅林里面一派的空气清新,抬眼望天空,可见天上的清晰的繁星。

夏瀚文走到梅林深处,站定了,月光下,陆华亭对夏瀚文也看的很清楚,他也站住了。

借助着远处居所的灯光,以及天上的月光,两个人还是都能看的清楚对方。

夏瀚文这个时候站住了后,对陆华亭说:“我不知道,是叫你陆先生好,还是叫你妹夫好。”

陆华亭道:“大哥,你还是叫我妹夫吧。”

夏瀚文道:“好。我叫你妹夫。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前来???”

陆华亭摇了摇头:“不知道。”
夏瀚文道:“好,我来告诉你。我们家,其实知道,你是上海当地,最大的黑社会,四海帮的老大,你是一个很厉害的黑帮大哥。”

陆华亭并不否认:“是的大哥,我是黑帮大哥,我从前,是做军人的,现在命运的原因,我阴差阳错,做了黑社会。”

夏瀚文道:“今天我请你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你,放弃黑帮的一切,然后,和我妹妹夏雪在一起。因为,我们家不想自己家的女婿,是黑帮中人,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知道,并且,能够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

陆华亭道:“大哥,你是说,你要我放弃并脱离黑道???”

夏瀚文道:“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12 06: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雪华亭第三十二章
陆华亭道:“其实,我的大仇已报,就是段大帅的仇我已经报了,我没有什么再让我值得牵挂的事。我是应该退出黑帮,过平淡的生活,可是,还有些残存的敌对势力,在虎视眈眈我们,四海还有很多兄弟,需要安置,我也不知道,一下子退出黑道,对也不对。”


夏瀚文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能立即退出黑道???”


陆华亭道:“是的。可是。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退出黑道,需要时间。”


夏瀚文道:“你还需要什么时间???如果你想退出,你就马上跟我说,你会退出!如果你不退出,你就不用立即答应我。”


陆华亭道:“抱歉大哥,我不能立刻回答你,我,我不能说退出就退出。”


夏瀚文这个时候大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这个从前的军阀,如今,是铁了心的要做黑道了!你从前不是好人,如今,你也不是好人!”


陆华亭道:“大哥,你。你听我解释。”


夏瀚文道:“你不必解释了!”


陆华亭着急要解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说话,可是眼前忽然一阵漆黑眩晕。


夏瀚文道:“知道不知道,你吃饭的时候,不加防备,你不知道,我偷偷在给你喝的酒里,放了蒙汗药,到了时间,你自然而然就会晕厥。”


陆华亭道:“你,你只说给我的酒是一瓶好酒,我却没防备你这一着,原来你给我的酒里面被下了药。”


夏瀚文道:“是你没有防备我们夏家。感觉你吃饭的样子,满脸都是高兴的样子。看的出来,你是真心喜欢小雪。不过,你的不加防备,最终还是害了你。”


陆华亭心中在想,他的确没有防备。因为,他不会相信他挚爱的嫣然一家人,会来害他。


最终他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从梅林里走出了好几个家丁。


“把他关起来!”夏瀚文道。


家丁照做。


这个时候,远在居所里的夏嫣然也走了出来,她见到了这一幕。


“大哥!你想干什么???”夏嫣然声嘶力竭地问夏瀚文。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把他关起来!”夏瀚文这个时候看了看夏嫣然。


“来人!把她也关起来!还有,陆华亭跟来的他的那个女儿,他们三个人,也一并关起来!”


家丁照做了。


他们把陆华亭,夏嫣然,陆小梅,吕嫂,吕崇志等人,全部关进了梅林深处的一间房屋里。


这个房屋非常坚固,四面又都有铁栅栏,一扇大铁门,和外界失去了联系。陆华亭等五个人就这样被关在了这里。


陆华亭和夏嫣然等人的行李,全部被夏瀚文收了起来,陆华亭与吕崇志的枪也被收了去,他们现在没有了武器。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陆华亭逐渐逐渐的醒了过来。


他醒了,看到了夏嫣然就坐在旁边,一边看着他,一边面有泪痕。


“嫣然,你怎么了?”陆华亭问。


夏嫣然道:“我对不起你,华亭,我不知道我大哥会这么做。”


