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8|回复: 51

《半生一诺》 作者:燕言(燕侠)

[复制链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发表于 2020-3-20 21: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半生一诺 卷一
九月末这个爽朗的秋夜,滕王阁上聚了好些人在斗诗斗乐,琴音箫声自是不绝,还有诗词的吟唱,吸引很多艘装饰华美雅丽的画舫在江面上游弋,歌姬的轻歌曼舞更映醉了江水,同时也令滕王阁上的琴箫更婉转情浓……
白衣少年趴在滕王阁沿江的栏杆上,乌亮亮的眼睛看着江面上游弋的画舫:“小花啊,这些船真漂亮啊。”
站在边上的青衣少年冷哼了一声:“哪有我们的船坚固宽大。”
“船上那些姐姐真好看。”双手托着脸颊,眼睛忽闪忽闪的:“她们的衣服好炫,像彩虹一样美。”
“甜儿阿姨比她们好看十倍。”青衣少年摆弄着手里的洞箫。
“甜儿阿姨是阿姨啊。”白衣少年眯眼很愉快的笑,“听说我师父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去找那些漂亮的姐姐玩了,还亲嘴啥的。”
脑袋上被洞箫恨敲了一下。
白衣少年“啊”的一声痛呼,转头时漂亮的眼睛满满的无辜。
青衣少年终是心一软,:“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就在离此处一里外的江岸边泊着一艘坚固的大船,远处的灯火还能隐隐看到,但这里已沉浸在夜色的安静里,只有江水翻卷带出的阵阵水流声。
此刻,这艘安静大船的甲板上,坐着一位青衫男子,自顾自的在那里饮茶赏月。
野风无序的拂着他的发丝……
在这片静寂中,
忽地,一曲箫声远远而来,悠扬的敲开这四周的的宁静……
也在这时,一道清亮的歌声合着箫飞旋而起,带着一股潇洒和任性随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箫声时而悠远时而奔放……在辽阔的江月底……
烈火旌旗一应沧波三千里
回头顾曲天下英雄复更名
江流石不转 多少遗恨随风去
乱世重演乾坤斗转任我行
哪有繁花美酒能融解这朗朗乾坤
……
他饮了手中的茶水。把茶盏搁案几上,唇角勾起一抹无奈却温暖的笑。
……
月色底,箫声渐渐飘成尾韵,歌声已渺入水天……
江岸边两条人影如鹤如雁,飞掠上泊在江岸边的这条大船上,终是一条白色的身影快过青色的人影
一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少年,白衫飞扬如鹤般首先飞掠到船头的甲板上,随即年轻清扬的声音已经欢脱而来,“师父,师父小香回来啦。”
很快紧随在他身后的是一位执箫的英武青衣少年,气息平稳的走过来恭敬的行礼:“胡小花拜见叔叔。”
男子清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笑:“你爸爸好吗?”
“他在姬叔叔的庄园学酿酒。”
男子忍不住轻笑,“好好。”他自然是曾经名动江湖的楚留香。
胡小花又说,“父亲原本要来的,但是酿酒在紧要时候,所以说明年秋风起,在滕王阁等叔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楚留香点头。
胡小花接着说,“本来我和小香早到的,在滕王阁遇到有人在比酒斗诗词,吟唱的十分热闹。小香要听,我们就去听了一阵,刚才这曲子就是现学现卖的。”他微微拘谨,“小香唱我吹箫。”叔叔听了感觉可好。
“师父。”趴在楚留香肩上的白衫漂亮少年明眸如星, “是不是我唱的更好听。”
“嗯嗯。”楚留香爱惜的转眸看了他一眼。
“师父,我见到哥哥了。”他突的轻声说,明亮的眼睛略微闪过一丝黯色:“师父,哥哥很挂念师父……”
“知道了。”楚留香淡淡的应了声,看了下天色,轻轻拍了下小香的手“我们该走了,起帆吧。”
边上的胡小花甚是羡慕的看着小香粘着楚叔叔,记忆中自己的父亲抱住酒坛子比抱自己还多。小香就不一样,他很小的时候就看到小香经常坐在楚叔叔的膝上。不像自己的父亲总是一身酒气,一脸大胡子,就是父亲偶然想抱他,他也急忙忙的逃走。经常惹得甜儿阿姨笑。他正胡思乱想中,小香继续在说,“师父,其实我唱的这首歌总感觉这首歌是写给哥哥的,去年他平定云贵之乱,当时的战局很……”他挠了下头,“很复杂的,结果他亲征,一下就平复了叛乱,对了,我有侄儿啦,长的很漂亮。”
楚留香的脸上突然浮起一抹难掩的明朗,“是吗。”
“嗯,粉嘟嘟的,很可爱。”
楚留香取过茶盏慢慢饮了,眼里掠过一丝感触的情绪……
胡小花拉过小香,“我们起帆吧。”
掠到船头的胡小花把沉重的锚从水里提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水翻卷……
看着俩个少年熟练的升起了风帆,
眼底莫名闪过一张年轻坚毅的脸容……
……
猎猎的,船帆已经扬起,
……
缓缓搁下茶盏的手指间有一份莫名的情绪……
轻捷的大船已经杨帆而起……

