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秋迷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小亭亭

《箫声乱 秋颜醉》

[复制链接]

2

主题

80

帖子

2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6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16: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巧莲,这就是你那痴傻的庶姐吗?怎么看着不太像啊。”
一名鹅黄色衣服的少女戳了戳沈巧莲的腰,语气酸溜溜地问道。
傻子能有那么明媚的眉眼? 丑八怪能把全场近半数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她的身上? 开玩笑吧这是!
“我怎么知道!她之前就是个傻的!”沈巧莲没好气地说道,语气有点冲。
她原本想着沈静琦这个丑八怪跑过来一定会出丑,谁能想到对方不仅没有出丑,反倒还惊艳了全场。 真是气死她了!
看着沈静琦,沈巧莲的右手又开始火辣辣地作痛了,那种皮开肉绽的感觉简直牢牢地刻进了她的心里!
当时,为了息事宁人,免得潘白荷这个心眼比针尖还小的嫡母对自己心怀愤懑,沈巧莲不仅把赤焰炎珠还了回去,甚至还把自己压箱底的珍藏都拿出来了。
这些珍藏都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点一滴地攒起来的哪,就这样一下子贡献出去了一大半! 沈巧莲的心都要滴血了。
为什么沈静琦这个傻子不能一直地傻下去,为什么沈静琦要把她偷窃的事情给供出来! 沈、静、琦!她好恨! 盯着沈静琦的身影,沈巧莲眼底的恨意仿佛凝成了实质。
“巧莲,你确定你那庶姐脸上的青黑色胎记还在吗?”鹅黄色衣服的少女忽然问道,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我确定,怎么啦?”沈巧莲心里隐隐有了个答案。   
“不如我们干脆把她的面纱弄下来怎么样?”少女勾起了唇角,“这样的话,别人就不会被她现在的样子给迷惑了。”
“好主意!”沈巧莲和她一拍即合,眼里闪过了恶意满满的光芒。
在场那么多人,“仙女”一秒变“丑女”,那视觉效果一定很震撼!
沈静琦察觉到了落在自己身上有好几道饱含恶意的视线,她没有刻意去找寻,而是不动声色地选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去。
她眸光微闪,从储物戒里拿出了几张灵符,拿在了手上。
另一边的皇子席上,二皇子轩辕钧正用戏谑的口吻对三皇子轩辕昶说道:“三皇弟,你瞧,你那娃娃亲的对象也还是不差的嘛,怎么,考不考虑收了她?”  轩辕昶冷笑一声,说道:“二皇兄如果要的话,我打包送给你如何?”
“欸,不如何,君子不夺人所好,三皇弟还是自己慢慢消受吧。”
“哼。”轩辕昶冷哼了一声,目光落到沈静琦身上时,变得晦暗难辨了起来。
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三皇子轩辕昶和沈静琦之间是有婚约在身的。
当时,沈静琦母亲的家族苏家还没没落,作为手掌兵权,历世历代出忠臣良将的苏家,与皇家联姻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为了拉拢苏家这个大靠山,当沈静琦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轩辕昶的母妃就忽悠着苏皖月定下了娃娃亲。
只是,她千算万算,都没算到沈静琦居然会是个丑女兼傻子。 特别是在苏家没落以后,她给儿子定下的这场娃娃亲更是成为了众人的笑柄。
靠山靠山,最后“山”没靠到,反倒成了个累赘。   轩辕昶的母妃担心苏家这个累赘会影响儿子的前程,在发生一系列的变故以后,就单方面地切断了和苏皖月之间的任何联系。
曾经好到堪称“情同姐妹”的两个人,就这样走上了陌路。 而轩辕昶和沈静琦之间的婚约,也就此成为了历史。
然而,对于轩辕昶来说,这场娃娃亲简直就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污点,小时候的他为此可没少遭到其他皇子的嘲笑。
都说他有一个又丑又傻的未婚妻,以后得对着一个丑八怪来过日子。
他也曾见过沈静琦的样子,的确是丑。
不仅丑,还很恶心,一块大大的青黑色胎记占据了大半张脸,连五官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想到沈静琦的真实样子,轩辕昶看着她的眼神又化作了满满的厌恶。
这个女人如果识趣的话,就别在今天提起他们那可笑的婚约,否则的话,他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好看!
轩辕昶算是多虑了,沈静琦的脑海里压根没有“婚约”这个概念。
沈静琦出生以后,苏皖月自知女儿这个样子是不适合嫁入皇家的,因此,她从来没向沈静琦提起过这件事情。
此时此刻的沈静琦,绝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几道恶意的视线上。
她的灵魂力很强大,所以,神识的铺展范围也很广。
她发现,沈巧莲和白若嘉不知什么时候,潜到了她的身后。 沈巧莲和白若嘉想得很简单,她们打算一个人把沈静琦撂倒,另一个人把沈静琦脸上的面纱扯下来。
沈静琦坐的位置很偏,她们觉得压根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 等扯下沈静琦的面纱之后,她们就故作惊吓地大喊着“救命”,
然后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牵引到这边。 沈巧莲和白若嘉悄悄地对视了一眼,倏然朝沈静琦扑了过去!
几乎在沈巧莲她们做出了举动的一瞬间,沈静琦就察觉到了。
沈静琦一个轻巧的回旋,就避开了两人的攻击,在两人的身体与她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悠悠然地把手里的灵符贴在了两人的身上。
“嘭!嘭!”
“啊!啊!” 两股巨大的声响,两声尖促的叫喊,众人的注意力纷纷地被吸引到了这边来。
只见沈巧莲和白若嘉万分狼狈地躺在了地上,被炸得灰头灰脸,一身焦黑,而沈静琦则一脸闲适地站着,身上不染半分尘土。
“怎么样,偷袭好玩吗?”沈静琦勾唇笑道,那清灵婉转的声音仿若优雅的乐曲,让人耳廓微微一动。
这是那个傻子?!
三皇子神色微微一动,目光更加深沉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0