陆华亭道:\"不,这不怪你,你别这样嫣然,我知道这和你无关。”


陆小梅这个时候,也上前道:“爸爸,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


陆华亭道:“不会的,不会,小梅,你别害怕,别担心。”


陆小梅道:\"我不害怕。”


陆华亭微笑着点了点头。


囚室里面有一个小窗口,上面能飘落下来一些月光,陆华亭挣扎着站起了身。他来到了小窗口下面,看了看天色,只见,天上面都是闪烁着的繁星。


陆华亭被夏瀚文一连幽禁了十多天。这十多天里,整个上海滩可谓是炸开了锅。


四海帮突然遭到日本宪兵队的突击,整个四海帮的据点,以及陆华亭在上海的黑白两道的生意,都遭到了涉及。四海在上海的楼宇官邸,也被查封了。
日本宪兵队封了陆华亭在上海的企业,以及黑道的生意。并且带兵突击了四海帮的总部。


很多弟兄死在了日本人的枪口之下,四海不知道日本人为何突击。但只能认为是日本人的一次复仇式的行为。


整个复仇的行为里面,没有看到向奕男。这个中国人的汉奸,叛徒,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露面,也不清楚他跑向了哪里。只是看到了日本人的身影。上海巡捕房也跟着日本一起,沆瀣一气。四处抓捕四海的成员。


整个四海被打散了,许多弟兄逃跑了,要么就被日本人杀害。四海的陆华亭人失踪了,不在帮派里,二当家黄少威也远去了蒙古,如今,也不在帮中,两大当家都不在帮里。日本人的突击又那么的迅速,所以,整个四海,几乎要覆灭了。


杜白狼是个机灵鬼,他带着岳风一起,带着一些弟兄,逃出了上海,并且,两个人决定,一起去北京,寻找陆华亭。
黄少威远在蒙古,找他不便,所以,所有的事情,还是先找到了陆华亭再说。


陆华亭等人,一连被关了十几天,终于,有一天,有人送饭来了。
夏嫣然定睛一看,原来是女仆阿薇。


阿薇送了饭来,并且,偷偷塞给了夏嫣然与陆华亭一张报纸。


然后,转身走了。


夏嫣然接过了报纸,给了陆华亭,陆华亭这个时候,打开了报纸,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上海黑道最大帮派,四海帮,遭日本宪兵队剿灭。”

陆华亭看到了这篇新闻报道,心中非常刺痛。他不知道四海的弟兄现在怎么样了。
夏嫣然道:“华亭,阿薇是我的心腹,下次她来送饭,我会告诉她,让她帮我们逃出去!”
听到了夏嫣然这么说,陆华亭有些宽心的点了点头。

果然,等到下次送饭的时候,夏嫣然低头和阿薇说了些话。阿薇点头答应了。

又过了几日,轮到阿薇送饭的时候,阿薇不知道怎么回事,弄到了这个房门之中的钥匙。她将钥匙放在了饭菜之中。并且,又递上了一张很小的字条。

夏嫣然吃下了饭,并拿到了钥匙,还打开了字条。看到了上面写的字。上面的字写道:“你们的行李和手枪,就放在梅林之中,夏雪小姐的居所之中。”

夏嫣然知道了,原来行李和手枪没都拿走,就放在自己的居所里了。这下她也放了心。

他们在一个漆黑没有月亮的晚上,打开了此房屋的门。陆华亭,夏嫣然,陆小梅,吕嫂,吕崇志全从房屋之中走了出来。

陆华亭偷偷走到守卫面前,将守卫打晕了。并且,捡起来守卫的枪。枪是一只长枪。

这样,几个人偷偷的从梅林之中走出了。到了居所旁,见居所旁还有守卫,陆华亭趁着天上没有月光,用长枪的枪托将两名守卫砸倒砸晕,这样五个人全部进入到了居所之中。

陆华亭找到了自己的行李。行李之中,有衣物,有钱,有手枪。

陆华亭把这些全部收好了。

几个人就趁外面没有什么月光,一起跑出,这个时候,阿薇从远处来了。见到了陆华亭和夏嫣然道:“家里的后门已经为你们打开了,小姐,姑爷,你们快点走!”