原本,他只属于云天江海……

……
时间的漩涡开始飞速的倒转……在渐渐隐没于水天深处的云帆底……就如江水奔流反灌入时间流年……


荒冷的大漠边缘坐落着一座巨大的古城,
有人说这是淹没在沙海里曾经辉煌强大过的楼兰古城,但不管曾经这座古城如何的盛世辉煌,此刻不过是沉寂在茫茫沙海中无人问津的荒城。
不过,若说这只是一座荒城,那决计是错了,至少这几年已经不是了。因为这破败的被风沙侵蚀的古城,已经隐秘的成为一个教派的总坛。
古城里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虽然部分建筑已经倒塌,但仍有些殿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保留完整。主殿粗壮的石柱需要三个壮汉合抱。一根根有直插云霄的气势。主殿外是一块空阔的广场,所以在这荒芜的天地间,让人感觉它就似一叶最坚固的航船,由此也感觉真是天赐福地,合该我日月神教绝地重生。
此刻,大殿外肃然的站着白布包头的侍卫,而空阔深邃的大殿里则站着两排神色严谨的教众。最里面居中是一座汉白玉雕成的宝座,宝座上方悬着一个白玉坛子。
宝座上坐着一位黑衣如魅,风姿绝代的女子。明亮如寒江之水的眼眸扫视整个大殿,“各位分坛的坛主今日都在,恰逢今日圣火即将被迎回,所以可以说是难得的机缘巧合。”
站立在两旁的黑衣教众都是欣喜的振奋了一下。
宝座下方置放的三张椅子里坐着三个六十多岁的黑袍老头,眼中精光四溢,一看就是内力深厚的练家。他们神色冷峻的扫了下全场,“圣火迎回,是明尊对我日月神教的眷顾。火种在经历半年多的路程翻过接天的大雪山还能保持不灭,说明天佑我们日月神教。各位当以此为精神,发扬我教的教义,令光明之火很快燃烧起来。
大殿里立时振声响起高亢的口号:“誓死发扬我教教义,让光明之火燃烧起来!”
三个黑衣老者满意的点点头。
站立在宝阶下,左右两个英武的黑衣男子,其中右边一个面貌十分英俊的男子似乎有些忍不住的,“圣火怎么还没回来,我们已经候了一个时辰了。”
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大殿莫名的静了下来,
一时,大殿的空气有点沉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圣火是在波斯总坛,来去少则一年多则两年,期间穿越十几个西域国家,翻越葱岭翻越雪山。所以前面已经有无数次失败而回,但此刻的日月神教极其需要来之波斯的圣火来凝聚力量。
日月神教是波斯圣火教的分支,曾在中原建立深厚的基地。在第三任教主上官守拙接任教主之后,因为一次意外令朝廷觉察到他们分布和活动,朝廷视他们为邪教,所以动用军队对他们围剿。
中原总坛被朝廷剿灭,上官守拙被杀,教众四下离散,十长老死了七个,还有三个侥幸躲过朝廷的追杀,遁入大漠荒地,在此重建教坛。
面对一盘散沙的日月神教,三位长老不遗余力,游说圣女上官无极回归日月神教出任教主。上官无极虽然是日月神教的圣女,却因为爱慕江湖公子楚留香,已经离开神教随楚留香浪迹山河过着携手山林的生活。
上官无极从小在日月神教的教义精神中长大,自小就被奉为圣女,受教众膜拜,她对日月神教的感情是由小便深植的。而之后父亲惨死,神教被灭,父亲光耀神教的宏愿也成了她的心结。所以,在三长老全力游说下,最终她为酬父愿,同意长老们的恳请,出山重整日月神教。
她希望楚留香能理解她的这个决定,因为她出生在神教长在神教,父亲又因神教而死。她说希望楚留香能等她几年,让她把神教从衰败中带入正轨,她就马上离开神教。
如果时间再往前推移几年,上官无极这个请求会给人一种可笑的想法,试想,这世上有谁能令楚留香停下他潇洒不羁的身形。或者上官无极的幸运在于,楚留香已经厌倦了江湖的漂泊,他想找个地方安静的住下来,饮钓于溪流,品尝一份最淳朴的乡间野趣。而事实上他已经如此的在上官无极的陪伴下,饮风钓月的安静平静的生活了一年有余,这份生活的安静舒适令他十分惬意,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他最终决意和上官无极就这样一起携手山野,归隐林下。
现在突然出现这样的状况,令他感觉有点不是很愉快,三个黑衣长老没日没夜的守在他这栋田园小居外,总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情。
现在上官无极已经被说动了,楚留香自然也不会反对,他向来不会要求别人同意自己的观点,虽然他明白重建日月神教是一件挺多余的事情,而且现在的日月神教已经是一盘散沙,即便是上官无极的回归也没多少助力可言。