帖子

2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6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16:4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亭亭 于 2019-6-13 16:49 编辑

第十一章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制造灵符的纸张太差,而她现在的修为也太低的话,这两张灵符的威力可就不仅仅只是把沈巧莲和白若嘉炸得灰头灰脸那么简单了, 沈静琦目露惋惜地想道,变强的欲-望在心底也变得更加地强烈了起来。
对上沈静琦微冷的眸光,沈巧莲惊惧地瑟缩了一下。
一次次地在沈静琦的手下吃亏,沈巧莲怒了,也怕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沈静琦一夜之间就变得那么厉害了。
“这是怎么回事?!”沈毅光跟着两名侍卫赶了过来,乍一看到沈巧莲凄凄惨惨的样子,立即就火气上扬了。  
“爹!”沈巧莲一看到沈毅光,委屈的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
“怎么回事?别怕,爹给你做主。”沈毅光扶起三女儿,给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心疼地说道。
“是她!是沈静琦!她想要让我们出丑,就把我们弄成这样了,呜呜呜……”
沈巧莲指着沈静琦,恶声恶气地说道,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仗着刚刚那一幕没什么人看清,她恶人先告状了起来。
“沈静琦!你不解释一下吗?!”沈毅光怒瞪着沈静琦,那目光不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女儿,反倒像是在看着自家的仇人。
“没什么好解释的,她们想要偷袭我,所以我‘回敬’了她们而已。”沈静琦淡淡地说道。
“你说我们偷袭你,证据呢!”白若嘉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地反驳道。
“证据就是,本来坐得离我有十几米远的你们,偏偏出现在了我身边。”
沈静琦的语气轻描淡写,内容却份量很重。
对啊,刚刚沈巧莲她们不是坐在女眷席最前面的吗?怎么现在跑到最后面来了?这里明显是沈静琦坐的地方吧。
众人本来看到沈巧莲哭得那么凄凉,心里的天平严重向她倾斜了的,然而,听到沈静琦这么一说,他们看着沈巧莲的目光也变得怀疑和困惑了。
“爹!呜呜呜……”沈巧莲见说不过沈静琦,只好把头往沈毅光怀里一埋,哭得更加凄厉了起来。
沈毅光何曾见过三女儿如此委屈的样子,眉头一皱,火气更甚了。
“孽女!还不给你妹妹道歉!”沈毅光朝沈静琦怒目圆瞪道。
“我为什么要道歉?错的本来就不是我,爹您与其向我兴师问罪,还不如问问她们为什么要偷袭我。我好像也没得罪过她们吧?”
沈静琦冷冷地回道。 “不管怎么样,你把自家妹妹弄得那么狼狈就是你不对!”沈毅光不分青红皂白地说道,“有你这样子做姐姐的吗,啊?!”
“喜欢背后捅我刀子的妹妹,我可不敢要。”沈静琦依旧不服软。
“孽女!真是孽女!如果你不道歉,你就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沈毅光骂得脸红脖子粗,额头上都青筋暴起了。
“现在丢人现眼的不是我,而是她们吧。”沈静琦朝着沈巧莲和白若嘉淡定一指,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孽女,看我不打死你!”沈毅光扬起手掌,想要一巴掌甩过去。