夏嫣然感谢了阿薇,接着,几个人就要从后门走掉了。

当他们临近后门的时候,这时,却见,夏瀚文却出现了。

陆华亭也看见了夏瀚文,但是陆华亭心中并没有害怕,他示意,让阿薇和夏嫣然带着陆小梅等三个人,先离开,自己在这里会一会夏瀚文。

但是,夏瀚文却带人把这里包围了。

夏瀚文道:“小雪,你知道不知道,家里的后门这里我每日都是严加守卫的!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我都清楚的知道!就算阿薇打开了后门,可是我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来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来你们事先买通好了阿薇这个下人,要带你们走!”

陆华亭道:“大哥,你不要逼我!我回夏家没想到过竟然是这个待遇。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和嫣然。现在我已经看到了消息,四海在上海有难,被人火拼了。我必须回去,去找我的弟兄们。”

夏瀚文道:“你能回去!但是小雪不能回去了!”

陆华亭道:“为什么???为什么嫣然不能回去??为什么你们还要强行留嫣然???”

夏瀚文道:“你不知道,其实这次家父让嫣然回来,的意思,是想让嫣然继承家产。我们家的父母都已经到了高龄,再也难以持续家族的生意,家中的生意一直是我在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大人居然一定要小雪回来,主持家中的生意!”


陆华亭道:“你的意思是说,嫣然要回夏家,是回来继承并主持家产的???”

夏瀚文大笑道:“可不是这么回事?!我真是感觉到讽刺!我为夏家工作并投入了整整快二十年,没想到,结局却是让自己的妹妹回来继承并主持家族的生意!”

夏嫣然道:“大哥!我不会继承并主持家产!整个夏家都是你的!我不会和你争!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

夏瀚文道:“你是这么想,可是,父母却不这么想!他们竟然还说,小雪自己有主见!最聪明,为人也正派,有主心骨,这样回来主持生意是最好!他们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忽视我夏瀚文在夏家的存在!”

陆华亭道:“大哥,这么多年你为夏家努力工作,你辛苦了,我想,嫣然也是不会和你争来主持整个夏家的生意的!我和嫣然要走了!我们得回上海,上海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你只要放了我们,让我们走,整个夏家就是你的了!”

说罢,陆华亭带着夏嫣然,以及陆小梅三个人,就要从夏家的后门离去。

可是,夏瀚文还是不必不饶:“不行!就算小雪可以走,可是,你陆华亭,还是不可以走!”


陆华亭有些诧异:“为什么???难道说,大哥如今想扣留的对象,却是我???”

夏瀚文道:“不是我针对你,而是,最近有位俄国人,来到了我这里,跟我说,要我杀了你,你的人头值很多钱。只要我杀了你,他们就给我钱!我一直有些犹豫,主要是为了小雪,所以,我这段时间,把你关了起来,暂时没有杀你。”

陆华亭道:“你说,有个俄国人,要你杀我???是什么俄国人?他叫什么名字???”

夏瀚文用手枪指着陆华亭道:“叫什么我不能告诉你,我现在只需动动手,就可以杀了你了。”

夏嫣然这个时候冲到陆华亭身前,对夏瀚文说:“如果你要杀我丈夫,你还是先杀了我比较好!”

夏瀚文的手枪没有拿下来,依旧指着他们道:“如果你想,也好,我杀了你们两个,既拿到了钱!又能除掉我在家中的绊脚石!”

正待他准备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忽然,有人在他身后打了他一枪,一枪打在了他的腿上,他应声一下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只见,走过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嫣然的二哥,夏瀚武。

夏瀚武走到夏嫣然的身边说:“妹妹,你快走吧,本来我也是想让你回来主持家中的生意的,大哥虽然为家里贡献很多,但才华上始终不如你,人品也没有你那么好,夏家需要你。可是我又不想妨碍到你的自由。所以,你还是走吧。大哥不配做夏家接下来的领导人,但我会和父母讲清楚你们的事的,我们会另找人执掌夏家。”

夏嫣然道:“谢谢你,二哥,你就接下来执掌夏家吧。”

夏瀚武道:“别想那么多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快走。”

夏嫣然落泪道:\"二哥,今后夏家,就要倚靠着你了!”