三大长老似乎看透了楚留香的心思,在上官无极同意回归神教的同时,他们立马提出要去波斯总坛请回圣火和圣火令。只要这两样东西能迎回来,不怕教众不蜂拥回归。
楚留香明白,有些教会对教里面的一种特定的崇拜物有一种趋之若鹜的疯狂和执着。而且他是聪明人,那三位长老既然提到这个,那自然是有备而来,是想借助他取回这两件圣物。
楚留香对这件事情没有兴趣,取回圣火,波斯,那是多么遥远的国度,过沙漠翻越大雪山,以及路上各种不可知的危险,这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自然那些长老以及他们的教众到目前为止都没做到,所以他也不想去做,而且,大沙漠,西域那些洗澡都难的国家,他想到这些浑身就不自在。
但是,自然,他还是没能够拒绝。骨子里的骄傲以及美女在旁殷切的期待,让他把鼻子揉的都痛了最终没有推拒掉,于是,他就很悲催的同意了命里的克星上官无极的请求,去波斯取回她们神教的圣火,然后再等她几年,然后他们再一起携手山林。楚留香感觉今天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日子,他的人生会不会因为今天的不好而转变呢,他不知道,首先他得陪上官无极出关到达他们现在藏身的教坛,然后他就要动身去波斯,一切,只有在等待他把圣火顺利取回来再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年之中三进波斯,估计也只有他才能办到,第一次和第二次,火种都在半路灭掉。而这一次是第三次。
……
大殿的空气有点沉凝,三位黑衣长老闭目静等,宝座上的上官无极也显出了一丝不安。右护法风南天,冷冷的皱着眉,一幅不耐和淡漠。
就这时,一个瘦小的青年从外面奔了进来,他是上官无极贴身侍从:“无极小姐,无极小姐楚大哥回来啦。”
宝座上的上官无极闻言,欣喜的才要接口。
其中一个黑衣长老已经站起来喝止,“小乖,你是这样和教主说话的吗?这里只有日月神教至高无上的教主。”
小乖不由吐了下舌头:“是,风长老。”
那黑衣风长老冷看了他一眼,“这是教规,以后注意了。”
“三位长老,楚大侠回来了,我们去迎接一下吧。”上官无极说着已经欣喜的站了起来。
一位高瘦的黑衣长老站了起来拦了一下,“教主,我们去接就是了。”说着才站起来,已经听到外面一阵奔马的嘶鸣。
原本肃穆的圣殿立刻吹过一阵爽朗的气流,一袭青衫的清俊男子风尘仆仆带着一股飞扬的气息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上官无极刚要站起来,但在长老们的眼神中,迟疑了一下没有站起来。
楚留香整个人似一阵轻快的风,明亮而耀目,一下就卷走了大殿里阴沉的气息。虽然依然坐在宝座上,无极的眼底已然都是愉快的笑。高大英俊的黑衣护法风南天,悄悄看了上官无极一眼,神色莫名的一阴,眼底闪过一丝难掩的妒火,他按住性子微笑的看着一路进来的楚留香,“不知楚大侠可曾从波斯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我教圣火和圣火令。”
楚留香放缓了脚步,看了眼这位眼带挑衅的日月神教右护法,随即从背包里抽出一个铜质的长罐。
整个圣殿的空气都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就是镇定如泰山的大长老们,也是说不出的紧张。
楚留香微微一笑,那笑容在森严的大殿里明亮自信,以至于部分教众都在那笑容里感受到一抹阳光和希望。
那铜罐上刻满了繁复又古怪的文字,众人看他慢慢拧开那紧紧封闭的铜罐,
在众人殷切的渴望中,盖子终于被打开,
立时,一道蓝绿的火焰突然汹汹的燃烧而出……冲出铜罐,凑得最近的带着看笑话心情的风南天,没想一捧火焰从罐子里冲出来,一时惊的往后急退,没想绊在后面的石阶上,人一下失去重心,眼看就要摔倒被边上的左护法伸手拉住,才站住了身子,一时恼怒的瞪向楚留香,却看到楚留香对着他眯眼一笑,更是气的脸色铁青。
楚留香举了一下手中的铜罐,
那铜罐上繁复古怪的文字,在火焰的吞吐下显出愈发的神秘诡异。
站在石阶上的黑衣长老们已经动容的俯首而拜,手指幻化出火焰状,对着铜罐虔诚的做着一个最隆重的拜礼。
楚留香随即对着那个脸带挑衅的右护法眨眨眼,“右护法,请迎接圣火。”
那右护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僵持了一下,被边上的左护法拉着终是跪了下去。
上官无极一身黑裳已然风华如魅的走下宝座,眼睛里尽是爱意的看着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8