  这一巴掌甩狠了,沈静琦脸上的面纱也就要掉下来了。
一直坐在远处旁观的沈千兮眼里暗暗闪过了一丝期待,期待着沈静琦出丑的那一刻。
然而,这时,一道慵懒而磁性的声音从人群外缓缓响了起来。
“沈大人,你的口气还挺大的嘛,连父皇圣旨里指明要出席宴会的人,你也敢赶出去。”
男人轻笑了一声,身形也渐渐地从人群中显现了出来。 沈静琦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对上了一双漆黑而深邃的眼睛,那浓郁的色泽如墨般晕染了开来,让人根本看不透他眼底的情绪。
这个男人很危险!沈静琦凭着直觉就判定了出来。 虽然男人坐在了轮椅上,一袭白衣衬得他的气质温文尔雅,嘴角也噙着一抹笑意,但沈静琦知道,这个男人并不简单。
果不其然。 “七……七皇子……” 本来还气势汹汹的沈毅光,骤一对上这个男人,气焰立即就缩回去了,变成了鹌鹑一样。
七皇子轩辕墨,可谓是众多皇子中最神秘也最危险的一个存在。
七皇子从小就不良于行,母妃也没什么势力,小时候的他可没少受到宫女和嬷嬷的怠慢和欺负。
然而,在他十三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先是怠慢他的宫女和嬷嬷一个个暴毙而亡,死状可怖,再是欺凌他的那些皇兄和皇弟们在一个月之内纷纷遭遇到了“意外”,要么是摔断大腿,要么是拧歪胳膊,还有一个直接磕穿了后脑勺,差点一命呜呼了。
一开始,没人把这些“意外”联系到他的身上,毕竟平时的七皇子实在是太低调了,低调得压根不起眼。
只是,随着出事的人越来越多,众人目光的焦距也不得不落在他身上了。
因为,出事的人都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欺负过不良于行,母家也没有什么势力的轩辕墨。
那些支持着各个皇子们的世家坐不住了,他们纷纷出手,想要整死轩辕墨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为他们的外孙/曾外孙报仇! 结果,没等他们出手,他们所做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龌龊事就被秘密地呈递到了皇帝的案桌上。
一时之间,龙颜大怒,浮尸千里,朝堂上风起云涌,好几个百年世家被皇帝陛下连根拔起,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而剩下的那些也瑟瑟发抖,夹起尾巴做人,再也不敢那么嚣张了。
  至于轩辕墨,也没有人再敢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
就这样,轩辕墨在宫里平平安安地长大了,现年二十三岁的他容貌俊美,风华绝代,唯一的缺憾是,他依旧坐在轮椅上。
凡是知道过去那些事情的人,都清楚轩辕墨不好惹,虽然没有人清楚一个身有残疾的皇子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完全不妨碍他们对他产生了敬畏心理。
沈毅光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卑躬屈膝地对轩辕墨说道:“对对,七皇子您说得对,是下官我莽撞了。”
说完,急忙收回了差点朝沈静琦甩过去的巴掌。
“爹,就这么算了吗?”沈巧莲忿忿地说道。
“住嘴!这件事回去再说,别惹麻烦。”沈毅光低声呵斥道。
沈巧莲不满地瘪了瘪嘴,暗恨地瞪了轩辕墨一眼。
一个瘸子而已,真不明白爹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他还能做太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0