夏瀚武的眼睛也湿润了,但还是示意他们快些走。
夏瀚文倒在了地上,还挣扎着想要起来,他拿起了枪,又想对着夏嫣然等人开枪,但是却又被夏瀚武打了一枪,打在他的手臂上,他的枪也掉落了。这个时候,他疼痛的在地上挣扎。心中也有些悔意了。

等到陆华亭和夏嫣然等人要走的时候,他忽然大叫了起来,对陆华亭道:“陆华亭,我对不起小雪!对不起夏家!也对不起你,如今,我可以告诉你!花钱找我来要杀你的人,现在不在北京,已经回了俄国,他的名字,叫伊万!”

“他的名字!叫伊万!”这个声音回荡在了陆华亭的耳中。“伊万!伊万!”陆华亭想了想。但他的步子没有停。他感谢了夏瀚武。以及仆人阿薇,随即,带着夏嫣然和陆小梅吕嫂吕崇志等三个人,从后门走掉了。

离开了夏家,他们在夏家的墙外面就遇到了杜白狼以及岳风,还有二十几个弟兄。

杜白狼对陆华亭道:“亭少大哥,我们围着夏家已经有很多天了,夏家的前门和后门都有我们的弟兄。就是不知道你来了夏家究竟怎么样了!今天晚上听到夏家后门有动静,我们就都过来了!你还好吗???四海遭了大难。很多兄弟死了,也有很多兄弟逃走了,四散了。我和岳风带了一些兄弟来北京找你。”

陆华亭点头道:“大家遇见了就好。遇见了就好!”
岳风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华亭道:“上海我们暂时回不去了。只有去蒙古,找少威,然后避一避,再做打算!”

杜白狼道:“和我们想的一样啊!”

杜白狼手中拿出了去蒙古的火车票:“亭少你看,我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们五个人出来!大家好一起走!”

陆华亭笑道:“好!我们这就走!”
说罢,一群人就要都往北京火车站而去。

坐上了火车的陆华亭,身边依偎着夏嫣然,还有陆小梅。他在心中想这夏瀚文对他说过的话:“那个俄国人,名叫伊万。”

“伊万!陆华亭想到了,曾经H身边的那个护卫,就是俄国人,他就叫伊万!”陆华亭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北京,几经辗转,来到了黄少威所在的蒙古。

但是来到了蒙古的陆华亭,此刻却并不感觉到蒙古这个地方的平静。

蒙古的街市上,经常有一些百姓在暴动,因为这一年,蒙古遇到了百年不遇的饥荒。许多百姓因为政府的不当行为,在和政府对着干,不少百姓就在大街上和蒙古的警察打了起来。蒙古这一年都是不平静的。

陆华亭看到了这些,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他们来到了亲王府,来找黄少威。

黄少威果然在亲王府之中。他听说陆华亭等人来了,连忙连同阿桑,两个人走了出来,迎接陆华亭。

“亭哥,你怎么来了???”黄少威问陆华亭。

陆华亭对黄少威说:“一言难进,四海被人突袭火拼了,没剩下几个弟兄。剩下逃出来的这些弟兄,就都随同我一起,来到蒙古找你了,跟来的还有我的女儿小梅。”

黄少威对陆华亭说:"亭哥,你不知道,最近蒙古出现了很多问题,遇到了百年不遇的饥荒,社会暴动分裂很严重,因为我是蒙古亲王的女婿,所以,我也必须留在蒙古协助亲王处理一些事情。由于消息闭塞,我还不知道四海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知道了这样的事,我的心中也很痛。”

陆华亭道:“我们来蒙古也是想在这里避一避再说。但没想到蒙古居然也是这么的动荡。”
黄少威叹气道:“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动荡。中国在动荡,世界也在动荡,整个社会都在动荡!”