主题

1309

帖子

507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75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21: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留香,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顾及身份没有说。从楚留香手里接了铜罐,随即返身走上台阶。
台阶上的三位长老,又对着上官无极拜了拜,然后那位风长老恭敬的接了铜罐,一个飞掠,飞上宝座上方的玉石坛子,那玉石坛子是专门用来供奉圣火的,里面按放了日月神教自制的油料,铜罐的火种一落到坛子里,立时燃起一捧蓝绿的火苗。
铜罐的火苗随即熄灭。
风长老飞身掠下。
看着圣火终于迎到自己的总坛,燃烧在宝座上方的玉坛里,大殿里的教众都山呼般开始行教礼。立时大殿里响起了声势浩大的颂朗之声……
楚留香摸了下鼻子,把身上的包裹取下,取出里面两块似铁非帖的物件递给了站在他身边的小乖,随即在一片朝拜圣火的热浪里,摇了下头径自出了大殿。
小乖见楚留香出了大殿,环视了一下周围之后,把包裹放在玉石台阶上也偷偷的溜了出去。

圣殿内,颂声朗朗,经久不息……
在这洪亮的咏颂里,一骑青烟已然飞出古城。大漠浩瀚,黑马飞驰如风,青衣黑发飞扬在渐落的夕辉底,如出水游龙,自由矫捷。
奔上古城墙上的小乖,遥遥的看着夕照浓红的黄沙里一骑快马如游龙般飞驰而去……整个大漠被夕阳底渲染的魁丽壮阔……
……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乖突然听到一声急急的询问,“小乖,看到楚大哥了吗?”
“教主。”小乖惊喜的回头,“教主你在找楚大哥啊。”
黑衣素艳绝魅的无极眼睛里盛着急切。这眼神终于让小乖满足了,随即遥遥指着隐在远处的一片浓丽的胡杨林,“我看楚大哥往那里去了。”
无极随即转身就下了城墙。小乖率先奔下去,很快给无极牵来了一匹白马。就这时风南天大步走了过来大声喝道,“小乖,你牵马做什么。”
从城墙上走下来的上官无极,接过小乖手里的马缰,“是我要的。”
“教主,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本教主去哪里难道也要告诉你?”无极淡淡的,已经飞身上马。
风南天却拦了过来,“教主,天色已晚。”
无极的脸色突然一冷,“右护法你大胆,”
风南天的手一僵,白马已经纵出古城。
风南天咬牙看着那婀娜轻灵的背影飞驰而去,一时脸色青白难看。
小乖在边上看着,肚子里在冷笑,所谓旁观者清,这四年来楚大哥跋山涉水为了日月神教的圣火和圣火令,几乎一直往返在波斯的路上。而这个右护法总是想着法的讨教主的好,这令小乖非常恼火。明明知道教主心里只有楚大哥,这个右护法还想倒插一杠。不过令小乖松口气的是,教主心里还是只有楚大哥。