帖子

2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6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17: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既然事情已经暂告一段落,热闹自然也就没得看了。
人群渐渐散去后,沈静琦认真地朝七皇子做了个鞠,说道:“谢谢七皇子的出手相帮。”
七皇子平静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道:“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推着轮椅打了个旋,缓缓地离开了。
“真是个好人啊,虽然看起来冷淡了点。”沈静琦感慨地自语道,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还没走远的的七皇子顿了顿,轻点扶手,唇角勾出了一抹几不可察的弧度。
皇子席上,二皇子轩辕钧朝沈静琦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对轩辕昶说道: “诶,你不需要去表示一下?轩辕墨这个瘸子都跑去救你的未婚妻了,而你这个正牌未婚夫却插着手在这里看好戏。”
刚刚的那一幕,他们也从头到尾地看了,自然清楚到底是谁先动手的。
不过,他们俩都没打算过去英雄救“丑”。 轩辕昶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最好别再提‘未婚妻’三个字,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好,行行,你说了算,开一下玩笑而已嘛,用得着跳脚吗?你和她的婚约也没几个人知道,只要父皇不提,你们的婚约就做不了准,怕什么。”
“哼,只怕她这次进宫没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一个傻子兼丑八怪,哪有资格得到父皇的邀请函?”轩辕昶冷冷地说道。
“说得也是,我们静观其变吧。”   轩辕钧同情地拍了拍三弟的肩膀,觉得三弟现在也就只能祈祷父皇不要一时心血来潮,提起这件事情了。
毕竟,今天的这场宴会,可是要帮他们物色未来王妃的呢。
可惜,轩辕钧的祈祷显然没有奏效——
他们的父皇的确忘记这件事情了,却还有一个人记得,那便是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与轩辕昶的母妃容贵妃向来势同水火,一个家族势力庞大,一个备受帝王宠爱,在后宫里的地位可谓是分庭抗礼。
这次沈静琦进宫,是皇后娘娘向皇上提出来的,她的目的就是把沈静琦这个“娃娃亲对象”拖出来膈应容贵妃母子一番,让他们成为全场的笑柄。
哪怕没能把沈静琦这个丑女兼傻子硬塞给轩辕昶做王妃,看他们母子俩变一下脸,也是很值得的了。  所以说,沈静琦这次完全是被拖出来躺枪的那一个。
气氛渐浓,酒意正酣的时候,皇后发话了。
她亲昵地朝皇帝依偎了过去,对他说道:“皇上,臣妾看昶儿如今也二十有六了,该成亲了,您看,他二皇兄的第二个孩子都出世了。”
皇帝哈哈大笑道:“皇后说得有理,不知道昶儿有看上哪家的姑娘没有。”轩辕昶心里一沉,有了不妙的预感,果不其然——
皇后掩唇笑道:“陛下您忘了吗?昶儿他早就有一个对象了,还是娃娃亲呢。”
“哦?让寡人想想,有这回事?”
“对啊,不正是沈宰相家的大女儿沈静琦吗?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皇后话一出口,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沈……沈静琦?!
他们没有听错吧?!沈丞相家的那个痴傻丑八怪?! 虽然今天沈静琦的表现还不赖,但沈静琦为什么蒙着面纱,他们大部分人都心里有底。
不就是为了遮住那个胎记而已。
没想到,三皇子轩辕昶居然和沈静琦有婚约,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要知道,轩辕昶现在可是未来太子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呢,假如真的娶了一个丑八怪来做王妃……
啧啧,那就可笑之极了,在未来的很久,都会成为一个笑谈。
轩辕昶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猛地把手里的杯子摔到了地上,铁青着脸说道:“没有这回事!谁要娶沈静琦那个丑女人了!”
“昶儿,这可是容贵妃给你定下的娃娃亲,这话你可得问你的母妃去呢。”皇后轻笑地捂着唇角说道。
   “娃娃亲这种事情哪做得准,本王的婚姻大事又怎能如此儿戏!”
“呵,昶儿你的母妃当年定下这场婚事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的呢。怎么,现在苏家的这座大靠山倒了,你和你的母妃就想不认账了么?”
皇后娘娘毫不退让,步步紧逼,眼里闪过了得意的光芒。
此时此刻,众人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难怪三皇子会与沈静琦定下娃娃亲,原来是为了苏家这座大靠山呀。
现在,靠山倒了,而沈静琦又是个丑女人,他们当然就不想要了。
轩辕昶简直想用什么东西直接堵住皇后的嘴巴了!
“反正,谁爱娶谁娶!本王的王妃决不能是一个又傻又废的丑八怪!” 轩辕昶一甩衣袖,愤愤地坐了下去。 从皇后娘娘把她扯出来的那一刻,沈静琦就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真可笑,他们所说的这场“娃娃亲”,作为当事人的她却一点都不知情。
当他们像踢毽子一样把她踢来踢去,把这场婚约作为一个把柄,一个攻击手段,又或者是一个笑料来看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的想法,她的感受?!
或许,在这些人看来,她沈静琦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嫁入皇家的吧。 沈静琦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缓缓地站了起来,朝大厅中央走去。
大家发现沈静琦开始动了的时候,他们停止了窃窃私语,朝沈静琦看了过去。
在投向沈静琦的视线里,有嫉妒,有嘲讽,有鄙夷,也有隐晦的杀意。
那道充满了杀意的视线,是由轩辕昶投过来的,他觉得沈静琦事先肯定和皇后说好了,然后在这大殿上撒泼耍赖,势必要嫁他为妃,妄想着一步登天。
这个丑女人,早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他就该暗中找人除掉她!
对于轩辕昶来说,他和沈静琦之间的婚约就是个耻辱。
沈静琦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朝主位上的皇帝福了福身子,声音清越地开口说道: “陛下明鉴,臣女此前对此婚约一无所知,所以,也恳请陛下收回这场可笑的‘娃娃亲’,还臣女一个自由。”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沈静琦是想要哭喊着挽留这个婚约的。 没想到,沈静琦开口就是要退婚。 他们愕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0