陆华亭道:“不知道何时,我们才能过太平的生活。”

黄少威点了点头。

阿桑这个时候道:“我看大家和弟兄们都累了,就都在亲王府住下吧,稍后我帮大家弄些吃的和饮水过来。大家也都休息吧。”

黄少威拉了陆华亭到没有人的地方说话,道:"现在蒙古饥荒,许多商家有粮,但都强买强卖,哄抬物价!亲王和我最近就在处理这个问题。”

陆华亭道:“这个事情难道不能控制么???我们可以抓到最主要最大的哄抬物价的人,对他们下重手!杀一儆百。”

黄少威道:“最近出来一家俄国的粮店,哄抬物价最严重,但存粮也最多,而且听说,他们不仅仅表面上存粮哄抬物价,而且背地里,还干着对群众的恶性宣传,鼓动百姓暴动的事情!”

陆华亭问道:“俄国人!又是俄国人!?难道就没有人可以管一管。”

黄少威道:“沙皇俄国是北方大国,比邻着蒙古,蒙古不敢招惹他们,所以他们在蒙古一带也是横行无忌!”
陆华亭道:“知道不知道这家俄国人的幕后老板是谁???”

黄少威道:“暂时还不是特别的清楚,但目前知道有位老板,名叫伊万!”

陆华亭听到耳朵里这两个字,:“伊万!”
这两个字回荡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陆华亭与夏嫣然这天夜里,就住在了蒙古亲王府之中。可是,他晚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
他在想着黄少威白天和他说的,那位幕后老板,名叫伊万的那个,和在北京夏家,夏瀚文跟他说的那个伊万,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人,那么就证明,伊万在蒙古,在北京,在陆华亭的生活圈子周围,都活动过,伊万如果来了,那相信H也会来,H,H还活着吗???陆华亭在仔细地思考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等到了后半夜,忽然,窗外飞进了一把匕首!锋利的匕首飞进了房间之中,匕首插住在一片纸上。

上面写着:“明日,文王藏宝图,藏宝之地,见面。伊万留字。”

陆华亭起了身,穿好了衣服,并且用灯照了明。

夏嫣然用灯帮陆华亭照亮着这纸上的字。陆华亭看了看,心中明白了。
夏嫣然问道:“文王藏宝图???那不就是那个藏宝图?”

陆华亭道:“的确,文王藏宝图,我们多年前就利用它找到宝藏了,就在蒙古附近,就在这里附近。我们找到了宝藏。没想到,这个伊万,不对,这个H,竟然还想着藏宝图,而且,他说,文王藏宝图,藏宝之地,见面。就说明,他们也找到了宝藏所在之地!但是宝藏已经被我们拿走了!”

夏嫣然想着:“伊万,H,难道说,这个伊万就是当年被你打伤了眼睛的那个俄国人伊万???而这个H,就是当年患麻风病的那个H,也是伊万的老板???

陆华亭道:“没错,就是他们!”


夏嫣然道:“这个H不是等闲之辈,我们当年已经拿走了文王藏宝图,他对文王藏宝图,也仅仅是看过,他怎么会找到这个宝藏藏宝之地的?幸好我们之前就将宝藏拿走,否则,这些宝藏落入H之手,后果将不堪设想。”


陆华亭道:“明天他们邀我去找他们,看来,他们已经找到藏宝地了,只是宝藏没有了。他们想依此来引我出来!”

夏嫣然道:“那该怎么办???”

陆华亭道:“别担心,我自有道理。”

到了第二天清晨,陆华亭找来黄少威,杜白狼,岳风等人,商议了此事,于是几个人商量,要一起去文王宝藏所在地。并且,带上二十几个四海的弟兄。

夏嫣然被安排留在王府之中,要和阿桑一起,和小梅,吕嫂,吕崇志在一起。

陆华亭就这样上路了,一行人风尘仆仆,最终还是找到了文王宝藏的所在地。

但是山谷里面静悄悄的,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人。
但是不多久,陆华亭就看到了,远处徐徐走来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的第一个,陆华亭看后惊呆了,原来,竟然是向奕男。

向奕男走到了陆华亭面前,笑了笑道:“亭少,你是没有想到吧,我竟然带来了这两位大人,他们就是俄国的伊万大人,以及伊万大人的老板!H先生!”