三百里胡杨林,在深秋的涤荡中,宛如一幅浓郁壮阔的画。
楚留香勒住马缰,凝神许久才深深吸了口气,从马背上跃下,扔了马缰便走进了这片虬枝粗犷的胡杨林。
这四年因为忙着对无极对日月神教的承诺去波斯取回圣火,所以虽然在早几年看到也无暇顾及。
他由着马儿自行活动,自己独自走进了胡杨林……
要说这片胡杨林,有成林合抱,也有孤标傲立独自一枝如虬龙一般伸展在苍郁的天空下。
高远苍凉的蓝天下,胡杨如苍劲的虬龙粗犷的张扬着他的肢体,一时把楚留香看的神驰心醉。许久才被追来胡杨林的无极给叫回了神思。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意,眼睛依然在胡杨粗壮的枝桠间,“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树吗?”
无极看了半天却摇头,“我一直在教坛里处理教务,都没来过这里。”她抬头看着:“不过真不简单,在这荒凉的沙漠居然长的这样繁茂,而且非常漂亮。”
楚留香拉过她的手,让她的手贴在粗壮的枝干上,“怎样的感觉?”他看她手掌轻轻摩擦着树干,随着微微一笑,“沙漠腹地有一种树叫胡杨:活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
无极默默看着楚留香,浓醉了天际的夕霞把楚留香含笑的明眸映照的绚烂璀璨。不由她一阵的神驰,一时握紧着他的手,“楚大哥,这四年里辛苦你了。”
楚留香笑笑,不在意的,“这是你的心愿,我自然要帮你达成。”
……
“教主去哪里了,天都快黑了。”黑衣彭长老见风长老进入辉月殿,眼睛从面前的册子中抬起头,“刚才几位分坛坛主去辞行都没找到教主。”
风长老走到桌边坐下,“还能去哪里,和楚留香一起出去了,南天想挡都没挡住。”
彭长老默了下,“教主和楚留香的关系本就非同寻常,这四年聚少离多,这回楚留香从波斯取得圣火归来,自然想一起好好说说话了,南天也不看看时机。”
“如果楚留香在她身边,她迟早要离开日月神教,”风长老冷冷的。
边上那个干瘦的沙长老叹了口气,“要说楚留香对我教也是有功的,这回圣火回来会给我教带来空前的教众回归潮。所以无论出于何种考虑,他自然是足够让教主挂心的人物,当初想以南天挽留教主的心本来就是一招失败的棋子。”
风长老沉思的坐下,“我从前似乎低估了楚留香非凡的魅力,南天的长相可以说是出类拔萃的,武功方面也是我们尽力打造的。就是这样也不能和楚留香比。只是无极教主曾是我教圣女,是当年总坛定下的继承者,而且圣火是在她手里回来的,她的容貌气质即便放眼天下也是少见的,所以在此非常时刻,而且是光大神教的关键时刻,她必须担当这个重任。”
彭沙长老沉思了一下,“但是,她很喜欢楚留香,而且楚留香已经依照当年的承诺去波斯找回了圣火和圣火令。”
风长老冷冷一笑,“在楚留香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和无极教主沟通过了,希望她再留教两年,因为如果圣火回归,作为迎接圣火回归的一代教主马上退出日月神教,这将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会令本来一个好的势头受到不可估量的打击。无极教主从小在总坛长大,受的是本教的教义,而且从小作为圣女受教众膜拜,这些都是刻在骨子里的事情只要加以很好的引导,绝对会获得你想要的结果。”风长老突然一阵的笑……“所以两年不过是一个幌子,作为本教的教主,怎能和一个江湖浪子在一起,而视神教的兴旺于不顾。”

对着浓醉的胡杨林,楚留香的眸子一阵的淡漠。
上官无极心虚的轻轻抱住他的腰,“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圣火才回归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20-4-3 08:19 , Processed in 1.203125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