帖子

24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6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17: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静琦,你确定要退婚么?虽然昶儿他有点任性,但既然本宫和陛下在此,就断然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皇后娘娘一脸“慈爱”地向沈静琦保证道。
然而,沈静琦却看出来,皇后的眼底只有满满的算计。
呵,她沈静琦从来都不喜欢被别人当枪使。
“我确定。”沈静琦淡淡地说道,直视着皇座上的两人,字字铿锵——
“而且,臣女之所以要退婚,并不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三皇子,也不是觉得三皇子的态度让臣女觉得难堪,而是臣女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心愿。此生此世,臣女不求荣华,惟愿自由。”
嚯!好大的口气!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静琦,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哪来的脸皮,才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敢情还不是三皇子嫌弃她,而是她嫌弃嫁给三皇子会没自由?!
呵呵,难怪说沈静琦是个傻子,果然够傻。
皇帝陛下干咳了两声。说实话,他也不满意这份所谓的“婚约”,轩辕昶是他最宠爱的妃子所生,他又怎么舍得把一个相府家又丑又傻又废的庶女配给三儿子做王妃?
只是,苏家世代为臣为将,从来都是忠心耿耿,如果因为它如今没落了就毁去婚约,免不了会惹人心寒,引人诟病。
现在,沈静琦能够主动提出退婚,在皇帝看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因此,他也就是装模作样地叹了几口气,说道:“苏大人一世忠良,可惜现在重病在床。论理,让他的外孙女嫁给昶儿也是挺不错的,不过,既然沈姑娘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我们也不好强人所难了,这场婚事就这样作罢吧。” 皇帝挥了挥衣袖,表示不想再谈下去。
“谢陛下。”沈静琦做了个鞠,平静地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皇家的人果然个个都是演技派,如果皇帝真的对苏家心中有愧,又怎么会多年以来对苏家不闻不问,甚至对这场亲事提都不提?
沈静琦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极淡的、嘲讽的笑意。  皇子席上,二皇子用肩膀撞了撞身旁的轩辕昶,对他说道:“这下你放心了吧,不用娶那个丑女人为妻了。”
轩辕昶冷笑一声,说道:“呵,放心?!我几乎可以预见,明天我就要成为大街小巷的笑谈了!”   
他堂堂一个三皇子居然被相府有名的丑女给退婚了,过了今天以后,还不知道那些嘴碎的人会怎么编排他呢。
说他被一个丑八怪嫌弃了?! 轩辕昶觉得,这一巴掌简直是结结实实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疼,火辣辣地疼。
“好了好了,别纠结这种事,结果是好的就行了,我看皇后那不依不挠的样子,如果沈静琦不主动要求退婚的话,说不定她真的会把沈静琦塞进你的后院之中,难不成你还想娶个丑女来做王妃呀?”二皇子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也只能这样想了。”轩辕昶语气幽幽地说道。
只是,他还是很憋屈,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沈静琦这个女人!