陆华亭看到了H,他比几年前更缩小了一些,人也佝偻了一些,不过,还是能直立行走的。

H依旧戴着面具,他冲着陆华亭嘿嘿笑了几声。

随后,走出的那个人,面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眼睛瞎了一只。正是当年陆华亭将其打瞎了的伊万!

伊万如今留了胡子,人也比从前更加成熟稳重了!

伊万道:“陆华亭,你不知道吧,我和我老板今日前来,就是要来讨要,你当年欠我们的东西!”

陆华亭笑了笑道:“我不知道我当年欠了你们什么东西!文王藏宝图是当年一位老伯给我的,是属于中国人的东西,不属于你们这些外国人!不过,我很奇怪的是,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单凭记忆,就能知道文王藏宝图绘制的地点???”

伊万笑了笑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老板H,有过目不忘之能!这一点你当年是不会知道的!他看过了藏宝图之后,就能记住。后来藏宝图复归你手!他凭借记忆,就又重新画出了那份藏宝图。这些年,我们找来找去!终于在中国蒙古,找到了这个藏宝的地方!但是,宝藏已经没有了!很显然,被你拿走了!”

伊万又道:“所以,这些年,我们就又在找你!不过,我们在找你的同事,我们终于在东北,找到了我们可靠的代言人,向奕男,向先生!”

陆华亭道:“向奕男,向先生!??”

伊万道:“不错!向先生经营东北,我们得到了他绘制的一份东北工矿图,就这样我们在东北也进行了经营,如今,也赚了不少!更关键的是,后来向先生,找到我们,说控制了你的女儿!陆小梅!他后来去了上海!我们就又跟随他来到了上海!随即又对你进行了跟踪!”

陆华亭道:“原来劫狱向奕男的,不是日本人,而是你们???”

伊万道:“是日本人,也是我们,是我们联合劫狱,我们花钱,日本人出力!”

H这个时候道:“陆华亭,我们不想和你说太多,只要你告诉我们,你们将宝藏转移到了哪里,我就可以放过你,以及你女儿!”

陆华亭道:“我女儿,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事???”

H咳嗽了一下,接着笑道:“你不知道,你女儿为什么失忆,那是因为,我向她注射了一种药,这种药里面含有一种特殊的病毒!这种病毒,可以导致一个人的失忆!并且还会在日后,导致一个人的死亡!”

陆华亭愤恨地说:“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女儿的失忆,是你做的手脚???”

向奕男这个时候大笑道:“不要以为警察打破头,就会使人失忆,你女儿失忆了,偶尔性情还可大变,更有胆量来杀你!这些都不是警察打破头的结果,而是,H先生,配药的结果!他听说我控制了陆小梅,就送给了我这种药!我在陆小梅头受伤熟睡后,偷偷给她注射的!”

H这个时候举起了手,他手上有一副针剂,他大声道:"这个就是解药!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做一件事!”

陆华亭沉声道:“什么事???”

H大声道:“我知道你把宝藏转移到了中国南方!宝藏也很多,很大的一部分金银财宝!你必须带我们去你们放置宝藏的新地点,并且,将宝藏统统拿给我们!”
陆华亭的心软了下来,为了女儿小梅的身体,他只能答应下来,H所要求的事。

就这样,他要求杜白狼,买了一行人回去上海的火车票,这次,黄少威和阿桑也要一起回去。坐在火车上,陆华亭与夏嫣然,陆小梅坐在一起,他们的对面,就是H,伊万,和向奕男三个人,陆华亭等三个人,冷冷的看着H他们。一路上,一言不发。

等到一行人来到了上海,陆华亭示意,让众人都下车,然后由杜白狼寻找住处,自己就连同黄少威一起,和H,伊万,以及向奕男等人,去宝藏放置的地方。

几个人,在上海的海边,乘坐了一只小舟,然后,黄少威划船,一行其他四个人,就坐定在船上。

不多时,来到了一处距离上海不远的小山上。

陆华亭在前面带路,后面的几个人,就和他一起,来到了这个小山。

小山的半山腰上,有一处山洞。

陆华亭等人就来到了山洞旁边。

陆华亭道:“H,里面就是宝藏,你进去找。不过,你得把小梅的解药留下!”

H道:“你必须在前面带路,否则我们不会进去!”

山洞旁有火把,陆华亭点燃了一只火把,然后,让黄少威在山洞旁等候,接着,他带着几个人走了进去。同时,他接过了H给陆小梅的那支针剂解药。

陆华亭带他们来到了山洞深处,只见,这个地方,已经不用火把了!而是到处发散着财报的光芒。地上满是金币,罗列放置的宝箱之中,里面珠宝,钻石,以及各种宝石和连串的金子,放射着幽幽的光芒!

H等人已经等不住了,他们发疯一样,跑到宝石堆之中,都抱住了财富。陆华亭只在一旁看着,却不说话。
等到他们疯狂之中,陆华亭偷偷跑了出去。等到他快跑到山洞口的时候,只听到砰的一声枪响。只听到向奕男一声大叫。
陆华亭知道,这是伊万杀了向奕男灭口!

但是陆华亭头也没有回的跑到了山洞口。
黄少威等在了山洞口。

黄少威对陆华亭道:“亭哥,这么多的财富,这么好的财宝,你,你舍得???”

陆华亭道:“舍得!舍得!否则,杀不了这两个罪大恶极的混蛋!”

黄少威道:“好!财宝是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黄少威在地上挖了起来,不多时,黄少威拿起了一个,埋藏在山洞口的炸药包,将其点燃了。

然后,奋力地扔进了山洞之中。山洞是一个下坡形的山洞,里面低洼很深,外面很高。不一会,炸药包就掉进了山洞之中。

只听得一声巨大的响声!整个山洞都爆炸了起来!
原来,陆华亭和黄少威当年放置财宝在这里,同时又害怕有朝一日,财富被恶人得去,所以,在财富的周围,放置了许多的炸药,以防以后有事,如果出现了有人盗宝或抢宝,就引燃炸药,让恶人与财富灰飞烟灭,以防这些宝物落入恶人之手!

果真,这个想法做法,今日派上了用场。整个小山地动山摇,整个山洞都在爆炸和燃烧着。

所有的财宝,连同炸药一起,统统化作了灰烬。曾经,多少的繁华,多少的珠光宝气,多少人对财富的渴望,以及欲望,都在瞬间,化作了虚无。

炸药爆炸了,文王藏宝图之中,所有的宝藏也没有了。陆华亭为了保证能杀H和伊万,毁灭了自己所有的财富,他,如今,又变成了普通人。

陆华亭这个时候,紧紧地握住了那支针剂。因为那是留给自己的女儿生的希望。

黄少威这个时候道:“亭哥,虽然里面爆炸了,但还不知道H他们死了没有,我们还是要进去看看!”
陆华亭点头称是。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拿着火把走进了山洞之中。

两个人首先碰到的,是伊万的尸体,已经被炸成几段,看到了头,知道是伊万,他已经死了。

随后,黄少威看到了H。
他竟然还没有死。


于是,陆华亭和黄少威将其拉到了山洞外。只见他的四肢都被炸断了。身体也被炸的零落不堪。面具掉了,露出了他麻风病丑陋的脸。

黄少威拿出了枪,要指着H,一枪枪毙了他。

但是,陆华亭还是让他停手。

陆华亭道:“他如今已经是个废人,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就留他在这里吧。我们不要再伤害他。而且他也再也做不了坏事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H忽然说了一句话:“陆华亭,你先别走,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陆华亭停下了,问道:“什么事?你说。”

H笑了笑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妻子,李芷君,还活在人间???”

陆华亭听到这句话,大声地对H道:“你说什么!?”

H费力地笑了笑,接着,又费力地说道:“你的妻子,李芷君,还活在人间!这个事情,是亨利活着的时候告诉我的,他说,当年没有烧李芷君的尸体,尸体是别人的,你的妻子他没有杀,只是,她已经残废了,聋哑了,而且记忆也不好,人同你女儿一样,都失忆了,”戴亨利把他送到了杭州,一处莲花庵,当了尼姑!后来,军阀混战,杭州也很动乱,莲花庵破败了,里面的尼姑全部四散,她,就不知道所踪了!”