沈静琦在折返回自己座位的路上,经过了沈千兮。
沈千兮斜了沈静琦一眼,语气嘲讽地说道:“果然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废物兼丑八怪,嫁给三皇子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当她听到三皇子的娃娃亲对象是沈静琦的时候,她几乎拧碎了手中的帕子! 三皇子可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人生的孩子,未来很可能会当太子的!
一直觊觎着太子妃位置的沈千兮,又怎么会甘心眼睁睁地看着沈静琦白白捡了个便宜。
不甘心,就这样输给一个废物,她绝不甘心!
“废物?”沈静琦挑挑眉毛,淡淡地回视着沈千兮,唇角一勾,“也不知道昨晚到底是谁,一边哭着一边爬着从我的院子里滚了出去。”
“你!”沈千兮气紧,她差点忘了这一茬,“你是灵术师?!你偷偷修炼过?”
沈千兮咬牙切齿地瞪着沈静琦问道。
“不是。”沈静琦平静地回道。
至少,现在的她,暂时还不是,以后嘛……
想到那个男人说的话,沈静琦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幽光。
“呵,连灵术师都不是,哪来那么大的口气。”沈千兮嗤笑道,“昨晚那就是个意外,你别以为次次都能够得逞。”
“哦?那你说说看,你还想怎么样。”沈静琦饶有兴致地反问道。
沈千兮朝着大厅外的校场遥遥一指,说道,“看到没有,待会儿宴席结束以后,陛下一定会安排比武活动,到时候,我要和你一较高下!”   
沈静琦朝着校场看了过去,发现那里放了一排的箭靶,应该是为待会儿的“比武活动”准备的。
比射箭?沈静琦挑了挑眉毛。
“好啊。”沈静琦低下头,朝沈千兮勾了勾唇角,“那我们就比试一番吧。”
沈千兮一噎,没想到沈静琦会那么爽快地就应下来了。
不过,她向来自视甚高,压根不觉得自己比武会输给一个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傻子和废物。
“呵,这可是你说好的,到时候输了可别后悔。对了,既然是赌约,我们也得有一些赌注才行吧。”沈千兮笑容诡异。
“噢?赌注,可以啊,说说看,你想要什么赌注。”
“如果你输了,你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摘下面纱,再趴在地上学狗叫怎么样?”
沈千兮恶意满满地说道,眼里闪过了一丝期待。
“可以啊,那如果你输了呢?”沈静琦挑眉反问。   “开玩笑!我又怎么会输!”沈千兮立即反驳道,冷笑连连。
“既然是赌注,当然是双方都有才公平。我可丑话说在前面咯,如果你的赌注不能让我心动的话,我是不会和你比这个武的。”沈静琦慢悠悠地说道。
沈千兮暗恨地瞪了她一眼。 “好,那如果我输了,我就在地上滚两圈,学几声狗叫,再从那边的池子里跳下去,怎么样?” 沈千兮急于让沈静琦出丑,而且对自己的能力分外自信,随口就说出了这一番话来。
沈静琦扫了那边的池子一眼。
秋天啊,荷花池里的水可是很凉的呢……
“好,成交。”沈静琦抚掌说道,面纱下勾起了一抹轻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8

主题

1159

帖子

461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19
发表于 2019-7-14 00: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亭亭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秋迷天下  

GMT+8, 2019-7-23 20:29 , Processed in 1.41699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