陆华亭道:“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这么好心,把这个告诉我???”

H道:“我不是好心。我知道你如今有了新的爱人,还结婚了,我就是要你终生痛苦,我要你知道保护不了妻子的滋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其实很有好感,你的血,你的血真好啊,让我多活了好几年。想到这里,我真要感谢你才是!”

黄少威这个时候举起了枪,对陆华亭道:“他是个变态!亭哥,他的话你千万不要相信!”
H这个时候,口中喷出了大量带有尘土和火药的黑色的血液,他再也说不出话来。陆华亭见他如此痛苦。也再说不出话了,于是示意黄少威开枪。黄少威砰的一声,给了H一枪。

这一枪,结束了H罪恶的一生。一个祸害世人尤其是英美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大魔头被这一枪打死了。

陆华亭回到了杜白狼找的住地。他们暂时还无法回四海总部去。因为四海已经被查封了。
但是,陆华亭给了杜白狼一颗很大的珍珠,也是宝藏之中最大的一颗珍珠。


也是陆华亭回到宝藏之地,趁H和伊万不注意的时候在傍边的宝箱之中拿的。
这颗珍珠换了许多的钱。

杜白狼用这些钱,买了一个很大宅院,安置了陆华亭一家,黄少威,阿桑夫妻两个,以及整个剩下的四海成员,包括岳风,秦青绶兄妹等人。

黄少威找来了经常给陆华亭看病的西医。西医用精良的设备,检测出了,那只H给陆华亭的针剂里面,除了水和维生素之外,什么都没有。

陆华亭知道,这是又上当了。他只好,用西医的注射针头,抽出了许多自己的血液,给陆小梅喝下了,然后,运功在陆小梅背后,给她治疗了很久。果真,效果很好,陆小梅第二天,就能记忆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了。如此,吕嫂和吕崇志,都非常的开心!


很多事情尘埃落定,但陆华亭心中还有心事。过了几日之后,他终于决定,去杭州,去找李芷君!

夏嫣然已经知道了H说的李芷君还活在人间的事情。虽然她也不是特别的相信。但是她知道,她和陆华亭之间,存在裂痕了。
这几天,陆华亭的脾气总是特别的暴躁。对她有些时候,还很粗暴的对待。但基本上都是语言上的。人也瘦了一大圈。经常喝很多很多的酒。

这一天,陆华亭拿着行李,终于要去杭州,自己去找李芷君。他谁也没有告诉。但是夏嫣然却是知道这件事的。

在上海的漫漫长街上,旁边堤岸下,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


陆华亭一个人,拿着行李,就要去杭州。

可是,他不知道,夏嫣然已经跟在他后面,远远地送着他。

当他知道得时候,他们已经这样走了很久了。


这里下着细雨,也有路灯,细雨和路灯在交相映错着。陆华亭在前面走着,夏嫣然打着伞在后面跟着。

忽然,陆华亭停下了脚步,他拿着行李,大步地跑回了夏嫣然站的地方,

并且,行李掉了,他与夏嫣然拥抱了起来。

“华亭,我要和你一起去找芷君姐姐。”
“好!嫣然,我们一起,去回杭州去找芷君!”


说罢,他拿起了伞,一手拿着行李,一把将伞撑起罩住了夏嫣然。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去往了杭州。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12 09: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20-5-20 12:2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要再去看看原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20 18: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w煜斐 发表于 2020-5-20 12:22
我还要再去看看原版

原版本论坛文字版就有,请您翻看前页就找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20 18: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在秋吧的一份原版:https://tieba.baidu.com/p/129373759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26 12: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雪华亭》已经在起点中文网的云起书院之中连载了。


地址:http://yunqi.qq.com/bk/xdyq/31474932.html
是秋兰发现的新地方,浏览方便,大家也可以去看看。~
电子书封面:
t5_3147493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2

主题

344

帖子

127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73
发表于 2020-5-28 07: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雪华亭文学版插图

2.jpg
23.jpg
2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21-4-13 16:46 , Processed in 2.796875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